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會寵著你的

類別︰ 作者︰裙袂 書名︰甜系小王妃

    沈敘懷也打量著她,小姑娘一身正紅的嫁衣,鳳冠霞帔下的精致妝容透著幾分不符合她年齡的嬌媚成熟,但比起那日在安國寺後山初見,這次顯然更加明艷姣美。

    朱砂紅的眉間,紅艷艷的雙唇,流光熠熠的眼楮,美得有些驚心動魄。

    男人怔了半晌,片刻後下意識挪開視線,突然被地上的果殼吸引住。

    他一看床榻上的棗生桂子果然少了一半,意外挑眉道︰“這些都是你吃的?”

    沐禾凝順著他的視線一看,臉頰開始紅了。

    天哪,她剛剛都干了些什麼呀

    新婚之夜隨意掀開了蓋頭,還吃了床上的果子,扔了一地的殘渣不清理。

    他會不會以為她是那種很討厭的女孩子啊

    沐禾凝開始想辦法為自己開脫︰“那、那些東西不就是寓意著早生貴子嗎?我把它吃進肚子里了,不就更容易早生貴子了嗎?”

    說完沐禾凝的臉更紅了,幾欲想把自己的舌頭咬斷,她、她在說什麼,為什麼覺得好不知羞恥

    沐禾凝覺得今天晚上的自己有些自亂陣腳了,說什麼都不對,為了避免再次出錯,她開始轉移話題。

    沐禾凝看到桌上喜娘留下來的合巹酒還沒有動,她提醒道︰“該喝酒了”

    喜娘說,新郎回來有兩件事要做,一是挑喜帕,二是喝交杯酒。

    喜帕托她的福不用親自挑了,合巹酒總還是要喝的。

    沈敘懷聞言從床榻上下來,施然落座于桌前,自顧自斟了一杯獨酌,卻沒有給沐禾凝倒酒的意思。

    “你一個小孩喝什麼酒。”他垂下來的眸中漫不經心。

    沐禾凝不服氣了,喜娘說了這合歡酒是夫妻共飲的,他怎麼就一個人喝了,還不許她喝。

    她為了證明自己挺起胸膛,理直氣壯道︰“我不小了!”

    沈敘懷偏頭,被她這小孩兒似的動作逗得一笑,抬頭看她︰“哦?多大了?”

    “十、十四了”沐禾凝的底氣明顯弱下來。

    靖國的女孩一般都是及笄了才嫁人的,她這個年紀做人婦確實太小了點,只是皇帝賜婚她才這麼早出嫁的。

    “那你知道我多大了嗎?”沈敘懷問她。

    “知道。”沐禾凝伸出手指比了個數字︰“二十六了。”

    沈敘垂眸,“是啊,我二十六了。”

    他當初離京的時候,還是和小姑娘一般的年歲,如今歸來卻已經大她整整十二歲。

    他又飲下一杯酒,淡然道︰“所以我這般年紀,你在我眼里當然是小孩兒了。”

    沐禾凝愣愣地望著他,不知為何感覺男人的眼里有些落寞,她忽然鼓起勇氣,道︰“那你比我大那麼多,往後要多寵著我啊!”

    她在沐家可是受全家人寵愛的,總不能來了他這受委屈吧。

    沈敘懷听到小姑娘的話,忽然抬起頭,有些不明白地問︰“怎麼寵?”

    他在軍營中十年,身邊都是同吃同住的兄弟,可從未有過什麼姑娘家,更別提寵。

    沐禾凝眼珠轉了轉,想了片刻,開始道︰“若是我和你吵架,你得讓著我。”

    “若是我受了欺負,你得給我撐腰。”

    “若是我想干什麼事,你不能拘著我。”

    小姑娘認真地和他約法三章,眼神誠摯地看著他,讓沈敘懷微愣了片刻。

    這場婚事于他們都是無奈,他知道她不想嫁他,卻還是帶著滿心的不情不願做了他的妻子。

    他亦不想勉強,他無法改變這場親事,只能護著小姑娘一時,佑她在身邊無虞。

    沈敘懷摸摸小姑娘的頭發,淡淡道︰“好,往後我會寵著你,不會讓你受委屈的。”

    沐禾凝感受著頭頂傳來的暖意,心里開始放松了,她可是在第一天就給自己找了靠山,往後在這府中便可自如了。

    沈敘懷盯著她的眼楮,忽然想起什麼,目光凝滯,遲疑問了句︰“你還記得我嗎?”

    沐禾凝聞言微愣,帶著些茫然不解,他這是什麼意思?他們認識嗎?

    片刻後,男人只在她眼里看到了困惑,微嘆口氣,看來她這是一點也不記得那日在安國寺後山上的事了。

    他不再多言,飲酒後放下杯盞,新房里的燭火明明滅滅,他吹熄了一盞燈。

    “睡覺吧。”

    沐禾凝看著他站起身從自己身側走過,才發現他好高啊,足足比她高了一個頭,身形幾乎是她的兩倍。

    如果他真要打她,應該一拳就把自己打死了吧沐禾凝突然開始胡思亂想。

    幸好方才和他約定好了,他不會欺負她的。

    沐禾凝爬到床的里側躺下,沈敘懷睡在她外側。

    蓋好錦被後,男人聞見鼻尖一陣清香,他穩了穩心緒,安靜閉上眼楮。

    既然早已決定好要尊她敬她,將來放她自由的,他自然也不會對她有何非分之想,更不會輕易踫她。

    沈敘懷因為喝了酒,沒過多久就沉聲睡去了。

    可沐禾凝卻一直睜著眼楮,這張床不小,但沐禾凝自己習慣了一個人睡大床,身邊突然多出來個人,還有些不習慣。

    屋里只留了一盞紅燭,沐禾凝知道,那盞紅燭要燃到天亮的,代表夫妻會白頭偕老的意思。

    沐禾凝偏頭,借著昏暗的燭光打量她的夫君。

    他們會白頭偕老嗎?她不知道。

    可是這會兒,沐禾凝卻清楚的很,在之前她那顆堅定不願嫁過來的心,在看到他這張臉後,突然動搖了。

    沐禾凝用手指描摹了一下他的輪廓,突然覺得若是每天可以看著這麼好看的睡顏入夢,也是一件不錯的事。

    成親不應該那麼復雜的,沾染上那些所謂的朝廷政事,成親可能也僅僅因為一張好看的臉。

    沐禾凝滿足了,她開開心心拉上被子準備睡覺。

    可是下一刻,安然閉緊的眼睫突然開始顫抖。

    男人熟睡後翻了個身,突然向她靠過來,貼緊著她的身體,胳膊也隨之落在沐禾凝的身上。

    他只是睡夢中隨意一動,可沐禾凝卻覺得快要窒息了,那只胳膊壓在她身上好重啊,壓的她快喘不過氣來了。

    沐禾凝只好奮力將那只落在她身上的手臂移開,費了好半天的功夫。

    緊接著她連忙往里縮了縮,生怕沈敘懷又靠過來了。

    過了片刻,見男人沒有動靜了,她才打了個哈欠,閉著眼楮慢慢睡著。

    翌日清晨,可能是換了環境的不適應,沐禾凝醒的很早。

    她一睜開眼,就看見躺在身側的一張沉靜的睡臉。

    這會兒與昨晚見到的又不太一樣了,窗外投射進來的陽光灑在男人的臉頰上,細小絨毛依稀可見,平添了幾分明朗純粹。

    沐禾凝的唇角漸漸彎起。

    清早醒來就可以見到英俊睡顏,這種感覺也太幸福了吧!

    與此同時,沈敘懷也慢慢張開眼楮。

    初初對光線的不適應後,目光漸漸聚焦,映入眼簾的是女孩子的淺淺笑顏,沈敘懷微微有些怔神。

    過了會兒,他問︰“睡醒了?”

    “嗯,我也剛醒。”沐禾凝揉了揉自己的頭發,盡量讓它柔順一點,好讓自己現在晨起的樣子好看些。

    屋外值守的丫鬟听到屋里有了動靜後,進門伺候起身。

    甘棠和桑榆進來伺候的時候,沐禾凝還是眉目舒展的,眼角眉梢都帶著淺淺的笑意。

    兩個丫鬟微愣,怎麼過了一夜,姑娘情緒就變好了?

    甘棠伺候她穿了身紅色的對襟襦裙,桑榆給她梳了一個婦人的發髻,代表她已嫁做了。

    沐禾凝愣愣地看著銅鏡中的自己,發現只是短短一個晚上,一個發髻,就好像改變了她的氣質。

    變得跟以前有些不一樣了。

    甘棠和桑榆現在已經不能叫她姑娘了,要叫她“王妃”。桑榆一邊給她梳頭,一邊道︰“王妃,這梳妝台我今日去找管家,換成櫻粉色梨木的可好?”

    沐禾凝笑意微滯,透過鏡子看見身後的男人瞥了自己一眼,她咳咳兩聲︰“換什麼?我何曾說過要換梳妝台了?”

    桑榆愣了愣,昨晚不是還說這梳妝台不喜歡嗎?怎麼過了一夜又變了?

    沈敘懷換好衣裳走到小姑娘身後,對著銅鏡里的人道︰“若是不喜歡這個顏色,就讓管家換個櫻粉色的來吧。”

    他之前倒是不曾注意,姑娘家喜歡粉嫩的顏色。

    沐禾凝回頭,對男人揚起一個笑臉︰“不用換啊,這個我很喜歡。”

    桑榆梳頭的手頓了頓,姑娘可真夠雙標的,昨晚可不是這麼說的。

    早膳擺在廳里,沈敘懷和她一同用膳,沐禾凝趁他低頭喝粥的時候,又開始偷偷打量他。

    男人今日也穿著一身朱色常服,跟昨夜那身大紅的新郎裝的打扮比起來,平易近人了許多,有了幾分煙火氣。

    沈敘懷發現她的小妻子在偷偷看他,還以為自己她不喜歡這些菜色,問道︰&;可是府上廚子做的這些不合你胃口?&;

    沐禾凝喜滋滋地捧著碗,搖頭︰“沒有,我都喜歡。”

    已經是秀色可餐了,還需要什麼美食啊。

    在一旁布菜的甘棠沒忍住,姑娘當然都喜歡了,這些可都是她一大早去吩咐沈家廚房按著姑娘的口味做的。

    沈敘懷又沉默了片刻,突然覺得老是這麼你啊你啊的叫過于生分了,他抬頭問道︰“你叫禾凝,禾凝是吧?”

    他記得婚書上寫著的是這兩個字。

    沐禾凝點頭。

    “風禾盡起,膚如凝脂。”沈敘懷琢磨著她的名字,問她︰“那我叫你禾凝可好?”

    沐禾凝點點頭,忽然覺得自己的名字被喚了那麼多年,卻從他口中念得格外有韻味。

    她定定地凝視著男人的臉,忽然發現一個被自己遺漏的細節。

    為什麼她覺得他的眼楮看起來好熟悉,像是在哪里見過一樣?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甜系小王妃》,方便以後閱讀甜系小王妃第9章 會寵著你的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甜系小王妃第9章 會寵著你的並對甜系小王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