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討喜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Loeva 書名︰秦樓春

    玉蘭雖然覺得山陽王妃的話有些古怪,但並沒有多說什麼。 vw陪著說笑了一陣,她便告辭了。

    她回到承恩侯府不久,山陽王妃所派的婆子也隨後抵達。姚氏早就安排了人守在門房處,等著為這婆子領路,往二房所住的福貴居去。路上,姚氏的人給那婆子塞了個荷包,好言好語地如此這般囑咐了幾句。那婆子領了山陽王妃的命令前來,也明白自家王妃為何要派她來送帖子,只當是姚氏想要哄秦二太太薛氏幾句好話,好讓她不再惱恨先前那帖子給了秦家姑奶奶一事,並不扭捏,爽快地收下了荷包。

    到了薛氏面前,那婆子笑得討喜,說話更討喜︰八月蜀王府的茶會,我們家王妃多得了幾張帖子,除了家里三位郡主,也沒別人可帶。大郡主想起了府上的大姑娘,上回見面的時候,一見如故,多日不見,心里怪想的,便命老奴給大姑娘送兩張帖子過來。茶會那日,請大姑娘與郡主們坐在一處,也好方便說話。我們王妃也十分想念大姑娘,還要為幾位王妃夫人引見大姑娘呢。

    薛氏听得兩眼發亮,期期艾艾地說︰你們王妃有心了,多謝她想著。我們家正少一張帖子呢,沒想到你們王妃和郡主特地來請她。若是儀姐兒不去,豈不是辜負了王妃與郡主們的一片好心

    婆子笑道︰這也是郡主們與府上大姑娘性情相投的緣故。所以說,禮數輩份什麼的,都在其次,脾氣合得來,比什麼都重要。姐妹們相處是如此,夫妻相處是如此,一家人相處,也是如此。這話就是姚氏那邊屬意她說的了,婆子認為姚氏是在暗示秦家各房親友之間,但听在薛氏耳朵里,她就只注意到那夫妻二字了,心下激動不已,只覺得這是山陽王妃在暗示。

    婆子又道︰就象我們王妃與蜀王妃,未出閣時便是好姐妹,如今出嫁了,又是一對好妯娌。外人只道蜀王妃隨蜀王就藩,二十年不曾回京,必定與我們王妃生分了。其實不然。情誼都是記在心頭的,不是時常掛在嘴邊的。人生在世,總不能事事如意,誰都難免會有身不由己的時候。但真正在意的人,又怎會輕易生出怨恨來真正的情誼,不是外人能輕易左右的。

    這些話同樣是姚氏那邊囑咐的了。婆子覺得,顯擺一下自家王妃與蜀王妃的情份挺好的,也好叫外頭那些看不起自家王爺王妃的人知道,山陽王府如今有了蜀王府撐腰,份量已經不一樣了至于後面的話,那不正是秦二奶奶姚氏在跟秦二太太薛氏說,帖子的事她也是做不了主,讓後者別見怪麼

    婆子說完話,又奉上些時新宮緞與一對新鮮花樣的珠釵,說是兩位郡主送給秦錦儀的,也就告辭了。她今日的任務已經完成,還多得了一份豐厚的打賞,心里很滿意。秦二奶奶囑咐她別把這事兒往外頭說,她自然也明白其中的規矩。回到山陽王妃那兒,她只會粗略提一提,說姚氏賞她銀子,讓她在秦二太太面前說幾句好話,山陽王妃是不會在意的。

    婆子歡歡喜喜地走了,卻不知道薛氏听了她的話之後,心中歡喜得不得了,心跳得越來越快。

    她身邊一個新提拔上來的二等丫頭香黛,素來嘴甜討喜的,見狀便笑著向她道賀︰恭喜二太太了。您總是擔心茶會上來了那許多名門閨秀,會把我們大姑娘比下去。其實有什麼可擔憂的呢蜀王妃身份尊貴,但也會有身不由己的時候。她心里看中了什麼人選,哪兒會是外人能輕易動搖得了的

    薛氏听了,臉上笑容更大了︰不錯,正是這話。她一再提不必在意輩份什麼的,可不就是看中我們儀姐兒了麼茶會請那許多閨秀,想來是因為那些閨秀的家里人都看好蜀王府的小公子,上趕著想讓自家女兒去做皇後呢。她輕蔑地撇了撇嘴,真是好厚的臉皮

    香黛笑道︰我們家大姑娘就不一樣了,是蜀王妃自個兒看中的,比別人的份量自然要重得多況且別家閨秀雖說都是名門出身,但我們大姑娘可是皇後娘娘的親佷孫女兒,我們大爺可是皇上的內佷呢。論家世,大姑娘一點兒都不比別人差。要論與宮里的親近,只怕還比許多所謂的高門大戶都要強得多。

    薛氏听得高興,便一揮手,吩咐心腹大丫頭香露︰這丫頭嘴甜,給她一個上等賞封兒

    香露心中妒忌,應了一聲,又干笑著勸薛氏︰夫人,方才那婆子雖說了幾句話,但含糊不清的您還是多留個心眼兒吧。畢竟山陽王妃並不是蜀王妃,她說的話,未必管用的。

    這話薛氏就不愛听了,橫了她一眼︰瞎說誰不知道山陽王妃是蜀王妃的妹妹她說的話,如何就不管用了

    山陽王府在京城算哪根蔥呢承恩侯秦松從來就沒把他家放在眼里。但如今蜀王一家回京,山陽王府就今非昔比了。他們是蜀王的心腹,有這一層關系,別人都要敬山陽王夫妻三分,因為他們背後站著的正是蜀王夫婦。蜀王夫婦不方便做的事,都是他們夫妻出面去做的。山陽王妃提起她與蜀王妃的情誼深厚,肯定是在暗示些什麼。她會派人送這兩張帖子來,必定是在代蜀王妃發話,否則蜀王妃都已經送過帖子了,山陽王妃又不是主人家,何必多此一舉

    她這是要確保秦錦儀一定會出現在茶會上,與那些名門閨秀們比上一比呢。只要秦錦儀那一日壓倒眾人,還有誰比她更有資格成為蜀王府的小兒媳婦

    薛氏心中篤定,再去瞧那些時新宮緞,發現是蜀地貢品,這個寓意就更明顯了。她見這些宮緞的顏色都極襯秦錦儀,便立刻吩咐下去,命針線上的人拿這宮緞,盡快為秦錦儀縫制新衣,好預備茶會上穿。至于那對珠釵,雖然並不十分珍貴,卻勝在花樣新鮮,且十分精致,正好配秦錦儀這樣年紀的女孩兒,也那幾匹宮緞也十分相襯。有了這對珠釵,秦錦儀只需要再尋些配套的耳飾手鐲項圈玉佩什麼的,就可以直接出門去做客了,省了好多事呢

    薛氏忙讓人給娘家佷兒佷媳婦傳了話,讓他們盡快搜羅上好的佩飾。只要是好東西,哪怕是要多花銀子也無妨。趁著明日才分家,今日就把賬報上去,還能佔一點公賬的便宜。

    小薛氏聞訊趕來︰太太,這會不會太破費了不過是一個茶會。儀姐兒本就有許多不如別家閨秀之處。蜀王妃請眾位閨秀前去茶敘,分明無意儀姐兒。您又何必強求呢沒了蜀王府,儀姐兒還能再說別家的親事。可萬一茶會那日,叫人看穿我們家的心思,取消儀姐兒,這這日後可就不好辦了呀

    薛氏不耐煩地揮揮手︰你知道什麼一邊兒去吧。

    小薛氏見婆婆不肯听勸,心下著急。晚上丈夫回來了,她也顧不得丈夫對自己一向看不順眼,頂著他的冷臉,把白日里發生的事告訴了他。

    秦伯復听出了一身冷汗,忙去找薛氏︰母親答應了明日分家您不會是糊涂了吧

    薛氏便把白天在姚氏那兒听到的事情告訴了他,又說起山陽王妃送帖子的事︰你細想,蜀王妃開這個茶會是做什麼的請那麼多閨秀去,分明就是要選兒媳婦呢。她雖喜歡我們儀姐兒,可京中有女兒的人家那麼多,誰不想嫁進蜀王府去她再看重儀姐兒,也要服眾才行,否則儀姐兒日後嫁過去了,也要被人挑剔的。因此儀姐兒不但不能錯過這次茶會,還要在茶會上艷壓群芳做新衣裳的料子和配套的珠釵,山陽王府都替我們備下了。以我們兩家的交情,山陽王府何必做到這份上自然都是蜀王妃的意思眼看著你閨女離錦繡前程就差一步了,你這個做爹的真能拖她後腿不就是分家麼等我們成了蜀王府的親家,有多少產業財物得不到跟長房計較這些零碎做什麼

    秦伯復听了,不由得猶豫了︰蜀王妃真的看中我們儀姐兒麼她從來沒句準話,也沒個信物,我心里實在沒底。母親,倘若儀姐兒這門親事不能成,我們又分了家,將來再要給儀姐兒說一門好親事,就沒那麼容易了。您可要想好。蜀王妃茶會上邀請的閨秀,都是十三四歲以上,很快就到嫁人年紀的那種。儀姐兒年紀還小吧

    薛氏瞪了兒子一眼︰儀姐兒虛歲也十三了,哪里小了只要定了婚事,遲兩天再成婚也無妨的。蜀王府的小公子也就是十五六歲,不過是半大孩子罷了。他這時候成親也太早了。以他將來的身份,婚事籌備上兩三年,也是尋常事兒。到那時候,儀姐兒的年紀正合適。

    秦伯復想想也是,心下漸漸雀躍起來︰既如此,那就趕緊分家吧。分了我們就不必再受長房約束了。況且,即使分了家,一筆也寫不出兩個秦字。長房與三房還是我們的至親。我們真有事相求,他們還能不管我們不成如今外頭都在傳,說遼王府的大公子受他兄弟連累,恐怕要不好了。他沒法再與蜀王府小公子相爭,今後東宮之位定是蜀王府小公子坐了。我們再不趕緊把儀姐兒的婚事定下來,怕是會有更多的人來跟她搶這門好姻緣。確實不能因小失大啊。明兒就分家

    母子倆對視一眼,想起美好的未來,都不由自主地露出了期待的笑容。

    香黛在角落里看得分明,挑了挑眉,悄無聲息地退了下去。她走到後院僻靜處,與一名掃地的婆子擦身而過,低聲說了一句︰告訴二奶奶,事情成了。便迅速離開。

    3939228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秦樓春》,方便以後閱讀秦樓春第二百四十六章 討喜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秦樓春第二百四十六章 討喜並對秦樓春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