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坦言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Loeva 書名︰秦樓春

    一  趙陌看著趙邛,心中溫暖。這個偶然識得,又出于收集消息的目的才交好的堂兄弟,竟對他如此真誠。這份心意,怎不叫人感激?

    投桃報李,趙陌說話的語氣也多添了幾分真誠︰“你也不必特地去為我打听什麼消息,我在京城另外有人手,一些事自會吩咐他們去做,用不著你操心。你只要好好地,繼續過現在這樣的日子,知道了什麼消息,就跟我說一聲,對我來說就足夠了。倘若我有需要,自會向你開口,絕不會跟你外道。你我兄弟,原也用不著講那些客套。”

    趙邛听得十分順耳︰“好!就該這麼做才對!以咱們兄弟倆的情份,你要是跟我客氣,我就惱你了!”又親自給趙陌倒了杯酒,勸他吃菜,還道,“就吃一點兒,只當墊墊肚子了。這幾味菜都要花費不少功夫,我可是昨兒就給千味居的掌櫃下了定,半夜里他們的廚子就開始預備起來了。你是到了這里才點的菜,斷不會有這幾味,怎能不嘗嘗鮮?”

    趙陌笑笑,沒有再推拒,也跟著挾兩筷子菜吃吃,省得空腹飲酒。

    他一邊吃,一邊跟趙邛說︰“其實我也不是想打听太後或是涂家什麼消息。我就是……想要事先多知道點東西,以後遇事也好有個防備罷了。你在京中消息靈通,是否知道初七那日,宮里辦宮宴……”他把秦含真告訴他的,王嬪與王家姑奶奶們的沖突經過都說了出來,然後道,“姚夫人的女兒,就是承恩侯府的二少奶奶,你知道我跟她兒子秦簡是好友,我從他那兒听說了,姚夫人曾經透過口風,說幾位王家長房的姑奶奶又打起了東宮子嗣的主意,王嬪反對,兩邊才會吵起來的。若不是蜀王世子之女受傷,太後顧不上別人,只怕這消息早就傳到她老人家耳朵里,她要為了王嬪,傳召那幾個王家女去教訓一頓了。”

    趙邛听得吃驚︰“這事兒我還真不知道!前兒宮宴,我也曾听家里的嬸娘嫂嫂們私下議論過,說好象王家姑奶奶們跟王嬪鬧得有些僵了,但我並不知道是為了東宮子嗣的緣故。王家那些人還想做什麼?好不容易托了王侍中的福,才逃得了命,這會子又嫌命太長了?他們還想算計東宮的子嗣?該不會又想過繼哪個王家的外孫子過去,給太子做兒子了吧?這世上怎會有人這樣蠢?皇上明擺著就不樂意認別人家的骨肉做兒孫,眼里只有一個太子殿下。王家一心要叫自家女婿取代太子,皇上怎麼可能看他們順眼?他們為何還要上趕著討人嫌?!”

    趙陌冷笑︰“天知道呢?興許是那把椅子太過吸引人了,他們眼里只盯著那把椅子,就什麼都顧不得了吧?”

    趙邛嘖嘖兩聲,搖頭道︰“這事兒怎麼可能成得了?王家人跟你父親還有趙他們攪和在一起,該不會是打算拿他倆的孩子去過繼吧?可你爹膝下除了你,就只有一個通房生的庶子,皇上和太子怎麼可能看得上?至于趙,他還沒孩子呢,怕是這輩子都不會有了,哪里尋孩子過繼給別人去?寧化王倒是有兒子的,三個呢,兩嫡一庶,難不成是他打起了過繼的主意?那你父親和趙又圖什麼?王家女們又圖什麼?”

    趙陌道︰“王家女們只需要目前的處境有所改善,就已經是有利可圖了。旁人的想法我也管不了,只是擔心父親會再觸怒龍顏。他……”趙陌頓了一頓,“父親從來就沒有真正摸清楚過皇上的脾氣和喜惡,他總是希望能名利雙收,位高權重。心存貪念的人,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會被旁人誘惑了,做出錯事來。我在京城也不知能留多久,父親更不會听我的勸。若我能多打听些他們兄弟幾個的消息,一旦有了不好的苗頭,說不定還能及時阻止我父親犯錯。”

    趙邛嘆道︰“原來你是為了這個。你也不容易。你父親對你那般無情,你還能處處為他著想。他眼楮難不成是瞎的?竟然認不清誰才是好兒子?我老子雖然自小沒少打罵我,但我有了出息,他好歹還會為我高興,叫我少喝點酒,冬天里多添件衣裳,別著了涼,不要太過勞累。旁人欺負我,他還會給我撐腰。哪怕我知道他更疼別的兒子,心里還是念著他好的。你父親那人……真不知叫人說什麼好了。”

    趙陌笑笑︰“我自問不是個千依百順的好兒子,小三兒也不是處處與我為難的壞弟弟。我瞧他小小年紀,還算知禮,只要他不招惹我,我也不會跟他做對。至于我父親……我只求他別再胡鬧,連累到我就行了。他對我如何,我並不在意。如今我也大了,有了王爵,另行開府,又不在京城度日,用不著看他的臉色,倒也沒什麼可愁的。”

    趙邛低頭盯著碗底發了一會兒呆,才笑著小聲說︰“坦白說,你老子倘若真有心要過繼個兒子給東宮,與其過繼個上不了台面的婢生子,還不如過繼你算了。反正他也不想認你這個兒子,一心拿那個小三兒當寶貝疙瘩,太子殿下又一向很看重你,待你比待別人親近。你若給太子做了兒子,豈不是皆大歡喜?你論才,論貌,論人品膽識,樣樣都是好的,出身也不壞,東宮若真要過繼個嗣子,誰還能比你更合適?”

    趙陌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你又胡說了!我沒事做什麼要認別人做爹娘?我娘就只有我一個兒子,我若過繼到別家去,誰來祭祀我娘?難道還能指望我爹?我如今日子過得也不差,何苦沒事找事呢?眼下這樣的生活,就挺好的。”

    趙邛頓時笑開了︰“我糊涂了,該罰!”仰頭就灌了滿滿一杯酒下去,算作賠罪。

    喝完了酒,趙邛就跟趙陌說︰“放心,王家那幾位姑奶奶,還有你父親和趙兄弟幾個,我都會讓人留意他們的動靜的。若有什麼不對勁,我立刻就報給你知道。不過涂家那邊挺老實的,如今當家的涂二老爺是個極穩妥的人,從不叫家人出頭,你盡可以放心,他們絕不會再有人犯第二次糊涂了。若是涂家那邊有太後宮里的消息,我也會想法子給你打听了來。還是老規矩,三天一次,我會派人給你傳信。若不到三天就有要緊消息送上來,我也會立刻通知你。只是如今你在京城,想要掩人耳目,就不如先前方便了。其實我覺得沒關系,但你的顧慮也有道理。你我來往,確實不好太過張揚了。若是張揚了,第一個覺得別扭的,估計就是涂家了。我總還得顧著我姨娘些。”

    涂家當年壞事,最初明面上的理由就是涂大夫人派人去“刺殺”趙陌。雖然涂家人心里也清楚,真正遇刺的是太子殿下,趙陌不過就是充當了一陣子的幌子,但兩家之間還是留下了心結。趙邛生母是涂家家生子,還有親人留在涂家當差,他難免要多考慮些。

    趙陌微微一笑︰“這事兒好辦,你在你們湘王府附近不是開了個茶葉鋪子麼?那鋪子當初還是我給你的。”

    趙邛怔了怔︰“是有這麼個鋪子,那店面後頭連著個兩進的小院,收拾得干淨清幽,我有時閑了就愛到那里打發時間。若是王府有事,家里人要來尋我也方便。年底盤賬的時候太忙,我還索性在那里住下了。”

    趙陌點頭︰“就是那地方。我其實當初買那鋪子的時候,是連著周圍幾個鋪子、宅子都給買下來了。那鋪子後院緊連著的一條胡同,斜對面的宅子,我已經吩咐人去收拾了,又安排了人在那里守著。那宅子跟你那鋪子是一樣的格局,也是前頭店面,後頭跟著兩進的院子。兩個院子的後牆之間只隔了一條窄巷。你若有了新消息,就從後門進斜對面的宅子,把書信留下。要跟我見面,也可以約在那里。雖然院子挨得這麼近,店面卻在不同的街道上,外人是不會發覺的。”

    趙邛訝然︰“你還真是大手筆呀,我記得那一片宅子……不大便宜吧?”

    趙陌沒吭聲。那一片的地皮確實不錯,他買了許多房產,其實是盤算著將來若需要在京城長住,正好可以拿那片地皮來建他的郡王府。但在未能求得皇上恩旨之前,他不好把這個想法說出口的,只能暫時充作屬下與伙計們的落腳之處了。

    趙邛對趙陌的安排非常滿意,又一次打了包票。

    趙陌吃得半飽,酒倒已灌了七八杯下去,自覺不能再繼續了,又看天色不早,便對趙邛說︰“我得回去了,只怕那邊上菜也上得差不多了。回頭得了閑,我們再見面吧。”順便告訴他,這處小院的花費,自己一會兒會結清的,叫他只管吃好喝好了,若是醉了,也盡可以在屋里睡上一覺,這邊的炕暖和著呢。

    趙邛一听就樂了︰“陌哥兒如今是越發 鋁恕3沙沙桑 慵熱揮行惱寫遙 壹悄愕那榫褪橇恕O祿氐昧訟校 一厙 鬩歡俜埂>┌切驢 艘患醫卸 ズ車墓葑櫻 昭蛉庾齙眉 茫 瑯ㄎ斷剩 偌右話艷用媯 俏兜讕耍 br />
    趙陌笑道︰“那可真的要嘗嘗。”他辭別了趙邛,重新回到自己定的院子來,正屋、廂房與院中的彩棚,果然都已經上齊所有菜了。除了廂房里他的親衛們還不敢動筷子以外,其他人都吃得不亦樂乎。

    趙陌笑著去了東廂一趟,又拐回了正屋。秦簡趕緊拉著他坐下︰“去了這半日,到底是見哪個朋友去了?可是我認得的?”

    趙陌欲言又止。秦簡當然認識趙邛,但是否有必要領他過去見呢?若暴露了他與趙邛的真正關系,反而不好了。

    趙陌沉默著,秦簡還在看著他,等待著答案。秦含真在里間忽然揚聲道︰“趙表哥回來了,就趕緊開席吧,大家都餓壞了。菜剛上好,就要趁熱吃。等吃過飯,有多少話談不得?”

    秦簡想想也對,就不再追問了。趙陌轉頭沖著秦含真笑了笑。秦含真嗔他一記,回過頭來,卻忍不住抿嘴偷偷笑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秦樓春》,方便以後閱讀秦樓春第一百一十三章 坦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秦樓春第一百一十三章 坦言並對秦樓春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