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畫像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Loeva 書名︰秦樓春

    這下別說吳少英這個外人了,就連米脂縣令與齊主簿等人也都懵了,擔心前一日來提人的所謂榆林衛使者是冒充的,把犯事的官軍帶走滅口,自己要被真正的榆林衛使者怪罪。

    那位榆林衛使者倒是沒說什麼,只查問了犯人交割時的細節。米脂縣令與齊主簿拿出之前那位使者交付的公文,上面無論是行文還是官印,都與從前榆林衛發來的公文並無二致,只有筆跡稍有不同。就連今日來的使者,也承認那官印看起來跟真的一模一樣。再問來人姓名,也確實是榆林衛中一向主管軍法的武官。

    但問題在于,今日這位使者的隨行人員中,就有這位武官,他跟前頭那位使者外形確有幾分相象,但絕對不是同一個人!

    也就是說,前一位使者是假的!

    牛氏听到這里,連忙問︰“確定前頭來的那位才是假的麼?後來的這一位就是真的了?”

    吳少英道︰“後來的這一位確實是真的。雖然那位主管軍法的武官,縣衙上下無人見過,但隨行眾人中,還有一位是自西安府來的,乃是陝西都指揮使司斷事司的斷事,姓鄭,與縣令大人、主簿大人都曾在西安府共過事,絕不可能有假。”

    牛氏嘆息道︰“也對,前頭那個若是真的,也不會殺人了。”

    吳少英又面色凝重地對秦老先生說︰“老師,這事兒透著詭異,恐怕沒有面上看的這麼簡單。前頭來的那個假使者,與榆林衛中真正主管軍法的人同樣高壯,同樣膚色偏黑,也同樣有一把大胡子,就連口音都十分相似!縣衙上下無人見過那位武官,但幾位大人手里都有護官符,上頭描述了榆林衛幾位頭面人物的身形相貌。那假使者處處都與護官符中所描述的特征相同。而那幾名官軍被帶到他面前時,也是口稱大人,面帶愧色,顯然十分熟絡。假使者要帶他們返回衛所受罰,無一人有異議。正因如此,縣衙眾人才會完全沒有懷疑過來人的身份!”

    這說明什麼?說明那假使者即使不是主管軍法的那位武官,也絕對是榆林衛中人,且與那幾名官軍相熟。他來提人,官軍們根本沒有起疑心,就跟著他走了,然後死得不明不白。假使者能拿出一份跟真正的文書幾乎一模一樣的公文,上面的官印也是真的,可見準備周全。而這份文書又是哪里來的呢?如果不是後來這位使者來到米脂縣衙,可能根本不會有人發現,前頭那份文書是假的吧?

    吳少英嘆道︰“這真真是防不勝防。縣令大人他們雖然沒有受到榆林衛來人的指責,但心里也是不好受的。回頭想想,學生昨兒同樣沒有起過疑心,蓋因來人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是那麼的自然。就連他大方地替那群官軍賠了老師四百兩銀子,學生也以為是他有心包庇他們,想花銀子結案了事,等把人帶回衛所,自然會從輕發落。沒想到那假使者竟是要借機把人滅口!只怕那幾個官軍也上了當,以為他真是來救人的,才會輕而易舉被人殺死。更可怕的是,凶手不但將他們殺了,埋尸荒野,還毀去他們的面容,手段之殘酷,實在是令人膽寒!”

    毀容?

    秦含真躲在門外偷听,被這個詞吸引了注意力,腳下一時沒注意,踢到了門檻,發出輕輕的“咚”聲。秦老先生立刻轉頭看過來︰“是誰在外面?”

    秦含真吐了吐舌頭,也不藏著了,掀了簾子走了進去︰“祖父,祖母,表舅,那個凶手殺人還要毀死者面容,肯定是不想讓人知道他們的真實身份。”

    “你這丫頭,怎麼躲到外頭偷听了?!”牛氏嗔怪地看著孫女,招手示意她過來,就一把抱住她,又摸她的臉和手,“冷得這樣,你不要命了?身體還沒好呢,就在外頭吹風!那些死人的事,怪嚇人的,你听來做什麼?還是快回屋里暖和去!”

    “我不要。”秦含真認真地說,“死人有什麼可怕的?世上哪里不會死人?更何況,我只是听听罷了,又沒有親眼看見。”

    牛氏听了,不由得想起了自家長子長媳。可不是麼?世上哪里不會死人?光是自家,今年就死了不止一個,親家公也死了。桑姐兒這孩子雖然年紀小,卻早已經歷了親人離喪,甚至還親眼看見了生母自盡的情形,怪不得這樣淡定。牛氏心中不由得一陣酸楚,緊抱著孫女不說話。

    秦老先生見狀,也猜到老伴的想法,嘆了口氣,微笑著對孫女說︰“你要听就听吧,若是害怕就抱著你祖母。”秦含真答應了。

    吳少英眼神一暗,很快又重新露出了微笑︰“桑姐兒,你方才說那凶手毀去幾名官軍的面容,是不想讓人知道他們的身份,可這些官軍的身份,我們早已知曉了,是駐守金雞灘的士卒,所以,你這個說法是不對的。”

    秦含真想想也對,就說︰“那就是他們的臉不能讓人看見?不然人都死了,還埋了起來,一般情況下是不會那麼快被人發現的,為什麼凶手還要將死者毀容呢?”

    牛氏道︰“他們的臉有什麼不能讓人看見的?縣衙上下都不知有多少人看過了,就連咱們家,還有你吳表舅家的護院下人,也都見過。”

    秦含真道︰“那就是不能讓某些人看見。不然,沒辦法解釋凶手為什麼要毀去尸體的面容呀。他們彼此都是認識的,很有可能是熟人,說不定還是同袍,殺人滅口已經很過分了,還要毀壞尸體,總要有個必須的理由吧?”

    吳少英沉吟不語。

    秦老先生問他︰“少英,你方才說,榆林衛真正的使者,有兩位身份不一般的官員隨行,一位是榆林衛中掌管軍法的武官,一位是陝西都指揮使司里斷事司的斷事。以這兩位大人的官職與品階,甘願隨行,那為首的使者到底是什麼身份?”

    吳少英道︰“學生只知道他姓李,卻不知其官職品階。縣令大人與齊主簿都曾私下問過鄭斷事,但鄭斷事並沒有明說,只說是京城來的,身負重要的差事,地方上只管配合這位李大人行事就好,旁的不必多問。”

    秦老先生想了想︰“先前那幾個官軍在獄中透露過,言道他們本來就見不得光,一直躲在臨縣,若不是遇上何子煜,為貪圖那二十兩銀子,也不會來米脂跑了一趟。他們還擔心過被人發現會受罰,甚至有可能丟了性命。回想起來,他們應該隱藏著一個重要的機密。先前那假使者應該就是他們的同伙,假扮衛所來人將他們救走,其實是想趁機滅口。”

    秦含真又忍不住問了︰“為什麼一定要滅口呢?他們都已經把同伙救走了,不是嗎?如果連這幾個人都要被滅口,那其他逃走的人呢?還有何氏兄妹呢?”

    秦老先生與吳少英對望一眼,都有些不好的預感。

    吳少英起身道︰“學生再去打听些消息,若有二奶奶的下落,就來報給老師知道。”

    秦老先生道︰“你托縣衙的人幫忙打听就好,不必自己去冒險。你手下雖有幾個能人,到底不能跟公門中人相比,也不比軍中人士便利。此案疑點重重,更有榆林衛中人隱隱在背後生事,興許涉及軍中密事,不是你一介監生能涉足的。你千萬莫要因一時好奇,就卷入其中,惹禍上身。”

    吳少英鄭重向他行了一禮︰“老師放心,學生懂得分寸。”

    秦老先生點點頭,然後站起身︰“你隨我到書房來,我另有話囑咐你。”說完就邁步出了正屋。吳少英連忙向牛氏行禮告退,跟了上去。

    牛氏小聲嘀咕︰“老頭子這是要做什麼?有什麼話不能讓我听見的,非要去書房說?”

    秦含真抬頭看看牛氏︰“祖母,我去替你打听,好不好?”

    牛氏輕輕打了一下她的手掌心︰“壞丫頭,你這是要去偷听吧?一年大,二年小的,都快八歲的人了,也不是小孩子了,還這麼沒分沒寸地胡鬧。偷听這種事,也是你能做的?你是大家閨秀,書香門第的女兒,別學那些鬼鬼祟祟的伎倆。今兒饒你一回,下回再不許了!”

    秦含真干笑︰“哦。”

    秦老先生與吳少英去了西耳房的小書房,不知搗鼓些什麼,後者足足過了一個時辰,才包著一卷紙出來了,在門外向牛氏辭了行,就離開了秦家大宅,騎快馬返回縣城。

    吳少英沒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縣衙。那位自京城來的李大人,以及隨行的鄭斷事等人,目前都在縣衙寅賓館中暫住,等待著幾名官軍之死的調查結果。

    吳少英先去尋了齊主簿,然後在齊主簿的帶領下,見到了縣令大人與那位李大人,奉上了從秦老先生處得來的一卷紙,在桌面上展開,竟是那幾名官軍的畫像。

    吳少英道︰“李大人,縣令大人,這是學生恩師所繪的幾名死者畫像。學生恩師正是被他們攔路劫車的苦主,因此先前每日都到縣衙來詢問案情進展,也見過那幾名死者。學生恩師道,先前那假使者若是單為滅口,殺人埋尸之後就無須再毀壞死者面容了,而他依舊這麼做,顯然是不想讓人認出他們的長相。雖然不知道他們的長相隱藏著什麼秘密,但恩師將這幾人面容繪成畫像,給大人們做個參考,興許有助于案情偵破。”

    縣令大人听著就笑了,邊看著那些畫像邊道︰“久聞秦老先生不但博學,還琴棋書畫無所不通,今日真是開了眼界。這幾幅畫像,果然栩栩如生哪!”

    李大人的臉色就不是很好了。他盯著那幾張畫像,陰沉著臉,回頭叫了一個名字︰“周艮,你過來認一認,這幾人是不是瞧著眼熟?”

    他身後一名隨從上前看過幾張畫像,面露驚愕之色︰“大人,這幾個……不是咱們在長樂堡遇過的守軍麼?怎麼又成了金雞灘的人?!”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秦樓春》,方便以後閱讀秦樓春第三十九章 畫像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秦樓春第三十九章 畫像並對秦樓春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