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看法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Loeva 書名︰秦樓春

    </strong>秦簡與秦錦華兄妹倆,年紀雖然還小,但生長在承恩侯府,又有許氏嚴格要求,再加上日常耳濡目染之事,與一般的官宦人家子女不大一般,因此對這些朝政後宮大事,也是頗為了解的,時不時議論幾句,對他們而言並不是什麼大事。秦錦華因年幼與性情之故,對這些事不大感興趣,但秦簡想到了就會隨口提起,反正他平日里也有吐嘈宮中八卦的習慣。

    秦含真有些意外地看向他,趙陌的反應倒是很淡定。他與秦簡平日混在一處,對對方的性情與習慣還是比較清楚的,微笑著隨口回答︰“你問我,我卻要問誰去?我又沒見過蜀王一家子,況且他們也不會把自己真正的想法告訴人。既然他們都說此番上京是來給太後賀壽的,那就當作他們是來賀壽的好了。”

    秦簡白了他一眼︰“哪兒有這麼簡單?太後年年都過生日,怎麼從前不見他們來,偏今年就來了呢?不但來了,還把小兒子給帶了過來,他們真的就沒點想法?外頭可都在議論呢,說他們是想把小兒子過繼給皇上,好繼承儲位。令尊心里就沒點想法?”

    不怪秦簡起疑心,實在是蜀王一家子從前也不見得對太後的壽辰如此看重,據傳身體柔弱,出嫁二十年都沒回過京城的蜀王妃,居然寧可受長途跋涉之苦也要跟著丈夫兒子上京。真的不是因為听說太子身體漸漸不好了,熱門儲君候補人選晉王世子壞了事,而新晉的儲君候補遼王長子,又得不到遼王府的支持,在朝中略顯勢弱的關系嗎?

    這麼想的人大有人在。畢竟最近這十年里,但凡是從藩地上京去討皇帝歡心,又滯留在京中不肯走人的近支宗室子弟,十有八、九都是沖著未來東宮之主的位子去的,世人都已經公認了。即使蜀王說自家沒有那個意思,只怕也沒幾個人信他。除非太後壽辰過後,他干脆利落地帶著老婆孩子回蜀地去,世人才會承認是冤枉了他。

    趙陌也清楚外界的議論。他在承恩侯府里,並不是象秦含真那樣,整日宅在家中,只專心學好功課,在祖父母面前賣萌,就沒別的事可做了。他時常出門與秦簡介紹的朋友來往,也往自家私宅或是店鋪中去,無論是朝野間的議論,還是民間的小道消息,他都有听聞。秦簡因為他父親也在爭取入繼皇室之事,詢問他的想法,他若是個關心父親前程的,興許還真要擔憂幾分。可是現在?他有什麼好擔憂的?

    趙陌早就明白了,無論他父親未來有什麼樣的前程,是成功入繼皇室,在太子去世後冊封為儲,還是功敗垂成,只能退回遼王府去與繼妃以及兩個弟弟爭奪世子之位,甚至是從此投置閑散,淪落為尋常宗室,都不與他相干。父親早就放棄了他,而他,也早就不依靠父親活著了。將來的儲君到底是誰?是他父親趙碩,還是蜀王幼子趙硯,又或是別的什麼人,又跟他有什麼關系呢?

    因此,面對秦簡的問題,趙陌只是淡淡一笑︰“我從端午節後,就沒再見過父親了,怎能知道他有何想法?”

    秦簡也反應過來,感嘆一聲︰“你父親對你,也真是狠得下心,連打發個人來問候一聲都不肯。你好歹也是他的嫡長子呀。”他拍了拍趙陌的肩,安慰道,“興許是你那個後母在搗鬼。”

    趙陌笑笑,這句話還真安慰不了他幾分。小王氏再厲害,也不可能在儲位這樣的大事上左右得了趙碩。記得端午的時候,他提醒過父親,若真有心要交好永嘉侯秦柏,可以拿他這個兒子當借口,時不時打發人來看望,送點東西,順道問候秦柏,等雙方來往得多了,父親再上門與秦柏結交,就顯得順理成章。父親趙碩當時可是對這個建議十分驚喜的,但月余都沒有行動,想必是有了更好的討好皇帝的法子了吧?即使如此,父親居然就這麼輕易地放棄了原本的計劃,連表面功夫都不做了,也不來拉攏永嘉侯秦柏了,真不知該說父親短視,還是他真的那麼有把握,哪怕不用拉攏國舅爺,也能達成父親的目的?

    蜀王一家就精乖多了,才進京不久,就上門拜訪。哪怕是在作戲,至少他拿出了誠意呀。

    趙陌微笑著給秦簡倒了杯茶,沒有繼續談論這個話題。

    秦含真一直在旁听著,倒是有些自己的看法。她對秦簡說︰“蜀王是不是真的有那個意思,等到太後壽辰過去,看他會不會帶著老婆孩子離京就知道了。不過是兩三個月的事,耐心些等等就好。但大堂哥方才說,我祖父沒叫你去跟蜀王幼子相見,你心里訥悶,我倒覺得這再正常不過了。我祖父才不是個不知禮數的人呢。你瞧蜀王一家來了府中,除了他,也就只有收到消息趕回來的大伯父相陪罷了。父親和另外兩位伯父都沒動靜。所以,我祖父不叫你去,定是有他的道理。大概不是想讓你和那位蜀王府的小公子太過親近吧?”

    秦簡若有所思。秦錦華沒听明白︰“為什麼三叔祖不想讓哥哥和蜀王府的小公子親近?”

    秦含真笑笑︰“有什麼好親近的?他若是對儲位沒興趣,也就是進京來玩幾個月,過後仍舊回蜀地去。跟他親近了,有了交情,將來分開的時候,豈不難受?他若是對儲位有興趣,也難說他跟咱們家來往是打著什麼主意來的。跟他熟了,他拜托大堂哥在人前為他說好話,助他入繼皇家,大堂哥是幫還是不幫呢?幫了,把太子殿下放在何處?不幫,那還叫朋友嗎?別說交情了,只怕直接就得罪了人。倒不如一開始就跟他不熟,他也就不會開口叫大堂哥幫忙了。”

    秦錦華恍然大悟。

    秦簡笑道︰“蜀王一家子特地到咱們府里來做客,說不定還真是打著這個主意呢。我們家素來聖眷不錯,若能在皇上面前為蜀王幼子說好話,他便又多了幾分把握。只可惜,我祖母不是那樣的人。她早就告訴過全家人的,無論將來東宮的主人是誰,我們只看著太子殿下便是,旁人都與我們不相干。”

    當然了,許氏發話是一回事,家中眾人未必不會生出自己的小心思來,畢竟太子身體不好是事實。尤其是祖父秦松,因著奪嫡受過流放之苦,又因著父親弟妹的從龍之功而重獲富貴,他也盼著這樣的富貴能長長久久地享用下去呢。

    秦含真有些不以為然地說︰“咱們秦家一門雙侯,富貴已極,接下來還是低調點的好。現如今又不是在奪嫡,咱們跟誰都沒沖突,手上又沒有實權,誰上位不是捧著咱們呢?只要子孫後代爭氣,就算不做國舅爺了,一樣能家業興旺。現在皇上什麼話都沒說,太子還平安無事,幾個宗室子弟明爭暗斗,根本看不清局勢,我們何必淌這渾水?要是押錯了寶,說不定還要倒霉呢。”

    秦簡詫異地看著她︰“真想不到,三妹妹是這等通透的人。你看得明白,確實是這個道理。”說完了,自己也沉思起來。

    秦含真其實就是隨口一提。她沒經過什麼朝廷斗爭,奪嫡之戰,但電視電影小說看了無數,各種套路都熟悉得很。靠她這點見識,飛黃騰達是不可能的,但避過一些災禍,保住自家的清靜日子,應該不算太難。其實這就是一句話的事無欲則剛。

    趙陌與秦簡都在沉思不語。不一會兒,丫頭們把飯擺上來了,就在小亭子里用餐。席間只有秦含真與秦錦華嘰嘰喳喳地討論著今日的菜色好壞,趙陌與秦簡都比平日沉默許多。吃完飯,他們喝了兩口茶,就告辭而去了,卻相約到趙陌所住的燕歸來去說話。

    秦含真與秦錦華送走了兄長與表兄,後者還向秦含真抱怨︰“我叫哥哥留下來陪我再玩一會兒,他說要回去歇午覺,免得走了困,轉身就跟趙家表哥相約去聊天。他是在哄我的不成?”

    秦含真啞然失笑,安慰了她幾句,便各自回屋休息去了。

    蜀王一家在承恩侯府里足足待了大半天,直到太陽西斜,方才告辭離開。這時候都快到晚飯時間了。秦含真本以為要在自個兒屋子里獨自吃晚飯的,得了信驚喜不已,連忙收拾一下,起身往清風館來。

    秦含真到時,牛氏正跟丈夫秦柏抱怨︰“在松風堂里坐了半日,腿腳都僵了。我還好,沒說什麼話,就是听別人聊天,除了無聊些,倒也沒別的。難為大嫂子和兩個佷媳婦,竟能陪著那蜀王妃說了半日的話,尤其是二佷媳婦,就沒有停下來的時候。方才把客人送走回來,我听到她嗓子都快啞了。大嫂子特地交代丫頭,給二佷媳婦送潤喉的湯藥去,讓她今晚和明日少開口,好好養養嗓子呢。可憐見的,那個蜀王妃也沒點兒眼色,怎麼就不知道體恤別人呢?”

    秦柏微笑地听著,低頭喝了口茶。他今日也累得不輕,雖說有秦伯復在,大佷子積極地與蜀王攀談,讓他稍為輕松了些。可蜀王總是要與他交談,他也沒辦法怠慢了貴客,只好一直堅持了。所以,別說二佷媳婦姚氏的嗓子沙啞,他的嗓子,也難受得緊呢!(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秦樓春》,方便以後閱讀秦樓春第一百七十一章 看法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秦樓春第一百七十一章 看法並對秦樓春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