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科男醫師

374章、離婚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光頭二叔 本章:374章、離婚

    ,最快更新婦科男醫師 !
    朱九戒帶著常月等人來到a縣。
    常月和尚義姐弟先回了光明小區,朱九戒則去了富貴小區。
    朱九戒要去找柳芊芊,和她離婚。
    但是,當朱九戒來到家裏後,看到柳芊芊病倒在床上,心中頓時有些不忍。
    柳芊芊是怎麽病的?
    當然是朱九戒的離開。
    朱九戒離開了,柳芊芊如同被抽去了脊椎,頓時渾身軟綿綿地癱倒在地上。自此,茶不飲,飯不吃,睡不眠。就像當初朱九戒的情況一樣。
    柳芊芊的樣子急壞了楊家人。楊縣長夫婦、楊洋和楊詩雅,等等,凡是楊家的親友,無不關心柳芊芊的身體。
    每天來家裏探望的人非常多。
    按照楊太太的意思,就要把柳芊芊送到醫院去,可是,柳芊芊自己知道,她沒有病,病得是心。
    楊縣長夫婦自然明白這一層,所以也沒堅持。不過,很多人提出,要給柳芊芊尋找名醫,甚至有人提議送她去京城。
    楊縣長搖搖頭,他知道,這些人不明白女兒是為什麽病的。
    楊縣長知道,世上隻有一個人能治好女兒的病,那就是朱九戒,因此,他派人四處打探朱九戒的信息。
    朱九戒的手機早就沒電了,所以百般聯係不上。
    楊詩雅發動她的同學,幾乎找遍了a縣的大街小巷。
    朱九戒自己回來了。
    朱九戒回來時,已是午時。
    楊家人剛剛吃完飯,楊洋給姐姐端了一碗雞蛋羹過來,柳芊芊躺在臥室裏,神色淒然。
    “姐姐,快吃點吧。”楊洋說。
    柳芊芊搖搖頭,說:“楊洋,你說,你姐夫還會回來嗎?”
    “肯定的,他一定會回來的。”其實,楊洋心底沒譜,她隻是安慰姐姐。
    “不,我覺得他好像從我心裏走了出去,臨走時,她說過的,不再回來了。”
    “那是說著玩的,男人,哪有不想自己老婆的,你放心,過不了三幾天,他就會回來。”
    正說著,外麵門一響,隻聽楊詩雅的聲音傳來:“姐夫……”
    柳芊芊聽到這裏,就像做夢一樣,她飛快地跳下床,赤足跑到外麵。
    果然,朱九戒回來了。
    朱九戒站在門口,正在歉然地看著楊縣長夫婦。
    柳芊芊頓時滿麵淚水,一下子撲到朱九戒的懷裏,叫道:“戒哥,我以為你再也不回來了。”
    朱九戒拍拍她的肩膀:“芊芊,怎麽會呢,咱倆的事還沒有結束。”
    朱九戒指的是要回來辦離婚證。
    柳芊芊卻以為他還要和自己再續情緣。
    “太好了,戒哥,我真高興,你回來了就好。”
    楊洋趁機說:“姐姐,姐夫回來了,可是大好的事啊,我想姐夫也不希望看到你身體垮下來,快把雞蛋羹吃了吧。”
    柳芊芊走到桌前,端起碗說:“我吃,戒哥,你也過來吃。”
    朱九戒真的沒吃飯,不過,他今天來不是吃飯的,他張張嘴,剛要說什麽,楊縣長說:“九戒啊,不管你要說什麽,先吃飯,飯後再說。”
    朱九戒點點頭。
    飯後,楊縣長起身說:“九戒,你過來一下。”
    朱九戒跟隨楊縣長來到主臥裏。
    楊縣長關了門,輕聲問:“你這次回來,是另有事吧?”
    朱九戒點點頭,說:“我也不想瞞你,楊縣長,我找到常月了。”
    “嗯,我看得出來,你這次回來的目的是要和芊芊決裂,可是,你想清楚了嗎?”
    “想清楚了,我離不開常月,我愛常月,當然,我非常喜歡芊芊,隻是,在我心裏,常月比芊芊更重要一些。”
    “你們這些年輕人啊。”楊縣長歎息一聲:“和我那個年代不同了,你年齡也不小了,我知道,你做出這樣的決定肯定是經過三思熟慮的,我不攔你,你們的事你們做主,俗話說,強扭的瓜不甜,我是一縣之長,決不會幹預你們年輕人的婚姻,隻是……我希望你答應我一件事。”
    “什麽事?”
    “芊芊懷孕了。”
    “什麽?”
    “她懷孕了,我想知道你對這個孩子的處理方式,是留下來,還是溜掉。”
    朱九戒怎麽也沒想到柳芊芊懷了自己的孩子,頓時,他腦子裏一片混亂。
    “九戒,這件事你好好想想吧,我想,如果你現在把自己的想法告訴芊芊,她會受不了的,不但會影響她,也會影響她肚子裏的孩子。”
    “我……我再考慮考慮吧。”
    常月已經在家裏準備好了酒菜。
    隻要朱九戒和柳芊芊離了婚,她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成為朱九戒的妻子。這是常月夢寐以求的。想到強上將掛上自己和朱九戒的結婚照,常月一臉的興奮。
    尚義和尚俠逛街去了,直到傍晚才回來。
    兩人回來後看到餐桌上擺滿了飯菜,非常的豐盛,叫道:“太好了,師父,咱們開餐吧。”
    常月說:“不行,等等你朱大哥回來。”
    “師父,別等了,也許朱大哥和朱大嫂一起吃了。”
    常月心中一沉。
    按照時間推算,這個時間朱九戒也該回來了。常月拿起手機打了過去。對方關機。
    “唉,真是的,說的好好的,難道會變卦?不會的,我要有耐心,既然戒哥去找我回來,一定會在意我的。”
    常月胡思亂想中,時間在一分一秒地過去。
    尚義是個小孩子,早就餓了,逛街又消耗了不少體力,肚子裏咕嚕嚕地直叫。
    有好幾次,尚義伸手想抓筷子,被尚俠按住了手。
    突然,常月吐了口氣,說:“不等了,開餐。”
    尚義頓時一喜,抓起筷子,風卷殘雲般吃著,尚俠也吃了幾口,抬頭看看常月,卻是一口未吃,隻是呆呆地望著一盤西紅柿炒雞蛋發呆,而且,眼睛裏浸著淚花。
    尚俠吃了幾口,吃不下去了,她是女孩子,心軟了一些,不像尚義隻知道填飽自己的肚子。
    “師父,別難過,朱大哥一定會回來的。”
    常月看看牆上的表,已經是晚八點了。他會回來嗎?
    朱九戒不是沒想過回來,但是,他實在不忍走開。
    朱九戒陪同柳芊芊,心裏的話一直無法出口。
    原本,他已經計劃好,見了柳芊芊,便向他訴說自己這幾天的經曆,可是,當他看到柳芊芊憔悴的麵龐後,心中一酸。
    “戒哥,你說,我們的孩子是女孩還是男孩?”柳芊芊摸著自己的肚子說。
    “男孩也好,女孩也好。”
    “真的嗎,我擔心你喜歡男孩,而我給你生個女孩。”
    “不會的,男孩女孩都一樣。”
    “我也是這樣想的,對了,戒哥,你要給孩子起個名字。”
    “你是老師,起名的事就不用我來了吧。”
    “不,要你起。”
    “好吧,我想想。”
    其實,朱九戒並非在想孩子的名字,而是在想此時常月是不是正在生氣。
    朱九戒看了看桌子上的電話,試了幾試沒有去抓。他想給常月打個電話,卻不知該如何說才好。
    “戒哥,想起來了嗎?”
    “啊,還沒有,我這方麵是弱項,芊芊,還是你來吧。”
    “那好吧,我想想……戒哥,你看叫朱丹怎麽樣?”
    “朱丹?好像是主持人的名字。”
    “天下重名的多了,咱不管。”
    “朱和丹都是紅色的意思,可以。”
    “要麽就叫朱一鶴。”
    “朱一鶴?”
    “嗯,朱是紅的意思,朱一鶴可以代表丹頂鶴。”
    “也好吧,感覺不如朱丹好。”
    “不說這些了,戒哥,你這幾天去哪裏了,找到常月了嗎?”
    “我……”
    朱九戒吞吐著說:“芊芊,如果我們生活在古代該多好。”
    “古代有什麽好的?”
    “古代男人可以有三妻四妾啊。”
    “你啊,真是的,吃著碗裏的,看著勺裏的。”
    朱九戒苦笑一下。
    “戒哥,時間不早了,你不累嗎,上床休息吧。”
    朱九戒一聽上床倆字,心裏一哆嗦,不禁看看表。
    “快十點了。”柳芊芊說:“早點休息吧。”
    朱九戒唔了一聲,心想:快十點了,不知常月急成啥樣了。
    柳芊芊起身為朱九戒寬衣,朱九戒看著她溫柔體貼的樣子,好不心酸。
    娶妻如此,又有何憾。可是常月呢?
    朱九戒真有些左右為難,難以割舍。
    這一次,朱九戒回來是要和柳芊芊離婚的,但是,看到柳芊芊對自己這般溫順,離婚二字種種地壓在他的嗓子眼裏,無論如何也吐不出口。
    柳芊芊為朱九戒更衣後,攬著他躺在床上,朱九戒知道她想幹什麽,輕聲說:“芊芊,我有些累了,早點休息吧,好嗎?”柳芊芊溫順地點點頭:“好吧,隻要你回來了,我就放心了。”說著,柳芊芊偎在他懷裏,睫毛低垂,閉上了眼睛,過了一會兒,柳芊芊便鼻息沉沉地睡去了。朱九戒低頭看看懷裏的老婆,心中好不感歎。他忍不住輕吻了一下她光潔的額頭,心說:芊芊,你是個好人,更是個好妻子,無論結果如何,我會祝福你的,祝福你和孩子都安好。
    朱九戒迷迷糊糊中睡去了。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他才睜開眼,一看天色大亮。朱九戒偏頭看看,身邊不見了柳芊芊。朱九戒忙爬起來,穿好衣服往外跑。
    “芊芊……”
    朱九戒招呼了一聲,就要開門而去。
    柳芊芊的聲音從廚房裏傳來:“戒哥,你慌什麽,我在做早餐啊。”
    朱九戒鬆了一口氣,坐在沙發上,苦笑一下。


如果您喜歡,請把《婦科男醫師》,方便以後閱讀婦科男醫師374章、離婚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婦科男醫師374章、離婚並對婦科男醫師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