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千年龍王l 書名︰遼東之虎

    李梟在兗州買了些土特產就準備打道回府,堂堂山東巡撫總是待在兗州算是怎麼回事兒。

    面對王氏,李梟有些愧疚,更多的是不舍。如果說是平常百姓家的女人,李梟也就帶回到濟南。只要干得小心些,不會有人知道。到了濟南,也不會有人說個不字。德川千姬就一直竄登李梟把她的侍女收了房,尤其是看到敖滄海把二丫的肚子搞大之後,這種想法更加的強烈。

    可沒辦法,王氏是王妃。是朝廷新冊封魯王的親娘,弄這麼一個女人回家,一旦被人告發後果非常嚴重。

    準備好了依依惜別的說辭,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因為王氏說了三個字“我有了!”

    “有了?”李梟眼楮瞪得牛蛋大,不可置信的看著王氏的肚子。

    “真的有了!今天換了衣服去街上請郎中瞧了,號出了喜脈!”燭火下,王氏的臉微微有些紅。

    李梟的大腦處于宕機狀態,兩輩子加一起都沒當過爹。沒想到,不經意間就完成了基因傳承的偉大使命。這……!太他娘的意外了。

    “跟你說話呢!人家有了!”看到李梟傻不愣登的狀態,王氏氣得搖元宵一樣搖李梟的胳膊。

    “呃……!咳咳!”李梟組織了三次,都沒能成功組織好語言。不能再讓王氏這麼搖了,再搖胳膊就脫臼了。拉著王氏,確切的說是扶著王氏坐到椅子上。手想往肚子上按,貼近了卻又不敢。

    圍著王氏轉了三圈兒,看得王氏的眼楮都出蚊香圈兒了。

    “你……有了?”

    李梟的問話,王氏差點兒沒背過氣去。敢情這位巡撫大人,居然才听明白。

    “嗯!”王氏羞澀的點了點頭。

    李梟跑到門口想大喊一聲宣泄一下胸中的激動,可跑到門口才想起來這時候不能喊。大半夜的學狼嚎,還不把特務連給招來。

    “快線想辦法啊!奴家的肚子不能等,奴家是王妃不能大肚子的。如果被人發現,那是不得了的事情。”看到李梟不知所謂,王氏有些發急了。懷孕這種事情,瞞不了太久的。更何況,魯王府里面還有一個整天盯著她的正牌王妃。

    “呵呵!等什麼等,既然你有了我李梟的骨肉,怎麼我也要把你帶回濟南給你個名份才行。呵呵!老子要當爹了,老子要當爹了。”

    看著面露白痴般微笑的李梟,王氏無奈的搖了搖頭。都是山東巡撫了,做事情怎麼還這樣不靠譜。

    沉浸在喜悅之中的李梟,很快發現了一個巨大的問題。王氏不是普通人,他怎麼把人帶走。光明正大的去魯王府向王妃提親,這跟打皇家臉差不多。要知道,魯王殿下咽氣還不足三個月。

    這跟造反也差不了多少!

    偽裝成一起綁票案,似乎也不太妥當。畢竟王氏是王妃,她如果被綁票了也一定是驚天大案。

    驢子拉磨一樣在屋里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忽然間李梟覺得自己很蠢。為毛一定要自己想辦法,這兗州城里面不是有個現成的軍師?再說,張煌言也不是外人。他是王氏的表哥,理論上講也是李梟的大舅子。

    請來了張煌言,李梟還有些不好意思開口。兩手不斷的搓動,臉有些發紅。張嘴說話,不是這個開頭就是那個開頭。

    “你和王妃的事情老夫知道了!”張煌言實在是看得頭大,干脆直接挑明。

    “呃……!您知道了?”李梟如釋重負。

    “當然,那個郎中還是老夫出手處置的。年青人,做事總是愛留下隱患。”張煌言頗為語重心長。

    “……!”李梟沒話說了,從張順的下場來看,那位郎中肯定是凶多吉少。如果用狐狸來比喻孫承宗,那張煌言就是一頭狼。他做事不但狡猾,而且凶狠。這股子狠勁兒,孫承宗拍馬都難趕得上。

    “張先生如何應對?”李梟實在是欠缺處理類似事件的經驗,好在張煌言算是大舅哥兒,怎麼說都是自家人。

    “為今之計,只有假死求生。不然,一旦王妃有身孕的事情暴露,對她對你都是滅頂之災。現今最穩妥的辦法,就是金蟬脫殼。”

    “你是說……假死?我听說,那得吃一種假死藥,會不會影響胎兒?”李梟立刻想起武俠小說中,經常出現的橋段。吃什麼千日醉啥的,一昏睡就是好多天,整個人跟死了差不多。

    “誰說有假死藥這東西?”張煌言奇怪的看著李梟,像是在看一個外星生物。

    “呃……!沒有……?”李梟很尷尬。

    日子過得很快,一晃魯王殿下已經過世三個月。這三個月魯王墓的墓門就封了三回,魯王下葬一回,陳牛給撬開又給封上一回。陪葬品被追繳回來,可憐的魯王墓又給挖開,然後再次被封門。

    朱壽鏞殿下注定死了也不得安寧,短短三個月就被折騰了三回,實在是大明藩王中的異類。

    今天是朱壽鏞的百日祭,魯王府在新任魯王朱以海的帶領下,諸位王妃側妃全體出動,來到魯王墓前進行憑吊。

    冬日里的天陰沉沉的,小北風刮在臉上像小刀子一樣。魯王墓前一片哀鳴,短短幾個月時間。朱以潢,朱以派,朱以江等王子都被宗人府圈禁起來。偌大的魯王府,只剩下朱以海一個男丁,未免顯得有些淒涼。

    沉重的烏雲壓抑著人們的心情,女人們哭聲一片。尤其是前任王妃黃氏,她的兒子朱以潢本來是世子,可現在卻在鳳陽老家的高牆內苦熬。也不知道熬到啥年月才能被放出來!

    王氏也在哭泣,哀傷的表情完美詮釋了什麼叫做悲痛欲絕。幾次要把腦袋撞到墓碑上,都被旁邊的侍女給拉了回來。看到此情此景,所有人都為王氏的情誼所感動。就連黃氏似乎也忘記了悲傷,過來勸慰王氏兩句。

    祭祀進行了一個上午,陰沉的天開始下小雪。既然老天不留客,魯王府眾人也決定打道回府。

    “奴家上山看看!”魯王墓在半山腰,從這里上山和下山一般的路程。

    听到王氏的話,所有人都愣住了。大冷天的你還要上山?

    “先王葬在此山中,奴家覺得登上山頂,能夠更近的和王爺說話。你們不要管,奴家去去就回。菊香……!”王氏的主意很正,手伸向侍女。侍女趕忙攙扶住,主僕幾個人就向著山頂行去。

    “既然王氏要登山拜祭,寄托哀思就由得她。你們幾個,跟上去服侍。”黃氏巴不得王氏在山頂上凍死,最好腳下一滑摔下山去一了百了。

    “諾!”幾個家丁听到黃氏的吩咐,立刻跟在後面。

    “王爺!咱們下山去吧,天冷莫凍著了。”黃氏拉著朱以海的小手,朱以海很想跟著老娘上山。可黃氏從小的積威讓他不敢違抗,被黃氏扯了一下乖乖跟著下山。一邊走,還一邊回頭看登山的老娘。

    黃氏剛剛下山,忽然間山谷間響起一生慘叫。所有人都抬頭看,峰巒處不斷有人被扔下來。雖然很遠,但山間的回音還是帶來不斷的慘叫,和什麼梁山……報仇之類的字眼兒。

    崇禎四年十一月,魯王妃王氏憑吊魯王路遇梁山歹人尋仇不幸遇害。上震怒!發下海捕文書,天下鎖拿梁山賊人。兗州知府尹繼善綏靖地方不利,革職查辦。

    。(www.101Novel.net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遼東之虎》,方便以後閱讀遼東之虎第三百六十二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遼東之虎第三百六十二章並對遼東之虎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