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出嫁

類別︰ 作者︰裙袂 書名︰甜系小王妃

    日子很快到了出閣的這一天。

    沐禾凝一大早就被人從床上撈起來,梳洗上妝,描眉抹面,一群人在她身上折騰來折騰去。

    她打小有起床氣,賴床的本事可不小,沒睡飽的沐禾凝心里憋著一肚子氣。

    可她在一睜眼看清自己臉上的妝容時,一瞬間氣消了。

    鏡子里的她眉目如畫,芙蓉之面姣美,菱唇之上紅艷,眉間花鈿熠熠閃爍,眼尾輕挑嫵媚,大紅的鳳凰嫁衣給這抹傾城之色又裝點了幾分妖冶。

    哇,她也太好看了吧!

    沐禾凝美滋滋地在銅鏡前左右端詳,越發覺得自己絕色佳人。

    她看著給自己上妝的嬤嬤,頗有點相逢恨晚的感覺。

    “母親,這個嬤嬤描妝的手藝真好,我以後都要她給我描妝。”

    沐夫人笑了,這嬤嬤是京城里有名的喜妝嬤嬤,專門給新娘子化大婚妝容的,沐家這次特意請了她來給小姑娘化新婚的妝。

    可這妝哪能天天化呢。

    “這是新娘子一生一次的妝容,最為寶貴的,平日里可不興這樣打扮。”沐夫人道。

    沐禾凝失望,原來一輩子只有這麼一次機會啊。

    要是可以天天成親就好了。

    她還想再多看兩眼,多欣賞幾分自己的容顏,就突然被喜帕蒙上了頭。

    “姑娘,這喜帕可得蓋好了,到了晚上才能讓姑爺掀起來的。”丫鬟甘棠在她身邊提醒。

    小姑娘震驚,她一輩子好不容易這麼美的機會,居然不能讓別人看見啊!

    只有、只有她那個未來夫君可以看見

    沐禾凝這麼一想,就覺得更虧了。

    吉時已到,新娘子被攙扶出房,拜別父母。親友的注視下,沐國公和沐夫人都忍著淚意。

    “今且出嫁,便為沈家婦,出嫁後要伺候夫君,孝順長上,持家掌事”沐夫人聲音哽咽,漸漸說不下去了。

    拜別父母,出門上轎。到了這個時候,小少爺沐禾鈞似乎終于意識到,姐姐這一去就不會回來了,突然在門口哇哇大哭起來。

    “不要姐姐走不要姐姐走!”

    慌亂下乳母很快過來抱走了小孩子。

    敲鑼打鼓聲繼續,沒人注意這一個小插曲,只是沐禾凝在轎中落座後,卻忍不住紅了眼眶。

    這一別,就真的要和自己的閨中時代說再見了。

    她心中五味雜陳,可念著今日這麼美的妝容,不能被破壞,沐禾凝硬是眨巴著眼楮,將要奔涌而出的淚水憋了回去,努力保持著微笑。

    到了王府下轎的時候,一個同色系的胳膊過來扶了她一把,沐禾凝知道是自己那位姑爺,心里置著氣,別扭地推開了他。

    一手扶空的沈敘懷一愣,而後笑了,他的小王妃還氣著呢。

    沈家和庭院廳堂和沐家一樣熱鬧,沐禾凝看不見,只在喜娘的提醒下,和沈敘懷完成了跪拜。

    走過場似的行完跪拜禮後,新娘子被送進了新房,賓客被請到前院席上吃酒。

    沐禾凝這會兒才覺得耳邊嗡嗡了一整天的嘈雜聲平靜了點。

    屋里人去後,她二話不說就掀開了蓋頭,蹙眉道︰“可悶死我了。”

    甘棠大驚失色︰“姑娘萬萬不可,姑爺還未來呢。”

    沐禾凝輕哼一聲︰“管他作甚。”

    她說著去尋了小鏡子,檢查了下自己的妝容。

    嗯,很好,沒有被破壞。

    她滿意地收起鏡子,隨後揉了揉肚子︰“甘棠,我餓了。”

    她的確餓了,一整天下來都未曾進食,又折騰了這麼久,肚子早就叫了。

    甘棠為難︰“姑娘忍忍吧,姑爺還未過來,這王府又不是我們熟悉的地兒,這會兒貿然去廚房要吃的,傳出去總不太好”

    沐禾凝咬了咬唇,心中的不滿更甚了,她才剛來這王府呢,連飯都吃不上了嗎。

    她坐在鴛鴦撒花的錦被上,負氣地拍了拍床,可觸手卻是一片硬硬的東西。

    是花生,還有紅棗,桂圓之類的東西,沐禾凝知道,那是早生貴子的寓意。

    左右也沒有別的吃的,沐禾凝盯了一會,抓起一把花生就開始啃起來。

    甘棠和桑榆都嚇了一跳,連忙制止︰“姑娘萬萬不可”

    “從我進來你們都說了兩遍萬萬不可了。”沐禾凝一邊咀嚼一邊道︰“從前在府上你們也沒有不準我干這個不準我干那個啊。”

    甘棠和桑榆心里叫愁,自家府上和這王府能一樣麼,自家府上想怎麼造怎麼造,老爺夫人不會多說一句,可這王府初來乍到,容不得一絲行將踏錯。

    甘棠和桑榆勸不了姑娘,只能在淵政王未回來之前,將地上的殘渣打掃干淨,誰知沐禾凝看見她們的動作後,果斷制止︰“不要清掃,就這樣留著。”

    “就這樣?”甘棠和桑榆錯愕。

    沐禾凝“嗯”了一聲,她就是想用這種方式,來表達自己心里的小小不滿。

    風卷殘雲般吃掉了小半片果實後,沐禾凝終于有心思起身,打量這間新房了。

    身下是玄色輕紗的雕花玲瓏拔步床,對面一張花梨木的桌案落在窗前,紫檀木的博古架上擺放著些古玩玉器,四盞銀制的燈架點亮了鴛鴦紅燭,將屋內照的通明。

    他雖是武將,可屋內並無刀劍一類,反倒有幾分瀟灑飄逸的書卷氣。

    只可惜冷冷清清的,看不出多少有人久居的模樣。

    桑榆安慰她︰“听說這是姑爺原先在府上住的寢居,後來姑爺去了邊關,這屋子就空置了十年,如今回來才又繼續住著的。姑爺回府不過數日,屋子冷清點是自然的,這住著住著就有人氣了”

    沐禾凝打量著那張鏤空雕花嵌玉的梳妝台,知道這東西必定是為她準備的。

    可她看著不舒服,強硬道︰“這梳妝台我不喜歡,明日換了。”

    桑榆一愣,遲疑道︰“那明日換成姑娘喜歡的櫻粉色。”

    沐禾凝不置可否。

    等了一會,她開始打瞌睡了,甘棠和桑榆怕她還沒等到姑爺回來就睡著了,連忙給她講故事,沐禾凝听著更困了。

    終于在她將要睡著之前,沈敘懷回來了。

    他回來的匆忙,幾乎是一瞬間就推門進了屋子,甘棠和桑榆都來不及將她扔掉的蓋頭重新蓋上。

    沈敘懷進門,看見沐禾凝眼皮耷拉著坐在床頭,神色困倦到極致。甘棠和桑榆猶豫著上前請安。

    “給王爺見禮。”

    沐禾凝仍合著眼,並未察覺到他的出現。

    “你們先出去吧。”男人低聲吩咐。

    甘棠和桑榆對視一眼,關上門出去了。

    屋里安靜的很,只有紅燭燃燒的“滋啦”聲,沐禾凝倚在床邊昏昏沉沉,迷糊間發現面前一具黑影。

    “甘棠,給我倒杯水。”小姑娘低著頭,揚手要水喝。

    男人稍怔,轉身去桌上倒了水,遞回她手上。

    沐禾凝毫無形象地咕咚咕咚灌下一整杯茶水,放下杯子的瞬間還在嘀咕︰“那姓沈的怎麼還不回來,我都”

    下一刻,她在看到眼前人的臉後,突然愣住。

    “困了。”小姑娘無意識地說完。

    男人在燈火下對著她笑,眸色清明,眉如墨畫,遠山般挺直的鼻梁,淡而薄抿的雙唇,稜角分明的臉上有著幾分漫不經心的成熟。

    沐禾凝這下不困了。

    不止是不困了,她還一瞬間清醒了,全身的血液開始奔騰,滿腦子都在說一句話

    天,這個男人太好看了吧!

    沐禾凝敢說自己長到這麼大以來,第一次看見這麼好看的一張臉,五官上的每一筆,都恰好長在她的審美線上。

    她揉揉自己的眼楮,幾乎不敢相信︰“你是淵政王?”

    沈敘懷好笑地看著她這副見了鬼的表情,“是,我是沈敘懷。”

    沐禾凝愣愣地看著他,喃喃道︰“原來你不丑啊”

    沈敘懷不明所以地摸了摸自己的臉︰“難道你以為我很丑?”

    被戳中想法的沐禾凝連忙側過臉,低頭。

    怎麼跟她想象之中一點都不像,他不是年紀很大,又在邊境打仗很多年的武夫嗎?

    嘴角的弧度不由得彎起,心里也涌上一絲喜悅。

    原來她的夫婿不丑啊,還還挺好看的。

    沐禾凝忍不住又偷看一眼。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甜系小王妃》,方便以後閱讀甜系小王妃第8章 出嫁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甜系小王妃第8章 出嫁並對甜系小王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