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第一次親密接觸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槍手1號 書名︰馬前卒

    秦風沉默地跟在昭華公主身後,听著對方嗚咽的哭聲,心里也是極不好受,雖然見慣了生死,但這樣的生離死別,顯然不是這樣一個沒有見過多少這種場面的女子能經受得住的,哪怕這個女人並不尋常,即便是自己,剛剛在與郭九齡告別的時候,鼻子也是發酸。

    自己與郭九齡沒有什麼交情,這個時候都感到傷心,別說與郭九齡千里同行的昭華公主了。

    回首來路,莽林叢叢,看向前方,山巒疊嶂,不知從何處傳來虎嘯狼嗥,仰望空中,無數巨樹張開巨大的樹冠,擋住了看向天空的目光,無孔不入的陽光,也只能從那些縫隙之中,偷偷地在地上映出一個又一個的圓斑,踏足所處,厚厚的落葉軟綿綿的並不受力,一股陳腐的味道在鼻翼之間彌漫。

    昭華公主奔行極速,她的輕功本身就極佳,此刻即便心傷神惶,但行走之間,那一種飄逸卻仍然展現無疑,一起一落,宛如林間精靈,而跟在身後的秦風,就顯得笨拙許多,一腳重重地踏在地上,在地上留下一個深深的腳印,身體便如同彈丸一般向前彈出,落地之時,另一腳又重踏地面,再一次向前彈出。不過雖然看似笨拙,但卻極有效果,緊緊地跟隨在昭華公主身後一步之遙。

    昭華公主仍然在哭著,但秦風並沒有去勸說,讓她哭一哭,發泄一下並不是什麼壞事,逃亡的路還長著呢,哭過了這一陣子,再振作精神吧,那鄧樸雖然受了傷,但也不是自己能擋得住的,所幸的是他的幫手也被殺得差不多了,昭華公主本身的武功亦是極高的,差的或者只是對敵經驗而已。等她恢復了精神,兩人聯手,或者能從鄧樸手中逃出一條性命來。

    現在鄧樸應當已經判斷出自己這一行人逃亡的路線了,不是往楚,而是選擇了橫跨落英山脈往齊國去,這樣能避開秦人的攔截,但卻也拉長了逃亡線路,在身後有高手追擊的形式下,情況也好不到哪里去。

    最好天上掉一塊石頭下來將那鄧樸給砸僕!秦風在心里念叼著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權當是自己尋開心,找慰藉了。

    前方的哭聲驟然停頓,身前的昭華公主身子搖晃了一下,整個人都往地上出溜下去,緊跟在身後的秦風正自想著心事,萬萬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好端端的怎麼突然就倒了下來,收勢不及,險些兒便撞在昭華公主身上,急扭身子,向一側滑開一步,再扭身回來之時,便看到昭華公主整個人平平整整地躺倒在了地上。

    “殿下,殿下!”秦風大驚,一下子撲上去,單膝跪倒在昭華公主身側,俯身呼喊道。

    躺在地上的昭華公主恍若未聞,臉色蒼白,呼吸微不可聞。秦風咬了咬牙,伸出手去,將昭華公主扶了起來,頭擱在自己一條腿上,一只手從地下探過去,抱住對方的腰,一發力,將對方扶著坐了起來,搖晃了幾下,對方仍然毫無動靜。

    手摸上對方的脈門,輸出一絲內力,心中卻是叫一聲苦也。對方體內氣息四處亂躥,完全不受控制,而且體溫也在一點一點的升高,這情形,倒和先前郭九齡一般無二。只不過郭九齡是施展了那門邪門兒的功夫,這位卻是嗑了藥。

    看著懷里的昭華公主臉色由蒼白慢慢地變紅,秦風卻是有些手足無措,這種情況,他可沒有辦法,要是舒瘋子在這里就好了,想到舒瘋子,猛地想起懷里還有臨走之時舒瘋子給他的幾瓶藥,從懷里掏出幾個小瓶,看著上面的標識,找到標有內傷的一瓶,從中倒出一個翠綠的藥丸,也不管藥對不對癥,塞進昭華公主的嘴里。

    但跟著問題就來了,藥倒是進了嘴,但懷里的女人卻不知道咽,從腰里取下皮囊,倒提著將皮囊嘴塞進對方嘴里,眼看著那水流進對方嘴里,然後又從嘴角溢出來,竟是一點也沒有咽下去。

    “這可苦了!”秦風為難地瞧著懷里的女人半晌,連連搔著腦袋,頭皮屑與碎毛發紛紛而落,感受著懷里女人的體溫越來越高,臉色越來越紅,直如要滴出血來一般,秦風終于咬了咬牙,“殿下,這可要得罪了。”

    一仰脖子灌了一大口水,猶豫了片刻,終是一低頭,兩張嘴貼在了一起,伸出舌頭撬開了對方緊閉的牙關,腮幫子微微用力,將水送了過去。

    進了對方嘴巴里的水沒了往外去的空間,終于是向內流去,再加上秦風使勁吹氣,藥丸終于是咕的一聲,順著水流落到了對方肚子里。

    秦風抬起頭,臉色也如懷里的女人一樣,變得通紅通紅的。汗水滴噠滴噠地落下來,身體竟是忍不住一陣顫栗,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娘的,居然是甜的。

    低頭看著懷里的女人,感受著那火熱的溫度,秦風忽然覺得身體某個地方居然發生了反應,一楞神,他突然啪的伸手給了自己一個耳光,“娘的,命都快保不住了,還有這樣的念頭,該打。”

    這一巴掌卻是打得極狠,臉上出現了五個鮮紅的指印。臉上的疼痛傳來,將那股剛剛自然產生的生理反應也一下子給掐滅了。

    心中有些忐忑地看著昭華公主,也不知舒瘋子的藥有不有效,對不對癥,反正現在也只有死馬當作活馬醫了。

    老天爺保佑,老天爺保佑,舒瘋子快快顯靈!秦風在心中不停地祈禱著,頃刻之間,將他所有知道的神靈都許了一遍願,病急亂投醫,連舒瘋子舒暢也成了他許願的對象。

    不知是他許願起了作用,還是舒瘋子的傷藥的確神效,昭華公主的體溫終于慢慢地降了下去,臉色也開始逐漸地恢復了正常,一柱香功夫過後,呼吸也慢慢地平穩下來。

    秦風大喜過望,自己人品一向不好,也從不指望有人品大爆發的時候,卻不想在今天最危急的時候,人品爆發,隨隨便便一顆藥丸下去,居然便讓對方恢復了。

    重新伸出三指搭上對方的脈門,所謂久病成醫,又與舒暢這樣的人在一起呆得久了,診脈探病,他倒也多多少少懂一些,而且還是世上醫者極少有人懂的反關脈。這是跟著舒瘋子學的。

    手一搭上去,秦風的臉色又變得蒼白了。先前昭華公主的內息是如脫韁的野馬四處亂竄,難以控制,現在卻是空空蕩蕩一無所有,居然探不到一點內息的反應。

    糟糕!秦風頓時覺得腦袋瓜疼了起來,該死的舒瘋子的這藥,怎麼會有這樣的副作用。

    懷里的女人緊閉著的眼皮之下,瞳孔輕微地轉動了一下,然後在秦風的注視之中睜開了眼楮,看著近在咫尺的秦風的臉,先是眨巴了幾下,接著便反應過來自己現在是躺在對方的懷里,臉色頓時唰地紅了,似乎想要掙脫出對方的懷抱,但心念一動之中,卻驚惶地發現,自己根本動彈不得,別說翻個身了,連一根手指也無法動彈。

    “我,我怎麼動不了啦?”昭華公主尖叫起來。

    女人尖叫的聲音是如此的刺耳,使得秦風不得不將頭盡量向後仰去。

    “快放我下來。”

    秦風這才反應過來,貌似自己還抱著身份高貴的昭華公主。哦了一聲,他一撤退,一撒手,昭華公主如同一個皮口袋一般摔倒在地上,仰面朝天地平攤在地上。

    “我,我沒法子動了。”昭華公主大叫起來。

    “公主,你先前吃什麼了,我在瀑布之上看到你吃了一顆藥。”秦風蹲到她的身邊,問道。

    “那是一種激發潛能的藥,是萬不得已時候用的。”昭華公主道。

    “跟郭九齡那邪門的功夫一樣,有不有什麼後遺癥?”秦風有些慌了。

    “那不一樣,這種藥丸是皇家秘制,原理雖然與郭老那門功夫差不多,卻不會有那種後果,當然威力也無法相比,事後最多有幾天時間毫無內力,但,但不可能完全動彈不得啊!”昭華公主的聲音里透露出驚慌失措。

    秦風咧了咧嘴,他可不敢說自己剛剛在對方昏迷的時候,又喂了一顆藥給對方了,說不定這兩種藥對沖,這動彈不得便是兩種藥打架的後果。

    “或者,或者只是暫時的現象,歇一歇就好了。”他期期艾艾地道。

    兩人一躺一坐,晃眼之間便是一個時辰過去,昭華公主卻仍是無法動彈,秦風卻知道,再也不能等下去了。

    “公主,郭老說了,他最多為我們爭取半天功夫,我們不能再耽擱了,我必須帶公主走,得罪了!”他彎下腰來,將平躺在地上的昭華公主一下子抱了起來,大步向著密林深處走去。

    渾身沒有絲毫力氣的昭華公主被秦風緊緊地抱在懷里,臉色通紅,從小到大,除了父皇,即便是兩個哥哥,也沒有跟她如此親密,但此時此刻,卻也只能從權,她緊緊地閉著眼楮,只希望自己的身體快點好起來,不說內力恢復,至少能讓自己走路啊!她竭力不去想自己現在身處何處,但鼻間男人特有的氣息卻一陣陣地傳來,讓她心慌意亂。

    秦風這個時候卻是沒有絲毫別的想法,懷里的女人沒有絲毫力氣,死沉死沉的。

    看著多苗條的一個女人,怎麼這麼沉啊!看來定是長著強盜肉啊!他在心里哀嘆著。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馬前卒》,方便以後閱讀馬前卒第三十章︰第一次親密接觸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馬前卒第三十章︰第一次親密接觸並對馬前卒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