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一窩蜂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槍手1號 書名︰馬前卒

    大半個時辰之後,一人出現在剛剛秦風殺人的所在,低著頭看著死在地上的兩個黑衣人,來人輕輕地咳嗽著,“果然是秦風的手筆。”他低低地道,看了一眼再也沒有任何掩飾的離去的行蹤,他身形一晃,從原地再一次的消失。

    這人是鄧樸,雖然受傷頗重,但他終究要比束輝強上不少,還是第一個趕到了事發地點。在他離去之後差不多一柱香的時間,束輝和數名黑衣人亦相繼出現。

    “找到他們了。”束輝根本沒有看倒在地上的手下的尸體,只是興奮地看著秦風離去的方向,“倒也真是一個角色,能在我們的追蹤之下跑出這麼遠,了不起了不起,不過既然已經露了形蹤,再想從我的手掌心里溜脫就沒有這麼容易了。”他揚聲大笑起來。“我們走。”

    秦風在林間狂奔,他對這片山脈極其熟悉,如果沒有人阻擋,他能在短時間之內,便進入大齊的國界,這里,距離落英山脈的邊緣並不太遠了,出了落英山脈,便有一個大齊的縣城,只要到了那里,便安全了。但現在,時間,似乎變得要有一個世紀那麼漫長。

    “你剛剛停下來是又在設置陷阱嗎?”背後,閔若兮輕聲問道,口鼻里呼出來的熱氣讓秦風的耳朵癢絲絲的。

    “一點點小把戲,沒指望能擋住鄧樸,但至少可以將他那些狗腿子擋住幾個。”秦風的聲音微微有些喘,閔若兮看著苗條,實則極沉,像現在這樣全力奔跑,秦風覺得體內那火一般的感覺又再次出現了,沒有絲毫的猶豫,他從懷里又掏出了一枚丸藥,丟進了嘴里,吞了下去,感受著那絲絲清涼之意,舒暢的話亦在耳邊響起︰“你每吃一顆,離你去閻王爺兒那便又近了一步,所以,我不希望你將他們吃下去。”

    可是現在秦風不得不吃,不然就不是他自己去見閻王,而是別人送他去見閻王了。

    “那鄧樸不是口口聲聲要活捉你嗎?怎麼他的那些狗腿子,在發現那個陷阱之後,根本連察看一下也不做,提弩便射,這要是將你一弩射死了,這兩國之間只怕就要鬧大了吧?”秦風問道。

    “如果我被射死了,那也是你的錯,是你將我埋在那下面的。”閔若兮微恙道,對于先前秦風招呼就不打一個就將自己弄昏然後扔在坑里,然後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用葉子埋上,現在身上怎麼聞都有一股酸腐的味道。自從能動彈之後,她好不容易才找了一處地方,將自己清洗得干干淨淨了,現在,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秦風嘿嘿干笑了兩聲,“殿下要問罪的話,還是等我們活著回去再說吧。”

    “我們當然能活著回去。”閔若兮肯定地道。

    听著閔若兮的話,秦風卻是苦笑了幾聲,她或者能活著回去的機率很大,可是自己就不見得了,身後追來的鄧樸,可是秦國邊軍的將領,自己這些年也不知殺了多少秦國邊軍,秦國邊軍那一個不是恨自己入骨?落在他手里,能給自己痛快地一刀,便算是慈悲心腸了。

    收斂起心神,秦風鼓足干勁,加速逃跑,命運只能掌握在自己手中啊!不到山窮水盡的那一刻,自己是絕不會死心的。

    鄧樸感覺得自己離對方越來越近了,沿途留下的逃亡痕跡愈來愈新鮮,很顯然,對方剛剛離開這里不久,一個區區五級的家伙,居然能在自己的手下逃亡這麼久,不得不讓他感到有些震憾,這個秦風,還真是讓人難以琢磨,身為一個邊軍將領,居然對于逃亡追蹤這樣一些鬼魅勾當如此精通,要不是他還帶了一個行動不便的昭華公主,自己只怕早就將他追丟了。

    倒是一個人才,可惜不是大秦的,待會追上了他們,看看能不能勸降于他,這樣的人,如果歸順了大秦,那自然是極好的,雖然他殺了很多的秦人,但這算得了什麼呢?這個世道什麼最不值錢?人命!什麼最值錢?當然是人才。大秦地處西陲,地大物薄人稀,人才更是凋零,這樣的一個人如果能收復,于大秦,更于鄧氏,都是上上大吉。現在國內,卞氏與鄧氏相爭日趨激烈,雙方的爭斗從朝堂到地方再到軍隊,那里都處于激烈交鋒的狀態之下,這個秦風殺了七八個卞氏嫡系子弟,如果降了大秦,除了依靠鄧氏,還能靠誰?

    當然,如果不降,這樣的人,便只能及早除掉了。留給楚人,便是對秦人最大的犯罪。

    腳下微微一動,鄧樸心念一動,內力頃刻之間遍布全身,波的一聲響,眼前突然爆出一團彩霧,有毒!兩手一動,勁風吹拂,立時便將面前的彩霧吹開。心中不由微微恙怒,這個秦風,逃亡的時候,竟然還不忘算計自己,當真是可惡之極。

    **波連聲的破碎之聲在周邊響起,一團團彩霧升起,鄧樸心中微驚,他很難想象這個陷阱,對方是怎麼布置的,但看那飄起的霧的顏色,他便絲毫不感怠慢。如果是在自己巔峰狀態之時倒也罷了,偏生這一趟,自己連受重創,先是與郭九齡那個老不死的硬拼了一記,然後又與束輝聯手,大戰左立行,特別是最後一仗,讓他受創頗重,實力下降嚴重。

    屏息凝神,腳下便欲加速從這彩霧之中穿過,剛剛踏出一步,耳邊卻傳來嗡嗡之聲,彩霧當中,一個小黑點迎面而來。

    曲指一彈,啪听一聲脆響,那小黑點立時在他指間變成了齏粉,這一霎那,鄧樸卻也看清了,那竟然是一種類似于馬蜂的小玩意。

    心里驟然一驚,腦門之上立時滲出一層細細的汗來,這是落英山脈里的殺人蜂。這玩意兒可不是單獨行動的,一動便是一大群,更重要的是,這小東西奇異的很,尾後蜂針,能夠刺破一個武道高手真氣布下的屏障,換而言之,自己以內力遍布全身,對別的蟲蟻有效,但對這殺人蜂,卻是沒有任何作用的。

    眼前出現了一團黑雲,鄧樸叫得一聲苦也。不僅僅是他的前方,在他的左右後方,那嗡嗡的聲音也是愈來愈大。

    他猛地明白,那升騰而起的陣陣彩霧,根本就沒有毒,這東西只有一種功能,那就是吸引這要命的殺人蜂前來。

    厲喝一聲,他猛地向前沖去,同時兩拳急速擊出,拳風所觸之處,一團團的殺人鋒下雨般地落下地來,但就在同一瞬間,鄧樸看到的是極細的小針,無聲無息地向著自己飛來。

    向前沖!鄧樸穿過了彩霧,但他卻忘了,在他的身子穿過彩霧的同時,那獨特的氣息卻也沾染上了身子,雖然身後的彩霧吸引了大部分的殺人蜂,但還是有一部分尾追著他不放。

    遠處,秦風看著團團蜂霧向著一個地方狂飛而去,心下卻是大喜,饒你奸似鬼,也得喝老子我的洗腳水。

    “我們快走,這玩意兒能幫我們爭取一點點時間。”他對閔若兮道。

    團團蜂群從兩人身邊掠過,但卻在飛近二人身邊的時候,卻拐了一個彎,徑直繞道而行,這讓本來身上陣陣發麻的閔若兮大奇。

    “這是怎麼一回事?”她問道。

    “你忘了我這沿途一直在彩摘一些草藥和果子麼?”秦風輕笑道︰“什麼事情都是有備無患,充分準備了,便能在某個時刻發揮異想不到的作用,先前我布下的那些陷阱,都是為了吸引這些蜂子,而我們身上,自然有這蜂子極為討厭的味道,他們才會避而遠之,不過現在鄧樸身上,說不定就沾滿了這些蜂子最喜歡的東西。而且這東西可十分記仇,鄧樸與他們,現在只怕有一場惡戰。”他得意地笑了起來。

    “我們身上有什麼味道?”閔若兮抬起袖子聞了聞,除了一股股酸爽,卻也沒有什麼特別的。

    “要是我們也能聞到就不稀奇了。”秦風從懷里拔出一把草,用力一擰,幾滴汁液流了出來,浸染在閔若兮的衣袖之上,頃刻之間便再無影蹤。

    “我在落英山脈一呆便是六年,可不是白呆的,有仗打的時候便打仗,沒仗打的時候,便陪著舒瘋子滿山亂竄,那家伙,對這些玩意兒特別在行,我跟著他,自然也學了不少。”秦風笑道︰“藝多不壓身啊。”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馬前卒》,方便以後閱讀馬前卒第四十九章︰一窩蜂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馬前卒第四十九章︰一窩蜂並對馬前卒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