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千年龍王l 書名︰遼東之虎

    濟南變成了一個大型工地,到處出都在修建各種各樣的工廠。李梟蓋的這些工廠,都是可以迅速見效的企業。從釀酒廠到造紙廠,再到火柴廠肥皂廠等等。建起的工廠,無一不是投資少見效快的企業。

    江南的財團,還有晉商,徽商們都非常喜歡這些企業。股票的價格一路走高,可到了卷煙廠的時候,李梟卻不賣股票了。煙草現在是高利潤高附加值的產業,李梟不準備弄得滿世界都是老煙槍。

    搬到濟南來,多生產一些卷煙毒害一下京城里面的大老爺就成了。至于那些小煙民,只要能買得起百十兩銀子一條的大前門也隨你。買不起……!那就對不起,強制戒煙吧。

    李梟發現,其實搞戒煙非常簡單。只要把香煙的價格提高到普通民眾接受不了的程度,就可以嚴格控制煙民數量。沒辦法,買不起就是買不起。

    有些人冒險用紙卷著樹葉抽,火柴點著了一吸,除了冒藍煙之外還冒大火苗子。抽兩口,就會敗下陣來。煙草這玩意,就不是咱中華原產。

    李梟還發現,卷煙的價格越高,抽的人身份越高級。就有越多的人喜歡買煙,好多官員明明俸祿沒幾個子兒,家底也不寬裕。也得弄一個銅皮打造的精致煙盒,遇到同僚敬一根煙,顯示一下自己身份。至于噴雲吐霧中有多麼心疼,那就不在李梟考慮範圍之內的事情了。

    面子問題啊!老子抽得起卷煙,就證明老子是有錢有權的人物。以至于衙門口都形成了規矩,只要你叼著根卷煙往衙門里面走,胥吏的態度就會非常恭敬。哪怕你穿得像個乞丐,也能听到請或者您這種極度禮貌的話。

    如果你不叼著煙,娘老子,滾蛋,他媽的這些話就會噴薄而出。個別性格不好的,還會掄著水火棍把人打出去了事。

    艾虎生不愧是商業人才,見識到面子問題之後,立刻想到了絕佳的主意。

    這年頭卷煙都用黃紙,因為黃紙便宜。艾虎生開始用白紙卷煙,經過李梟的提點,卷煙上面還印著兩個蒼勁有力的字——中華。

    居然敢用堂堂中華做商標,這煙不得賣二百兩一條?

    李梟鄙視的看了一眼艾虎生,二百兩一條,你也太低估那些大老爺們胸膛里那顆極度顯擺的雄心。五百兩一條,還不講價。當然,五百兩還只是起步價。

    卷煙廠生產中華卷煙的時候,故意把包裝弄成了硬盒和軟盒。硬盒中華五百兩銀子一條,軟中華就厲害了,八百兩銀子一條。敢張嘴講價,立馬轟出去。

    “八百兩一條,這……能賣的出去麼?人市上好看的高麗大姑娘也就十兩銀子一個,您這一條卷煙頂八十個大姑娘價錢。這不是在抽煙,這是名副其實的燒錢。”艾虎生覺得李梟心已經黑透了,能定出這樣價格的人肯定是心黑透了。

    “八百兩……!沒要他們一千兩,已經算是我宅心仁厚了。你得摸準他們的心理,能花五百兩銀子買煙的人,他也不差那三百兩銀子。你得知道什麼是有錢人,有錢人買東西,不求最好但求最貴。”李梟一邊走,一邊搖頭晃腦。

    果然,中華煙一出輿論驚詫莫名。京城里面雖然罵李梟心黑的聲音一片,但中華煙的銷量卻非常不錯。而且讓李梟猜中,軟中華賣得就是比硬中華好。

    幾位同僚相見,你掏出一盒大前門。“抽煙!抽煙!”

    “來我這個,中華!”另外一位掏出硬盒中華,極度顯擺的在同僚中間亮那麼一下,然後就要發。

    旁邊真正的大款鄙視的看了一眼,“哥們這是軟中華!”說完掏出軟中華,一人發一根。在眾人一片“嘖”“嘖”贊頌聲中,自然有心靈手巧的點燃火柴,給大款點上。連帶對這位能抽得起軟中華的大佬,膜拜不已!

    一盒煙,成了官僚間身份地位的分水嶺。這實在是官場文化中的新生事物!以至于朝廷的各部尚書,諸位閣老甚至是皇帝。抽煙的時候不抽軟中華,都覺得有些丟人。

    發財,真他娘的發財。

    這段時間李梟走路都帶著風,嘴上的笑容從來就沒斷過。每建一間工廠,就掙回來十倍建造工廠的錢。就這,李梟還掌握著絕對控股權。每年光是分紅,就是一筆大收入。

    去年和史可法簽訂的合同,現在已經開始陸續交付了。史先生是實在人,錢貨兩訖,在蓬萊碼頭拉著滿滿的幾十船軍火回了江南。當然,留下來的銀子也讓李梟嘆為觀止。

    因為交易量太大,不但有銀子還有銀子。看看十幾個裝滿金錠子的大箱子,李梟眼楮就有些發紅。偷偷往兜里揣兩錠,結果被孫承宗毫不客氣的掏了出來。

    沒辦法,鄉下人沒見過世面。見到金子總是向往兜里揣,而且不管是誰的。

    從資金極度緊張,到資金極度充裕。李梟只用了四個月時間,發家致富的速度可謂奇跡。孫承宗總是說,李梟就是財神爺轉世。相對于打仗,李梟最大本事就是搞經濟。

    到了八月快到中秋節的時候,漁老的孫子小漁來了。帶來了漁老最新的研究成果——織布機!當然,這玩意的動力來自于蒸汽機。于是,郊外又開始施工。這一次,不但造起了工廠,效果圖里面還有一棟高聳的煙囪。就高度來說,算是濟南人工建築第一高。

    由于蒸汽機的工程量太大,織布廠的計劃建設時間長達兩年之久。沒辦法的事情,北方到了十月末基本上就不能再施工,李梟就算是再厲害,也解決不了水泥里面的水份結冰問題。

    濟南城閑散的勞力們不見了,只要是良家子,在衙門開一個沒有犯案記錄的證明。就可以到工廠去報名,都是沒啥技術含量的工作,需要的就是一把子力氣而已。

    進入工廠不要求剃頭,卻要求洗澡,把身上洗的干干淨淨,然後每人發兩套工作服就上班。工作服是藍色的,不是很好看卻很厚實。听說這是夏天的工作服,冬天的還要厚實許多。

    對于管事們對衛生的變態要求,工人們也只能忍著。一個月有二兩月前,二兩白花花的銀子啊。濟南城里這樣的營生可不好找!監工們都是軍隊里面出來的殺才,張嘴閉嘴娘老子的亂罵,鞭子甩得“ 啪”亂響卻不怎麼往人身上落。

    本來對二兩銀子的工錢還抱著懷疑的態度,可到了月底真的把二兩銀子的工錢都發到每個人手里。沒有工頭克扣,也沒有任何人抽成。大家伙就那麼排著長長的隊伍令工資,那些下班之後加班的家伙居然還有多的錢。那些干活多,工作賣力的人居然還有獎金。

    有了這個開頭,下一間工廠招工的時候,只能用盛況空前來形容。

    好多人剜門盜洞找關系,就為了讓自家的後生進工廠能有個營生干干。這年月的濟南城,只有五六十萬的人口。招收了兩萬多工人,差不多把全城青年勞動力抽出了一半兒還多。

    如果不是害怕輿論的強烈反對,李梟甚至考慮過雇佣女工。

    一時間,街面上游蕩的閑漢不見了。經歷過上一次的嚴打,現在又大規模的招工。導致濟南城的治安空前好轉,每天上班的人們嚴格遵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規則生活。一到晚上九點多鐘,街面上就沒人游蕩,真正的坐到了路不拾遺,夜不閉戶。

    每個人都有了工作,每個人也都有了奔頭。不過好日子里面總是有些雜音,時間進入了八月份。陰沉沉的天就沒有晴過,連續一個星期的大雨讓整個山東都泡在水里了。

    母親河要鬧ど蛾子了!這是李梟最為頭疼的事情,如果黃河母親再次改道來一個神龍擺尾,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朝廷來的邸報上說,河南靠著山東的蘭考等地已經成了一片澤國。很快李梟就接到消息,渮澤也泡水里了。距離黃河最近的東明縣,更是成了一片汪洋。不但糧食絕收,人口也是損失慘重。

    東明縣大堤垮塌的時候,東明縣令早就帶著家眷跑沒影了。渮澤知府更加牛,下第一場雨之前已經把家產搬到了高處。黃河決堤的時候,這家伙正在忙著搬家。

    李梟氣得腦袋冒煙,立刻下令抓了兩個家伙押解到濟南來。李梟準備開個公審大會,然後把人一刀砍了之後,再上報朝廷。他是巡撫,手里不但有王命旗牌還有尚方寶劍(崇禎皇帝朱由檢特批一柄),殺兩個六七品的小官兒,還是沒問題的。

    就在這個時候,京城里面派來的按察使盧象升盧大人到了。

    要說這位按察使還真不簡單,因為他是帶著兵來濟南上任的。得到消息之後,李梟差點兒氣樂了。老子是巡撫也就罷了,沒听說過按察使還能帶兵赴任的。別人敢這麼干,八個腦袋都被砍了。可人家盧象升大搖大擺的來了,一點兒屁事兒沒有。

    可不合理的事情,朝廷里面從眾多言官到六部尚書諸位閣老,對盧象升這種明顯違規的現象選擇性失明。平日里李梟放個屁,言官們恨不得都得上一封奏章。現如今,卻集體變成了啞巴。

    來者不善啊!

    “參見巡撫大人。”作為下屬盧象升還是有些覺悟的,到了濟南當天就來拜會李梟。當然作為一省的最高司法官員,盧象升還帶了幾百個下屬,一個個盔明甲亮的站了巡撫衙門一院子。相比之下,穿著短袖軍裝戴著作訓帽的敖滄海和滿桂,根本就不像個軍人。

    “按察使大人一路辛苦了!”李梟上下打量著這位盧象升盧大人,這家伙的個子很高,估計沒有兩米也得有一米九幾。敖滄海滿桂那樣的個頭,看到盧象升都得仰視。

    臉色有些病態的蒼白,細眉大眼楮,鼻梁高聳顴骨突出。單看五官不是很出眾,但組合在一起卻很和諧。雖然說不上帥,但卻有一股英武之氣。尤其是眉宇之間,似乎有殺伐之氣。難怪派他來做按察使,據說這家伙在大名府期間。將直隸盜匪最為猖獗的大名府,治理得頗為安定。上任不過一年,就肅清了大名府全部的盜匪。獲得了朝廷的嘉獎!

    估計也就是因為這個,才被朝廷里面的那些家伙選定,派到濟南來和李梟打擂台。

    “為國效命,為聖上效忠,不辛苦!”盧象升腰桿挺得筆直,看到李梟一點兒都不緊張。一雙眼楮,也在上下打量李梟。

    “盧大人一路路途勞頓剛剛到濟南,還是歇息兩天再開衙辦公。”李梟很隨意的敷衍,這些都是官話。幾乎每個來赴任的官員,都會這麼說兩句。以至于這樣的談話,日益趨于格式化。

    “多謝巡撫大人關愛,可朝廷的公務已經積壓太多。本官今日便可赴職!”盧象升拒絕了李梟的好意,噎得李梟一愣。

    老大你這麼不按套路說話,老子下面沒法接啊!

    “下官經過城門口的時候,看到大人發了布告。說明日要在濟南城開公審大會,公審東明縣令和渮澤知府,不知道此事是否為大人所批示。”李梟沒說話,盧象升卻問了起來。

    “正是,我準備明天公審這兩個不顧百姓死活,只知道顧全自家利益的瀆職官員。”

    “巡撫大人,此事按律應該我臬司衙門來管。而後呈報巡撫大人和朝廷,由朝廷吏部批復之後才能處置。您這樣開公審大會,可不符合朝廷規制和大明律令。請巡撫大人將有關人犯交給我們臬司衙門,由下官審訊之後。再呈報給大人和京城吏部刑部,待朝廷批復之後再行處置。”盧象升對著李梟抱了抱拳。

    “他們……!”李梟剛要說話,忽然間孫承宗站到了李梟身前。

    “既然按察使大人說了,那就按律交由臬司衙門審理。而後,按照朝廷規制辦事。”

    “您是……!”

    “老夫孫承宗!”

    。(www.101Novel.net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遼東之虎》,方便以後閱讀遼東之虎第三百三十八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遼東之虎第三百三十八章並對遼東之虎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