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故友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Loeva 書名︰秦樓春

    秦柏看著門外一步一步走近的白衣少年,再轉頭看向恭立一旁、視線一直停留在表弟身上的溫家小少爺溫紹陽,暗暗嘆了口氣。【 更新快&nbp;&nbp;請搜索//ia/u///】

    看著這兩個俊秀少年,他就好象回到了曾經的青蔥歲月。在他還是白衣少年這般年紀的時候,唐復就如同溫紹陽般,對他多有看顧。京中如他們這般出身家世的高門子弟中,他與唐復的交情算是最好的。匆匆三十多年過去,他二人卻已是物事人非,生死兩隔,怎叫人不感嘆萬分呢?

    唐復是唐大學士長子,比他略大幾歲。唐大學士也是江南人士,雖不是世家高門出生,卻也是書香名門子弟,素有才名,一身學識極讓人敬佩。他在朝為大學士,在先帝面前頗有聖眷,在士林中名聲也很好,再加上性情溫和,又最是與人為善,不愛與人相爭的,因此人緣極好。唐復從小到大,在年齡相近的官宦子弟當中,都是極受歡迎的。

    他們在那個年紀,又是那樣的家世,雖然交友多少有受到家族政治立場的影響,但基本上還是以本心為先,只要性情相投,便會玩在一處,不考慮其他有的沒的,友情要單純得多了。秦柏自己是永嘉侯府的子弟,既是將門之子,又是外戚,但與唐復這樣的清貴書香人家子弟相處起來,也從來無所顧忌。如今回頭想想,他這輩子活了五十歲(虛歲),也就只有那幾年里,才交過最純粹的朋友。

    唐復雖比他大幾歲,少年時也是跳脫愛玩的性情,只是在日常生活中頗為講究,被他們這些朋友笑話說是附庸風雅。比如唐復一度最喜歡蓮花,用的文具、茶具、碗盤、配飾都是蓮花的紋樣,就連衣服上頭繡花紋,也是以蓮紋為先,焚香也是用的蓮花、蓮葉、蓮蕊合的香,還給他自個兒的院子,起名叫“愛蓮居”,給自己取了個雅號,叫‘愛蓮居士’。朋友們就笑話他,說他叫什麼居士呀,直接自稱是“蓮花公子”就得了。

    秦柏那時正好對刻印感興趣,拜了位老師學了點皮毛。正逢唐復生日,他要送禮。偏為了練習刻印,他買了許多材料,花費不小,把手上的零花錢花得差不多了。接下來幾個月還有母親與嬸娘的生日要送禮,又有他幾個小伙伴聚會的花銷,他需得節省一些,便另想了個法子,給唐復弄個別致的禮物,那便是他親手刻的一方印章。

    那時他也是促狹,故意把印章刻成了蓮花的圖形,花心處就嵌入一個古篆的“唐”字。這個圖案花了他好幾日功夫才畫出來,刻的時候也格外用心,唐復收到的時候十分驚喜,又因為明了印圖含義而與他及朋友們笑鬧了一夜,各人次日回家後都受了罰,他叫母親罰著抄了五百張的古篆字,手都抽筋了,因此記得格外清楚。

    那時候真真是無憂無慮,可惜這樣的好時光沒多久就變了。不到一年的時間,奪嫡之爭開始,秦柏的太子姐夫與太子妃姐姐落難被幽禁,緊接著永嘉侯府也落難了。曾經單純的友情最終還是敵不過現實的考量。他們這樣人家的子弟,無論心里怎麼想,到底還是要听從長輩號令行事的。小伙伴中有人隨父兄站在了秦家的政敵一邊,與秦柏反目成仇。也有人站在秦家這一邊,卻陸陸續續地倒了霉。遭受破家之禍還是輕的,甚至有不止一個人喪了性命。

    唐復也許對他們的友情還是珍惜的吧?只是唐大學士人緣好,性情隨和,也就意味著他是個不愛得罪人的。雖然富貴險中求,他這種做法讓他始終無法位極人臣,卻勝在一個穩字。唐家在奪嫡之爭中退縮了,閉起眼楮做起了瞎子、聾子,還對佔了上風的人多有奉承。如此知情識趣,那得勢的皇子自然不會為難這位懷有聖眷的大學士以及他的家人,更別說這里頭還有遼王的關系……

    秦柏只知道,當他們父兄三人被遞解出京的時候,唐復等在京郊十里坡處,給他倒了一杯送行酒,又塞給了他十兩銀子的程儀。唐復那時什麼話也沒說,這大概已經是他能做到的極限了。

    相比于那些與秦家反目成仇的舊友,或者是徹底袖手旁觀的人,唐復多少還對他這個小伙伴有些舊情份。秦柏曾經也是極珍惜的。不過,因為他後來又遇上了牛家父女,受了他們更多的恩情,便覺得唐復這份情誼淺了。

    秦家父子三人流放邊城,牛老太爺幫了很大的忙,幫著找房子,找家具,送糧送衣送棉被,還為秦老侯爺請來了大夫,抓來了藥。若不是牛家的幫助,秦老侯爺也許在流放那年的冬天就死在邊城了,不可能再熬上一年多。秦松,秦柏的嫡長兄,也就是如今在位的承恩侯,說不定也會把命丟在邊城,哪里會有今日的富貴榮華?只可惜老侯爺在流放路上受了太多的苦,傷了元氣,終究還是沒能撐到平反旨意下達……

    秦柏曾經回過京城,他打听過昔日舊友們的下落。曾經站在秦家政敵一邊的,便是當今聖上的敵人,自然沒有了好下場。曾經因為支持今上而受苦受難的,只要活得了性命,也都陸陸續續得到了平反,重新得回了富貴尊榮,甚至比之前更進一步。

    但這樣的人畢竟是少數,大多數的人都沒能熬到這一天。就算熬到了,經過重重磨難,他也早就不再是過去的他了。

    秦柏為死去的舊友難過,並沒有與活著的舊友們見面,倒是打听過,唐家的境況不是很好,但也不是太糟。唐大學士和稀泥,固然可以保住自身,但新皇上位後,他的行為就不是很受待見了。唐大學士心中驚懼,生了病,試探性地上了告病的折子,很快就被批復下來,只好帶病回鄉去了。唐復因為身有功名,倒是沒被連累,還得了外放的任命,外放的地點也不是太糟糕,只是唐家在京中,到底是大不如前了。

    但唐家到底是平安度過了那場風波,所以秦柏也就沒有多問後續。直到今日見到了唐復的外孫,他才知道,唐家原來在那之後,就一落千丈了。

    唐家女兒被先帝指婚給了遼王,是在奪嫡之變前發生的事。遼王是宮人所生,在皇子中並不出挑。他于文才上很不擅長,便索性專心于武道上發展,一心練武、學習兵法,有心要做個大將軍,好在兄弟中脫穎而出。唐家的婚事對遼王來說,是個意外,他本身是希望能娶一位娘家有實權的將門千金為正妃的。但先帝旨意下來,他也只能接受了。唐家女才貌雙全,倒也頗得他的喜愛。新婚時節,夫妻倆曾經恩愛過一陣。

    然而,奪嫡亂起,越演越烈,甚至有皇子丟了性命,被圈禁的也不止一個了。遼王覺得這是他出頭冒尖的好機會,可他的岳父唐大學士卻認為,這等險事需得避上一避,求個安穩最佳,反正等到結果出來,無論是哪一位皇子登基,遼王都是穩穩當當的王爺,富貴尊榮不在話下,何必在這時候摻和進去?萬一被牽連了,不就吃大虧了嗎?于是唐大學士便在先帝面前進言,為遼王求了個鎮守遼東邊疆的差事。

    那時節,大戰都打完了,邊境不過就是偶爾有些小亂子,出不了大事。遼王被調過去,固然是得了個不小的封地,可是地方苦寒,又沒有戰功可立,更不能趁著京城大亂,從中謀點好處,心里怎會不怨?等到他听說太子從東宮脫困,成功把眾皇子打敗,成為新皇,心中的怨氣就更深了。他不知京中奪嫡之爭的詳細內情,只憑自己打听到的消息,就忍不住想,若他還在京城,是不是也有一爭之力?太子雖是嫡長子,卻畢竟是被圈禁過的人,怎麼比得上他這個清白無辜的兄弟?

    想著想著,疑問就成了心魔。

    新皇登基後,唐大學士又告了病,唐復外放大同為知府,遼王妃唐氏隨遼王在藩地,很快失了寵。兒子才出生不久,她就臥病在床,受了丈夫不小的氣,沒兩年就香消玉殞了。唐大學士得了消息,卻是後悔不迭。他本來就重病在身,這一氣就更不得了,直接吐血身亡。

    唐復在任上得知父親妹妹雙雙亡故,也是心灰意冷。借著丁憂的機會,他脫離了官場,卻沒有回鄉,而是留在大同收了幾個學生,安心教書。他的才學也高,教書的成績卻比不上故友秦柏,教出的學生中,只有幾個舉人、秀才。溫家大爺就是在那時候拜在他門下的,算是他最出色的學生之一。他膝下只有一個獨生女兒,便許給了這個學生。

    後來溫家女兒嫁給了他妹妹遼王妃溫氏的兒子趙碩,也著實是意外之喜。他十分關注外孫溫紹陽,也很關心妹妹的嫡親孫兒趙陌。他甚至曾親赴遼東,想要找機會見妹妹的兒孫一面。只可惜遼王不許,他與趙陌終究只能緣慳一面。

    唐復身體情況不佳,從遼東回來後,便一病不起,十年前過世了。那時候,溫紹陽不過五歲,趙陌也還不到兩歲而已。

    秦柏回想起故友這短暫一生的經歷,心下暗嘆不已。看著身著白衣的趙陌一步一步邁入廳中,面上的容顏如此肖似故友年少時節,他不由得露出了溫煦的微笑。(。)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秦樓春》,方便以後閱讀秦樓春第五十一章 故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秦樓春第五十一章 故友並對秦樓春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