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科男醫師

372章、傷心人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光頭二叔 本章:372章、傷心人

    ,最快更新婦科男醫師 !
    其實,方瓊也本是個溫柔的女子,但是,由於沙三屢屢背叛她,讓她傷透了心。
    現在的方瓊,事實上是常娥和方瓊的結合體。也就是說,魂魄是方瓊的,但身體是常娥的。
    她的情況和朱九戒差不都。若非常月早就知道了真相,就以為方瓊是自己的姐姐了。
    方瓊感覺到常月的手在顫抖,說:“常月,按理,你在想什麽?”
    常月說:“我在想一件事。”
    “什麽事?”
    “是石前輩說的三個條件。”
    “哦,什麽三個條件?”
    常月心中突然一動,難道石前輩所說的有緣人就是方瓊。
    “方姐姐,你說我是該叫你嫂子呢,還是姐姐。”
    “你這話是什麽意思?”
    “因為你的身體是我姐姐的啊。”
    “哦。”
    方瓊這才想起這件事來,因為這段時間一來,她已經習慣了常娥的身體。
    “叫姐姐吧,聽著親切。”
    “不知道方姐姐還記得戒哥嗎?”
    “誰?”
    “我姐夫。”
    “是朱兄弟嗎?”
    方瓊年齡未必比朱九戒大,但是,由於沙三要比朱九戒大,朱九戒以前叫方瓊嫂子,方瓊就叫他朱兄弟。
    “是他。”
    “你怎麽突然提起他來?”
    方瓊突然想起和朱九戒的肌膚之親,雖然那肌膚是常娥的,但是,靈魂卻是她的。
    “戒哥現在遇到了麻煩。”說著,常月將朱九戒的情況說了一遍。
    “這麽說,他已經死了?”
    “不,不是的。”常月急忙道:“戒哥不會死的,永遠不會。”
    “常月,沒看出來,你對你姐夫的情感這麽深。”
    常月也不隱瞞。
    兩人站在一處樓頂上,目望東方的太陽。常月一臉的彩霞,眼裏亮亮的。
    “我喜歡姐夫,他也喜歡我。”
    “可是你知道嗎,石根生的話說的很明白,如果要救你姐夫,需要一個具有純陰之氣的女子,和你姐夫肌膚相親,而這個女子不是你,你能忍受嗎?”
    “能。”常月毫不猶豫地說。
    方瓊正要譏笑她,但見她一臉皎潔,目光中滿是柔情,不由一歎:“沒想到,你的胸懷這麽寬,相比你,我就差得遠了。”
    常月微微一笑:“其實,我也是最近才悟到的,很多時候,正是我們心胸的狹隘,才導致了愛情的悲劇。”
    方瓊若有所思。
    “姐姐,你如果沒事的話,不如隨我去看看戒哥吧。”
    常月鬧不清方瓊是不是她要找的有緣人,因此決定先邀請她過去看看。
    方瓊說:“好吧,朱老弟以前幫過我許多,不管怎麽說,我也應該去看看他。”
    方瓊和常月都是輕功卓絕之人,兩人化為淡煙,晌午時分,來到了海中孤島上。
    方瓊看了看周圍的景色,說:“這地方不錯啊。”
    常月說:“非常便於隱世修行。”
    “我浪跡天涯,為什麽沒想到找個這樣的地方住下來。”
    “如果你喜歡,可以在這裏住下啊。”
    “我在這裏住下,難道不影響你和朱兄弟嗎?”
    “不會的,戒哥毫無知覺,怎麽會影響你。”
    尚義和尚俠見常月回來,都過來見禮。常月為兩人引見了方瓊。來到洞府,方瓊看到了石床上的朱九戒。朱九戒被一層光圈保護著,靜靜地躺著,如同熟睡一般。方瓊愕然道:“果然是心死之人,朱兄弟實則天下奇人,心死了,還能保持魂魄不丟。”
    常月歎道:“方姐姐,有件事我至今沒有告訴你,你坐下,聽我慢慢說吧。”
    尚義給方瓊取來石墩。待方瓊坐下,常月這才毫不隱瞞地將朱九戒的身世說了出來。關於朱九戒的身世,尚義和尚俠也是第一次聽說,他們和方瓊同樣驚訝不已。
    方瓊嘖嘖稱歎:“怪不得朱兄弟和幾年前的他判若兩人,原來他也是借體重生。”
    “是啊。”常月說:“方姐姐,你不覺得戒哥和你的命運有些相似嗎?”
    “是嗎?”
    “難道不是嗎,你們都是死後保持了魂魄不滅,然後借助他人的身體複生。”
    方瓊苦笑一下:“可是我和他也有不同,他借的是同名同姓甚至同月同日的人的身體,而我隻是迫於生存,借了你姐姐的身子,其實我和你姐姐沒有相似之處。”
    “你,你們都是美女。”
    方瓊笑笑:“是嗎,你姐姐的身體看上去更健康一些,本來我還喜歡自己身體的柔軟,但這段時間一來,我習慣了,也適應了。”
    “方姐姐,如同從身體的角度說,其實,你是我姐姐,也就是說,你和戒哥有一段不可割舍的緣分。”
    “我……”
    方瓊說:“常月,你好像話中有話?”
    “嗯,還記得剛才我說過的三個條件嗎?我想,也許這個同時具備三個條件的有緣人就是你。”
    “不會吧?”
    “怎麽不會,方姐姐,你和戒哥一樣,是人鬼同體。”
    “可是我不具備其他兩個條件啊。”
    “不,你具備的,你心中愛著戒哥是不是?”
    “不,不是的。”
    “是的,你忘了自己的身子嗎,你的心是我姐姐的心,我姐姐心中裝著戒哥,現在,雖然你的靈魂是自己的,可心是我姐姐的。”
    方瓊苦笑,我勉強說來也隻具備兩個條件,九陰九陽神功呢?”
    “如果我記得不錯的話,你曾和戒哥一起修煉過。”
    “那是在地下的密室中,我們在險地之中,不得已為之。”
    方瓊想起自己無奈借體生還,並和朱九戒肌膚相親的事來。
    常月接著說:“我想,方姐姐是具備九陽九陰基礎的,隻要你肯救戒哥,我可以把詳細的練功口訣告訴你。”
    方瓊苦笑一下:“那不行,常月,剛才我說過,要救朱兄弟,需要和他肌膚相親,我……我做不到。”
    “其實你們以前……以前是做過的對不對?”
    “不錯,是做過。”
    “那你還憂慮什麽?”
    “但那是在最危險的時候,我別無選擇。”
    “現在戒哥也是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啊。”
    “我……我實在不能答應你。”
    “方姐姐,你又何必呢,其實你的身體本是我姐姐的,你和我姐夫做那種事有什麽為難的嗎?”
    “常月,你這樣說就不對了,我的身體雖然是你姐姐的,但是靈魂是我的,我不是行屍走肉,是有靈魂的人。”
    方瓊的話說的很明白,常月語塞。
    方瓊慢慢地走了出去,目望大海,歎息一聲。說實話,她內心中並非對朱九戒沒有好感,那次她借體重生後和朱九戒的情景,曾不止一次地浮現在她的腦海中。隻是,她每每勸告自己,身體是常娥的,她沒有背叛沙三。現在,沙三先背叛了她,而且死了。她的心突然像放下了什麽。
    一直以來,她擔心沙三在塵世背叛她,現在好了,沙三永遠無法背叛她了。
    方瓊正在想著,身後有人慢慢地走了過來。方瓊回頭一看,是常月,常月默默地走到她麵前,突然跪了下去。方瓊一呆:“常月,你幹什麽,快起來。”常月說:“方姐姐,我求求你救救戒哥,如果你不答應,我便永遠跪在這裏。”
    “不,不行,除了這事,其他的我都可以幫你,唯獨這事不行。”
    “我知道,這件事很讓你為難,可是,我是毫無辦法的,我不能眼看著戒哥長睡不醒,無論犧牲什麽,我都會選擇,甚至我的性命,隻要戒哥能夠活過來,方姐姐,你是同時具備三個條件的人,隻有你,才能複活戒哥的心,答應我吧。”
    常月望著方瓊,目光中滿含祈求之色,讓人不忍拒絕。
    方瓊思索半晌,說:“好吧,我答應你試一下,但是,如果朱兄弟不醒來,可別怪我。”
    “真的?太好了,方姐姐,隻要你願意一試就行。”常月一喜。
    “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別說一個條件,就是一萬個我也答應,隻要能救活戒哥。”
    “我希望能夠和朱兄弟行正是的婚配之禮,也就是說,我們要拜堂,否則,我做不到,因為我是個傳統的女人,我不想成為一個沒有節操的女人。”
    “這個……”
    “你放心,我和朱兄弟結婚隻是為了救他,等他醒來,我們的婚事等一切都告結束。”
    常月說:“方姐姐,你別多想,我不是那個意思,隻要能救戒哥,我一切都能舍棄,包括將他讓給你,隻是,芊芊姐是他的合法妻子,雖然他說過離開芊芊姐,但他們並沒有解除婚事。”
    “這個……沒事,咱們現在是在世外,在東海的孤島上,朱兄弟在塵世的老婆與咱們無關。”
    “那一旦他回去呢?”
    “這個……等他清醒後讓他自己做決定吧,我們無權幹涉他的選擇。”
    “嗯。”
    常月點點頭:“好的,一切依方姐姐的,洞房的事我來安排。”
    “不用太複雜了……”
    “沒事,總不能委屈了姐姐。”
    說著,常月踏浪而去。
    第二天,常月從集市上帶了許多紅燭、錦被、綢緞,甚至紅紙來。經過一天的布置,孤島洞府成了洞房,正中懸掛著彩綢,案子上擺著大紅的燭火。燭火跳躍,映著人的臉紅撲撲的。
    尚義和尚俠已經將雙喜字貼滿四壁,常月也為方瓊梳妝打扮完畢。身著大紅喜服的方瓊,越發顯得嫵媚動人。
    常月端詳了幾眼,笑道:“方姐姐,戒哥真有福氣,能娶到你這樣的妻子。”
    方瓊笑道:“可是,我擔心今天晚上守活寡啊。”
    常月臉色一變,忙說:“不,方姐姐,我相信你,你一定能複活他的心。”
    “我剛才按照你教的心法練了幾遍,感覺九陰九陽神功玄奧無比,擔心火候不足。”
    “沒事的,方姐姐,你一定要有信心,因為你是這世上唯一具備三個條件的人。”
    “好吧,我會盡力一試,不過,如果救不活……”
    常月趕緊捂上她的嘴:“方姐姐,我不許你這樣說,戒哥一定會醒來的,我相信你的活心術。”
    “我哪有什麽活心術啊。”
    “有,你有的,那三個條件就是。”
    “好吧,我試試。”


如果您喜歡,請把《婦科男醫師》,方便以後閱讀婦科男醫師372章、傷心人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婦科男醫師372章、傷心人並對婦科男醫師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