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被他吃得死死的

類別︰ 作者︰裙袂 書名︰甜系小王妃

    沈老夫人等了幾日,卻見沐禾凝手上不是戴著冰種翡翠鐲,就是換了絞絲雙扣鐲,卻不見她再次戴那紅蓮雪玉鐲,她不禁急了,悄悄喚來了山月居的小丫鬟。

    “王妃的首飾匣子有那麼大一盒,里頭個個都是寶貴的明脂珠玉,光是鐲子就有百來只,更遑論什麼手釧臂釧之類。甘棠姐姐說了,王妃的首飾一日換一套都戴不完,身上從來就沒有過重樣的”

    小丫鬟興致勃勃地比劃著,告訴沈老夫人山月居里頭的事情,卻沒發現沈老夫人的面色漸漸白了下去。

    她花了重金在外打造的鐲子,那丫頭居然就只戴了一次!

    沈老夫人的心頭簡直可以用滴血來形容,這可真是個不折不扣的敗家女,首飾一次一換竟然從不重樣,這一年下來得揮霍多少銀子!

    單她送的那只紅蓮雪玉鐲,就值好幾百兩銀子,這下子豈不是讓她佔了便宜?

    嚴嬤嬤略微心虛地看著沈老夫人,那麝香丸的主意是她提的,可也要日日戴在身上才起作用,王妃就戴了一次便收起來了,哪里能發揮得了功效。

    她不禁遲疑道︰“老夫人,這下該怎麼辦?”

    沈老夫人回過神,恨恨地剜了她一眼,怎麼辦,她還能怎麼辦?那丫頭奢侈得日日都換一只金貴鐲子,難道她還要日日花錢在外頭給她給她打新的嗎?

    嚴嬤嬤被老夫人一掃,瞬間低下頭去,懦懦不敢多言。

    沈老夫人用著蓮紋青花茶盅里的茶,半晌都沒緩過氣,一口憋悶堵在心頭,上不去也下不來。

    片刻後,嚴嬤嬤眼楮一轉,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將唇貼近了老夫人的耳朵。

    “奴婢想起來個事兒上回在後罩房,听見山月居幾個丫鬟閑話,依稀間听聞那王妃好似還沒來月事呢”

    月事未至?沈老夫人眸中閃過一絲光亮,緊盯著她︰“此話可當真?”

    嚴嬤嬤點點頭︰“是山月居幾個伺候漿洗的丫頭,想來不會錯的。”

    沈老夫人一怔,那丫頭算著年齡也還未及笄,月事沒來也是正常的。若真是如此,就代表她短時間內還不會有喜。

    心頭那一塊大石頭堪堪落地,沈老夫人臉上露出了笑容。

    這下不必想著法子用什麼麝香丸,她也能放寬心了。

    此時山月居里正是一片靜謐安詳。

    櫻桃木的長案橫在窗前,錯金螭獸香爐彌漫著淡淡的檀香,沐禾凝和沈敘懷相向而坐,一人手執一筆埋頭認真。

    小姑娘低頭在紙上完成了最後一頁,才大功告成般地抬起頭,慵懶地伸個懶腰,揉揉疲憊的眼楮。

    “喏,我都算完了,你看。”沐禾凝將完成的賬本遞給對面。

    沈敘懷也從書案中抬頭,放下手中的筆墨,接過她的賬冊細細翻閱起來。

    “嗯,不錯,可算是沒有再算錯帳了。”沈敘懷點頭欣慰,他和魏嬤嬤連帶著教了沐禾凝幾日,總算將她帶上道了,如今一個人也能獨自應付著治家理帳的差事。

    只是在瞥及賬冊上的字跡時,男人微微蹙起眉︰“你這字”

    沐禾凝心虛地摸摸鼻子,也知道自己那一手字不太美觀,可她仍是仰著頭,問道︰“我的字怎麼了?”

    男人從賬冊上墨黑的字眼中抬起眸子,落在女孩杏眼粉腮的姣麗面容上,微微搖頭︰“跟你本人不太相符。”

    “”

    她就當他是在夸她漂亮好了。

    沐禾凝突然起身俯過去,湊近他那一側的書案,不由分說道,“那讓我看看你的字。”

    他的確是在練字,面前的澄心堂紙鋪陳開來,筆墨暈染在上,落下的每一筆劃明晰深刻,錯落有致。

    不是朝廷中時興的館閣體,反倒是別具一格,遒勁中帶著一絲飄逸,飄逸中又略見風骨。

    “嗯”沐禾凝沉思片刻下結論︰“你的字倒是和你本人蠻像的嘛。”

    人那麼好看就算了,字也那麼好看。

    而且好看得非常有風格,一點不平庸。

    沈敘懷彎唇笑了,抬手招呼她過來,“你到我這里來,我教你寫字。”

    他讓沐禾凝坐在他的黑漆描金山水紋太師椅上,自己反而挽起寬袖俯身在旁,握著她的手,在紙上領著她描摹著他的字跡。

    沐禾凝低頭一動不動地盯著紙上的字,身體卻變得僵硬,任由著男人握住她的手在書案上游離,幾筆落下一個“凝”字。

    她悄悄掀起眼眸,就看見他硬朗分明的下頷貼近于她的額頭,垂下來的眸子在眼瞼下覆上一片倒影,沉靜而安然。沐禾凝捂著怦怦直跳的心,手心不禁開始冒汗了。

    而沈敘懷卻絲毫沒有注意到,注意力依然專注在描摹紙上,他只看到她的撇捺和豎彎鉤都格外虛弱,筆力撐不起來,導致整個字沒有形神。

    他不禁笑問︰“你是不是從前習字的時候偷懶,臨摹的字帖都是隨意應付了師傅交差的?”

    只有啟蒙的時候臨摹字帖不到位,才會寫出這樣的筆劃來。

    被拆穿的沐禾凝心一虛,辯解道︰“我才沒有。”

    她是不會說出自己小時候是閨學里的最後一名的。

    男人卻不置會,帶著她在紙上寫下幾個“一”“大”“山”等最簡單的字眼,說道︰“你把這幾個字練好了,筆劃寫順了,字跡就能改觀很多了。”

    他說著放下了沐禾凝的手,示意道︰“寫吧。”

    沐禾凝哀怨地看了他一眼,他當她是小孩子嗎?寫這些三歲啟蒙童子才會練的字。

    可是在看到他沉靜的目光掃過來的時候,她還是扁扁嘴,低下頭去乖乖寫了。

    連她自己也覺得驚訝,為什麼她可以那麼听他的話呀?從前在閨學里女師傅教她的時候她不願寫,父親母親教她的時候她也不願寫,可現在在他面前,她卻可以那麼心甘情願。

    一定是因為他那張臉收買了她,才導致她被吃得死死的。

    沐禾凝心想。

    她就著那張澄心堂紙描了一整頁的大字,手都酸痛了才停下來。

    沈敘懷瞥見她悄悄揉捏手腕的動作,道︰“可以了禾凝,練字是長久的功夫,不在于一時。”

    他說著去身後的架幾案上尋東西,“我這有一副名家字帖,你拿去得空研究下筆順,會提升得更快。”

    沈敘懷在書格中翻找著,卻不知是觸踫到了什麼,從架幾案上砸落下來一個東西,咕嚕咕嚕滾到沐禾凝腳邊。

    一個紅木葵花的小盒子,上頭還繪著金龍紋與青色虎交錯的式樣。

    沐禾凝定楮,正要彎下身子去拾,卻見對面的沈敘懷已經先她一步,匆忙拾起。

    “這是什麼?”沐禾凝問他。

    男人擦淨了盒子上的灰塵,眸色凝固了片刻,卻將那小盒子收了回去,塞進架幾案的最里邊。

    “沒什麼。”

    沐禾凝“哦”了一聲,若有所思地望著他,他雖然什麼都沒說,可她總覺得有什麼瞞著她。

    老男人都是這樣的麼?心事重重的。

    下一刻,男人抬起眸子望她︰“禾凝,改日尋個空我們進宮一趟吧。”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甜系小王妃》,方便以後閱讀甜系小王妃第16章 被他吃得死死的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甜系小王妃第16章 被他吃得死死的並對甜系小王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