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類別︰ 作者︰裙袂 書名︰甜系小王妃

    正在此時,門外忽然又有宮人進來稟報,道六皇子過來了。

    六皇子梁景堯是中宮所出的唯一嫡子,早些年皇後膝下還有一位皇長子,只可惜未成年便夭折了,如今只有六皇子是皇後所盼繼承大統的唯一希望。

    梁景堯入內之時,還未來得及同皇後行禮,便瞥見沐禾凝的身影,驚訝道︰“表妹也在呢?”

    沐禾凝和梁景堯算是表兄妹,也是從小一塊長大的,感情十分不錯,沐禾凝打趣道︰“好久不見表哥了,表哥最近很忙啊。”

    梁景堯摸摸後腦勺,笑了笑︰“上次表妹大婚我還去了呢,只可惜表妹沒有見到我”

    沐禾凝笑,她蓋著蓋頭,自然看不到他了。

    皇後听著二人的話,對沐禾凝解釋道︰“你表嫂如今快臨盆了,景堯時刻小心著,進宮的次數都變少了,更別提有機會見你了。”

    沐禾凝恍然大悟,原來是六皇子妃要生了。

    這是表哥的第一個孩子,也是皇家的第一位皇孫,他自然十分謹慎。

    沐禾凝盤算著,是時候找個機會去探望探望她這位表嫂了。

    三人閑聊了片刻,沐禾凝還惦記著蟠龍殿的沈敘懷,見時候不早了,便起身告了退。

    與未央宮里的其樂融融不同,蟠龍殿此時的氛圍卻有些寂靜。

    沈敘懷一來,皇帝便道許久不曾與他對弈了,硬是要拉他同自己下一盤棋。

    沈敘懷這些年雖久居邊境,可棋藝不曾退步,那日回京在安國寺還贏了悟光大師,只是眼下在面對皇帝時,他還是有所保留,並沒有發揮出自己的真實水平,將將讓了皇帝一局。

    皇帝看著這副棋局,也知曉對面是在有意放水,他眸色一暗,扯了扯唇角,忽然想起什麼,問道︰“朕那佷女,你可還喜歡?”

    話題轉變得有些快,讓沈敘懷猝不及防愣了愣,他沉默一瞬,不知該如何回答。

    他知道自己如今是皇帝的眼中釘,皇帝勢必想找到他的把柄,若是在他面前承認了沐禾凝在心中的分量,就等同于向他暴露了自己的缺點和軟肋,他自己倒不要緊,若是因此給了皇帝傷害沐禾凝的機會,那就不好了。

    皇帝見他不答,略有探究地望著他︰“朕听聞你們夫妻二人關系不錯,方才連進宮,都是你親自送她去了皇後那里的?”

    听著皇帝暗含試探的話語,沈敘懷在心中微微嘆氣,他轉換了一副神色,眸中變得漠然,狀若不經意道︰“不過是個女人,既娶進門來了,便在後院安頓著,也不是什麼要緊事。”

    听著他這般不以為意的話語,皇帝心頭有些訝異,抬眸打量著他,似是探究他的話有幾分真意。

    他可是听說,沈家的後院里,兩人的關系十分親近。

    禾凝那丫頭是他佷女,他自然知曉小姑娘的驕縱,若不是沈敘懷用心待她好,她怎麼毫無芥蒂親近他。

    兩人正用沉默對峙著,門外忽然傳來了小女孩清亮純稚的嗓音,沐禾凝提著裙裾跑進來,跪在皇帝面前行禮︰“凝兒參見皇上。”

    小姑娘清脆的聲音和嬌艷的顏色驅散了殿內的陰冷,皇帝執棋落案,余光瞥一眼沐禾凝,語氣和緩許多︰“起來吧,都是成家的人了,還這樣冒冒失失的。”

    不管外在局勢如何,至少在明面上,皇帝對這個佷女還是十分和善的,從不曾對她說一句重話。

    也正因如此,沐禾凝也敢在他面前放松些姿態,她偏頭看了眼二人書案上黑白交錯的棋盤,“咦”了一聲︰“皇上和王爺在對弈啊。”

    她望向皇帝,唇角露出一抹純真的笑,假裝無知無畏道︰“王爺棋藝不精,皇上可得多擔待著些,別讓王爺下不來台才好。”

    她雖然看不懂這棋局,可她能感覺到方才她踏進宮殿之時,殿內那般劍拔弩張的氣勢。

    她自然也知道自己這個皇姑父並不如外表上這般仁慈,對她的夫君亦是心懷敵意。

    先前在沈府,沈敘懷幫她護她許多,眼下在這宮里,她也只能憑借著自己這點淺薄的姑佷關系,裝傻賣痴讓皇帝少些針對沈敘懷。

    只是她這般笨拙護短的模樣騙不過皇帝,他抬眸意味不明地看了眼沐禾凝,假意揶揄道︰“哦?凝兒這是有了夫君,便忘了姑父了?”

    他探究的目光在二人身上徘徊,方才沈敘懷還否認兩人的親密關系,這會兒小丫頭又公然在他面前護短了,這不是不打自招麼。

    沈敘懷察覺到皇帝的神色,心中微微著急,他知道沐禾凝是在向著自己說話,只可惜用錯了地方。

    他不好明言提醒,只能咳咳兩聲,頗為嚴肅道︰“王妃,本王與皇帝對弈,你就不要多言了。”

    沐禾凝聞言詫異,不解地看著沈敘懷,他怎麼忽然變了個樣子,不僅不理會她,說話還這般冷淡。

    虧她方才還在皇上面前幫他說話呢,沐禾凝這會兒也開始置氣了,輕哼一聲坐在旁的玫瑰椅上,不發一言。

    皇帝沉默著觀察二人的神色,眸色愈發若有所思,他暗中給喜公公遞了個神色,喜公公會意,招手讓宮女送來一盞峨眉山的甘露茶。

    喜公公親自端著個甜白瓷茶盅,彎腰上來呈給沐禾凝︰“王妃請慢用。”

    他邊說著,邊將茶盅擺在沐禾凝身旁的小幾上,只是不知怎的手心一抖,那整杯的茶水頓時灑在小姑娘的裙面上。

    “啊”滾燙的茶水傾灑下來,沐禾凝頓時驚叫一聲,提著裙子匆忙躲避,茶盅也緊跟著“啪啦”一聲在地上摔個粉碎。

    喜公公登時跪下去,頭在地上磕得砰砰作響︰“奴才該死,王妃恕罪,皇上恕罪”

    “做什麼毛手毛腳的,越發沒規矩了!”皇帝蹙眉罵了一句,目光卻緊盯著沈敘懷,想從他的臉色打量出什麼。

    而沈敘懷這會兒也正望著沐禾凝,眉峰蹙成一團,眸中盡是擔憂之意,看著小姑娘受到驚嚇的表情和撒了一身的茶水,他幾乎是下意識想起身去安撫他。

    可最終,他還是忍住了念頭,心頭的關切焦急都只化為了平淡的一句話︰“王妃無礙吧?”

    沐禾凝今日進宮裙子穿得薄,一盞熱茶將她下身燙得又痛又紅,衣裳也濕了一片,狼狽地粘在身上。

    小姑娘是個嬌氣的,何時受過這種痛,她眼眸一轉,眼眶就紅了大片,水潤的眸子抬起,含著欲落的淚珠,正想喊痛撒嬌,卻看見眼前兩個男人,一個她的姑父,一個她的夫君,都只是不痛不癢問了句話。

    沐禾凝又驚又氣,她都這樣了,這兩個人都當自己不存在嗎?

    尤其是沈敘懷,甚至從頭到尾身子都未曾動過一下!

    沐禾凝紅著眼楮狠狠盯著他,他不是說過會護著自己的嗎?他不是說過會疼自己嗎?為什麼她受傷了,他一點反應也沒有。

    而沈敘懷見她不言語,只又道︰“王妃愣著做什麼?去內殿讓宮人換件衣裳吧。”

    行。

    沐禾凝恨恨地看他一眼,狠狠抹一把濕潤的臉龐,踢了喜公公一腳,咬著牙轉身進了內殿。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她再也不要相信狗男人的謊話了!

    沐禾凝借著屏風,在內殿換了身干淨衣裳,只是腿上還隱隱作痛,她也不想在回大殿上了。

    “告訴皇上一聲,我身體不適,先行回府了。”沐禾凝隨意給宮女扔下一句話,便從內殿的偏門出去。

    宮門口,沈家的馬車還在原處,車夫等了有一會兒了,原以為要到傍晚才會等到主子出來,一抬頭卻看見了沐禾凝。

    “王妃出宮了!”

    他連忙起身調轉馬車,恭迎王爺王妃上車,卻定楮一看,並未看到自家王爺的身影。

    “王爺還未出宮麼?咱們是不是得等一會兒?”車夫問沐禾凝。

    沐禾凝穩穩坐上了馬車,听見車夫的話冷冷一瞥,面無表情道︰“等什麼?回府!”

    車夫一滯,狐疑地抬頭看沐禾凝,又回頭茫然望了眼空無一人的宮廷長街,自是不解。

    可對上沐禾凝那副冷若冰霜的神色,車夫不敢多言了。

    馬鞭一抽,馬車調轉了方向,向沈府駛去。

    待到沈敘懷從蟠龍殿告退出來時,宮門口早已沒有了人影兒。

    他終究是沒在皇帝面前忍住,听見宮女稟報沐禾凝先行回府時,便再也坐不住了,也緊接著跟皇帝告了退。

    只是沒想到還是沒能追上她。

    望著空無一人的長街,沈敘懷在心中微微嘆氣,知道她這是氣得狠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甜系小王妃》,方便以後閱讀甜系小王妃第18章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甜系小王妃第18章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並對甜系小王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