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 秦王世子不好惹

類別︰女生頻道 作者︰秦簡 書名︰重生之高門嫡女

    歐陽暖一把抓住紅玉的手,目露焦急︰“怎麼回事!”

    “大少爺……大少爺的小廝剛才來報信.說大少爺無意之中闖進了獵場

    ,放跑了奏王世子的獵物,惹得世子爺大怒,當場就綁起來了!”

    歐陽暖神色為之一變,一旁的方嬤嬤听了.頓時眼淚都要掉出來了︰“大小姐,這可怎麼辦呀!”

    歐陽暖的雙拳死死攥在一起,大腦一刻不停地轉動著.她沉聲道︰“紅玉,你進去將此事稟報給祖母,就說我已經先行趕過去了,讓她再想辦法。  “大小姐,京中早有傳言.泰王世子向來暴戾無情.您孤身一人可千萬去不得.不如去求大公主!”紅玉急切地道。

    歐陽暖望了一眼殿內.大公主正閉目听惠安師太講經.倒是陶姑姑向這里看過來,歐陽暖目光一凝,迅速回過頭,抓住方嬤嬤的手,低聲道︰“方嬤嬤,你去替我向大公主身邊的陶姑姑告罪.就說家中有急事,我已先行返回!”

    不可以去求大公主!大公主與歐陽家不過萍水相逢.伸出援手的可能性不大.再者她行事強硬.與秦王一系向來不睦,若是讓她為了自己的弟弟強出頭.從此之後歐陽家就得與奏王結下仇怨了!最重要的是.現在爵兒的詳細情形還不知道,若是貿然請大公主出手,萬一徹底惹怒了泰王世子.爵兒的性命可就……而且此行危險.紅玉和方瑭嫉都不可隨行,只有自己親自前往,歐陽暖不再想下去,飛快地向外走去。

    “快!去圍場!”歐陽暖迅速上了馬車.閨閣千金的儀態一絲不亂,心中的焦急卻無法掩飾,讓歐陽家的豐夫嚇了一大跳.只是他從未見過大小姐如此疾言厲色的說話,下意識地猛地一抽鞭子,馬車飛快向前跑去。重生之高門嫡女

    奏王世子射圍的地方在寧國庵的西北方.面積非常遼闊,約摸有方圓一二十里.里面有一半是森林,林中的村木多半是很高大的喬木.村蔭極其濃密.村林中有各色野獸.皇孫公子們厭倦了京都里的宴樂.便會到這里來散散心.這一點歐陽暖是知道的,然而今天卻是明郡王出征的大日子,她以為所有的皇室子弟都該在朝,卻沒想到秦王世子竟挑在這樣敏感的時機出京,  一路上馬車跑得飛快.一直進入廣大的射圃,攔查的兵士還沒來得及詢問.車夫便飛快地甩了一鞭子沖了過去.只余下察寥黃土飛揚。

    當泰王世子那張漂亮的彩滌鐵胎寶弓指向歐陽爵的時候,突然有一輛馬豐沖了進來,一個少女從馬豐里跌跌撞撞地跳下來.在所有人眨眨眼的瞬間,少女已經擋在了歐陽爵的身前。

    一旁的軍士大聲呵斥︰“什麼人!?”

    這喝聲驚天動地.含著無邊惱怒,

    歐陽暖抬起頭.因為跑得太急.發髻不知何時摔斷在地.她卻絲毫顧及不到名門閨秀的儀態.任由狂風吹著她的青絲四散飄揚.拂著她的衣衫獵獵作響。隔著百步的距離.她的眼楮.水盈盈地對上了人群最顯貴的位置——秦王世子肖天燁郁怒的雙眸。

    四目相對!

    在這個時刻,歐陽暖知道自己不能露出絲毫的怯懦之態,她燦然一笑。這一笑.很美麗.然而這種美麗竟掩不住她濕潤的雙眼,掩不住從她眼中漸漸滾下的兩行淚水。

    淚眼中,她隔著百步距離,當著幾百人,一眨不眨地望著肖天燁。在淚水滾過唇角時.她再次沖著肖天燁燦然一笑。笑容還凝滯在臉上,她已開了。,大聲道︰“求世子饒恕舍弟!”

    這幾個字,她是一字一字.緩慢地大聲地說出來的。在最後一個字說完時.眼淚從她那睜得大大的眼中流出,順著白玉般的面頰,瑩潤的下巴,緩緩滲入衣襟。有幾滴.更是這麼滾入飛揚的塵土間.轉眼便不復見。

    這時的歐陽暖,是絕美的.她牢牢擋在歐陽爵身前,青絲飄散.被寒風吹起的衣襟鼓著風.呼呼飛揚,明明不斷流出淚水,卻強迫自己露出笑容.仿佛是凝聚了所有的美麗.在一瞬間開出的曇花般燦爛!

    只有這一個機會.歐陽暖告訴自己,一定要抓住,眼淚要流的柔弱,求饒的聲音要婉轉,臉上的微笑要打動人心!

    “姐姐!”歐陽爵的聲音在顫抖.他沒有想到自己的一時魯莽.竟然要自己的姐姐擋在他身前,替他擋住所有的傷害,他用力想要推開歐陽暖,”姐,這是我的事,你快走!”

    “住嘴!你要還認我是你姐姐,就不許再說一個字!”歐陽暖頭也不回,刻意壓低聲音道.語氣里卻沒有半分的驚慌失措,亦沒有一點的柔弱之態.若是與她對峙的那幾百士兵听見她此刻說話的語氣,會覺得與面前這個柔弱的少女判若兩人!

    “求世子饒恕舍弟!”歐陽暖又大聲說了一遍。

    原本蓄勢待發的軍人們的手都頓住了,明明害怕的要命.明明都流下了眼淚.卻還是死死將自己的弟弟護在身後,這樣柔弱的美麗少女.這樣驚心動魄的美麗,令這些最愛馬上馳騁、原上射獵,喜歡听野獸中箭時的嘶叫,喜歡看血淋淋的殺生壯景的士兵們動容,他們不由自主地都望向面無表情的肖天燁,等待著他的決定。

    肖天樺年紀約莫十六七歲.面色稍顯蒼白,唇色也是極淡.眉宇間似蘊淡淡輕愁,雙目中如有清淺水霧.而臉上神情.更有一種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當真是飄然出塵,清雅難言。歐陽暖一生之中,從未見過男子有這般的美貌.然而她知道,這個面容俊美的秦王世子有多麼的冰冷無情.京都里到處流傳著關于他生性暴虐、殘害無辜的傳說.但她不能不賭一把.時間在這一刻仿佛凝滯了,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肖天燁翕動了一下嘴角,好像在冷笑,他的眸子亮晶晶的滲著寒意,唇角微微上彎,鬢邊的一僂發絲掠過清雋的眉眼.拂過頰邊,帶給人幾分看似極多情實則卻極無情的錯覺,他揚聲對身邊的侍衛長玄景說︰“又來了個狡猾的丫頭!”

    他的眼楮里有孩童般清淺的水霧.美麗得可以溺下城池.然而說出的話卻冰冷的沒有一絲人的氣息。歐陽暖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沒有打動這個男人,但也無妨.至少贏得了一絲緩沖的時機.她直起脊背.大聲道︰“歐陽暖代鎮國候府和歐陽侍郎向奏王世子問安!世子殿下.舍弟年幼無知.不知殿下在此狩獵,沖撞之處請您見諒!”

    玄景一愣,不由自主望向歐陽暖.看到她那雙溫柔、美麗的大眼楮,這位殺慣了人的侍衛長第一次覺得心里發軟,眼里發熱.他只能低聲道︰“世子,屬下听說歐陽侍郎家有一位名動京都的千金歐陽暖,是鎮國候府寧老太君的嫡外孫女.看來就是她了,您是不是  “高抬貴手四個字還沒說出來.肖天燁淡淡望了他一眼.玄景不敢再說.低下了頭。

    “掌嘴!”

    玄景腦門嗡得一下.心里有說不出的慌亂.他跪倒在地.自己從很小就陪伴在世子身邊,他雖然冷酷無情,暴虐到了極點.然而對自己當眾處罰,這還是第一次!

    “怎麼?還讓我自個兒動手嗎?”肖天燁冷淡的語氣中透著威嚴。

    玄景自己揮起胳膊,巴掌接二連三地落在他臉頰上,動作越打越重.越打越狠,很快嘴角就見了血絲,臉上青了一大片。

    “你服不服?”肖天燁冷聲道。

    “屬下罪該萬死.服.服!”玄景一直打一直打.打得整張臉都皮開肉綻.肖天樺的眼楮里沒有一絲動容.冷冷道︰“滾下去。”

    玄景退了下去,別人都不明白他為什麼挨打,不免都面面相覷.唯有百步之外的歐陽暖看得分明.她突然明白過來.這位秦王世子是個什麼樣的性子︰他不能容許任何人多言,哪怕是自己親近的屬下,

    肖天燁冷冷望著歐陽暖,並不因為她美麗的容色而有絲毫的動容,聲音如同在冰窟里︰“你的寶貝弟弟放跑了我的野鹿.還說我暴虐無德,你說我該不該殺他!”

    “世子,舍弟不過十歲.經驗尚淺,難免言行失據.至有輕率胡言.請世子寬恕!”

    這是不裝柔弱了?肖天燁的嘴角劃過一絲興味.淡淡道︰“小小年紀就。出狂言.招人笑話,王侯面前.有損皇家威嚴,這樣的人難道不該殺?”

    “意氣之言,不可認真”;歐陽暖咬緊牙關.一絲不讓。

    “言須三思.久有古訓,!”肖天燁重新舉起了弓箭.對準歐陽暖。

    “他是個人.人必有錯!”歐陽暖與他目光直視.沒有半分退卻的意思。歐陽爵在身後要走出來.被歐陽暖一把拉在身後。

    “人錯失財亡家.君錯失江山而亡天下,他沒有活下來的價值!”肖天燁拉開了弓弦.微微閉上一只眼。

    “不過是一時過失,世子就要誅殺朝廷命官獨子,秦王殿下正是廣招賢才之際,世子竟要與鎮國候府為敵,與吏部侍郎結仇?”歐陽暖的眼神凌厲.語調耐人尋味。

    肖天燁的手指頓了頓,露出一個笑容.道︰“誰說我殺的是歐陽侍郎家的兒女,我殺的不過是闖進獵場的賊人!”

    只要人一死,肖天燁大可以椎說是歐陽暖姐弟自己闖進了獵場.被兵士無意之中射殺,縱然真要結仇.他也毫不畏懼!

    “縱然舍弟千錯萬錯,世子爺也不可以在今日殺他,”歐陽暖的聲音清亮有力,帶著一種咄咄逼人的氣勢,原本的柔弱一掃而空!她的身上根本就不存在柔弱這種東西.一切都只是用來蒙蔽對方的假象,既然柔弱沒有用.她就換一種方式!

    “哦.有何不可?”肖天燁抬起眉毛,歪了歪頭,神情比孩童還要天真.眼底的殘酷卻一表無疑。

    “今天是太祖孝貞顯皇後的祭日.世子要在這樣的日子狩獵也就算了.但你真的要殺人嗎?”

    肖天樺的眉頭終于凝成了一個結.側頭問︰“這丫頭說誰?”一直靜靜觀望這一幕的謀士何周策馬上來.恭敬道︰“世子,是太祖的孝貞顯皇後。

    .肖天燁顯得非常意外.因為這種對先人的祭祈非常繁雜,全都由宗人府屬下的禮司通知有關部門。太祖的孝貞顯皇後不過是他第一任皇後.還是死後追封的,她的祭日算不上什麼大事,因此肖天燁對此不知道一點兒也不奇怪。

    “日子沒錯吧?”肖天燁心中不由一動。

    還不等何周回答.歐陽暖已經揚聲道︰“寧國庵的佛堂里供著大歷皇室列祖列宗二十位皇後主子的神像,歐陽暖都記著日子呢.敢問世子殿下,要在這樣的日子里殺人嗎?您身份尊貴.什麼時候想要處置我們姐弟.歐陽暖都悉听尊便,但若是將來有心人追究起來,問您是蔑視孝貞顯皇後.還是蔑視太祖爺,您該如何回答!”

    何周是奏王身邊的出色謀士.一直伴隨世子身邊.這時候他听了歐陽暖的話立刻皺起眉頭.道︰“世子.此二人不可殺。”

    “哦?”

    “世子.且不提太祖皇後祭日一事.她剛才提到了寧國庵,據屬下所知.今日長公主殿下也駕臨寧國庵,更有不少貴族女眷伴駕,這位歐陽小姐只怕是——”

    肖天燁臉上卻露出一絲微笑.道︰“與我何干?”

    何周噎了一下,他素來知道這位世子爺鬧起來不顧一切的壞脾氣.趕緊勸道︰“王爺正值用人之際,他們畢竟是吏部侍郎的家眷.又與鎮國候府有瓜葛,若是因一時之氣殺了人.被大公主抓住了把柄反倒不美.依屬下看.不如做個順水人情放了他們.回去也好和王爺交代。”

    肖天樺臉上的笑容越發親切.何周幾乎以為自己勸說成功,卻听到這位主子淡淡道︰“這倒是提醒我了.好玩的法子多得是,也不只殺人這一種。

    何周心中暗暗叫苦,心道這位歐陽大小姐太聰明.反倒激起了世子爺的征服欲,這回真是闖了大禍了!

    他們說話的聲音不大,可是周圍除了寒風的聲音外.這幾百個士兵竟然無一聲咳嗽,死一般的寂靜,肖天燁的聲音,听在歐陽暖耳里,卻已宛如雷鳴。

    歐陽暖握緊了拳頭.道︰“世子想怎麼樣?”

    肖天燁嘆了口氣,道︰“猜不出的……你們永遠猜不出的。”這低沉而冷漠的語聲中,竟帶著一種說不出的懾人之力。

    歐陽暖盯著他的眼楮.從前她听說過肖天樺暴虐無情的傳言.但在她看來,傳言只是傳言,如今她卻相信.那一切都是真的,因為此刻她只覺得那雙動人的眼楮竟全不像是人類的眼楮,沒有一絲正常人應有的感情。

    簡直像是毒蛇、野獸與妖魔的混合。

    肖天樺笑道︰“我一向喜歡聰明人,你很好.我不得不承認這是件出乎意料之外的事。”

    歐陽暖冷冷道︰“多謝世子夸獎。”

    肖天燁冷冷道︰“只可惜你做出的事卻都是傻事。”

    歐陽暖挑眉望向他,半點也沒有驚慌的神色.甚至連心中涌現出的厭惡也都隱藏的很好,肖天燁揚聲道︰“任何要和我作對的人,不是瘋子.就是白痴。因為我最討厭自作聰明的人!”

    肖天樺的眼楮一瞬不瞬地盯著歐陽暖,這是他第一次這樣看著一個女人,不.她還不算是個女人呢,不過是個少女。

    歐陽暖的臉上卻全無懼色,目中也全無恐懼.有的只是冷嘲與堅定。

    她大聲道︰“世子既然討厭聰明人,就請對著我來.饒過舍弟!歐陽暖感激不盡!”

    肖天樺縱聲大笑道︰“真了不起,你為了你弟弟竟真的能不顧生死.後面那個小孩,你倒是個幸福的人。”

    歐陽爵攥緊了雙拳.嘴唇都咬出了血絲.他這時候才明白.自己為姐姐招惹了一個怎樣的大麻煩.這個肖天燁.分明是個瘋子!竟然不顧厲害關系,一意孤行要殺了自己!他不由自主大聲喊道︰“肖天燁,你有本事殺了我,放過我姐姐!”

    肖天燁道︰“晚了,是她自己送上門的。不過,殺人也是種游戲,我若是這樣殺了你們.豈非就變得無趣之極。”

    歐陽暖忽然一笑.道︰“你當真的殺了我們,你一定會後悔的。”

    肖天燁道︰“可惜我從不後悔。”

    歐陽暖冷笑了一聲,對于正常人可以講道理.可以說厲害,但是這個泰王世子分明是個瘋子.他根本不顧什麼利害關系.連朝廷命官的兒子都照殺不誤.甚至連他父王的大業都不在乎!她沒有什麼再說的了!祖母自私,侯府四分五裂.京都遙不可及.半點也指望不上.現在只能拖延時間.但願陶姑姑能明白自己所說那些話的意思!

    肖天燁悠悠道︰“我想了想.其實歐陽小姐你說的也沒錯.在這種日子殺人的確不美.可要是這麼放了你們.我晚上會難受的睡不著。”

    你睡得著還是睡不著跟我們有什麼關系,歐陽暖第一次覺得跟瘋子對話是如此困難︰“世子有什麼條件?”

    “我給你們一個時辰,你盡可以在這個圍場里到處跑.一個時辰後.我會帶著人馬去追你們,若是被我捉到,自然是亂箭射死,到時候我就說是你們誤闖了獵場.射死也與人無尤。”

    “世子在與我們開玩笑?你帶著上百人馬,我們不過區區兩人.除非定下時限.否則世子還是在此殺了我們比較快!”歐陽暖冷靜地望向對方。

    肖天燁也看著她.目光中帶了十足的興趣.道︰“就以一炷香時間為限,在一炷香的時間內,我找不到你,就放了你,決不食言,如何?”

    歐陽暖沉聲道︰“但願世子守信。”

    何周卻十分著急.這丫頭知不知道天高地厚.世子帶來的可是秦王府的精明強將.個個以一敵百.這獵場再大.這麼多人馬一柱香的時間也能翻出底朝天來了.更何況兩個大活人怎麼藏匿!這位歐陽小姐難道腦袋壞了。

    歐陽暖何嘗不知道這一點.她的目的不過是拖延時間而已!如果不答應,這個世子當場變臉殺人.只怕自己姐弟難逃一死!跟這樣暴虐成性的人是沒有絲毫道理可講的!

    “歐陽小姐.開始吧。”何周大聲道。

    歐陽爵拉著歐陽暖,拼命地跑進了村林里。

    剛剛肖天燁的視線里消失,歐陽暖就大聲道︰“好了,不必跑了!”

    歐陽爵嚇了一跳.失聲道︰“姐姐,我們只有一個時辰呀!如果一個時辰後他們開始追擊怎麼辦?我們當然是跑得越遠越好!”

    歐陽暖沉聲道︰“我和你體力不濟.跑得越快.體力越是難支.若是快跑.無論如何也跑不遠的.說不定立刻便要倒下.那反而中了對方的計策。

    歐陽爵幾乎要急紅了眼楮,深深悔恨自己不該一時魯莽跑進這里來沖撞了泰王世子,他不由自主地道︰“姐姐,都是我的錯……”姐姐高貴端莊,她只是深閨中的女子.竟然被自己連累的要與奏王世子對峙,更被逼的到處奔逃,根本不該是這樣的!

    歐陽暖看了他一眼.道︰“傻孩子,事到如今自責有何用,只要好生利用.一個時辰也不算短。”

    歐陽爵道︰“那麼.現在我們怎麼辦?”

    就在這時候.歐陽暖听到歐陽爵肚子里咕嘟一聲響.不免微笑道︰“現在沒有吃的,你只能忍耐,不過我們可以去尋找水源,多喝一點水,饑餓也比較容易忍耐了。”

    歐陽爵吃驚地瞪大了眼楮.這時候還有閑工夫去找水嗎?只是他早已習慣了服從歐陽暖的決定,當下點點頭表示同意。

    肖天燁手里端著精美的酒杯.正在出神。

    一個士兵快步奔來,跪倒道︰“啟稟世子.屬下已發現他們了。”

    何周一愣,望向肖天燁,對方卻露出一個殘酷的笑容.道︰“我可從來沒說不派人監視他們。”

    何周此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人家一個嬌弱的高門千金,被自家世子逼得疲于奔命.傳出去當真是天下奇聞,哪兒有這樣的道理啊!就在這時,士兵道︰“屬下遵照世子的吩咐.早已埋伏好了.瞧見他們時.他們好像已經走了很遠,但卻好像還似精神飽滿.一點也瞧不出什麼異樣。”

    肖天樺道︰“他們難道沒有驚慌奔跑?”

    士兵愣了一下道︰“沒有.倒是慢慢走的,像是游山玩水一樣.一點也不著急。”

    肖天燁滿臉不高興.何周嘆道︰“想不到這位歐陽小姐女流之輩竟然還有這等見識,以他們此時的體力,若是全力狂奔,只怕用不著一個時辰.便要倒下去了。”

    肖天燁淡淡道︰“你好像很欣賞她?”

    何周駭白了臉.垂首道︰“屬下不敢……她就算厲害,又怎能比得上世子神機妙算。”

    肖天樺默然半晌,道︰“現在她去了哪里?”他的話里,早已將歐陽爵忘得一干二淨.唯獨看得見歐陽暖。

    士兵想了想,道“像是要去找水喝。”

    肖天燁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道︰“那就替我送她一份大禮。”

    士兵低下頭去.何周在心里嘆了一口氣,世子聰明絕頂,平日里應當不會如此為難一個小丫頭,只是今天卻不同,正逢明郡王領兵出征.世子也許是心情不好……唉……也怪這位歐陽家的大少爺.實在是太倒霎了……

    那一邊.歐陽爵擔心地問︰“姐姐.萬一他們就守在水邊上等著甕中捉鱉呢?”

    歐陽暖笑了.臉上十分平靜,眸子閃閃動人.道︰“他到底是奏王世子.總不會在眾人面前出爾反爾.暗中派人盯著倒是有的。何況他正要借此顯示他的手段,要叫我敗得心服。服。”

    溪水旁靜悄悄的.溪水緩緩流淌著.在陽光下熠熠發光,果然沒有絲毫的異狀.歐陽爵高興極了,撲倒在地捧起溪水就要喝。

    突然溪水上游有人咯咯笑道︰“快點快點,世子等著咱們呢!”

    只見遠處有幾個年輕美貌的丫鬟.正拿著竹鞭子驅趕一群動物.豬、馬、牛、羊成群結隊地跑過來,在溪邊飲水撒尿。

    歐陽爵大怒地跳了起來.手里棒著的水灑了一身.大罵道︰“你們在干什麼!這水是人要喝的!你們太過分了!”

    其中一個圓臉的丫鬟哈哈笑起來,道︰“我家世子吩咐,歐陽小姐若要喝水,就請喝這些畜生的尿水好啦!”

    歐陽爵恨得磨牙.跳腳道︰“這麼個大男人.欺負我們一個弱女子一個小孩子.太不要臉了!”

    奏王世子不但聰明.還很惡毒,這樣的主意都想得出來.歐陽暖搖搖頭,只是對于她來說.這種侮辱又算得上什麼.他們一定不知道,當那些惡毒的言辭、無數的掃把磚塊打在自己身上,當冰冷的江水淹沒頭頂.當一腔痴情被丑陋真相湮滅的那一刻.什麼樣的羞辱對于她而言都不過是小兒科。  歐陽暖輕輕伏下身子,動作優雅地棒起一掬溪水,喝了下去.而且還喝了很多。

    所有丫鬈都看的呆住了.其中領頭那一個駭然道︰“你……你敢喝這種水.這水里有尿你知不知道?”

    歐陽暖微微一笑.道︰“這溪水一直通往山下的湖水,若說是尿水.你家世子爺也天天喝。”

    “你——你敢這樣侮辱我們世子爺!”

    “沒什麼不敢的.請回去告訴你們世子.他的這份大恩,歐陽暖沒齒難忘!來日必將厚報!”歐陽暖臉上笑的溫柔甜蜜.神情鄭重.那幾個小丫鬟面面相覷了一陣子,拎起裙角飛快地跑了.連竹鞭子都丟在了地上。

    這種羞辱,換了世上任何一個閨閣女子.只怕都會立刻拿繩子吊死自己.縱然不覺得難堪.也絕對不會真的去喝!這世上竟然有歐陽暖這樣的高門千金.這是她們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的!

    “姐姐.你怎麼可以……”

    歐陽暖看著她們落荒而逃的背影.露出一絲冷笑.轉身對著木呆呆的歐陽爵道︰“爵兒.狠時能狠,忍時能忍.這種人才是真正厲害的角色,姐姐一向護著你愛著你.不讓你受一點委屈.如今你卻也該知道,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會捧著你的!你不是想要建功立業嗎,這點委屈都忍受不了,以後就再也不要跟我提這四個字!”

    歐陽爵望著自己的姐姐.像是第一次認識了她,默然片刻後像是突然發了狠.蹲下了身子拼命喝水,一直喝到肚子鼓起來為止.才抹了一把嘴巴,抬起臉道.鄭重道︰“姐,我絕不會讓你失望的!”

    歐陽暖點點頭,心里卻不覺得有半分悲傷.反而充滿了力量,肖天燁算

    得了什麼.不過一條瘋狗.慢慢等著瞧吧!

    听了丫頭們的回稟,何周著實嚇了一跳.囁嚅道︰“天下間怎麼有這樣的女子?”

    肖天燁嘆道︰“歐陽暖能夠名動京都.果然不是尋常女流之輩!何周.

    若是換了你,能做到嗎?”

    何周面紅耳赤地搖搖頭.道︰“不能.屬下情願渴死。”

    肖天樺哈哈大笑道︰“若換了我在那情況之下.也會喝的。”奏王世子著實是個難得的美男子,尤其是此刻他臉上露出笑容.更是神采飛揚,然而說到這里,他神情突然一肅.似是默然出了神。

    所有人都不敢再說話了,負責監視的士兵很快過來說道︰“世子.他們喝完水,又繼續往前走了。”

    何周皺眉道︰“時間已過去三分之一.他們居然還不著急逃命?”這位歐陽大小姐.年紀不大,卻擁有常人難及的勇氣與力量,此刻她到底打的什麼鬼主意?

    正在這時候.領頭的士兵又接到信鴿.走過來的時候卻面如土色,吞吞吐吐不敢說話.肖天燁皺眉問道︰“到底怎麼了?”

    “世子.他們不見了!”

    什麼?肖天燁一躍而起,大怒道︰“你們那麼多人怎麼看著的!一個個都是瞎子嗎?”

    “屬下有罪!”……是因為那小姐突然大聲嘲笑世子您是無信之輩.說不追擊居然還派人埋伏.她還嘲笑暗衛都是無能之輩,連兩個弱小的人都不放心口屬下……一時惱怒.想一個時辰後也定能追上他們,就私自撤了大多數盯梢.只留下一人遠遠看著.後和 ..再找人就不見了。”

    那士兵面無人色,連連磕頭,紙條上寫著人是憑空不見的,這怎麼可能,

    所有人都垂下頭去.再也不敢看泰王世子一眼。

    “拖下去!”肖天燁冷笑道.迅速有人將那士兵拖了下去.他又道︰“好.很好!她縱然躲到地下去.我也要將她挖出來.她若能活到明天.我就跟她姓!來人!”

    何周看著肖天燁在片刻之間,已經將五百人的士兵隊分成十隊,分作十路撥查.圍獵場中每分每寸的土地,都絕無遺漏之處。

    “世子,要不要留下一些人在這里!”何周不放心道。

    肖天燁冷臉道︰“不必.你們全都去找.哪怕將這里翻個天來.也要把歐陽暖找出來,誰能找到賞金千兩.找不到人頭落地!”

    何周心上一抖,知道這個世子爺最是陰狠毒辣的.趕緊低頭應聲,飛快策馬離去。隨行的丫鬈也都跟著離去.生怕世子的雷霆震怒波及到自己。  一炷香時間過去.兩柱香時間過去……距離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很久.沒有任何消息傳回來,找不到人.始終找不到那兩個人!肖天燁越想越不對勁.卻覺得腦海之中有什麼關鍵之處遺漏了……他一邊想.一邊信馬隨意地走.突然覺得一陣心慌氣短,被迫走到平日里歇腳的宮殿才停下。

    這一座宮殿的面積比尋常的宮殿都小.只在狩獵的時候稍事休息.正殿只有三間屋子.建築陳設也是非常的簡單.他剛走進去.便听見一陣笑聲.想到這里只留下了兩名侍衛看守,頓時皺起了眉頭。

    其中一個侍衛笑道︰“世子真是難得,竟然派姑娘你過來打掃屋子。”

    只听到另一個溫柔的聲音笑道︰“是呀.世子說狩獵太累了.讓奴婢過來先準備好一切呢!說起來世子箭術真是厲害,今天收獲頗豐呢”;

    這聲音.這聲音分明是那個該死的……歐陽暖!但是這怎麼可能.外面大批人馬在瘋狂的撥索,她卻躲在這里?怎麼可能!

    “姑娘你這麼漂亮.以前怎麼從來沒見過你呀!”

    “奴婢進王府不久.還是第一次跟著世子爺來狩獵.兩位當然不曾見過,兩位跟著世子爺多久了呀?”那聲音和氣,溫柔.慢條斯理,卻听得肖天燁一股無邊的怒氣涌上來。

    “唉.這可有年頭了,我也是看姑娘你年紀小不懂事才跟你說的,別看世子斯斯文文.秀里秀氣的.他可是個厲害的人物,你要離他遠一點才是,

    “真的嗎?奴婢瞧著世子很和氣呢!”

    另一個侍衛嘆道︰“姑娘你年紀輕輕的怎麼會看人,世子殺人那才叫不眨眼呢!”

    少女咯咯笑道︰“好可怕呀.兩位大哥盡是嚇唬奴婢!”

    听到這陣清亮的笑聲,肖天燁再也忍受不了.迅速奔入內殿.大聲道︰“你竟然躲在這里”,

    兩個侍衛一下子都驚呆了.不知道世子爺怎麼會突然沖進來.肖天樺不想再看見這兩個蠢貨.大聲呵斥道︰“滾出去!”

    兩人奇怪地對視了一眼,再不敢耽擱,跌跌爬爬地出去了。

    歐陽暖微笑著望向肖天燁.燦若朝陽的笑容讓對方覺得無比刺眼,她卻笑得越發燦爛︰“世子,你來晚了,現在……時間早已過去了。”

    肖天樺定定地看著她.歐陽暖笑道︰“世子再看.我的臉上也開不出一朵花來。”

    肖天燁終于忍不住.咬牙切齒道︰“你們怎麼跑出來的?”

    歐陽暖拍了拍手掌,歐陽爵從後面窗戶翻了進來,臉上露出頑皮的笑容,道︰“世子想知道.我就大發慈悲告訴你.姐姐激走了你的人.然後帶著我一起跳進小溪。”

    肖天樺忍不住道︰“好好的路不走.為什麼要在水里跑。”

    歐陽暖笑笑,問道︰“世子既然出來狩獵,想必帶有獵犬吧?”

    人走過的地方.都難免留下氣息.這氣味人雖聞不到.卻難逃過久經記,練的狼狗鼻子.唯有在水中行走,才能逃過獵犬的追蹤.人一入水,縱有氣味.也被水流沖走了。

    肖天燁道 “當真什麼事都被你想到了。”

    歐陽暖謙虛道︰“哪里,還要多虧世子送來了代步的工具,免于我們姐弟徒步辛苦,哦.對了,你家的侍衛也很懂禮.竟還幫我烤干了裙擺。”好在她穿著樸素,還特意摘下了那顆紅寶石領扣,否則真的難以騙過別人。

    肖天燁何等聰明.一下子就想到了其中的關鍵,自己送去的牛馬.只怕是成了他們的坐騎.獵犬到了溪畔.氣味突然中斷.士兵們自然會想到他們已躍入水中.自然要到對岸繼續追蹤.誰知他們卻是騎著牛馬躲進了自己休息的宮殿.但這樣一來.他們便再也追不著了.他不由自主冷笑一聲道︰“你們後來躲到這里來.就不怕我回來發現你?”

    歐陽暖微微搖頭道.”世子爺這麼討厭屬下自作主張.自然更厭恨我們的突然失蹤.不把人找到你是不會甘心回來休息的,世人都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世子該不會連這句話都沒听說過吧?”

    一言一語之中.她竟然已經摸透了肖天燁的性格。

    “世上沒人敢耍弄我!”肖天燁突然上前一步,狠狠攏住了歐陽暖的手臂,雙目赤紅如血.”別擺出這副裝模作樣的表情……我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

    歐陽暖倒退一步,一旁的歐陽爵不想對方突然發狂.猛然跳起來撞向他胸口。

    一聲低哼,鉗制歐陽暖的力量陡然松開.歐陽暖抬眼卻見肖天燁單手捂胸,露出無比痛苦的模樣。他恨恨看歐陽暖.面孔慘白,陡然身子一顫,悶聲嗆咳.血沫濺出唇邊.觸目驚心。

    歐陽爵大驚失色.拉著歐陽暖就要往外跑.就快跑到門。的時候.兩人忽听身後一聲哀哀呻吟。

    歐陽暖下意識回頭望去.只見肖天燁捂胸顫抖.仿佛忍受著極大痛楚.似乎用盡了力氣才從懷中掏出一個瓷瓶.卻一時沒抓住,瓷瓶咕嚕嚕滾出去好遠。他目露絕望.身軀蜷縮如嬰孩.喉中發出低啞呻吟,臉色慘白近乎透明,似乎下一刻就要斷氣。

    “姐姐.這種瘋子.不必管他!”歐陽爵見歐陽暖突然頓住腳步.皺眉望著肖天樺,以為她在遲疑,趕緊說道。

    肖天樺絕望地看著這對姐弟.剛才他還勝券在握.將對方的性命牢牢握在手中.現在他卻生死一線,原本任人宰害的羔羊已經徹底掌控了勝局,可惡!

    歐陽暖沒有一絲一毫的心軟.事實上,除了對老太君和爵兒.她對任何人任何事都不會有絲毫動容,她只是在權衡.要不要救這個人。

    如果他死在這里.自己姐弟能否脫得了干系?

    冤家宜解不宜結.尤其此人是權勢滔天的秦王世子.的確,不能讓他死,歐陽暖一橫心.快步走過去將那瓷瓶撿起來。肖天燁已沒有抬手的力氣.歐陽暖猜到瓶中就是救命的藥丸,只得將瓶。湊到他嘴邊,將藥灌進他口中

    “姐.他怎麼了?”

    “可能是心疾。”歐陽暖低聲回答。

    肖天燁喘過一口氣,依然面色慘白,整個人綺在她身上,蹙了眉.微微喘息.卻只是定定望著她.眼神從未有過的奇怪。

    歐陽暖毫無畏懼地與他對視.肖天燁的嘴唇已經干裂.卻自始至終不說話,歐陽暖嘆了一口氣,對歐陽爵道︰“你去取一點水來。”

    歐陽爵站在原地不動彈.歐陽暖靜靜望著他,他皺眉道︰“好啦好啦,我全听你的。”然後跑過去倒了一杯水。

    歐陽暖用帕子沾了水,輕輕潤濕肖天燁的嘴唇,動作十分輕柔︰“世子,你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你卻苦苦相逼.如今我們救了你一次.也請你高抬貴手.饒過舍弟。”她又說了一次,眼神無比堅持。

    肖天樺的眼神卻突然變得冷淡無比.冷聲道︰“馬上滾。”

    歐陽暖微微一笑.道︰“抱歉了世子,外面那麼多人.我們很難出去,恐怕還要麻煩您與我們一起滾。”

    題外話

    此章節斗美男,。(n一n)。哈哈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之高門嫡女》,方便以後閱讀重生之高門嫡女057 秦王世子不好惹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之高門嫡女057 秦王世子不好惹並對重生之高門嫡女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