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進宮

類別︰ 作者︰裙袂 書名︰甜系小王妃

    沐禾凝的確需要和沈敘懷進宮一趟,他們的婚事說起來還是皇帝賜的,成親這些日子以來也只是回過一趟門,還未曾進宮謝恩。

    春日晴朗,宮牆柳綠,沐禾凝和沈敘懷一同入宮覲見。

    皇帝住的蟠龍殿和皇後住的未央宮都離宮門口格外遙遠,要走過十二長街,穿過整個御花園才能到達。

    沐禾凝從小進宮的次數也不少了,只是幾乎每次都是皇後娘娘召見,親自傳了步輦來接她,可這次是她自己主動進宮的,又是和沈敘懷一起,就只能靠步行了。

    沒走到一會兒,小姑娘就累得喘不過氣了,春日的朝陽照在身上,隱約開始有些汗意。沐禾凝氣喘吁吁︰“先在這歇會兒吧。”

    沈敘懷到底是武將,走這麼點路難不倒他的,只是他抬眸遠望了眼蟠龍殿的方向,心中盤算著時間,若是這樣走一路歇一會,待到了蟠龍殿怕是都誤了時辰。

    他四下張望一眼,回頭道︰“禾凝,我帶你抄近道吧。”

    “抄近道?”沐禾凝詫異抬眸︰“哪有近道?”

    沈敘懷慢慢扶起她,手指了下北邊一座檐牙高啄的宮殿,“這是昭明殿,後頭有一條小道,穿過去就可以直接到未央宮了。”

    沐禾凝狐疑地盯著他,她打小進宮的次數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跟著皇後娘娘也走遍了整個皇宮的條條巷巷,她怎麼不知那里有條近道。

    沈敘懷不語但笑,說︰“不信就跟我走吧。”

    沐禾凝半信半疑地起身,抬著沉重的雙腿跟在他身後。

    穿過樓閣,廊腰縵回,昭明殿近在眼前,沐禾凝邊走邊打量,這宮殿遠處看著是氣派,只是走進了才發覺已經破敗不已,看上去年久失修,不曾有人居住的模樣。

    不會是傳說中的冷宮吧,沐禾凝在心里嘀咕。

    下一刻,在看見一條羊腸小道赫然出現在眼前時,她不由睜大眼楮。

    “哇!”小姑娘驚嘆︰“竟然被你說中了,這里真的有路。”

    小路依附在褪色的宮牆下,同樣荒蕪破舊,地上一片枯枝落葉,幾乎是鮮少有人踏足。

    沐禾凝不由跟在他身後奇怪道︰“王爺怎知這里有路?”

    只怕宮里頭的人都不一定知道這里還有條路呢,他居然摸得這麼清楚。

    “我從小便常常進宮,對宮里路線熟悉些。”男人道。

    沐禾凝不服氣了︰“我從小也經常進宮啊,我怎麼不知?”

    沈敘懷幽幽看她一眼,很顯然,他們的小時候不是同一個年代,他小的時候沐禾凝只怕還未出生,而沐禾凝小的時候他已經去到邊境了。

    沈敘懷只淡淡解釋一句︰“邊上那昭明殿,是我少時住過的。”

    沐禾凝聞言瞪大眼楮看著他,又仔細打量一眼這宮殿,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

    要知道,這宮殿再破敗,可也是宮里的寢殿,那是只有皇宮里的主子才能居住的地方。

    他一個王爺,怎會住在宮里?

    沐禾凝不由想起了,成婚前听外界傳的那些有關他的事情。

    听說他年少時赫赫有名,風光一時,頗受先帝的賞識,差點要將他立為儲君。

    只是後來不知怎的,他沒有得到皇位,卻被派去了邊境。

    沐禾凝第一次開始對他的過去起了興趣,她琢磨半晌,問道︰“你從前住在這昭明殿,是因為先帝嗎?”

    沈敘懷怔了會兒神,而後點頭︰“先帝晚年時身體不太好,我在宮里住過些時日,幫他處理政務。”

    他簡單的輕描淡寫卻讓沐禾凝暗暗咋舌,先帝明明有親生的太子,卻要他一個異姓王世子來進宮協助處理政務,當時的朝堂怕是早就對他有異議了吧,也足以見得先帝有多麼器重他。

    可又為什麼,先帝最終沒有將皇位傳給他呢?

    沐禾凝不敢直接問他這麼敏感的話題,她想了想,換了種問法︰“那後來你為什麼會去邊境啊?”

    她緊盯著沈敘懷,生怕自己這樣的問題會讓他難以回答。但男人只是略沉吟了番,道︰“皇上初登位時邊境不太平,我便攜兵出征鎮壓。”

    沐禾凝眨眼︰“只是這樣?”

    她怎麼听說,是因為皇上對他心生猜忌,才將他調離京城的呢?

    沐禾凝正想繼續問,就看見男人回過頭,眸里是不帶任何情緒的顏色,斂笑道︰“禾凝,未央宮到了。”

    沐禾凝回過神,抬眸望去,果然看見不遠處未央宮的一角,她不禁喃喃︰“真快啊”

    未央宮是皇後的寢宮,沈敘懷到底是外男,不好進去覲見,便只將沐禾凝送至未央宮門前。

    “我先去蟠龍殿,你見過皇後娘娘再去。”

    未央宮里,一襲姚黃繡海棠花宮裝的皇後慵懶倚在貴妃榻上,幾個丫頭埋首于她跟前,替她捏著腿,打著象牙柄的宮扇。

    門外宮人匆匆來報︰“娘娘,淵政王妃到了。”

    皇後睜開眼眸,正欲傳召,就看見那宮人悄悄湊近自己,小聲道了一句︰“是淵政王親自送過來的。”

    皇後一愣,唇角漸漸彎起,眸中略帶微笑。

    沐禾凝被宮人引進來的時候,皇後已經起身了,她斂衽行禮道︰“凝兒參見皇後娘娘。”

    “快起來。”皇後用戴著護甲的手扶起了她,熱切道︰“好些日子沒見你了,新婚的日子可還習慣?”

    她說著打量沐禾凝的狀態,小姑娘穿一身嬌艷的月白色斕邊挑線裙子,半月髻梳得高高的,露出好看的桃心臉,狀態比她想得好多了。

    那日在未央宮,她無奈勸沐禾凝同意賜婚,小姑娘抽抽噎噎地樣子讓自己也十分不忍,畢竟是自己的親佷女,在跟前長大的,又怎舍得讓她嫁入沈家呢。

    可這會兒看著,小姑娘眉宇間並無一絲憂愁哀靡之態,反倒眸色清亮,展顏歡笑,可見是婚後生活過得還不錯。

    且方才她听聞是淵政王親自送她過來的,想來新婚夫婦倆的感情也十分融洽。

    沐禾凝點點頭︰“多謝姑母的關心,凝兒在沈家的日子還算和睦。”

    听見她所言,皇後印證了心中所想,自己心中也放心了些,又問︰“那淵政王呢,他待你如何?”

    沐禾凝的臉色忽然浮現一抹女兒家的嬌意,她低下頭,雙手絞著裙邊,聲音低下來︰“王爺他待我也很好。”

    她說完略微抬起眼眸,緊張地盯著皇後的神色。上次回門時,母親也是這般問她的,听見她的回答卻嗤笑她,說淵政王不是什麼簡單之人,讓她自個兒多加留心,沐禾凝生怕皇後也會這般所言。

    可皇後听見她的話,卻舒心地一笑,拍了拍她的手背,道︰“他待你好就行,我還怕你們倆會因為皇上的賜婚而心有芥蒂呢。”

    沐禾凝疑惑︰“可是姑母之前不是說,淵政王與我們並非同一陣營,乃是對敵嗎?”

    皇後古怪地看了她一眼,好笑道︰“什麼對敵不對敵的,你與他成婚,他便是你的夫君,你的枕邊人,以後誰才是要和你過一輩子的人,你心里可要清楚。”

    沐禾凝似懂非懂地看著她,她雖然也不懂為什麼皇後的態度忽然變了,卻也心里輕松,至少不像母親那樣反對她和沈敘懷交好。

    畢竟在她心里,王爺待她真的還算不錯

    “禾凝,”皇後頓了頓,又語重心長道︰“這下子成了親,可不要像從前在家中那般驕縱了,淵政王在外辛苦多年,你可要多體諒他,不要因為我們兩家這些錯綜復雜的關系,而破壞了你們的感情,你明白嗎?”

    沐禾凝看著皇後,然後深深地點頭︰“嗯!”

    皇後默默打量著她,小姑娘年少嬌俏,又純稚無心機,看得出來淵政王對他這個小妻子還算疼愛,也是正常的。

    只是她方才勸說沐禾凝多親近沈敘懷,卻未必是真心希望他們二人親好。

    她有自己的考量,如今皇上年歲越發大了,疑心也重了起來,對她和她膝下的六皇子、以及沐家都十分不信任,即便是他們沒有不忠的想法,也難以打消皇上的戒心。

    眼下沐家的地位岌岌可危,六皇子在朝中也如履薄冰,皇後能想到的唯一解決方法,便是向皇上投誠。

    而皇上如今心里那根最大的刺是什麼,她自然十分清楚,便是她如今那新婚的佷女婿沈敘懷。

    如果能幫皇上鏟除了這根心頭刺,那皇上必然會對他們沐氏一族恢復寵信。

    而鏟除這根刺的關鍵,便在于沐禾凝。

    兩人是親密無間的夫妻,日日相處,同床共枕,若沐禾凝真能得到沈敘懷的疼愛與信賴,借著她的手除掉沈敘懷簡直是易如反掌之事。

    這一點上她和沐國公的想法倒不太一致,沐國公是男人,所思所想也不過是設法在朝堂上扳倒沈敘懷,而皇後作為一個女人,一個妻子,卻深知枕邊人反叛的力量。

    這也正是為什麼,她勸沐禾凝多接近沈敘懷的原因。

    只有兩人關系親密了,沈敘懷對她毫無防備之時,她才能輕易得手。

    皇後抿著朱砂唇,靜靜地看著沐禾凝,如今這丫頭可是她手中的一張王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甜系小王妃》,方便以後閱讀甜系小王妃第17章 進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甜系小王妃第17章 進宮並對甜系小王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