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換藥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槍手1號 書名︰馬前卒

    被秦風在心中暗贊的不錯的女人,在落英縣衙里經過幾天的休養,滋補,憔悴,疲憊迅速地離她遠去,一天天的榮光煥發起來,明眸皓齒,青絲白膚,蜂腰****美胸,即便只是穿著在街上隨隨便便買來的服飾,依然讓服侍她的落英縣令夫人十分嫉妒眼熱,看一眼,便分外自慚形穢,只是在心中暗嘆如此國色天香猶如天外神仙似的女子,將來也不知是什麼樣的男兒才能配得上他?

    閔若兮倒沒有這份自覺,一大早爬起來,草草的梳洗一番,隨意地用釵子在頭上挽了一個髻,便抱了藥箱準備去秦風那邊兒給他換藥。

    “公主,這些事情,其實只要讓大夫去做就好了。”一邊的縣令夫人有些看不過眼,“您是堂堂公主殿下,這種為大兵換藥的事情,偶爾為之就可以了,倒也不必時時去做。”

    閔若兮一笑,“有些事情,自然是自己來做更好一些,多謝夫人關心了。”出門而去,胖子彭武準時地候在門外。

    “胖子,今天還是熬昨天晚上的那種粥,秦風吃了贊不絕口呢,可以弄點葷腥了,我問過大夫,說沒有問題了。”昭華公主將堂堂的坐探校尉當成了廚子來使,這位倒也絲毫沒有覺得不妥,樂顛顛的便去了。作為一名資深坐探,察顏觀色那是必備之功,雖然只是驚鴻一鱉,彭武已是對很多事情了然于胸,這一次自己回去,內衛肯定是做不了了,但只要抱緊了公主這條大腿,還怕日後不能飛黃騰達麼?而在眼下,想抱公主的大腿,自然便是要讓還躺在屋里的那位開心啦。

    倒也不是彭武勢利,但只是身在官場這個圈子里,就算你有本事沒有人欣賞那有怎樣?想當年剛剛進入內衛之時,他還不是一腔熱血,滿腦子的忠心,但被扔到落英縣來一呆就是七年,再好的性子也給磨沒了。每每夜深人靜,自然便會生出許多情緒來,長年累月,也就悟出了許多東西,現在機會便擺在面前,如果不死死抓住,那才是傻子呢。

    比方說現在,公主對他的態度,便有了極大的改變,從最開始的正兒八經的彭大人,到中間的彭武,再到現在的胖子,稱呼的變化代表著一個人對你的親昵的程度,只用了短短幾天,自己便讓公主對自己的稱呼上升到了綽號的高度,自然是讓坐探校尉歡喜的。

    閔若兮不理會縣令夫人的嘀嘀咕咕,也不在意彭武的那一點小心思,在她看來,現在能讓秦風住得舒服一些,吃得滿足一些的人,都是好人,都值得她好好的感謝一番。雖然那縣令夫人有些饒舌。

    “換藥啦!”推開房門,正穿著一條短褲,一只手撐在床上做著俯臥撐的秦風嚇得砰的一聲摔了回去,一拉被子將自己蓋得嚴嚴實實,這位公主殿下,現在越不越不講究了,先前還敲敲門,問一聲,現在是直接推門就進。

    看到秦風的窘態,閔若兮開心地大笑起來,“秦風,你干什麼啊?又不是沒有看過?那天你昏迷的時候,全身上下的藥都是我給你換的,也是我包扎的,倒沒有見過一個大男人像你這麼扭扭捏捏的。”

    秦風心道我不是扭扭捏捏,我只是在你面前不好意思而已。

    “起來!”將藥箱擺好,從里頭一樣一樣的掏出來,按順序擺好,閔若兮雙手叉腰,看著秦風,“不然我就扯被子了。”

    秦風無可奈何地坐了起來,卻仍然用被子將自己的下半部分牢牢地裹著。

    用剪子剪開以前的繃帶,一層層地將帶血的繃帶取下來,屋里立刻彌漫起一股血腥味,閔若兮湊近看著傷口,欣喜地道︰“看到新肉芽了,恢復得真快,落英縣的這個庸醫,看外傷還是很有一套的嘛!”

    秦風苦笑,對方還真不是一個庸醫,只是一個不通武道的普通醫者,如何能瞧出自己的隱患來。

    “別動喲,我給你涂新藥膏,肯定有點疼的。”耳邊傳來女人的輕聲細雨,緊接著傷口處便傳來一陣陣的清涼感,一只柔弱無骨的小手,輕輕地在背上撫過,秦風的肌肉不禁立刻繃緊,腦門上冒出一陣陣的虛汗。以前在軍中,受了傷,要麼便是麾下給自己涂藥包扎,要麼便是舒暢親自動手,手法自然都是挺利落的,但下手可是沒輕沒重,那個時候鬼哭狼嚎自然是免不了的,可現在那縴縴細手溫柔的落下,雖然不疼,但心里卻更緊張。

    上藥,包扎。感到差不多了,可身後那只手卻依然落在裸露的背上,閔若兮不動,秦風自然也不敢動,僵持了片刻,身後傳來閔若兮幽幽的嘆息︰“身上怎麼這麼多傷啊,一層疊一層,都沒塊好地方了。”

    “軍人嘛,都是這樣。”秦風道︰“特別是我們敢死營的弟兄,身上沒幾塊傷疤,都不好意思赤身洗澡的,我在敢死營里呆了六年,傷多一些也很正常嘛,又沒死,都是些皮肉傷,不礙事的。傷疤啊,是軍人的勛章,我在西部邊軍之中囂張跋扈,連左帥也敢頂撞,不就是仗著這些傷疤嗎?要是沒這些,左帥把我腦袋砍了幾百遍了。可惜左帥沒了,他是一個好人吶。”

    手指輕輕地在傷疤之上掠過,閔若兮的聲音卻是有些顫抖,“我在京中,倒是經常听說一些熱血賁張的故事,可是這一次我經身經歷了,卻發現,現實與故事之中的差距,可是太大了。”

    秦風轉過身來,看著閔若兮,“打仗嘛,都是殘酷的,你不殺我,我就殺你,其實談不上勇不勇敢啊,上了戰場,再溫順的人,也會被逼成屠夫,沒有誰想活在這樣的戰亂之中,可現實就是這樣,不得不打,不能不打。而像我們敢死營的這些人,又多了一些其它別的東西。”

    “我听說你們敢死營都是一些十惡不赫的壞人?你是怎麼將他們整治的服服帖帖的?”閔若兮問道。

    “十惡不赫?”秦風笑了笑︰“人之初,性本善,誰是十惡不赫的呢?很多事情,並不是表面看的那樣,即便真有些人其罪該死,但當了軍隊這個大融爐之中,其實也會被感染的。我在敢死營這幾年,招來的人,其實已經摒棄了那些真正的十惡不赫的家伙了,這也是我們敢死營戰斗力節節上升,死亡率卻在逐年下降的原因了。這些人,都還想活著回去過正常人的生活呢。有了這個念想,自然便好管教了。”

    “看來傳聞與現實的確有很多的差異。”閔若兮道。

    “當然,你啊,是高高在上的金枝玉葉,我們是在泥潭里打滾的走狗,生活環境天差地別,所見的,所想的,所做的,自然不一樣,看問題的角度也自然不一樣。”秦風道。

    “以後可不許你這麼說了,什麼走狗,多難听,我啊,在別人面前,或者是金枝玉葉,在你面前可不是。”閔若兮臉紅了紅,“你就把我當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子好了。”

    “現在或許可以,但回到大楚,可就不行羅!”秦風哈哈一笑,“公主殿下,到時候我去公主府求見你,你可別弄幾條惡狗追著咬我啊。”

    “公主府的大府隨時都對你開著,你想什麼時候進來,就什麼時候進來,你不想進來,我還會差人去捉了你進來呢!”閔若兮臉紅通通地站了起來,抱了藥箱,轉身就走。

    “呆會兒胖子給你送粥菜來,一點也不許剩下,要吃得光光的,我會檢查的喲!”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馬前卒》,方便以後閱讀馬前卒第七十章︰換藥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馬前卒第七十章︰換藥並對馬前卒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