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千年龍王l 書名︰遼東之虎

    “我爹還活著?”听了甦克薩哈的話,剛剛還蹦得像條活驢的綠珠立刻安靜下來。

    “甦克薩哈,你知道想要我放過你們女真人。僅僅一個李貝勒,可是遠遠不夠的。”李梟沒等甦克薩哈回答,背著手輕輕的道。

    “這些年的戰爭血已經流得夠多,既然各位貝勒吩咐奴才來京城,就是想避免無辜的流血。大帥您有什麼吩咐的,盡管跟奴才說。如果能答應的,奴才肯定會給您一個滿意的答復。如果不能答應的,李大帥也會體諒我們的難處。”甦克薩哈一番話說完,就站在邊上等著李梟開條件。

    這就算是把自己放在砧板上了,等著別人拿刀來剁。

    “你小子倒是痛快!既然這樣我也不瞞著掖著!

    沈陽,遼陽,撫順,鐵嶺這些地方你們要交還給我們。畢竟這些地方都是大明領土,我身為大明的將軍也有收復失地的責任。”

    “大帥!這些地方我們女真人也是付出血的代價才……!”

    “甦克薩哈,你要搞搞清楚。我現在是通知你,不是跟你談論條件。我說的條件,你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敖滄海他們會殺光你們之後做到。什麼時候,你們也有資格跟我講東講西了?”李梟憐憫的看著甦克薩哈,就像是在看一只螞蟻。

    “……!”甦克薩哈被噎得沒話,刀把子在人家手里。作為如今弱勢的一方,甦克薩哈還真沒資格跟李梟談條件。

    “哼!”看到甦克薩哈的樣子,李梟輕蔑的哼了一聲。甦克薩哈拱著手弓著腰,腦袋快要塞進褲襠里。

    “你們掠奪的漢人奴隸,要全都交給我們。大明子民,絕對不會給人做奴隸。”

    甦克薩哈听著李梟的話,這次他非常乖,一動不動跟哈巴狗一樣。

    “這第三嘛!你們要把代善和他兒子,孫子的人頭送來。听好了,上到二貝勒代善,下到吃奶的娃娃,我要代善家斷嗣絕孫。至于阿敏的家人,你需要把他們全都抓起來,等候我的處置。”

    听了李梟的話,甦克薩哈渾身顫抖。但卻不敢搭茬兒!

    “如果你們都能做到,我可以考慮把旅順給你們。從旅順到馬欄河沿岸,還有金州這麼一大片土地都給你們。”

    “大帥此言當真?”甦克薩哈的眼楮立刻亮了起來,如果干掉代善一家。清退漢人奴隸,女真人其實沒剩下多少。從旅順一直到金州,這可是好大一片地方,足夠女真人生活。

    況且這些年,漢人在旅順屯墾。旅順有大片的土地都是開墾過的熟地,只要去了接手就能種,根本不用開荒。甦克薩哈做夢也沒想到,天上居然還真能掉餡餅。

    “狗日的,我家大帥什麼時候騙過人?回去把代善一家老小的人頭送過來,大帥自然會把上好的土地賞給你們。”祖大壽指著甦克薩哈的鼻子,甦克薩哈看都不看祖大壽,只是直勾勾的盯著李梟。

    “只要你們安安分分的待在那里,我的兵不會越雷池一步。但你們如果越過了邊界,有事兒沒事兒的過來搶一把,可別怪我手下不留情面。”李梟冷著臉警告。

    “不會!不會!我們一定會安安分分,謝大帥!謝大帥!”甦克薩哈一下子跪倒在地上,磕頭蟲一樣在地上“砰”“砰”的磕頭,做夢也沒想到,條件居然會這麼優厚。

    “先別謝,你先把代善一家的人頭帶過來。”李梟用腳扒拉著甦克薩哈的腦袋。

    “奴才一定辦妥!奴才一定辦妥。”

    “那我爹……!”沒听說李梟把李永芳列為條件,綠珠大著膽子問了一句。

    “李貝勒……!李貝勒當然會立刻送回來,奴才回到沈陽,就會把李貝勒送過來。”得到這麼優厚的條件,甦克薩哈心里樂開了花。一個李永芳的死活,跟幾萬女真人的生存比起來一文不值。

    “走吧!”李梟說了一句,侍衛把千恩萬謝的甦克薩哈拉了出去。

    “便宜了這幫韃子。”綠珠小聲的嘟囔。

    “傻丫頭,韃子完蛋了。老夫看來,留在遼東的韃子亡族滅種就在眼前。”老陳福捋著胡子,一副教訓晚輩的口吻。

    李梟送走了甦克薩哈,不是他不想干掉女真人。實在是現實情況不允許!

    大凌河一戰,阿敏豁出命的亡命一擊。黑暗中的混戰一師可謂是傷亡慘重,瓖藍旗這一戰可算是拼盡了最後一滴血。真把韃子逼急了玩起命來,傷亡絕對不會小。

    一旦把他們逼得逃竄進長白山里面,那更加是噩夢。

    這些女真人原本就靠漁獵為生,長白山就是他們的家。當年杜松,劉挺這樣的名將,都是因為山中地形不熟全軍覆滅。如果派敖滄海他們貿然進入長白山,李梟覺得勝負真很難說。現在的裝備和編制,更加適合打陣地戰,而不是近戰剿匪。

    說到底,還是兵太少。

    一師經過這一戰,估計得需要半年以上才能恢復過來。二師倒是兵強馬壯,可偌大的遼東只有二師幾千人守著,也夠袁崇煥廢心思的。

    三師還在濟南集訓,順便和滿桂一起彈壓山東地面。祖大壽的騎兵第二師,如今在河北不斷追殺那些逃竄的亂民,累得跟狗差不了多少。

    李梟算計了一下,想要佔據河北還得再重新編練一個師才行。不然,自己手里一丁點兒機動力量都沒有!

    韃子降了之後,遼東在李梟手里終于練成了一片。加上吞並了河北,山東的地盤。如今李梟已經擁有了三省的土地,可軍力卻遠沒有打到控制這麼多土地的程度。

    槍桿子里面出政權,李梟明白這個道理。

    如今最需要了解的,就是皇帝的態度。畢竟,無論李梟怎麼折騰,這江山還姓朱。老百姓的心里,朱家的皇帝還是天下共主。

    “南京傳回來的消息是皇帝病了,錢謙益收服了張獻忠之後,把半個河南都給了他經營。如今南邊兒的情形晦暗不明,老夫也想不通,朝廷到底打的什麼主意。”老陳福一五一十的向李梟稟報。

    “打的什麼主意,還不是挾天子以令諸侯那一套。如今,他錢謙益手里可是握著皇帝。我看,當初他放任陝西局勢敗壞,打的就是這個主意。這幫讀書人,心里的花花腸子多了去。難怪說,聰明人作惡的破壞力是蠢人的十倍都不止。”

    “為了一己私利,把事情做到這個地步,也算是駭人听聞。最難得的就是,布局精心算計精準。天下如同棋局,任他錢謙益擺弄。這份心機這份手段這份大局觀,當真是心思縝密到了無以復加。”張煌言由衷的欽佩。

    能把天下事掌控到這個地步,一步步算計之精算計之險。張煌言自問還做不到這一點!有些事情看起來容易,可如此龐大的帝國,如此眾多的人。再好的計策到了實施的時候,總會遇到一些這樣或者那樣的問題。出岔子是在所難免的事情!

    把事情做到這個地步,起碼要有一個人玩八個球的本事。

    “挾天子!令諸侯!老子如今也成了諸侯了啊!倒是想知道,這錢謙益到底想怎麼個令法。”李梟靠在椅子上坐下,示意張煌言和老陳福也坐。

    “他還能怎麼辦,如今京城是大帥在佔著。估計是會讓大帥退出京城回到山東去,再有可能就是令大帥繼續西進。收復山西還有陝西關中西安,如今那里疫病橫生,皇太極這個苦頭可吃大發嘍。”

    “關中的疫情嚴重麼?”

    “皇太極還沒退回關中,軍中就已經發了疫病。到了關中更加了不得,據說現在關中被鬧騰得十室九空。能逃的都逃了,漢中一代滿是難民。好多人正在涌進巴蜀!听說漢中也開始鬧疫病了!”老陳福嘆了一口氣。

    “這種情形咱們不能去關中,京城這疫病好容易算是控制住了。可河北的疫病還沒弄干淨,就算想要去關中,也得等這陣風過了再說。”張煌言很害怕,李梟想一口氣再把關中吞掉。年青人總會有些好大喜功的毛病!

    “去關中?哪來的兵?咱們對付疫病的法子,在一城一地瘟疫剛剛興起的時候就開始防治,還算是湊合。真要是關中那麼大片地方,根本沒辦法控制。咱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控制住河北。將遼東,河北,山東連成一片。這也是,我為什麼會留下兩紅旗的韃子,還把旅順騰給他們。

    把獵物都抓光了,獵犬就離下鍋不遠嘍!”養寇自重的主意是孫承宗出的,一支幾萬人的兩紅旗去了旅順,就是被關進籠子的貓。沒事兒拿出來戲耍一下,就說東北有老虎,老子還不能亂動。李梟覺得,這老狐狸出的主意,只適合騙騙智商六十的學齡前兒童。

    政治這東西就是這樣,其實好多時候就是要找個借口。至于事實是怎樣,沒人在乎!

    對于錢謙益這樣,深謀遠慮走一步看十步的對手。偶爾耍耍無賴很有必要。

    “大帥能有這個心思,這可是遼軍上下的福氣。錢謙益哪里做的很絕,難民在全都被截留在兩淮和河南,根本到不了江南。這一次的疫病,只有山東、遼東和江南得以幸免。

    咱們沒有余力進攻關中,可錢謙益卻是有的。老夫覺著,洪承疇的投誠似乎也太蹊蹺了些。那家伙一向忠于大明,皇帝和錢謙益都很看重他。可在紫荊關,這家伙一槍沒放就投降了。無論從哪里看,這都說不過去。居庸關還是硬挺了兩天,他洪承疇兵強馬壯的,韃子剛到就投降了,這說不過去。”

    “難道說,這也是錢謙益的算計?”李梟感覺到一陣陣脊背發涼,佔領京城的時候他還覺得,什麼錢謙益之流也不顧如此。

    “縱橫交錯兮天下之局,誰能參悟兮世事如棋。”張煌言吟誦有聲。

    新年到了,遼東、山東、還有京城的百姓們全都在熱熱鬧鬧的過年。河南,關中,山西還有河北的一些地方卻在哀嚎。

    寒風中,一戶戶人家斷了炊煙。不是沒糧食下鍋,而是家里人都死絕了。一窩窩的老鼠爬上炕頭,吃死人的肉。一個個吃得眼楮通紅,甚至見到活人也敢沖過來咬。

    路上根本看不見人,如果看見了也是凍得硬邦邦的死人。難民跑到哪里,都會被當地官府攆走。離亂人不如太平犬,這話說得一點兒都不錯。到了這時候,人連狗都不如。

    開封城里面塞滿了逃荒過來的人,好多都是京城里面逃出來的富戶。本想著帶著錢財,跟著皇帝一直逃到江南去。卻沒想到了河南就被攔住,根本不讓他們去江南。

    吃食貴的像是在搶錢,花光了錢就成了乞丐。一堆堆人擠在一起,靠著體溫互相取暖過冬。每到夜深的時候,總是能听到人被凍得發出野獸一樣的慘嚎。

    清晨打開城門的時候,就會有人趕著大車巡視。只要踹兩腳沒站起來的,就會被扔進大車上,然後被拉出城扔進化人場燒掉。焚燒死尸,這是官府唯一的衛生防疫手段。

    燒過的尸體,隨便挖一個大坑。當坑里的骨灰快滿了的時候,上面蓋上一層浮土。天知道這里面到底是多少人的骨灰,沒人在乎也沒人查。

    關中、山西、河南就是活生生的人間地獄。

    李梟讓說書人,把這些地方的消息撒播出去。京城百姓看愛委會那些人的眼神兒逐漸也變了,有些人從被動的管束,到了主動配合。

    大年初五的時候,京城組織了一次義務勞動。無數百姓帶著工具來到京郊,填平一個叫做龍須溝的地方。因為愛委會說,這里夏天會滋生許多蚊蟲。這就是京城的疫病之源!

    鄭森放下手里的鐵杴,直了直發酸的腰。

    “大哥哥,喝口水!”一個生著大大眼楮的好看姑娘,手里捧著粗瓷大碗端過來。

    鄭森愣了一下,看了看愛委會的袖標。戴著這個袖標,以前可是沒少在背地里挨口水噴。(www.101Novel.net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遼東之虎》,方便以後閱讀遼東之虎第三百八十九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遼東之虎第三百八十九章並對遼東之虎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