第十七章 安頓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Loeva 書名︰秦樓春

    </script>清風館雖然只有一進,卻是個相當寬敞的院子。院中除了那株紫玉蘭外,還種了許多花木。看得出來,這些花木都比較新,頂多就是種了三兩年罷了,但都顯得生機勃勃,明顯被照顧得很好。紫玉蘭樹下,還有石桌石椅,可供人們閑坐聊天。

    院中有正屋三間,左右各有一個耳房,東西廂房各兩間。這個格局跟米脂縣的秦家大宅上院十分相似,因此秦含真看著,也挺有親切感的。

    正屋三間,正中那間做廳,東屋是書房,西屋做臥室,家具擺設都很雅致。多寶格上放著些不算很值錢、但還有些年頭的古董,牆上掛著差不多的書畫,色彩、風格都是統一的。由此可見,布置屋子的人是用了心的。

    東廂兩間,一廳一臥,布置的風格較為硬朗,很明顯是給秦平準備的。不過秦平通常都不在家,這屋子也就是以防萬一罷了。

    西廂兩間,同樣是一廳一臥的格局,風格就稍微華麗精致些了,這顯然是小姐的閨房,只是考慮到三房唯一的女孩兒秦含真目前仍在孝期內,所以色彩偏素淡,帷幔用的都是淡紫、淺青的布料,裝飾用的插瓶花全都換成了素色的,又或是直接用蘭草替代。

    至于兩間耳房,以及南邊的倒座房等幾間閑屋,不是給三房的丫頭婆子準備的,就是要改作小廚房或是淨室所用,就不必多提了。

    長房的人已經離開了,秦柏坐在院中的石椅上,抬頭看那株紫玉蘭樹,時不時跟身邊的妻子牛氏與長子秦平說著什麼,回憶往昔的少年時光。秦含真在屋里屋外逛了一圈,心里對未來的住所還算滿意,見長輩們一時半會兒的,也顧不上別的,便自個兒去尋虎伯與虎嬤嬤,問他們家里人都如何安置了。

    虎伯與虎嬤嬤是跟著秦柏一家到枯榮堂里去的,但三房隨行而來的其他人,都被承恩侯府的人直接從前院引到了清風館內。除去車夫、隨從等男僕會被安排到侯府的僕役院中統一安置外,其余人等,基本上都在清風館里了。虎伯與虎嬤嬤一里一外,正帶著眾人收拾屋子,開箱整理行李,屋里屋外忙成一團。

    不過吳少英並非秦家人,只是秦柏的學生,所以被當成是外客,安排到客房去。他還帶著隨從,這麼做自然更方便些。離開國子監後,他在京城也沒有了固定的長期住所。若去打擾師兄王復中,又有許多不便之處。本來以他目前的身家,在外頭賃一處宅子住著,也沒什麼問題。只是以他的身份,能賃到的屋子,不是在外城就是在內城中離承恩侯府比較遠的區域,往來很不方便。秦柏初回京城,身邊定然需要人侍奉。吳少英也有些放不下秦含真,便索性帶著隨從搬到承恩侯府里來了。也許這麼一來,出入會比較受限制,但對他而言,成為承恩侯府座上客,又何嘗不是另一種機遇?

    吳少英被領去客房,只簡單轉了一圈,安頓好趙陌,又吩咐手下的人整理行裝,便自己到清風館來了。他還得看看老師秦柏是否有什麼吩咐呢,比如給王復中送個信,又或是給哪位象是唐復這樣的故交好友透個消息之類的。

    秦柏正與妻兒說話,吳少英便不去打攪,只來尋表外甥女秦含真。他見秦含真打量屋子,也跟著打量一圈,便感嘆道︰“承恩侯府真不愧是京中豪門大戶,這排場實在不得了。王師兄家里還沒這麼奢侈呢!”

    秦含真有些不明白︰“這屋子有什麼特別奢侈的地方嗎?”她覺得只是比大同那邊秦安的房子稍好一些,頂多就是布置擺設稍微華麗一點,但也沒什麼特別的呀。

    吳少英笑著說︰“桑姐兒,你里里外外瞧了這麼久,當真沒看出不同之處來?”邊說邊伸出手指,往旁邊的窗子上點了點。

    秦含真一愣,腦子轉了兩個彎,才反應過來了。

    這清風館的窗子用的是玻璃窗!

    米脂秦家老宅的窗子還是傳統的木框糊紙窗,清風館里的窗子卻全都瓖上了玻璃,怪不得屋內這般亮堂!只是秦含真本就是從到處都是玻璃窗的世界而來,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罷了。現在仔細想想,玻璃窗在這個年代估計還是挺奢侈的東西,可是清風館中上上下下,連同丫頭婆子們住的屋子,也都是瓖的玻璃窗,怪不得吳少英會感嘆承恩侯府奢侈了。

    秦含真問吳少英︰“京城里用玻璃窗子的人多嗎?”

    吳少英笑道︰“我能去過多少人家?時常來往的,也就是王家了。王家僅有待客用的正廳與書房是用的玻璃窗,王師兄自個兒的屋子都不敢裝。倒是我從前在國子監時認得的一位同窗,他家祖父是朝廷高官,因此我與其他人到他府上做客時,親眼見過他家正堂正屋,以及花園里擺宴用的船廳全是玻璃窗。這已經是少見的豪富了。可即使是他家,也沒有連丫環住的地方,都用玻璃窗的。”

    秦含真點點頭,笑道︰“玻璃窗也有玻璃窗的好處,至少白天屋里明亮許多,冬天的時候就更好了,既暖和,又可以賞雪景,還不用在白天點燈呢。”

    吳少英啞然失笑。秦含真即使聰明,也只是個小女孩罷了,只知道玻璃窗的好處,卻不懂得這樣的好處,需要多少金錢去支撐呢。

    不過……

    吳少英暗自思索,承恩侯府雖然在子弟仕途上不大順利,但其富貴閑適卻是別家沒法比的。聖上對秦家實在是優容厚待,不肯提拔他家的人,估計只是約束外戚罷了。雖然承恩侯與他的家人會覺得擔憂,但在外人看來,聖上此舉實在沒什麼不妥之處。若吳少英不是拜了秦柏為師,而秦柏也是這承恩侯府的一員,他也會覺得,秦家人既然享用了這樣的富貴,就不該再奢求更多的權勢了。

    秦含真不知道吳少英腦子里在轉什麼念頭,只是問他︰“趙表哥在哪里呢?”

    吳少英回過神來,笑著答道︰“他在我那兒待著。別人只以為他是我的書僮,對他還算客氣。里外雜事都有人去做,用不著勞動他。你不必擔心他會受委屈。”

    秦含真卻道︰“我倒不是擔心這個,只是覺得,他的身份畢竟不一般,總不能一直偽裝書僮。更何況,你們住在外院,那里人多眼雜的,萬一有人認出他來,豈不麻煩?”

    吳少英想了想︰“這倒也是,但我們能如何呢?在聯系上他的父親前,我們不好輕舉妄動的。本來說他是師母的親戚晚輩,也能搪塞過去。可那樣一來,他就免不了要與你的堂兄弟們打交道。秦二奶奶畢竟是王家的外孫女……”他頓了一頓,“我瞧承恩侯的模樣有些不對,只怕有求先生的地方。或許先生以此為交換,爭取承恩侯的助力……”

    秦含真搖頭︰“現在情況又有些變化了。”她把秦平告訴他們的消息轉告給吳少英,又提及那位伽南嬤嬤的死,“我也不知道大伯祖父是招惹了什麼事,失了聖眷。但如果王家現在依然得勢,說不定大伯祖父會為了討好王家,出賣趙表哥。秦家從前就有些討好王家的勢頭,現在更難說了。我覺得既然趙表哥進府時已經隱瞞了身份,倒不如一直隱瞞下去的好。”

    吳少英沉思片刻︰“既如此,倒不如說他是我表弟,隨我上京見世面來的,閑暇時就在先生座前求教學問,想來這府里的人不會多加留意,只是有些委屈了貴人。”

    若是牛氏的親戚小輩,秦簡秦順兄弟興許還要出于親戚情面,應酬一下。但若是吳少英的表弟,那恐怕也就是個面子情罷了,見都不必見了。這個身份果然更有隱蔽性。

    秦含真說︰“不如叫他搬進清風館來算了。我爹平日也不住這里,東廂房空著也是空著,或者收拾出一間耳房來給他也行。只說是他年紀小,你平日有事不便管教,托付給我祖父照應,旁人也挑不出什麼錯來。”

    吳少英點頭︰“一會兒我去跟老師商量。”

    正說著話,春紅過來了︰“三姑娘,你的屋子都收拾好了,你要不要去看一看?若有哪里不滿意的,趁早好改過來。”

    秦含真便過去瞧了一圈,並沒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她對自己的住處要求不高,只要舒適、方便,也就夠了。她看了一眼梳妝台上的玻璃鏡子,又多留意了一下隔出來的淨房,見還算干淨,便出來了。

    春紅卻還有話要說︰“三姑娘不想再添些什麼?屋子太素淨了些。雖說姑娘還在守孝,但姑娘住的屋子,多添些新鮮花草也是無礙的。奴婢可以到園子里討要新鮮花卉。再者,這屋子畢竟久未住人了,雖然收拾得干淨齊整,卻還有股子味道,還得要些香來,好好燻一燻。”

    秦含真道︰“要這麼多東西做什麼?屋子挺好的,原本的花也夠用了。我更用不著什麼燻香。花香豈不是比燻香更怡人?你若實在閑得慌,就把我的書本文具拿出來擺好,行李中的衣裳被褥也可以拿出來抻一抻。做完了這些事還覺得閑,想回家去看看,或是瞧瞧熟悉的小姐妹們,也盡管去。只是別全都走光了,一個人也不剩,有事叫人也沒人應,就行。”

    春紅也不知是不是被她說中了心事,微紅著臉退下去了。秦含真看著她的背影,轉頭對吳少英說︰“如果趙表哥真要搬來,這些丫頭是個麻煩。同住在一個院子里,抬頭不見低頭見,她們肯定會發現趙表哥的身份存疑。而且她們在這府里認識的人多,平日里嚼舌頭,也容易泄露風聲。我們得想個辦法,先把她們打發掉。這清風館中,還是只留我們自己人就好。”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秦樓春》,方便以後閱讀秦樓春第十七章 安頓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秦樓春第十七章 安頓並對秦樓春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