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大公主的賞花宴

類別︰女生頻道 作者︰秦簡 書名︰重生之高門嫡女

    歐陽可在梨香院里哀嚎了整整一夜.錢大夫看過後說二小姐的傷。原本無礙.偏偏浸濕冰水.以後難免留下後患.听的林氏幾乎肝膽俱裂.卻又無可奈何,強自忍耐。

    轉眼冬去春來.歐陽可身上的傷。幾乎好了泰半.唯獨留下了左腿一點,踱.無論如何都無法痊愈.林氏幾乎偷偷請遍了京都名醫.但每一個人看到歐陽可的左腿都說治不好,林氏大受打擊之余,心中越發對歐陽暖恨到了骨子里。

    歐陽可就此踱足的消息傳到壽安堂.換得李氏一聲輕輕的嘆息︰“可惜了這個孩子。”

    歐陽可畢竟是歐陽家嫡女.容貌也不俗.若是能安分守己、平安長大.嫁個官宦人家總是不成問題的.到時候也是歐陽家的一個助力.偏偏如今弄得踱足,今後議親.只怕是大大的不利。誰會甘心情願娶一個踱子呢?

    嫁不出去.給家門添恥.這才是李氏最擔心的,至于歐陽可的幸福.半點也不在她的考慮範圍之內.涼薄至此.歐陽暖早已在預料之中.只是卻也感嘆.當年自己額頭受傷.祖母同樣是不聞不問.不過可惜自己將來不能在權貴圈子里為歐陽家增光添彩.並不曾為自己的人生考慮半分.這樣的祖母.實在是令人心寒。歐陽可今日落到這種下場,全是她自己一手造成.若是她不對甦玉樓抱有期盼,安心在梨香院里養傷.或者她沒有起壞心眼想要將自己推落池中,也不至于落到如斯境地,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

    歐陽暖問道︰“張媽媽.以後妹妹行走可有障礙?”

    張媽媽臉上的表情有些惋惜.道︰“听說行走無礙.只是.再不能跳舞了.亦不能跑,而且雖然可以正常行走.踱足卻是能看出來的。”

    李氏搖了搖頭.道︰“我早說過,可兒早晚要被那個天煞孤星給克了,那女人還固執己見.當真是不知所謂。”

    歐陽暖看了李氏一眼.她手中的佛珠子捏的死緊.眼中隱約有厭惡的光芒閃現。

    就在這時候.玉梅捧了一張燙金帖子進來.臉上的笑容足以驅散一室的晦氣︰“老太太.大公主派人送來一張帖子.說京郊別院里的花開得正好.要請咱們府上的夫人小姐們過府賞花。”

    “當真?”李氏一下子從椅子上站起來.老臉上的褶子都驚平了.見眾人都驚愣地望著自己.才意識到自己高興的失態了。不過也難怪.

    長公主每年總會辦一兩次詩會或是賞花會,此等盛會.到場的不止有公卿夫人,高門貴女.狀元探花等.更可能有不少皇孫公子出席。因此一帖難求.多少人擠破頭想求得一張帖子。歐陽家雖然也算是高門,可向來與大公主並無來往,往年是得不到這種帖子的,然而今年大公主居然親自派人送來.怎麼不讓李氏高興.因為她明白,這張帖子意味著歐陽家就此進入了頂級的貴族社交圈子。

    李氏精明的很,大公主往年可是從未給自家發過帖子,她與對方也不過是在寧國庵匆匆見了一面.過程絕對算不上愉快.人家發了帖子.自然不是給自己這個老太婆的...“.她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在歐陽暖身上,笑的越發親切︰“暖兒.此去可要好好打扮一番。”說完.又轉頭對張媽媽道︰“你去把錦繡閣的師傅請來,替大小姐好好訂制幾套春裳。”

    “祖母.過完年之後已經做了四套春裳.暖兒從中挑選一套就是了。”歐陽暖連忙推辭。

    “你真是個傻孩子,大公主的賞花宴怎可以馬虎,你出去代表的可是我們歐陽家的臉面!可不能叫那些人笑話了!張媽媽,捧我的首飾匣子來!”

    “是。”張媽媽笑吟吟地去了,過了不多會兒就捧了一個檀木鏤空雕花匣子來,笑著道︰“大小姐看看.這個匣子里可有合心意的。”

    匣子一打開.就見到各種慧釵、珠翠、金勝、步搖、挑心、掩鬢等等.安靜的躺在匣子中.名貴的美玉,璀璨的寶石,金碧輝煌,照得人眼花繚亂。一時間,大家的眼楮都閃亮了起來.屋子里的丫鬟們都睜大了眼楮看著。  歐陽暖看了一眼.便知道這些東西的材質做工.都是頂好的,絕對價格不菲,最重要的是,式樣都是時下在貴族小姐們之中流行的.李氏一個老太太,在穿著打扮上早已沒有以往那麼費心思,怎麼會有這些東西,除非是她早有準備...”歐陽暖微微笑道︰“多謝祖母.那暖兒就挑一樣。”

    歐陽暖走過去.挑了一只鏤空雕花古木掐銀絲的長管.李氏瞧著太素淨.搖了搖頭道︰“這個不好。”她站起身來,走到匣子里翻了半天,挑出一只花瓣狀的五彩碎玉金步搖來.華美而輕靈.她親自替歐陽暖戴在鬢間.笑道︰“這個正配我們暖兒,不必挑了.全帶回去吧。”

    歐陽暖心中早已預料到了.臉上卻露出吃驚的神情道︰“祖母厚愛.暖兒心領了.只是這些東西實在貴重.暖兒不敢領受。”

    李氏手里摸索著一只碧皇蝴蝶花鈾,帶著笑容道︰“原本就都是為你準備的.收下吧.跟祖母還客氣什麼呢?”

    歐陽暖又推辭再三,見李氏實在堅持.這才輕聲地道︰“多謝祖母。”說完了.她又猶豫地望著李氏道︰“祖母,妹妹這一次可與我同去?”

    李氏皺起眉頭道︰“她去做什麼?大公主可沒有請她一起去.況且如今她一瘸一瘸的.是要去丟臉嗎?你可知道到時候會有多少人參加.若是讓大家都知道歐陽家有這麼一個瘸腿女兒.將來連你的婚事都會受到影響,暖兒.你可不要犯傻!”

    “只是…妹妹到底年少.從前這樣熱鬧的場合從來都不會缺席的.若是這次不告訴她.豈不是又要鬧了……””歐陽暖臉上露出猶豫和不忍的神色。

    李氏搖搖頭.道︰“不管如何.我是不會讓她去的.平白丟人現眼不說.還會為我家招來不少閑話,若是人家問起好端端的腿怎麼就受傷了.難不成告訴他們是天煞孤星克的嗎?好賴歐陽家還要臉的.你不用擔心了.你娘和可兒那里我會去關照的,那一天你帶著爵兒去就行了。”

    回到听暖閣不過半個時辰.錦繡閣的高繡娘便到了,請歐陽暖選好了式樣和顏色,允諾一定在賞花宴之前做好送到,歐陽暖賞了一個梅花形金徒子,高繡娘喜笑顏開地道︰“多謝大小姐體恤.您放心,我會給您日夜趕工.一定不會誤了時辰。這次公主的賞花宴.大小姐一定能夠艷壓群芳!”

    歐陽暖微笑道︰“那便多謝高師博了。”

    旁邊的紅玉笑道︰“高師博.想必最近錦繡閣生意十分紅火吧。”

    高繡娘臉上的笑容十分真誠︰“是啊.各位千金都在趕制新衣裳,听說這次不單是賞花宴,有不少皇孫公子也要到場,熱鬧得很.是京都之中難得的盛會!”說完.她神秘地對著歐陽暖笑道.“大小姐.听說明郡王也要出席呢.各家小姐都興奮得很.要爭相目睹他的風采!”

    歐陽暖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幾日前明郡王歸京的情形.爵兒早已兩眼放光地對自己形容了無數次。

    此次平叛,明郡王命人率千名鐵騎.奇襲南疆蠻王的軍營.燒盡糧草輥重.南蠻王向外逃竄,明郡王親率三千鐵騎迎面痛擊.南蠻十萬軍隊潰退千里,他陣前斬殺南蠻大將三十人.包括蠻王世子也命喪他的手下.令叛軍元氣大傷.明郡王威名遠震南疆。

    不過十日,又出危情。靈州刺史周寧屯兵自重.勾結南蠻逃竄部署.自立為王。明郡王奉旨征討,一面將敵軍前錦阻隔在凝山關.一面繞道瓊州,強行在崇山峻嶺中開出棧道.出其不意直襲叛軍心腹,沿途遭遇逃竄的南蠻叛軍.南蠻王用詐降之計屠殺大歷將領十一人.明郡王一怒之下一律斬殺.將南蠻滅族,乘勢大破靈州.將周寧以及偕同叛亂的官員上百人梟首示眾,歷時三月,明郡王夷平南疆叛亂,以赫赫功勛揚名天下。大軍凱旋回朝,朝野振奮,皇上原本決意親自出城迎候.卻因年事已高,只得命皇太孫率領百官出迎.代天子稿賞三軍。

    大軍回朝的盛況,歐陽暖無緣得見,她只知道歐陽爵對這位明郡王的幢憬和崇敬已經到了無法言說的高度,同時她也很請楚,明郡王得意.自然就有人失意.譬如那位陰郁的秦王世子……

    高繡娘出去的時候.歐陽爵正好走進來.晶亮的眼楮閃閃發光︰“姐姐,公主的賞花宴,祖母說我也能去.是真的嗎?”

    歐陽暖的手指在白玉管上輕輕拂過.故作漫不經心道︰“你不是一向不喜歡這種熱鬧的場合嗎.姐姐體諒你.跟祖母說你就不必去了。”

    “啊!”歐陽爵臉上明顯露出沮喪的神情.連眼楮都黯淡下去.可是瞅瞅歐陽暖.卻又不敢開口請求,歐陽暖看他一眼,笑道︰“這麼容易就放棄?你不想見見你心中傾慕的大英雄?”

    “姐.你騙我!你會帶我去的是不是!”歐陽爵一蹦三尺高.眼楮里充滿了喜悅。歐陽暖輕聲嘆息道︰“看來你還當真很喜歡那位郡王了。”

    “這是自然的”,歐陽爵挺起胸膛.用力點頭,像是要讓歐陽暖也感受到他滿腔的傾慕。

    歐陽暖微笑道︰“他身邊的親信謀士那麼多.只要人不是太蠢.都不至于大敗而歸.你何必如此在意?”

    “姐姐.明郡王此次出征.首日到達南疆便攻佔三城.燒了敵軍糧草之後,只用三千人先後擊潰了二萬.五萬.七萬,八萬.最終是十萬南蠻士兵……此次南征.他連平十二城,歷經大小十七戰,所向無前,絕非是靠什麼謀士將領替他沖鋒陷陣的!”

    歐陽暖笑道︰“這些話我听你說了有,恩,一、二、三……七遍了吧,听到我的耳朵都要長繭子了。也許這位明郡王生的三頭六臂也不一定.你見了他可能要害怕!到時候不要找姐姐哭鼻子。”

    “姐姐!我才不會!”歐陽爵鄭重其事.”我將來一定要向明郡王一樣領兵出征!”

    歐陽暖點點頭.道︰“那也是將來的事.你要先把書讀好。”

    歐陽爵看著桌子上琳瑯滿目的殊寶.不由自主有些失望,他看著歐陽暖道︰“姐姐.你不知道學院里的那些豪族公子.只是來混日子.他們整天只知道享受亭台樓閣、車馬游船、珍異珠寶、錦衣玉食.根本都不是來讀書的.跟他們在一起.什麼也學不到。”

    歐陽暖手里拿起一個水晶瓖翠玉的華盛把玩.眼中似有光華無限,口中卻淡淡道︰“爵兒.爹爹送你去讀書.一方面是要你謀個好前程.另一方面是要你去結交貴人。你看著別人都是在走馬斗狗,游樂快活.可是你哪里知道他們背後都在打些什麼主意?你身邊的這些貴族少年.出身權貴,背後關系盤根錯節.沒一個是省油的燈。你在學院里讀書.他們越是表現的荒誕不羈.你更要勤勉.學得本領.留心別人做的一切.留心天下事,常言道.世事動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你要學習一切.留心一切……”

    歐陽爵听到這樣的話.心中其實有些抵觸.他很厭惡那些貴族公子身上的驕奢習氣.更厭惡他們互相攀附勾結的丑惡嘴臉.只是……他知道姐姐說的沒有錯,這些日子以來,他親眼見到姐姐搜集大公主的詩詞文章,刻苦模仿大公主的字休。姐姐本來就有過目不忘的本領,大公主所有的文章詩詞無不熟透于心.終日細細摩習.她摩習的是大公主喜歡什麼,討厭什麼,她要進入大公主的內心世界.借以博得公主的青睞。

    “姐姐.你這樣真是太累了。學院里那些教習們雖才高八斗,讀書萬卷.卻也心胸狹窄.互相看不起。有時看別人家背黑鍋.既使不是幸災樂禍.也是明哲保身.很少仗義執言.見到有權勢的人.即使不是阿諛奉承,吹拍逢迎,也總想套近乎……難道姐姐你一個女子,也要這樣勉強自己嗎?”歐陽爵眼楮里有微微的銀光閃過。

    方嬤嬤看著大少爺.心中不免有些感嘆.大小姐如今越發厲害.可是這大少爺……脾氣性子卻都很像過世的夫人.正直是正直,無奈過分清高自持,終究不是好事。

    “勉強?”歐陽暖臉上竟然露出一絲淡笑.道︰“什麼是勉強?田野中有人終日勞作、汗流浹背只求一家溫飽而不得,我們錦衣玉食,得享富貴,不過付出一點又算得了什麼?這就叫累嗎?在這個世上,天下是皇家之天下.官府是皇家之官府.只要討得聖上之歡心就行了。他是真命天子.天下的人沒有一個敢違抗他。他說的話叫聖諭.他說的話就是金。玉言。他說你無罪就無罪.即使你罪大惡極。他說你有罪你就有罪.即使你全然無辜。既然榮辱系于君王一身,那所有人都會想法接近他、討好他.但討好談何容易。你以為這些皇族會無緣無故的喜歡你嗎?爵兒.你要記住,為了保住大局.施展抱負.便是要你去學一條狗,你也要照辦。”重生之高門嫡女

    歐陽爵被這一番說辭震得有些驚呆,他想不到深閨之中的姐姐竟然有這樣的見識.但是她所言.與他所學的那些聖人之道完全背道而馳……

    歐陽暖淡淡道︰“你說你的同學都是驕橫的貴族子弟,那麼你就學著在他們身上試驗自己的涵養和耐力.鍛煉自己如何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你的教習們都是表面清高背後攀附權貴的小人.你就要在他們面前試驗自己的洞察力與陷媚討好的能力手段。我要你從他們的每一個行動每一種表情里面學到他們的心思!如果有一天你能做到讓每一個人都喜歡你,贊賞你,我便讓你從軍。”

    “姐姐.從軍只需要毅力和實力”,歐陽爵睜大眼楮.黑亮的瞳孔里映出歐陽暖明媚的容顏。

    “實力?他明郡王若只是個寒族子弟.憑什麼執掌帥印,憑什麼號令比他資歷更高的將領?只怕他連發揮自己才干的機會都不會有!你和明郡王比起來又是什麼呢?你沒有強有力的燕王做後盾.也沒有皇長孫為你在朝堂上彈壓政敵,你就算上了戰場也只能從小將坐起,打仗你得沖在前面,還沒摸到功勞的邊就不知道身上會多幾道傷。.這就是你所謂的建功立業?”歐陽暖淡淡地說道,漆黑的眼楮一瞬不瞬地望著歐陽爵。

    “我……”歐陽爵語塞.他突然意識到.姐姐所說的話.是她一直都想說.卻從未說出口的。

    “前朝有一位軍神.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最後卻是死在自己人的手里,你可知道他是怎麼死的?”

    “姐姐說的是陳雲之?”歐陽爵皺起眉頭.道.”他迎敵出戰.百戰百勝.卻招惹自己人的妒忌.一次被敵軍追擊的時候.守城將領拒開城門.他不得已只能力戰而亡……”

    “所以.便是你本事滴天.也需要通達人情世故.若是他一早打點好一切.謀算好人心.還會落得如此下場嗎?作為一個將才,不僅要有領兵打仗的能力,對上對下都要有非凡的領悟力和操控能力,否則不但不能為國爭光.只會連累自己身死.害家人白白傷心.姐姐逼你通曉人情,是不想將來為你做傷心人.你明白了嗎?”

    歐陽爵也看著自己的姐姐,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他在思考姐姐話中的意思,也在想自己真的上了戰場到底能做些什麼?建功立業.若是沒有足夠強大能力和背景,自己連一展才華的機會也沒有。他一直不屑攀附權貴之流,然而姐姐卻是在告訴他.只要能夠達到目的,攀附權貴只是一種手段,只要能夠得到一展所長的機會,向別人低頭又算得了什麼!這不是他所想的忍耐.而是寸土必爭、步步為營!姐姐的語氣雖然嚴厲.卻沒有一個字不是真心為了自己著想。他想通了關鍵之處.猛地抬起頭.認真望著歐陽暖道︰“姐姐,總有一天我會達到你的要求。”

    歐陽暖淡淡微笑︰“我等著那一天。”

    歐陽爵離開後.歐陽暖站起身,走到精雕細刻著雲朵仙鶴的橢圓窗前.那窗上蒙著綠瑩瑩的亮紗,令已經走到院子里的歐陽爵背影也多了一絲明朗的氣息……看著弟弟的腳步變得越發輕快.歐陽暖臉上露出微笑.眼底卻不知為什麼有一絲悲傷。

    “大小姐”方嬤嬤擔憂地望著她。

    歐陽暖回頭.漆黑的眼楮里閃過一絲留念.輕聲道︰“嬤嬤.你說.爵兒是不是很像娘?外祖母說過,娘也是這樣寧折不彎的性子。”

    所以夫人才去的這樣早,木秀于林風必摧之,這世上,從來都容不下過分干淨的人..””小姐讓大少爺去迎合這個世道.是希望他更通達人情世故,立身于世。

    “大小姐.您並沒有錯.您所說的一切都是為了大少爺好。”方嬤嬤這樣嘆息道。

    歐陽暖看著自己的一雙手.輕聲道︰“染滿鮮血.步步為營.這樣的生活真的適合爵兒嗎?”

    十日後。

    如雨過天楮般清澈的天水碧.對襟.平袖.收腰,月季花蝶紋織金絛邊,胸前釘一顆白玉扣,十分明麗也不過分素淨.歐陽暖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微微笑了笑.鏡子里的美人便也露出微笑.令人神為之醉.魂為之奪.紅玉、贊嘆道︰“小姐.人都說蓉郡主美貌無雙,依奴婢看.那是因為您深居簡出,從未出席熱鬧的場合!他們見識淺薄罷了,”

    歐陽暖笑著搖搖頭.道︰“蓉郡主能得到太後青睞.絕非一般尋常女子,不得妄加議論。”

    “是。”紅玉推了旁邊還在瞪大眼楮傻傻盯著歐陽暖的菖蒲一把.“還看什麼呢,馬上就要去公主府了,你可千萬機靈點,別闖禍!”

    菖蒲望望歐陽暖,又望望紅玉.吐了吐舌頭道︰“奴婢才不會呢!奴婢一定好好保護大小姐!”

    方嬤嬤看著牙齒伶俐的紅玉和憨傻忠誠的菖蒲,臉上露出擔憂的表情.歐陽暖輕聲道︰“嬤嬤還在擔心什麼?”

    方毋嫉嘆了口氣.道︰“小姐.還是讓奴婢跟著您去吧.不然奴婢真的不放心口”

    “嬤嬤的腿寒癥還沒全好,這時候跟著出去不是白白受罪嗎?您听我的話.不要出去了.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方嬤嬤不由自主摸了摸自己的眼角.小心翼翼擦掉了眼淚,道︰“一眨眼功夫,小姐已經到了可以參加大公主賞花宴的年紀了.天上的夫人要是知道.一定會高興的耐

    紅玉听到.臉上露出嘲諷的表情道︰“只怕還有一位夫人要氣破了肚腸呢!”

    歐陽暖搖頭道︰“好了,不要再提不相干的人.咱們走吧。”

    歐陽爵早已經在院子里等候.他繼承了林婉清的清麗,更添了歐陽治的翩翩風度.容貌自然是好的,身上竟沒有孩童的浮躁之氣.反而是溫和平靜的,比起平日里的他又多了一份穩重,因尚年幼,這種氣質尚籽合著人見人愛的靈氣,讓人望之眼楮便無法移開。

    他上來拉住歐陽暖的手,眼楮里隱隱有光彩流動︰“姐姐。”

    歐陽暖點點頭,拉著他的手去壽安堂拜別了祖母,隨後走出歐陽府,上了馬車。

    福瑞院

    歐陽可砸了白玉瓶里的梅花.氣的滿臉通紅︰“娘,他們太過分了,大公主的帖子我連看都沒看一眼!“

    林氏冷笑一聲.道︰“可兒.你祖母現在將咱們母女當成仇人,這麼好的機會怎麼會讓我們出現?莫說是你,連我她都沒有知會一聲,是打定了主意只讓歐陽暖姐弟兩人前往。”

    “可是——以前有這樣的事情,祖母從來不會這樣的!”歐陽可跌坐在椅子上,滿面沮喪頹唐之色。

    林氏走過去,撫了撫她的鬢角.微笑道︰“不去想這些煩心事,來,看看娘為你定做的鞋子。”

    王媽媽捧著一雙綴著碩大夜明殊的繡鞋走上來,歐陽可愣愣望了一眼.林氏親自蹲下了身子替她換上.道︰“你走來試試看。”

    歐陽可一听到走這個字.立刻就露出厭惡憎恨的表情.只是她不得不忍耐著站起來.走了幾步.驚訝地回頭望向林氏。林氏臉上露出柔美的笑容.道︰“這雙鞋子看起來和普通繡鞋無異.里面卻大有乾坤.你穿上了這雙鞋,走路一點都不會有問題的。”

    這雙繡鞋一雙高一雙低,角度和高度都正好.貼合二小姐的腳.走起路來十分平穩,彌補了二小姐左腳踱了的不足,旁人粗粗望去,也看不出什麼異樣,林氏為了這雙鞋.不知道費了多少力氣才做好。

    歐陽可自從腿腳不靈便之後,就再也沒出過門,她十分憎惡別人看自己的那種幸災樂禍的眼神,如今得了這雙鞋,她反復走來走去,臉上忽而露出喜悅忽而又是興奮.最後卻變成了惱怒.她一把甩了鞋子.道︰“難道要我一輩子穿著這個粉飾太平嗎!娘.你說過為我報仇的!歐陽暖害的我變成了這個樣子,你要讓她在賞花宴上大放異彩嗎!”

    林氏微微一笑.不慌不忙地將鞋子重新拾起來,遞給歐陽可道︰“傻丫頭,快穿起來吧,娘早就打算好了,哪里還要你擔心,”

    “娘,你這是——”歐陽可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王媽媽臉上露出笑容道︰“我的好小姐.夫人早就安排好了,您只管放心養傷,且容她再得意一回,等著瞧她最後的下場吧!”

    大公主此次設宴.並不在京都的大公主府.而是距離京都很遠的別院.歐陽府的馬豐一路行來.歐陽暖和歐陽爵在豐中下了一路的棋.倒也沒有覺得路程遙遠。

    到了別院門口.歐陽爵率先下了車.立刻回頭攙扶歐陽暖.歐陽暖的一只腳剛剛落地,便听到一聲嗤笑︰“怎麼歐陽侍郎家也得到請帖了麼?”

    歐陽暖抬頭望去.一個身形頎長的人走了過來。他身穿淡紫常服.微笑時神光離合.雙目有如古潭靜水.瑩潤澄澈.正笑吟吟的看著歐陽暖.此刻的他身穿華服.光彩照人.卻比他一身騎射戎裝之時更加令人不敢直視。

    “見過世子。”歐陽暖下了馬車.盈盈施了一禮.歐陽爵也跟著低下頭.恭敬行禮.小臉上一臉嚴肅.半點看不出是什麼心思。

    “世子殿下。”歐陽暖的臉上浮現出笑容.“真是巧呀?”

    “哪里.我是听說歐陽小姐也要來.特來向小姐表示歉意的。”肖天燁笑的溫柔。

    歐陽暖不禁柳眉輕挑︰“秦王世子從沒有錯.又何來歉意可言?”

    “即便我從不認錯.也要被你逼得不得不低頭.這樣的本事.足夠讓天燁佩服的了。”他這一番話說的別有深意.似乎是真的在向歐陽暖示好.似乎又有暗諷之意.可待要駁他.又找不到可駁的地方。

    “姐姐,我們早點進去吧。”歐陽爵站在旁邊.小臉繃得緊緊的。

    “這位是“.“”肖天燁凝目看了他兩眼.一副不認識的模樣,只待侍衛湊過來小聲說了兩句什麼.才露出一副恍然的表情.“啊.原來是歐陽公子。請恕我眼拙.上次在獵場雖然也是見過的.但你還真是沒給我留下什麼深刻印象,外人一向只知有歐陽家有個了不起的大小姐.不知道有什麼歐陽大少爺的。遇到危險都讓姐姐扛了.歐陽公子真是有福.平時愛做什麼?繡花彈琴嗎?”

    既便是有些城府的人,也受不住他這刻意一激,然而歐陽爵黑玉一般的眼楮只是閃了閃,就又低下了頭,拉住歐陽暖的手就要往里走.竟似沒有听見一般。

    肖天燁一挑眉,兩步擋在兩人身前,不讓他們走過去。

    “世子爺真是閑了,”歐陽暖看著他.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道.“明郡王馳騁沙場為國立功.可惜在沙場之上從未見過世子的蹤影,可見同樣是不喜歡露臉的.不知平日里有何消遣?是不是和我們爵兒一樣喜歡繡花彈琴?”

    肖天樺目光一冷︰“我本就是游手好閑的人.不打仗也沒什麼,況且我也沒有一個如此能干的姐姐.處處護著我.”...”

    歐陽暖只覺得歐陽爵的手心漸漸發涼.卻握的更緊了.臉上笑容滿面,親切道︰“世子說的哪里話,您是天潢貴冑.素來高高在上.何必和我們這樣的普通人過不去,豈不是自貶身份?”

    “普通人,”肖天燁一雙眸子深不見底.笑道.“你也叫普通人?……算上牙尖嘴利,你可以說打遍天下無敵手了吧。也不知道旁人如果知道這樣美麗端莊的歐陽家大小姐其實是個什麼都干得出來的潑辣女子.臉上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歐陽爵猛地抬起頭.一雙眼楮燃燒著熊熊怒火.他咬住嘴唇要說什麼,卻終究什麼也沒有說.他深深知道,不可以給歐陽暖惹麻煩.忍住!忍不住也要忍!

    歐陽暖皺了皺眉,肖天燁擺明是挑弄爵兒生氣.甚至想要逼得他當眾失態惹人嘲笑.自己若是攔著,等于是長他的威風.滅了爵兒的銳氣;若是護著.只怕那人更要說爵兒受姐姐翼估毫無出息;若是靜觀其變.只怕弟弟。舌上遠非那人的對手.”.”然而.自己真的插手……”一個高門千金在大公主別院前與秦王世子作。舌之爭,才是大大的不明智。

    正在她眉睫微動,心中猶疑之際.歐陽爵踏前一步.低聲道︰“世子殿下.我曾經得罪過你.萬分對不住.從今往後爵兒再也不會像上次那樣無禮.凡是您到的地方爵兒會退避三舍!絕不會再有冒犯!我姐姐只是女子.足不出戶.與世無爭,請您高抬貴手.不要再為難我姐姐,”

    見他能這麼快就按捺住自己的情緒.不再被肖天燁一激就蹦起來.歐陽暖的唇角已輕輕上挑,連肖天燁都吃驚地望著歐陽爵。

    站在肖天燁身後不遠處的何周靜靜打量著眼前這個少年.只覺得他身上竟一絲一毫的魯莽之氣都沒了.世子爺這樣激將.他都沒有上當,小小年紀居然還能說出這樣冷靜的話來.便是成年人也未必能做到如此審時度勢.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他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到歐陽暖的身上,卻見到她依舊是一副沉靜的面孔,不由得暗自感嘆.歐陽家到底什麼樣的風水,竟出了這樣一對出色的姐弟!

    肖天樺卻沒有望向歐陽爵,反而牢牢盯著歐陽暖,見她臉色平靜,半點也沒有發怒的意思.他持別不高興,覺得十分堵心,臉上的笑容也淡了下來.道︰“看來歐陽小姐這是要從此將我當做陌路人了?”

    他還擋在路中間,半點也沒有要讓路的意思,歐陽暖嘆了一口氣,正要說話.卻听有人揚聲通報道——明郡王到!

    原本馬車絡繹不絕.人群熙熙攘攘的別院門口靜得沒有一點聲音。

    面容俊朗的黑衣侍衛們策馬相隨,一個個面無表情.腰間懸掛著長刻,在耀眼的陽光下竟也閃著森森寒光。

    一個年輕男子下了馬,他披著杏黃色鳳雀古紋斗篷.一雙又細又長的鳳眼.高貴而華麗,漆黑的眼瞳里深不可測.高貴得仿佛不應出現在這個塵世中。風輕吹起他的發絲,他就這麼立在那里.向歐陽暖他們所在的方向投來一瞥。

    歐陽爵愣了愣.突然意識到眼前這個人就是自己憧憬的對象.他從小走到哪里都被人夸贊容貌出色.此時方知道,跟這個男子比起來.自己什麼都不是。

    歐陽暖听見不遠處有人從馬車下跌落的聲音.有人在喃喃道︰明郡王...

    身後的侍衛們也紛紛跟著下馬.明郡王向肖天燁他們所在的方向走過來。

    肖天樺不由自主握緊了雙拳,心里只恨不得在明郡王那張俊的不可思議的臉上揍一拳才好。

    他的臉色很不好看,明郡王越走越近,眼看就到了肖天燁的跟前。

    然而.他卻行雲流水的從這位尊貴的世子殿下肩旁擦過,刺繡著鳳雀古紋的斗篷翩然揚起.帶起一陣微風。

    明郡王對蓄勢待發的秦王世手完全無視……

    看到這個場景.不知為什麼,歐陽暖突然很想笑。因為想笑,她就真的笑了笑。

    歐陽暖這一笑,如清月撥開雲霧.滿空生輝.明艷亮麗地連天地都為之陶醉。即便是歐陽爵和紅玉他們平日看多了她的笑靨,已不再如開始般驚艷,但仍是被她瞬間綻放的飛揚神采所盅惑!便是肖天燁,也完全忘記了剛才的不愉快.沉浸在她這個突如其來的笑容里。

    已經走過去的明郡王卻似乎想起了什麼.突然停住了腳步,回過身來。他看著歐陽暖,似乎在回憶,身旁的侍衛輕聲問道︰“郡王,怎麼了?”

    明郡王搖了搖頭.轉身大步離去。

    肖天燁看著歐陽暖,意識到她在章災樂禍,臉上的表情立刻變得很不愉快.歐陽暖輕聲笑道︰“宴會很快就要開始了.世子爺.我們失陪了。”

    進了府門,自然有人一路引他們去了宴席之上。

    一路走過,花園內古木參天,怪石林立,環山餃水.亭台樓榭.廊回路轉,景致更是千變萬化.別有一番洞天。此時時辰尚早.早晨的霧氣還未完全散開.鮮紅的桃花,粉白的杏花.各色月季,原本籠罩在霧氣之中.一時太陽升起.光芒驅散了霎氣.各種花蕊更加嬌艷爛漫.一陣微風吹過,花兒繽紛的落下.隨著清涼的露珠,飄蕩在歐陽暖的肩頭,她微微一笑,輕輕拂過.卻不知自己也成了畫中一景,引人驚嘆不已……

    題外話

    有童鞋說宮斗牽扯太深.我已經說過了.此文基本沒有宮斗——此文是宅斗啊宅斗啊,不過就算女主成親了.也不能有小三,嗯,握拳,討厭小三小四小五!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之高門嫡女》,方便以後閱讀重生之高門嫡女063 大公主的賞花宴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之高門嫡女063 大公主的賞花宴並對重生之高門嫡女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