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科男醫師

373章、洞房花燭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光頭二叔 本章:373章、洞房花燭

    ,最快更新婦科男醫師 !
    夜幕漸漸拉上。
    洞府中,婚禮儀式已經結束,常月親自主持了朱九戒和方瓊的婚禮。隻是,朱九戒人在昏迷中,無法體會吧了。尚義將紅綢的一端拴在朱九戒的手上,尚俠將紅綢子的一端拴在方瓊的手上。
    儀式結束,常月一拉尚義和尚俠:“走吧,這裏沒我們的事了。”
    出了洞府,尚義問:“師父,我們不鬧洞房嗎?”
    “鬧什麽洞房啊。”尚俠說:“跟師父走沒錯的。”
    尚義看看常月,說:“師父,你好像不是很開心?”
    尚俠碰了碰尚義:“別胡說,師父能不開心嗎,如果朱大哥醒過來,師父不知道會怎麽開心呢。”
    常月說:“是啊,我怎能不開心?”
    尚義看看夜色:“師父,我們去哪裏啊?”
    常月說:“我帶你們找地方喝酒去。”
    “我年級小,還不喜歡喝酒。”
    “那就吃肉。”
    “吃肉可以。”尚義笑了。
    常月伸手拉住兩人,踏浪而去。
    方瓊聽得常月的腳步聲遠去,知道她是不便留下。
    此時,朱九戒身上的禁製已經解了,方瓊為了安全起見,在洞府外設了一層禁製,然後回到洞府內,借著跳躍的紅燭,望著這個曾經和自己肌膚相親過的男人。
    想起那次的情景,方瓊心中嘭嘭直跳。當時,是在絕境之下,她麵臨著魂魄散去的危險,如果不選擇借體,她就化為塵末了。可是現在,她為了什麽,難道僅僅是因為常月的央求嗎?
    也許有點,也許還有另外的意思吧,畢竟,她對朱九戒的印象不錯,這個男人不止一次幫助過自己。
    雖然如此,她還是覺得難以為情,而且,她不是一個隨便的女人。
    她很看重節操,要不然,她也不會提出以拜堂的形式來為自己正身。
    夜色越來越濃。燭火跳躍了一下,拉回方瓊的思緒。石床上,朱九戒的身子依然一動不動。雖然臉上有血色,但是,卻沒有心跳。方瓊知道,這是因為常月用九陰九陽神功護住朱九戒的結果,在九陰九陽神功的催動下,他身上的血液還在緩緩流動,雖然心髒已經休息了。
    唉,算了,不多想了,既然已經答應了常月,就盡力而為吧。
    方瓊對自己一點信心也沒有,她答應常月,隻是不忍看到常月如此悲傷。方瓊心道:隻要自己盡力了,即使朱兄弟活不過來,自己也心安理得了。
    方瓊緩緩地除下自己的衣服,她知道,石根生的暗示就是要肌膚相親,來喚醒朱九戒的心髒。當方瓊裸體站在床前時,不由得玉麵有些發燒。雖然朱九戒昏迷不醒,她還是感到有一雙眼睛熾熱地盯著自己似的。
    自己在亂想什麽,要是朱兄弟好好的,常月會把他讓給自己嗎。
    想到這,方瓊放鬆了許多。她伸手揭開了朱九戒身上的單子。
    單子下的朱九戒本就是赤裸著的,婚禮進行前,常月給朱九戒擦拭了一遍身子,並沒有再為他著衣。
    方瓊手一揭開單子,慌忙又放了下來,心中像有小兔在撞個不停。
    半晌,方瓊才又將單子慢慢地揭開。
    朱九戒的肌膚像古洞般,泛著光芒。方瓊用手指觸了觸,彈性十足。
    試試吧。方瓊想到這裏,將朱九戒依著牆盤膝坐好,然後自己盤膝坐在他的對麵,四掌相抵,方瓊開始運功。
    半晌,九陰九陽神功發出的光圈,將兩人層層包圍起來。
    又過一會兒,方瓊偷眼觀看,朱九戒還是那個樣子。
    方瓊歎息一聲,隻要將一口丹田氣運在唇間,然後湊上香唇,舌頭挑開朱九戒的嘴唇,將內力凝於一線,傳送了過去。
    如此半晌,朱九戒依然毫無生機。
    方瓊玉麵緋紅,咬了咬嘴唇,將身子靠了上去……
    不知什麽時候起,方瓊突然聽到“咚”地一聲。
    過了一會兒,她又聽到“咚”的一聲。
    方瓊萬分驚訝,是朱九戒的心跳。她萬分驚訝,沒想到自己真的複活了朱九戒的心。
    方瓊繼續發功,漸漸地,朱九戒的心跳正常了起來。
    方瓊突然想起什麽,她趕緊收功,匆匆穿好衣服。
    此時,天色已經朦朧發亮,遠處的海麵上奔來三個身影。方瓊飛身朝另外的方向而去。
    她剛剛起在半空,常月的聲音已經傳來:“方姐姐,是你嗎,你要去哪裏?”
    方瓊沒有回答她,幾個起落已經遠去了。
    三個人影正是常月和尚義尚俠。
    常月三人飛落島上,朝方瓊逝去的方向看了一眼。尚義說:“那不是方姐姐嗎,她跑什麽啊,怎麽不和我們打聲招呼。”尚俠說:“肯定是朱大哥沒醒,我去看看。”尚俠飛身跳進洞府,但隨後啊呀一聲跳了出來,麵色緋紅。尚義忙問:“姐姐,出了什麽事?”尚俠一拉他,搖搖頭,說:“師父,還是你進去看吧。”尚義好奇,非要進去,尚俠卻死死拉住他不讓。
    常月飛入洞府之內,一看就明白了,原來方瓊擔心朱九戒醒來看到自己,尷尬難堪,所以匆匆而去。朱九戒此時還是赤身的樣子,而且下體昂首挺立。常月俯身聽了聽,大喜。
    太好了,戒哥,你有心跳了。
    常月趕緊為朱九戒穿好衣服,這才說:“好了,你們可以進來了。”
    尚俠尚義走了進來。尚俠走在後麵,偷眼一看,朱九戒已經衣著正常,這才鬆了口氣。尚義卻不住地問:“師父,剛才發生了什麽事啊?”
    常月說:“沒什麽,你朱大哥有心跳了。”
    “是嗎?”尚義聽了聽,一喜:“真的呢,看來方姐姐真了不起,對啦,師父,方姐姐是怎麽做到的,她這麽厲害啊。”
    尚俠說:“你沒看到方姐姐和朱大哥成親了嗎?”
    “難道成親就可以治病嗎?”
    “不和你說了。”尚俠懶得解釋。事實上,她也是一知半解。
    朱九戒心跳恢複後不久,就慢慢地睜開了眼睛。他覺得時光仿佛過了半年,不是一年,十年。
    當他醒來後,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常月。
    “常月,是你,真的是你嗎?”
    常月緊緊地握著朱九戒的手,美目中閃著淚花:“嗯,是我,戒哥,是我。”
    朱九戒伸出另一隻手,為她擦了擦淚水,說:“常月,我對不起你。”
    “不,戒哥,你昏迷的這段時間,我想了許多,一切都是天意,不是你的錯。”
    “咦,這是什麽地方,誰和誰拜堂啊。”
    尚義剛想說話,常月說:“是我和戒哥啊,難道你不同意嗎?”
    “不,我同意,一萬個同意。”
    尚義一愕,忍不住嘟囔著:“昨天是方姐姐,今天怎麽變成了師父。”
    朱九戒看看常月:“什麽方姐姐?”
    常月見尚義說了出來,隻好將朱九戒昏迷後的經過說了一遍。朱九戒慨歎道:“方瓊為我做出了犧牲,我不知道該如何報答人家。”
    “剛才她看你有了心跳,便匆匆去了,顯然,她不想讓你知道這件事,方姐姐是個麵硬心軟的人,她在成全我們。”
    “唉,沒想到我又多了一份孽緣。”
    “戒哥,從這件事上,我想通了許多,以前你和肖玲姐她們,都是不得已的,或者說是天意吧。”
    “常月……”
    “好啦,你不用解釋了,我都不在乎,你沒看到方姐姐嗎,是我主動把他推到你身邊的。”
    “常月,你做出了大犧牲,我覺得,你越來越偉大了。”
    “戒哥,你別誇我好不好?我希望真正偉大的人是你,你望了自己的理想了。”
    “做濟世救民的一代名醫!”
    “所以,你不能死,也不能永遠昏迷下去,為了千千萬萬的患者,我要把你救過來,無論任何代價和犧牲。”
    “謝謝你常月。”朱九戒將常月攬在懷裏,動情地說:“常月,你的話觸動了我,不錯,我以前雖然提出了理想和口號,但是,思想境界還不夠,今後,我要向你學習,打開心胸,用大愛去擁抱所有的人。”
    “好啊,以後我也沾沾光,給你打打下手。”
    “其實你做的很好啊,在附近已經舉起了義診的大旗,我還要感謝你呢,對了,常月,你這身武功是從哪裏得來的?”
    “這個說起來還得感謝這處洞府。第一次來這裏時,我隻是覺得這裏是個隱世的好地方,所以,我離開你後,就來到此處,有一天我餓了,又不想吃烤魚,便在洞府內尋找,看有沒有食物,沒想到找到一種菌,我想也沒想就拿它充饑,沒想到這種菌可以提高內力。不過,我差一點血脈爆炸,最後隻好跳進大海,就這樣,我每天吃一些菌類,武功居然大進,到後來,菌類讓我吃光了。”
    “是這樣啊,看來,冥冥中自有天意,是老天要成全你。”
    “可惜,如果你能留一些菌類供我們研究就好了。”
    “啊,你怎麽不早說。”
    “我怎麽早說啊,你偷偷地跑到這裏,來過什麽隱世的日子。”
    尚義和尚俠見朱九戒恢複正常,都過來見禮。朱九戒詢問了才知,常月是在街道上見到尚家兄妹的,所以就帶了過來,並收為弟子,傳授武藝。


如果您喜歡,請把《婦科男醫師》,方便以後閱讀婦科男醫師373章、洞房花燭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婦科男醫師373章、洞房花燭並對婦科男醫師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