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靜夜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Loeva 書名︰秦樓春

    秦含真吃過晚飯出來,見天上的月亮又大又圓,明晃晃地掛在天空中,把周圍的山林都照得清晰可見,山風清緩,吹得人十分舒服,便動了去散步的心思。

    趙陌不在,但她也不是非得要尋人做伴不可。這處別業方圓幾里地都是私家產業,除了主人家留下照看房舍產業的男女僕婦,並無其他外人在。秦含真此時可以放心在宅子四周閑逛,連個丫頭也用不著帶,因為隔著不遠,就有人立等听候吩咐,隨時滿足他們這些貴客的需求。

    她先是繞著正屋慢慢踱步。游廊中離著二三十尺遠就掛了一處燻爐,燃著好聞的香料,驅趕蚊蟲,安神靜氣,她倒也不怕這露天透風的環境會讓她遭遇蚊蟲襲擊。

    只是繞到屋後的時候,她隱約听到窗內祖父祖母似乎在討論著什麼。祖母牛氏的情形有些激動,聲音都傳到外頭來了,好象說的是︰“我哪里舍得?!”還有︰“你怎麼狠得下這個心?!”

    秦含真猶豫地站住了腳,擔心祖父母這是吵起來了。這是極其少見的事。祖母牛氏對祖父不能說千依百順,但基本很少有反對他的時候。什麼事情只要祖父秦柏拿定了主意,祖母牛氏一般都會順從他。如今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以至于二老吵起來了?

    但後面的聲音她就听不清了。牛氏似乎稍微冷靜了些許,而秦柏則一直都很冷靜。這里屋子寬大,窗戶也大,不象城里的宅子那般有層層家具遮擋。秦含真也不敢在那里停留太久,怕叫屋里的人發現她在那里偷听,便索性轉身離開了。

    她繞到廂房外頭,見夏荷在侍候梓哥兒洗澡。竹海別業的主人雖然品味略差一點,但對物質生活的要求挺高的,洗澡還配備了許多種香味的胰子,如今也全數供給客人使用。夏荷給梓哥兒用了一款薄荷香味的,哄他說這味道又香又清爽,蚊蟲不會再來咬他了。梓哥兒卻沒那麼好騙,道︰“祺哥兒身上也帶著這個香味的香囊,可蚊子該咬他的時候還是會照咬。他比我和彰哥兒惹蚊子,帶再多的香囊也沒用。”

    夏荷哄不住他了,他卻開始擺弄起了其他香味的胰子,說︰“這個香好象是松樹的味道,彰哥兒喜歡這個香。等他來了,我把這個香全都留給他用。”

    秦含真在廊下听得微笑,又繼續往自個兒院子那邊轉悠了。

    這處別業佔地頗大,但由于正院的兩邊廂房,有一個明顯是用來做書房的,書架、博古架、琴桌、畫桌、棋桌都擺得滿滿當當的,並沒有多余的地方可供人住宿,頂多就是放下一張小床給丫頭值夜,自然不可能住人。梓哥兒年紀尚小,必須跟著祖父母住,秦含真便只能另外安排院子了。她挑了隔壁的小跨院,面積雖小些,卻是獨佔一院,私人空間反而更大了。

    小跨院里只有一明兩暗三間屋,並兩間附屬的水房與僕役房,足夠秦含真主僕使用。院中沒什麼荷塘、水池等景致,只有叢叢鳳尾翠竹,並幾處點綴的山石,還種了好些香草。不必在廊下屋內燃香,整個院子也是幽香處處,蚊蟲鼠蟻半只也無。秦含真覺得這里比正院更合她心意,至少不必擔心會被蚊子咬了。廊下掛了竹簾,白天里能遮去陽光暴曬。牆邊開了一行漏窗,可以瞥見花園中的景致。秦含真望了幾眼,心里尋思著,明日要不要叫上趙陌,一塊兒去花園探個險?

    她瞧著青杏帶著蓮實蓮蕊兩個在屋里整理她的行李,也不去打攪,晃晃悠悠地,又轉到前院去了。她記得白天里見過宅前不遠處的九龍湖,在陽光山色下顯得十分漂亮,不知晚上又會是什麼樣子的?今夜的月亮又大又圓,叫湖水一映,豈不是又多添了一個月亮?她索性出了宅子,往湖邊的方向走,記得那里也有觀景長廊。

    門房處有兩個秦家的婆子,見她出去了,便遠遠地跟在後頭,預備她叫人使喚,但並不離得近了,省得打攪了小主人的興致。

    秦含真才走到湖邊,就遠遠地瞧見觀景長廊一端的草亭中有人。那人斜斜坐著,似乎是拿了一壇什麼東西在喝。難不成是在喝酒?這里並沒有外人在,祖父祖母在屋里吵架,梓哥兒還小,趙陌沒有一個人在月下喝悶酒的道理,那人難不成會是吳少英?

    秦含真詫異地走近了,發現那果然是吳少英,猶豫了一下,就走了過去︰“表舅怎麼一個人在這里?”

    吳少英應該並沒有喝太多酒,身上酒氣並不濃。他聞聲回過來瞧見外甥女走近,微微一笑︰“含真怎麼來了?這是在到處閑逛?”

    “是呀,難得有自由閑逛賞景的時候。”秦含真在他對面的石凳上坐下,頓了一頓,“表舅,心情不好可以跟我說說話的,不要喝太多酒,這對身體沒有好處。”

    吳少英笑著放下酒壇子︰“我沒有喝太多酒,只是見月色正好,便有了酒興。這酒並不醉人的,怡情罷了。”他這話倒也沒說謊,酒壇子不大,也就是成年男子兩個拳頭大小,聞那酒味,似乎也不是烈酒。吳少英一向做事有分寸,在老師的眼皮子底下,還不敢太過放肆。

    吳少英抬眼看向秦含真︰“你才從宅子里出來?可見到老師跟師母說什麼話了?”

    秦含真訝然︰“表舅怎麼知道的?我听到祖父祖母好象在爭吵,但听不清楚他們在吵什麼。不過他們好象吵得不是很激烈,我就沒敢靠近。”

    吳少英淡淡地道︰“想必是在說梓哥兒的事吧。你不靠近也好,這事兒老師自有決斷。你摻和進去反而沒有好處。”

    秦含真不由得疑惑︰“梓哥兒怎麼了?”見吳少英笑而不語,忍不住有些賭氣,“表舅如今有事也不肯跟我說了,似乎跟梓哥兒也更要好些。”但話說完了,她又立碼後悔了。她這都是什麼語氣喲,難不成真象個小孩子那樣吃起醋來了?!

    吳少英面上也露出了幾分驚訝的表情,看得秦含真窘迫不已。不過他很快就笑出了聲,笑完了,才說︰“傻丫頭,你才是我的外甥女。梓哥兒……到底是我仇人的兒子呀。”

    秦含真不由得吃了一驚,沒想到吳少英會這麼說。看他近日與梓哥兒親近的情形,可不象是把對方定位成“仇人兒子”的樣子。

    吳少英淡淡地道︰“跟他親近了,他才會願意听我的話。他年紀還小,周圍的人未必沒有私心,我卻不可能守在你們身邊一輩子,總要做點什麼,把那孩子的心思掰正了,讓他認清自己的身份,該做什麼就做什麼,不要因為一時受寵,便得隴望蜀,失了分寸。”

    秦含真沒想到會從他嘴里听到這樣的話,驚得瞪大了雙眼︰“我還以為……”

    吳少英問她︰“你喜歡梓哥兒麼?”

    秦含真猶豫了一下︰“我不討厭他。他是個挺好的孩子,不過他的生母畢竟是何氏。有時候我覺得他很可愛,但想到他是誰生的,又覺得跟他親近不起來。這種心情大概挺矛盾的吧?”她有時候都覺得自己要精分了。

    吳少英笑了笑︰“他是個挺好的孩子,只是再好的孩子,也不能忽略了規矩。他如今是老師師母唯一的孫子,因此得到的關愛多些。可是老師師母舍不得兒子們孤單一輩子,操心著要為他們續娶妻室。等他們有了新人,兒女自然也會跟著來了。到時候梓哥兒不再是唯一的一個孫子,他該是什麼身份,就得是什麼身份,可不能再抱著嫡長孫的架子不放。師母一時還想不到,但老師總要讓她明白過來的。”

    秦含真沉默了一下,才道︰“因為他是出婦子?”

    吳少英點頭︰“因為他是出婦子。”從何氏被休棄出秦家開始,他的身份就變得尷尬起來了。除非秦安不再續娶,否則總會有兄弟的身份會越過他去。但秦安怎麼可能不續娶呢?他前妻如今是個人盡皆知的破落貨,難不成要讓大眾一直記得他頭上戴過的綠帽?那毀的就是秦安本身的名聲與前程了。有秦柏與牛氏在,斷不會讓秦安繼續拖延下去,他必須盡快娶妻。相比之下,秦平倒還可以再拖上幾年。

    吳少英道︰“你父親與叔叔如今都外放了,娶妻之後,自然也是要跟去任上的。將來有了孩子,都不在老師師母身邊長大。若是梓哥兒一直在老師師母跟前受盡寵愛,難免會礙了旁人的眼。師母最是心軟不過,萬一偏著梓哥兒多些,就容易引起家人不和。但梓哥兒既是出婦子,本就是樣樣不如他那些嫡出的兄弟姐妹的,萬一心中生出不甘,無視禮法,對老師師母同樣是一種傷害。這又何苦來?倒不如從一開始就斷絕了他的希望,讓他認清自己的身份地位,不要生出妄念來的好。老師師母與他離得遠了,也許剛開始會牽腸掛肚,但只要有了別的孫兒孫女,漸漸的也會對他冷淡下來。如此各自相安無事,豈不是更好?”

    秦含真立刻就明白了他話里的意思︰“表舅勸了祖父,讓他把梓哥兒送走嗎?怪不得祖父和祖母會吵起來。”牛氏哪里舍得呀!

    吳少英漫不經心地道︰“舍不得也要舍得。這是梓哥兒他母親作的孽,難不成要讓全家人都受了連累麼?”

    秦含真想了想︰“其實我早就想說了,既然出婦子是這麼個尷尬的處境,梓哥兒將來也不再是嫡長孫了,那還執著于什麼名份呢?他的名字不是還沒有上族譜嗎?也別說要記在二叔將來妻子的名下了,只說他是庶出的就好。庶長子,身份雖然尷尬,但至少能出來見人。至于他的生母,隨便寫個名兒就好。誰還認真考據一個妾室或者通房的身份來歷呢?就讓梓哥兒別再做何氏的兒子了。何氏那樣的人,原也不配有兒女。反正在她心里,也只看重一個章姐兒而已。”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秦樓春》,方便以後閱讀秦樓春第一百七十四章 靜夜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秦樓春第一百七十四章 靜夜並對秦樓春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