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黑鍋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Loeva 書名︰秦樓春

    趙陌先派阿壽往父親趙碩府里去了一趟,送些時鮮水果點心,其實就是個由頭。等阿壽回了郡王府,過得兩三個時辰,趙陌便帶著人親自往趙碩府里去了。

    他一進門,就命手下人將那個北戎奸細抓了起來,另行看管,又把素日與此人來往密切的幾個男女僕婦,不管是否真有可疑,也都一並抓起來,押到正院去。

    趙碩聞訊趕來的時候,看到這幅場面,有些不大高興︰“陌兒,你這是做什麼?即便我府里的人什麼時候得罪你了,你也用不著讓自己的人親自動手吧?跟父親說一聲,父親自會替你做主。”

    趙陌心知父親如今就只剩下這點自尊了,也不與他爭辯,直截了當地指著那個北戎奸細道︰“這婆子很不象話,父親可知道她都跟外人說些什麼?明明是外院侍候的,卻整日跟人說蘭姨娘生得什麼模樣,愛吃喝什麼,身段兒如何,身上有何標記,這也是她一個粗使婆子能議論的?更別說是胡亂說與外頭的閑漢!若父親覺得兒子拿下她,很沒有道理,兒子無話可說。”

    “你說什麼?!”趙碩勃然大怒,“此話當真?!”他惡狠狠地看向那名婆子。後者大吃一驚,縮了縮脖子,便立時哭喊︰“小的冤枉!小的冤枉呀!”

    趙陌冷哼︰“你還敢狡辯?阿壽親耳听見你與人這麼說的,就在後門外!若不是他奉我之命前來給父親送東西,離開的時候繞到後門處探望故交,也不會正好撞見你與外人胡言亂語!我已經命人將那閑漢拿下,連證人都找到了,你想要繼續哄騙世子?做夢!”

    那婆子眼眸頓時一縮,她深知自己今天並沒有跟任何人說什麼蘭雪的閑話,因為她早在昨日和前日就已經說完了,那遼王府派來的所謂閑漢,既然得到了答案,今日也不可能再過來,趙陌卻說手下人親眼目睹了她與閑漢交談,分明是在撒謊!可是……她要如何辯解自己沒有這麼做?因為之前她為了去與自己人踫頭,曾經在人前消失過一段時間。為了隱密,她故意瞞過了世子府中所有的人,這也意味著無人能替她做證。這可怎麼辦?她根本沒辦法說實話,難不成真要背了這個黑鍋?!

    雖然……這其實本來就是她的鍋。

    然而更讓她驚慌的事情還在後頭呢。

    趙陌手下的阿壽在世子府里尋了兩個婆子出來,都是前不久才調到後門去看守的。她們能證實,前院這名婆子前些天確實在後門與一個男子交談,她們隱隱約約听見她說的是蘭姨娘的閑話,好象就是愛吃什麼東西之類的。蘭姨娘在府中已經失了勢,連她生的小少爺都跟著失了寵,哪里還會有人替她鳴不平?兩個婆子自然是裝作什麼都沒听到了。若不是趙陌的人來問,她們又知道趙陌如今的權勢地位不同以往了,還不會把實情老實說出來呢。

    兩個婆子的證詞似乎證明了趙陌的話是真的。趙碩也顧不上核對那前院的婆子到底跟閑漢說了些什麼了,只覺得有一條能對上的,就證明其他也能對上,這婆子確實犯了罪該萬死的大忌!一想到有外頭的閑漢知道了他的女人身上有什麼印記,還放在嘴里來來回回地議論,趙碩心中瞬間點燃了怒火。

    他一腳踢向那前院的婆子,便要喊人拿鞭子來,卻又听得兒子趙陌在旁添油加醋︰“那幾個與她素日交好的人,似乎也沒少說蘭姨娘的閑話。雖說蘭姨娘確實有錯,但父親後院里的人,怎能由得這些下人胡亂說嘴?這不是我們宗室門第該有的作派。父親府中的下人都是怎麼調理的?怎能連規矩都不懂呢?!”

    趙碩不由得氣悶。他府里的下人已經有好幾年沒大變動了,但前些時候不是發現了蘭雪可能是北戎女諜麼?她身邊的人也不清白,查來查去也查不到什麼有用的證據,為了保險,只好將侍候過她的人都給攆了。沒想到府里的下人,就算不是北戎奸細,也老實不到哪里去!如今小王氏大歸,蘭雪被禁足又在養傷,馬梅娘倒是接手了一些府中事務,卻只在後院的小事上拿主意,前院的事是壓根兒不管的。趙碩覺得自己是個爺,怎麼好管這些家中瑣事?只一味倚重手下的心腹,沒想到竟然還是出了婁子。

    趙碩只能轉身去罵甄忠他們幾個︰“如何管的家?!如何調∣教的下人?!”

    甄忠他們幾個只能自認倒霉。其實他們各有職司,自打藍福生被攆,府里的內務基本就是甄忠在管,他一個人分身乏術,近日家中又有事要忙,哪里忙得過來?如今出了紕漏,也只能老實認罪了。

    這時阿興走了進來,在趙陌耳旁低語了幾句,趙陌挑了挑眉,看向父親︰“真是巧了。那個與這婆子搭話的閑漢,竟然是遼王府出來的。有人說,他是二叔手下得力的人。”

    “你說什麼?!”趙碩氣得臉都歪了,“趙又想做什麼?竟然連我後院的女人,他都敢打主意了?!”

    趙陌強忍住笑意,一本正經地說︰“這事兒不是小事,父親,只怕二叔並不是沖著蘭姨娘的美色而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不是美色,難道……”趙碩忽然頓住,想起蘭雪身上那個要命的秘密,他臉色頓時大變。

    趙陌知道父親如今肯定顧不上這跪了一地的下人了,便示意甄忠︰“把人都押下去吧,各打二十板子,今天就送到莊子上去,不要讓他們胡亂走動,或是見外人,免得傳出不該傳的風聲來。”

    甄忠猶豫著看了看趙碩,便領命押著人走了。他如今也看清楚了,真正有望成就一番事業的不是趙碩,而是趙陌,趙碩還需要仰仗這個兒子呢。趙陌在這件事上真是為了趙碩著想,他做下人的,當然不能拆主人家的台。

    等屋里的人都退了下去,只剩下趙陌父子二人,趙陌才輕聲問趙碩︰“父親,蘭姨娘的事兒,您到底是怎麼想的?明知道她是什麼身份,為何還要輕輕放過?您就不怕外頭的人知道了她是誰麼?!”

    趙碩深吸一口氣︰“我當然知道個中風險!可是……”他頓了一頓,“蘭雪的同伙還在外頭,天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就會落入官府手中?萬一到時候他們供出我來怎麼辦?為了逃過失察的罪責,我就只能指望提前一步,從蘭雪口中打探到更多情報,好助朝廷將那伙北戎密諜全數拿下,方能將功贖罪。但蘭雪不肯說,我又怕用了刑會叫她的同伙知道,私下做出什麼事來……沒辦法,我只好暫時禁了蘭雪的足,等她的傷養好了,我再拿她做個誘餌,引她的同伙上勾。到時候,我肯定要借用你手下的親衛,你可別推托才是。”

    趙陌明白趙碩的用意了,不置可否,只道︰“父親想得雖好,但事情怕是由不得您再猶豫了。如今二叔派了人來打听蘭姨娘,只怕是察覺到了什麼,萬一他不知輕重地捅到朝廷上去,父親要怎麼辦?”

    趙碩的面色漸漸蒼白起來,他有些六神無主︰“那……那我該怎麼辦?!”

    趙陌給他出了主意︰“我們直接去對王爺吧?與他說明事情輕重,他會管束好二叔的。”

    “什麼?不行!”趙碩的臉色再次大變,“王爺一心要讓趙搶走我的世子之位,怎麼可能會甘心幫我的忙?他只會恨不得我早點兒死!”

    趙陌斬釘截鐵地道︰“若不告知王爺,父親要如何阻止二叔胡來?他們馬上就要離京了,不趕在他們動身之前,將此事做個了結,難不成父親真要冒著秘密被泄露出去的風險?!您心里應該清楚,若是二叔不管不顧地在離京之前捅開蘭姨娘的秘密,您的世子之位定然不保,而他……自以為能得到世子之位,實際上卻是一場空。因為蘭姨娘的存在,不但對父親您是威脅,對王爺也同樣如此。若說您失察了,遼王府同樣失察。若說您這里有了泄密的嫌疑,遼王府又能清白到哪里去?父親,您雖然早早搬出王府,自立門戶,但在世人眼中,你還是遼王世子,是遼王府的一份子。您出了事,遼王府也是逃不過去的!二叔未必明白這個道理,但是王爺卻不會犯糊涂!”

    趙碩眼前頓時一陣恍惚,冷靜下來想了想,似乎……長子的話還是有道理的?

    他要不要听兒子的話?把自己的把柄往父親遼王手里遞呢?

    趙陌又低聲勸他︰“此事必定離不開王妃的縱容。王妃是婦道人家,見識有限,不知道其中要害,二叔又年輕,做事更不懂分寸了,但王爺卻是知道的。父親與我可以私下與王爺說明事情輕重,這可不是世子之位該歸誰所有的問題,而是關系到遼王府上下的興衰存亡!”

    趙碩愣了一愣。向遼王告遼王繼妃的黑狀,讓他知道自己寵愛了多年的這個女人有多麼愚蠢麼?就連她生的兒子,也不是什麼聰明人……這個主意不錯。趙碩雖說如今過得不大順,但能看到老仇人過得更淒慘,他還是十分喜聞樂見的。

    他要把前院婆子一並帶到遼王府,做個人證,趙陌卻道︰“這婆子狡猾得很,方才就不肯承認,若是她堅決否認,我們如何下得了台?只把實情告知王爺就是了,要什麼證人呢?反正王爺去問二叔,二叔肯定不會撒謊。”

    趙碩覺得也對,便與兒子一道出門,趁著天還未黑,先往遼王府去了。

    他根本不知道,他們一出門,府中側門處便有一個不起眼的小廝走了出來,鬼鬼祟祟地四處張望一圈,然後快步穿過橫巷,前往附近人潮聚集之處。

    他前腳剛走,阿興便帶著幾名打扮低調的護衛,從黑暗中現身,迅速緊跟了上去。(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秦樓春》,方便以後閱讀秦樓春第三百五十七章 黑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秦樓春第三百五十七章 黑鍋並對秦樓春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