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對付刁蠻丫頭的方法

類別︰女生頻道 作者︰秦簡 書名︰重生之高門嫡女

    蔣氏臉上一紅,自覺失言,豪門貴族之家從來都是只認嫡母不認生母的,今日自己這話實在是太失策了!

    李氏臉上冷冷的.說話也不那麼客氣,道︰“婉如進門這麼多年.只要她謹守本分.尚書夫人就不必擔心她在府里過的不好。張媽媽.去告訴夫人她二嫂來了,想必她一定會很高興的。”

    “多謝老夫人。”蔣氏含笑,起身告辭。

    歐陽暖微微地笑︰“二舅母不必如此多禮.祖母向來為人寬和,請您囑咐娘好好養病,早日康復才是。”

    蔣氏進了福瑞院,王媽媽早已在門。候著.一看到人趕緊迎上去。

    蔣氏先問王媽媽︰“你家夫人可還好?”

    王媽媽臉上露出愁容.道︰“您還是進去看看吧。”

    蔣氏皺了眉.和王媽媽進了屋。林氏早已坐在桌邊等著.見到丫鬟掀開簾子.蔣氏走進來.忙起身將她迎到臨窗的大炕上坐下.親自給她捧了茶.“二嫂。”

    “你這麼急著請我來.可有什麼急事?”蔣氏問道。

    林氏眼因頓時紅了,十足受了委屈的樣子.道︰“本來是件大喜事.可現在卻成了禍事。”

    “到底是怎麼回事?”蔣氏皺起眉頭.原先李氏見到自己不說十分親熱,卻也是很客氣的,今天來說了幾句話卻眉毛不是眉毛眼楮不是眼楮的,她就起了疑心,來送信的人只說有急事要她親自過來一趟.卻無論如何都不肯說是什麼事.現在看來.只怕這事情還真十分嚴重。

    “二夫人您是不知道,我們夫人懷了身孕.本是從天而降的大好事,可不知為何偏偏被那惠安師太將這孩子說成是天煞孤星,這一切定然是大小姐弄的鬼,只是老太太和老爺一時之間都惱了夫人.恐怕這孩子留不得啦,“王媽媽站在一旁垂淚道。

    蔣氏怔住︰“天煞孤星?”心里卻轉的極快,那惠安師太在京都可是地位非同一般.歐陽暖不過一個小丫頭怎麼可能請得動?難道說一 這事情老太君也摻合在里面?她精明厲害,一下子就聯想到了其中關鍵。

    “二夫人,您看是不是可以想個法子除了天煞孤星的名頭……”王媽媽繼續問道。

    蔣氏听著嘆氣︰“惠安師太地位非同凡響.便是太後對她都是青眼有加的,你若是想要椎翻她說的話,眼下是絕不可能的。”

    “難不成就任由他們除掉我腹中骨肉,二嫂.這是我唯一的指望,我盼了多少年才能盼來這個孩子.您是知道的,現在可一定要幫幫我啊!”林氏急切地道。

    蔣氏點點頭.仔細思量了一會兒.有了主意︰“這事情說難也難,說不難也不難.好在你及時前來送信,有你兄長和我在,那老太太和你夫君縱然想要打這個孩子的主意也是不敢隨便動作的。先保住了孩子.將來再想法子除掉這個天煞孤星的名頭就是了.橫豎他們心腸再狠.看見親生孫子總是要心軟的.只是你要當心了.這段日子縱然受氣也要忍得.莫要因為一時之氣而壞了大事。”

    這本也是林氏的意思,只是現在由蔣氏口中說出來.她只覺得多了一分保證,不由得笑容綻放︰“還是二嫂考慮的周詳。”

    蔣氏微笑起來.道︰“你放心養著吧,將來這孩子出生,有個兵部尚書的舅舅,橫豎吃不了虧去,況且你二哥將來還不止如此呢!”

    林氏眼光一亮︰“難不成大哥他 …”

    蔣氏冷笑︰“撐不了多久了.侯府總有一天是我們的。倒是你.也要早點生下兒子才行.要不然.總歸是虛的。”

    林氏點頭稱是.眼角眉梢卻有掩飾不住的得意.只要自己兄長繼承了侯府爵位,自己就是堂堂侯爺的親妹子.到時候自己的孩子一定會名正言順繼承這歐陽府!什麼天煞孤星,都是滿。胡言,

    蔣氏一走,林氏立刻換了衣裳,披了件大紅遍地織金通袖衫.鵝黃荷葉邊鳳尾裙.戴了赤金餃紅寶石鳳釵,又配上大紅猩猩寶石耳墜,攬鏡一照覺得單薄.索性加了件玫瑰紅灰鼠皮披風,一掃原先的怨氣和蒼白,倒顯得喜氣洋洋了起來。

    “夫人,……”王媽媽看著她.欲言又止。

    林氏冷冷一笑道︰“我就是要讓他們看看,這院子里只有我才是當家主母。別以為仗著老太太撐腰,一個個就敢爬到我的頭上來.等著看吧,遲早有一天我要把他們一個一個都料理了!“

    林氏一路帶著笑容,儀態萬方地走近壽安堂。丫鬈掀開簾子.她人還沒進去,先听見李氏的笑聲。

    屋子里,歐陽暖正不知道說了什麼笑話,逗樂了李氏.李姨娘也在一旁陪笑容逗趣.一派其樂融融的場景。

    李姨娘梳了墜馬髻,雲鬢間帶了兩朵指甲蓋大小的石榴花.穿了件湖綠色素面妝花諧子,妙目含煙,姿若弱柳,看來可憐可愛。林氏一看到她,心里就厭惡至極,臉上卻還要擺出一哥十分喜悅的樣子.道︰“老太太。”她給李氏行禮.接著笑道,“不知什麼事這麼高興?”

    原本的抑郁之氣.隨著蔣氏的到訪一掃而空。

    李氏剛才還帶著笑容的臉一下子冷了下來,李姨娘也一改剛才的活潑,垂著眼瞼看著自己的腳尖,好像什麼也沒有听到,什麼也沒有看到似的。  歐陽暖笑了笑,道︰“娘來了,快請坐吧。”

    “老太太不讓我坐.我哪兒敢坐下呢!”林氏微笑著.似真還假地說道。

    “你倒真是客氣。”李氏表情淡淡地啜了。茶,吩咐王媽媽看座”,你有了身子.坐下說話吧!”

    林氏道了謝.儀態萬方地坐了下來。

    李氏問道︰“吃了大夫的藥.你身體可好些了?”

    林氏微笑著回答︰“多謝娘惦記.兒媳如今好多了.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緣故,我覺得這孩子與我十分的有緣分。”

    李氏一听,不由冷冷看了她的腹部一眼,那目光帶著說不出的陰冷,道︰“看來這孩子你例是喜歡得緊。”

    林氏猛地朝她望過去,目光如炬︰“老太太……”眼角好像有水光閃爍。

    “不必緊張。”李氏淡淡道.”既然連尚書夫人都親自來看望了,你也要快點把病養好.生個健康的孩子出來才是。”

    這句話一出口,林氐心里的石頭才落了地,看來老太太已經改變主意,同意留下這個孩子了,至于其中的緣由麼,自然不是因為她突然想通了,而是蔣氏的到訪讓她意識到林氏的後台很強硬.不得不暫時妥協罷了。

    “是。”既然目的達到,林氏心情愉快地點頭稱是,眼角卻打量著李姨娘和歐陽暖。

    李姨娘表情十分平靜,似乎什麼都沒听見一樣,無悲也無喜.可眼底深處卻有一絲藏不住的嫉妒和怨憤.而歐陽暖笑眯眯地望著自己,好像林氏要生出一個兒子,她也覺得高興似的。為什麼她就不能像李姨娘似的.一眼就讓人看出底細……林氏暗中惱怒地想到。

    時日如梭,歐陽府平靜無恙,在李氏的直接示意下,李姨娘慢慢掌管了管家大權.她十分乖巧懂事,一應事物皆照個人等級行事.並不過分觸及各人原先的利益,凡事如有不決便去請李氏定奪,一時之間倒也人人滿意。歐陽治並不在乎誰來管家.既然府里面秩序井然.僕婦管事俱妥帖听話,也十分滿意,唯獨林氏惱怒萬分.李氏借。她懷孕需要修養.將管事權力的錄奪從半個月延長到了孩子出生之後.她哪里肯甘心.便對歐陽治使出種種手段,一忽兒生病,一忽兒暈倒,一忽兒嘔吐,一忽兒哭訴.可歐陽治這回卻鐵了心一樣.不管她怎麼鬧騰,就是不理睬.甚至連福瑞院都很少踏及,生怕被這未出世的孩子克著了.再者林氏懷孕後.再美麗的容貌也多少會受到影響.歐陽治當然願意去年輕漂亮的李姨娘處尋找歡樂了。林氏一看局勢不對,干脆靜下心來一心一意養胎.憋著一口氣要生出一個健康的兒子來給所有人看,心里打定主意要讓這孩子繼承歐陽家,徹底粉碎這個天煞孤星的名頭,

    蔣氏在那之後又來了一次.卻是送了個丫頭嬌杏過來.指明了是尚書夫人送給林氏的。李姨娘剛開始還不知道嬌杏的厲害.去給林氏諸安.卻被嬌杏擋在門外,說林氏身體不適請姨娘稍候,李姨娘在寒風。一等就是一個時辰,林氏最後也沒見她。李姨娘回去後當然大病一場.歐陽治憐香惜玉問起如何著了風寒,李姨娘虛弱不勝一言不發.身邊丫鬟抱不平將一切變本加厲說了一通。歐陽治怒氣沖沖上門去討伐.林氏卻紅了眼因道︰“老爺,我身休不適.實在不知此事,若李姨娘說的是我院子里任何一個丫頭媽媽,我都會任她處置,但偏偏是嬌杏.您是知道的,她是二嫂擔心我孕期不適持意送來照料我的,如果懲罰她,豈不是當眾給二嫂沒臉?到時候二哥面上也不好過啊”,

    這話是挑明了的,嬌杏是尚書夫人所贈.並不是你歐陽府里可以隨便處置的下人.你打了她就是打了林文淵的面子.你不過是個吏部侍郎.人家卻是兵部尚書.官大一級壓死人.你敢打一下試試看?

    歐陽治的氣焰一下子就煙消雲散了,訕訕說了兩句便退了出來,一來二去.李姨娘便看出嬌杏的厲害了.從此都避著她走.嬌杏看到連老爺最寵愛的姨娘都得夾起尾巴做人.不免將那潑辣勁兒更放出來兩分.一時之間歐陽府上上下下誰都知道夫人身邊有這麼個厲害丫頭了。

    歐陽暖回到听暖閣,如往常一樣.院子里各人做著自己手里的事情,看到大小姐過來紛紛停下行禮。

    然而到了廊下,卻不見一個人守著,方嬤嬤很生氣,剛要發作.歐陽暖卻抬起手止了︰“嬤嬤不必生氣,先看看是怎麼回事。”

    轉過走廊.就看到三兩個小丫頭和兩個媽媽正圍著一個丫頭說著什麼.那丫頭一個勁兒地抹眼淚,哭的鼻子都紅了。

    看見歐陽暖來了.媽媽們都滿臉是笑地站了起來,小丫頭們則一臉局促不安的樣子,再也不敢說話了。

    孫媽媽立刻過來.第一時間奉了一個手爐上來︰“大小姐,一直幫您加炭.熱呼著呢!”

    歐陽暖微微笑著接過來,方嬤嬤卻冷了臉︰“孫媽媽,這院子里出了什麼事,為什麼一個兩個不做事都在這里閑聊?你是怎麼管事的?”

    方嬤嬤是歐陽暖最信任綺重的人,孫媽媽不敢托大,陪笑道︰“方嬤嬤誤會了.寶娟剛才出去不小心揮了一跤,正哭鼻子,惠玉她們在勸著呢!”

    “哦.揮了一跤?”歐陽暖看了一眼低著頭不敢看自己的寶娟.心道這一跤能把臉上甩出一道五指印來.倒還真是天下奇聞了。

    寶娟素來膽小不敢惹事,只管低著頭一句話也不敢說.惠玉卻是個爽朗直言的,她指著寶娟臉上對歐陽暖道︰“大小姐.寶娟可不是在哪里揮了一跤,她是被人打的!”

    孫媽媽暗暗叫苦.她勸了半天就是想要把事情壓下去.現在惠玉卻敢當面說出來,趕緊遮掩道︰“大小姐別听這丫頭胡說.是寶娟不小心摔了碗,奴婢一時惱怒打了她一巴掌……”,

    惠玉還要說什麼.被孫媽媽狠狠瞪了一眼.便憤憤然地鼓起嘴巴不說話了。

    “孫媽媽平日里最是和善.怎麼會因為一點小事就打人。”歐陽暖淡淡的說道”,紅玉.去把事情問清楚了再來向我回稟。”

    “是.大小姐。”

    孫媽媽臉一紅,再也不敢開口了。重生之高門嫡女全文免費閱讀

    歐陽暖回到自己屋子.不過半柱香功夫.紅玉便掀了簾子進來,“大小姐.事情是這樣的.寶娟今兒去取大小姐用的早膳的時候.夫人房里的嬌杏正好也去了,非說夫人今天胃。不好,想吃點別的,廚房管事說所有的早膳都是各房早先清點好的.要吃什麼得提早訂下,嬌杏不依不饒,廚房管事就說替夫人現做要她稍候.這時候她看見寶娟拎著食盒要走.立刻搶上來掀了,硬生生奪了那碗棗熬梗米粥,還說夫人懷孕身子嬌貴不能餓著,讓大小姐等著吧,寶娟實在忍不過分辯兩句,就挨了她一巴掌……”

    “哦——“歐陽暖听著,冷笑了一聲,听起來不過是一碗粥的事情.實際上卻是借故當眾打了自己的丫頭.嬌杏倒真是夠膽量.她背後那人也的確是煞費苦心……”表面上安心養胎.實際上還是在暗地里作鬼!很好.放著安穩日子不過非要上門來討晦氣,當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紅玉.我听說那嬌杏生的倒是十分美貌.可是真的?”歐陽暖眉目間光華流轉.說不出的清麗動人。

    “回大小姐的話.那丫頭身段苗條.皮膚白哲,五官秀麗.倒是十分標致的。”紅玉仔細回想了一下.認真回答道。

    生得美貌,性子潑辣,對林氏惟命是從,二舅母送這樣的人來,只怕是打著讓林氏替歐陽治將這個丫頭收房.然後借機把歐陽治留在福瑞院的主意吧,這樣也可以給那些不安分的姨娘一些警告,只可惜林氏為人十分善妒,根本不會容忍這樣一個美貌的丫頭得寵,這麼一來.嬌杏的作用可就大打折扣了。

    “紅玉,一會兒你吩咐下去,準備一些精致的糕點,送去福瑞院。”歐陽暖慢慢說道,目光中似有一抹狡黠的亮光。

    “大小姐要送去給夫人?”紅玉疑惑地問.以往都是大小姐親自去送.怎麼今天...”

    “不.送去給嬌杏。”歐陽暖微微笑著.向她眨了眨眼楮。

    紅玉到了福瑞院.嬌杏果真站在門。.俏臉含霜道︰“夫人身子不適正在歇息,大小姐若有吩咐,姑娘就請跟奴婢說吧,奴婢進去通稟——”

    紅玉笑的十分可人.看到王媽媽在那邊廊下冷冷瞧著.便揚聲道︰“不是來找夫人的,早上為了一點小事,院子里的丫頭得罪了嬌杏姑娘,大小姐心里過意不去.讓我持地給你送些點心來,權當是替那丫頭說聲不是。”

    說完.她將拎著的食盒打開來,揭開一層.里面裝的是一小碟棗泥山藥糕,一小碟菱粉糕,打開第二層,卻是一碟子桂花糖蒸新栗粉糕,都還冒著熱氣.香氣四溢。王媽媽一看.心道這大小姐慣常會收買人心.不過是一點、小事.居然還專門派了人來致歉,旁人不知道還以為她多良善,端看她怎麼對付夫人.便知道她最是笑里藏刀、綿里藏針的笑面虎.不由得冷哼一聲.轉身走了。

    伸手不打笑臉人.便是知道夫人恨透了大小姐.卻也不好把笑吟吟的紅玉給趕出去.嬌杏原來還以為對方是來找回早上那一場.誰知人家是來賠禮道歉的,當即冷臉不好再端下去.訕訕地道︰“姑娘客氣了,請進來我屋子里坐坐吧。”

    進了屋,紅玉把食盒取出來放在桌子上,又從袖子里取出一個紅包遞過去︰“這是大小姐讓我給你帶來的.她說夫人懷了孕,王媽媽年紀又大了,嬌杏姐姐如今是夫人身邊最綺重的人.早上的事情不過是一場誤會,還請你多擔待著。”

    嬌杏狐疑地接過來一看,卻是裝著兩枚金戒指.一根瓖了紅寶石的管子,一朵南殊珠花.頓時臉上帶了笑容道︰“這怎麼好意思”她心道難怪歐陽府上上下下都說大小姐宅心仁厚.明明是自己欺負了她的丫頭,若是換了別人還不跳起來,她卻反過來給自己賠不是,當真是稀奇。

    “大小姐最是心善不過的.既然給你了就斷不會收回去.嬌杏姐姐放心收著吧。”

    嬌杏臉上的笑容不由自主變得更燦爛了.趕忙拿了凳子請紅玉坐下,兩人之間的氣氛也不像一開始那麼僵硬別扭。

    紅玉打量了一眼這間雖然干淨卻顯得十分狹小的屋子,道︰“早就听說嬌杏姐姐是個爽利的人.看這小隔間收拾得這麼干淨整齊.果真是心靈手巧、秀外慧中。”

    嬌杏听她這麼說.臉上還帶著笑容.心里卻有幾分不樂意起來.自己來的最晚.得到的屋子也最差,還要與人同住,實在是與尚書夫人許給她的那些相差甚遠.只是當著紅玉的面.這些都不好露出來,只能訕笑道︰“你真是拿我開心.不過是丫頭,收拾屋子是份內的事情。”

    紅玉卻笑問︰“只是姐姐是什麼樣的人才,這種屋子你也住不久的.何必費心去收拾呢?”

    嬌杏一愣.眼神卻有些閃爍起來.道︰“我是個丫頭.不住在這樣的屋子還能怎樣..”..”

    紅玉微微一笑.道︰“姐姐不要瞞著我了.府里上上下下誰不知道……”她拖長了聲音,“夫人懷了孕,侯府二夫人這時候送姐姐這樣的美人兒來,還用多說嗎?”然後笑著指了指東邊林氏住的正屋。

    嬌杏听了就勉強地笑了笑︰“侯府二夫人是送我來伺候夫人的.並沒有旁的.姐姐不要誤會了!”

    “這是怎麼說的?”紅玉故意露出驚詫的表情道,“听說幾天前府里苗管事替他兒子來向夫人提親,說的就是姐姐你啊.苗管事的兒子是跟著老爺後頭辦差的,人長得好又有前程.府里不少丫頭求還求不來的好親事,夫人卻堅持不肯,說姐姐你是尚書夫人送來的.她做不了主的。苗管事出來後就到處跟人說姐姐將來是要嫁給老爺做姨娘的……這事兒所有人都知道了啊!”然後奇怪地仿佛喃喃自語,“只是夫人為什麼還不讓老爺將你收房呢?”  嬌杏萬萬想不到紅玉竟然說出這些話來.當初尚書夫人確實暗示過讓她到這里來要幫著夫人籠住老爺的心,所以她一直以為林氏會讓歐陽治收了自己.可是等了足足兩個月.林氏也沒有任何動靜.這不得不讓她開始焦灼起來

    紅玉,“哎呀”一聲.一副自覺失言的樣子︰“我說這些做什麼?這些事自有夫人做主.姐姐你就等著過好日子吧。”

    嬌杏臉上的笑容越發勉強.又閑聊了兩句,紅玉站起來起身告辭,走到門邊時,頓了頓.轉身回頭看了嬌杏一眼,道︰“姐姐.雖然咱們相識不久,倒是十分投緣的.不要怪我多嘴,你還是要多多為自己打算才是。”

    嬌杏滿臉復雜地望著她離去.只覺得心底涌上來一陣說不清道不明的復雜情緒....

    紅玉一走.林氏立刻召嬌杏去,盯著她問道︰“紅玉對你說了些什麼?

    嬌杏賠笑道︰“夫人.大小姐讓紅玉過來向奴婢賠不是。”

    “沒別的事?”林氏咄咄逼人地追問.眼楮一瞬不瞬地盯著她。

    “還問奴婢來府里是否習慣,對了.她送來一個食盒.裝了不少點心.奴婢一點都沒動過.夫人要不要嘗一嘗?”嬌杏輕聲問道。

    林氏冷冷道︰“吃了她的東西只怕是要積食的.你自己留著吧。”

    嬌杏看著那冷冷的目光,只覺得心里一跳,低下頭道︰“不知道夫人可還有什麼吩咐?”

    “沒有了,你出去吧.”林氏的臉色又恢復了平靜.淡淡說道。

    嬌杏行了禮後轉身離開,林氏看著她的背影.臉色越發難看起來,問一旁的王媽媽︰“你說歐陽暖是什麼意思?”

    “夫人.這位大小姐的心思.老奴實在是猜不到。”王媽媽搖搖頭.道,“橫豎現在夫人懷著孕,她再膽大妄為也不會在這時候對夫人您動手的。

    “哼.我的孩子都被她害的變成了天煞孤星.她還有什麼不敢的?”林氏冷哼一聲,眼神充滿怨毒.

    王媽媽壓低聲音道︰“夫人.大小姐的事情可以先放在一邊.老奴會替您看著.想必她翻不出什麼花樣來.只是這個嬌杏.不知您可有什麼打算嗎?”

    林氏眉頭一皺.道︰“二嫂的意思的確是想讓我替老爺收房.借此將老爺籠在我房里.只是  ”她不願意再給自己培養一個對手,萬一二嫂另有心思.嬌杏很有可能成為第二個周姨娘。想到這里,她的目光不由變得更冷,道︰“二哥或許是一心為我著想,可二嫂到底與我隔了一層,她有什麼心思還未可知.保險起見.我情願從自己的丫頭里選一個老實木訥好掌控的出來”

    就在這時,突然听見外面有媽媽喚了一聲︰“嬌杏,你在這兒做什麼?

    嬌杏慌亂的聲音傳進來︰“奴婢……怕夫人還有別的吩咐。”

    林氏面色一變,與王媽媽對視一眼.王媽媽飛快地跑到窗邊,一下子掀開窗格.就看到嬌杏慌慌忙忙離開的背影,王媽媽關好窗子,回到林氏身邊,道︰“夫人,剛才說的話 ”

    “听見也好.你去回了苗管事,就說他求的親事我應了.只是嬌杏嫁人之後還留在我院子里伺候.我還用得著她。”

    “夫人.尚書夫人那邊是不是 ”

    “不必.回頭我就說嬌杏和那苗管事的兒子情投意合.自己來求我玉成的,她怪不到我身上。”林氏的聲音越發冷淡,王媽媽知道她已經不想再說下去,心中不免嘆息一聲.不再勸說了。

    下午.歐陽暖來探望林氏.這一回嬌杏卻是避在屋中.半點也沒有出來阻撓的意思,她一路暢通無阻進了院子。王媽媽得到消息,慌忙迎出來.看見她身穿蜜合色棉襖.淺銀紅的對襟長褂,素淡綾棉長裙.臉上未著半點脂粉卻是說不出的清麗難言.既不失少女的青春氣息,又兼有端莊之態,仿佛畫中走出來的美人,心中不免又驚訝了一回。

    丫鬟為她掀開大紅撤花軟簾,歐陽暖微微一笑,走了進去,看到林氏坐在鋪著大紅閃緞坐褥的炕上,帶著大紅猩猩氈昭君套,穿著胭脂紅點赤金線的緞子襖.石青刻絲灰鼠披風,大紅洋縐長裙.耳朵上赤金瓖翡翠水滴墜兒顫悠悠地晃在頰邊,更映得她珠翠耀目.富貴無匹,只是因為懷孕兼之情緒不佳,再好的脂粉也遮不住臉上的斑點和憔悴。

    丫鬟梨香正站在炕沿邊.捧著小小的一個填漆茶盤.盤內一個小蓋鐘.林氏正要從她手中接過茶,看到歐陽暖來了,臉上早已換了盈盈笑意.道︰“這大冷的天氣.難為暖兒想著來,快上嫵來坐著罷.”

    歐陽暖微微一笑.走過去道︰“娘身上可好些了?”

    林氏道︰“已經大好了,還要多謝你一心記牲著。”

    歐陽暖在炕沿上坐了.林氏剛想說什麼,卻突然咳嗽了一聲,歐陽暖忙

    上前幫她順氣,又接了梨香遞過來的茶,倒在茶盅蓋子里嘗了一小。,見溫度適宜,才坐到炕上扶了林氏服侍她喝茶,她面容溫柔、動作自然,倒叫梨香看得傻了,暗道大小姐這麼體貼周到、孝順有禮.任是誰看了,都會以為她是繼夫人的親生女兒。

    王媽媽看到,心中實在復雜難言.如今府中眾人都說大小姐品格端方.行為豁達.性情恬靜.容貌絕俗,二小姐歐陽可遠所不及.只有夫人心里清楚.大小姐分明是個臉上笑嘻嘻心里卻十分毒辣的厲害角色.可人前人後偏偏抓不住她一絲一毫的把柄,這樣下去可怎麼是好“...當下笑道︰“大小姐最是溫柔體貼的.想是在老太太那兒做慣了的。”

    歐陽暖回頭看了王媽媽一眼.點頭道︰“娘身子不好,又懷了弟弟.不能在祖母面前服侍.我作為女兒自然要去為她盡孝的.王媽媽,你說是不是?”

    王媽媽臉色一凜,看了面色沉沉的林氏一眼,低頭笑道︰“是.大小姐說的是。”本想要諷刺她兩句,說她是老太太身邊的哈巴狗,她卻暗指夫人本該去老太太跟前立規矩,誰都知道夫人自懷孕開始已經很久不曾去老太太跟前服侍了毗 這個大小姐,是半點虧也不肯吃的。

    “對了.娘.我差點忘了正事,二月初五是祖母的生辰.我寫了一幅壽字.預備到時候給祖母做壽禮.只不知道這幅字是否合她老人家的心意,要請娘幫我拿個主意才是。”歐陽暖帶著笑容.仿佛剛才的事情沒有發生過一般。

    “這種事情還需問你父親.我哪里懂得。”林氏笑著說道,心道不過一個壽字.怎麼就當得什麼壽禮了,心中實在是瞧不起的。

    “娘說的是.剛才女兒已經著人去請爹爹來此了.請他和娘一同幫我鑒定一番,就盼望著祖母能夠喜歡。”歐陽暖說道。

    林氏的臉上雖然還帶著笑容.心里卻實在奇怪.她到底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請歐陽治和自己一起來鑒定,這其中難道別有所圖?她仔細想了一回,自己一直閉門不出.實在沒有什麼把柄會被她握在手里.也就稍微放心了些。

    歐陽暖和林氏又說了幾句不痛不癢的話.就見簾子一撩.嬌杏沖了進來

    “夫人!”她面孔蒼白,眼楮卻是亮的驚人.整張臉有一種豁出去的神情。跟在她身後進來的小丫鬟滿頭是汗.神色惶恐︰“夫人.奴婢攔不住...

    “這像個什麼樣子!還不快拉出去!”剛派人告訴了嬌杏夫人為她決定了親事.她就沖進來,肯定沒好事!王媽媽惱了.指揮著丫鬟婆子要把她拉出去。

    嬌杏柳眉倒豎,杏目圓睜.道︰“誰敢動我!”她以前是蔣氏身邊的大丫頭.十分得寵又潑辣厲害,到了這里又一直仗著是尚書夫人所賜,林氏對她多有依仗.福瑞院里誰不讓她三分?這時候見她一副撒潑的樣子,別人一時之間都愣在那里.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暖兒,娘有事處理,你先回去吧。”林氏看到歐陽暖站在一旁.不好直接發作,想要先打發她離去。

    “娘,這是怎麼了?”歐陽暖露出奇怪的神情,眼中波光盈盈,倒像是有些委屈.”咱們母女之間還有什麼事情不能說嗎?”

    林氏放在裙邊的手緊緊地攥成了拳.指甲掐在肉里也不覺得痛,臉上卻笑道︰“暖兒說的哪里話.好像娘有什麼事情要瞞著你似的.罷了.嬌杏.你有話就說吧。”

    “夫人!”嬌杏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奴婢不願意嫁給苗管事的兒子.

    話一出口,屋里子的氣氛一下子變得詭異。

    林氏的聲音如同寒霜一般冰冷︰“嬌杏,今天我有事和大小姐商量,你有事情待會兒再說吧!”

    “夫人!”嬌杏猛地抬起頭.”夫人.原來的主子送我來不是讓我來給一個管事的兒子做媳婦的,她沒跟您說嗎?”她的下巴尖尖的,此刻高高揚起,眼楮里充滿惱怒的情緒”她是讓我來為夫人分擔憂慮.伺候老爺的!

    “你這丫頭——”王媽媽瞪大眼楮.不可置信地望著嬌杏,”你.你瘋了,竟敢在夫人面前說這種話!”

    歐陽暖面色平靜地望著林氏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雪白.她轉過頭看著嬌杏,慢慢道︰“二舅母送你來,只不過是要好好服侍我娘罷了,你說的這是什麼話?”

    嬌杏眼中含著說不出的堅定︰“奴婢的確是被送來伺候夫人的.可奴婢的賣身契還在侯府,便是夫人要隨便嫁了我.侯府二夫人知道了,她也是不依的!”

    “所以.你想要怎麼樣?”歐陽暖的聲音一字一句.輕輕地回落在屋里,輕柔的如春風般拂面,卻奇異地帶著一種誘惑力。

    嬌杏臉上的猶豫之色只是一閃而過.她來這個府里.是因為蔣氏許了她姨娘的份位.那可是半個主子!她不是來給一個小小的管家做兒媳婦的!想到紅玉所說的的話.她越發堅定自己的心思.大聲道︰“奴婢求夫人給個恩典,若是夫人嫌棄奴婢.就讓奴婢回侯府吧!”

    “大膽!”林氏被氣得臉色都青了,王媽媽趕緊上去輕輕拍著她的胸。,道”,夫人還懷著身孕.千萬保重身子.不要為了這個小浪蹄子壞了心情!”說完,她厲聲對著嬌杏道︰“你到府里來以後夫人是怎麼對待你的.你這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要不是夫人護著你.容得你在這府里猖狂嗎?,現在翅膀長硬了.還敢跟夫人對著干了!”

    嬌杏一愣,臉上閃過一絲害怕,歐陽暖嘆息一聲,道︰“嬌杏姑娘.看你說的哪里話?苗管事的兒子雖然是娶你做填房.可到底他是跟著爹爹後面的.你嫁給了他又怎麼會錯?我娘可是全心全意為你著想.你可得想明白了才是。”

    填房?嬌杏眼里幾乎要冒出火來.她這樣的相貌.要在侯府里面不知道多少管事來求娶.何必持地跑到這里來做人家的填房?”奴婢不願的事情.哪怕是夫人也強求不了!”

    梨香跟了林氏多年.知道她的性格.不忍心看到嬌杏將來被處置了.趕緊上去拉住她,道︰“嬌杏姐姐,千萬不要這樣跟夫人說話  “

    嬌杏想到自己偷听到,林氏說要在自己的丫頭中找個老實可靠的這樣的話.心中頓時惱火起來.一把掉開梨香的手.冷冷道︰“別假惺惺的,當誰不知道呢,你這麼小心翼翼畏畏縮縮的,還不是要讓夫人以為你听話乖巧,將來攀上老爺做姨娘去?”

    梨香愕然,繼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明明自己是好心好意去幫她.反而被她這樣誤會!當真是好人做不得了!她一抬眼卻看到林氏宛如毒蛇一般陰冷的目光向自己射過來,趕緊跪下,卑微地伏在了地上.道︰“夫人饒命,奴婢斷不敢有這樣的心思!”

    嬌杏卻不管不顧地道︰”夫人,自侯府將奴婢送過來,奴婢一直盡心盡力服侍您.沒日沒夜陪在您身邊.為您分憂解勞、苦心勞力,縱然沒有功勞也是有兩分情分在的,您怎麼能將奴婢送給人家做填房.這是辜負了奴婢原來主子的心意啊……”她掏出帕子開始哭泣.”夫人.奴婢也不是有意要違背您的意思,只是實在舍不得離開您身邊,這院子里王媽媽年紀大了,其他丫頭性子懦弱.便是將來夫人被人欺負了也沒人替您說一句公道話啊!您就是看在奴婢為您分憂的份上,也請留下奴婢才是!”

    歐陽暖听到這里.嘆了口氣,道︰“娘,我說句真心話,嬌杏姑娘人品性子都是出挑的,嫁給那苗沐做填房實在可惜了。”她目光往嬌杏身上一掃,道.”娘要真的將她嫁過去了.只怕二舅母那里多少也說不去吧,……”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之高門嫡女》,方便以後閱讀重生之高門嫡女046 對付刁蠻丫頭的方法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之高門嫡女046 對付刁蠻丫頭的方法並對重生之高門嫡女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