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壓得我喘不過氣

類別︰ 作者︰裙袂 書名︰甜系小王妃

    早膳過後,沈敘懷陪她去壽安院請安。

    沐禾凝這還是第一次見到沈府的樣子,沈宅是老王爺在世上的興盛頂峰時期,先帝賞賜下來的,算是當時京城最好的地段,最盛大的宅院,連如今的沐府都比不上。

    即使是這些年沈家已經逐漸沒落,沈宅里依然保留這當初的建築風貌,雕梁畫棟和山水游廊都是老王爺的手筆。

    沐禾凝悄悄打量著府里的樣子暗暗吃驚,這可是能與宮中的御花園媲美了啊。

    宅院大的壞處就在于路多且長,沐禾凝跟著沈敘懷走了許久,身上幾乎快沁出了一層細密的汗,才行至壽安院的位置。

    入門後,沐禾凝看見一個穿著青色袍子的婦人坐在上首,便知道這就是沈老夫人了。

    沈老夫人其實不老,是老淵政王娶的繼室,只比沈敘懷大五歲。

    雖然沈敘懷按著禮稱她一聲母親,但其實跟她並不算多熟,她當年嫁進來的時候沈敘懷已經大了,自然不可能和她親如母子,後來沈敘懷又去了邊境十年,兩人間的關系更淡漠了。

    但沐禾凝心里沒譜兒,她自己也是繼母養大的,但是在她心里繼母和親生母親都是一樣的,她自然以為全天下的繼母都像沐夫人那樣。

    “兒媳給母親敬茶,願母親健康長壽。”沐禾凝接過下人呈上來的茶,跪在蒲團上給沈老夫人敬茶。

    沈老夫人坐在上首,她才三十出頭,可因著守寡多年,穿著打扮都十分簡樸,周身的氣質也沒有京城貴夫人那般的養尊處優。

    她打量著沐禾凝點點頭,看小姑娘恭順謙遜的模樣,不像是外界說的那般嬌貴無禮。

    就是年紀太小了些,也不知道能不能伺候好夫君,撐起府中大事

    她笑眯眯地喝下了沐禾凝敬的茶,又告誡她兩句︰“往後就是我們沈家人了,要友愛妯娌姐妹,不可妄言妄行”

    “兒媳都記下了。”

    別看沐禾凝這會兒乖乖順順的,不像她在沐家那樣,實則這些都是沐夫人在她出嫁之前耳提面命的,好歹讓沐禾凝知道了新婚第一日敬茶的流程,不至于讓她在沈府眾人面前失了臉。

    沈老夫人又給她介紹坐在下首的一婦人,“這是二房白氏,雖輩分上是你弟媳,可年齡比你稍長些,你若有事可找她商量。”

    沐禾凝嫁進來後身上就有了誥命,是實實在在的王妃身份了,這會兒見二房白氏,倒是對方起身同她見禮。

    “大嫂好好標致的樣貌。”白氏站起身贊嘆一句,而後笑著道︰“我入門七年了,府上大小事務都熟悉些,大嫂若是有什麼需要的,盡管告訴我。”

    被一個明顯大過她許多的人叫大嫂,沐禾凝還有些不太適應,她也不知此人深淺,自然也不會和她輕易親近,略點了頭致謝。

    而後沈敘懷陪她坐下和沈老夫人、白氏閑聊幾句,沈姜突然在外求見沈敘懷。

    說是有事稟報,沈敘懷看了沐禾凝一眼,才出去見沈姜。

    沈敘懷出去後,沐禾凝漸漸察覺出氣氛的尷尬,她和這屋里兩個人都不熟,說話也沒什麼好說的。

    沈老夫人咳咳兩聲,撿了話題來問她︰“禾凝,昨夜睡得可安穩?”

    她雖是沈敘懷名義上的母親,可終究是繼母,也沒比他大幾歲,若要檢查那洞房的元帕終究是有些不大合適,便想通過沐禾凝這邊詢問二人是否圓房。

    她想著沐禾凝若是個明事理的,自然會告訴她昨夜睡得安好圓滿,她自然也就對夫妻二人圓房之事有了定論。

    可沐禾凝分明是沒有明白她的暗示,她眨了眨眼楮,想起昨夜沈敘懷壓在她身上的那只沉重手臂,當即搖了搖頭。

    “睡得不穩,王爺半夜壓得我喘不過氣”

    沈老夫人和白氏一時都愣住了,二人相視一眼,眼里又是驚訝又是羞赧。

    沒想到這小姑娘居然如此語出驚人。

    只是倒也不必把洞房之事講得這樣細致

    兩人也不敢相信,這小姑娘看著嬌嬌柔柔的,說話竟是會如此不顧忌諱,頗有些打破她們的觀念了。

    而在門口,剛剛推門進來的沈敘懷听到此話,也不由得面色一緊。

    他眸色稍怔,在邊境十年都是帳中安眠,獨自入睡已經習慣了,雖然昨晚入睡時有意識控制自己,可到底在婚宴上喝了酒,沉睡之後就無意識了,想來是在睡夢之中打擾到了她。

    這下子倒是讓人誤會了。

    白氏見屋里尷尬起來,連忙出來打圓場︰“大嫂說話還真是幽默,不過這些私房話,也不必講出來讓我們知道的你看,王爺面色都變了”

    沐禾凝側身一看,沈敘懷的臉色果然緊了許多。

    沐禾凝耳根漸漸紅起來,意識到自己好像說錯話了

    誰知下一刻,男人突然抬眸,淡淡回了句︰“無妨,昨夜是本王打擾到王妃了。”

    沐禾凝愣了愣,這下連沈老夫人和白氏也忍不住側目了。

    怎麼這新媳婦兒亂說話就算了,王爺也突然口不擇言起來?

    白氏咳咳兩聲,坐下語氣虛了很多︰“王爺和王妃感情真好”

    男人氣定神閑喝茶,不置可否。

    沐禾凝垂眸遮掩,略顯心虛。

    回來的路上,兩人比去時沉默了許多。

    沈敘懷沉默良久,終于忍不住問她︰“昨夜睡覺是我打擾到你了?”

    沐禾凝下意識點點頭,又趕忙搖搖頭,她可不想再說錯話了。

    沈敘懷不語,眼下兩人正處于新婚,便是他不踫沐禾凝,也不好和她分房睡,傳出去對二人都不好。

    他在心里打定主意,回去之後要換個大點的床了,還要再添置一床被子。

    山月居,甘棠和桑榆一大早便開始忙著收拾整理從沐府帶過來的東西,實在是東西太多了,光是沐禾凝穿的衣裳就足足收了二十多箱,將山月居的耳房擠得滿滿當當。

    “王妃,這些衣裳放在哪里好?”

    甘棠過來請示她,沐禾凝原來的宅院里是有一間專門的衣櫥房的,全部用來收納她一年四季的衣物,可這會兒到了沈家就沒地兒放了。

    昨夜臨時放在一旁的耳房,可這也不是長久之計,衣裳不久就會變皺變潮。

    沐禾凝猶豫了一會兒,打量著山月居的大小,試探道︰“不然我們在這里也建一間衣櫥房?”

    她可不想看著她心愛的衣裙無家可歸。

    甘棠瞥了眼坐在一旁的沈敘懷,這里終歸是沈府,山月居也是兩人共居的地方,要改造擴建也得問問王爺的意思。

    沈敘懷注意到二人的目光,起身看了眼,雖然他也不明白為什麼會有女子二十多箱衣物,但他還是思考了番,道︰“我後面有一間書房,騰空以後給你做衣櫥吧。”

    沐禾凝愣了愣,沈敘懷怕她誤會,解釋道︰“我不是不願意你在山月居建新房,只是你這一剛進門,若是就在府中大興土木,傳出去外人難免不會說三道四,山月居改建是小事,你的名聲受損才是大事。&;

    沐禾凝正想說她不在乎什麼名聲不名聲的,可一抬頭對上他關切的眼神,心里不自覺就暖了一下,她微微點頭︰“好。”

    甘棠在一旁听著也默默頷首,看來她家姑爺是個妥帖之人,會為姑娘考慮。

    沐禾凝又問他︰“那你看書”

    沈敘懷道︰“我在寢居看書即可。”

    沐禾凝盯著男人硬朗的側臉,心想倒也不錯,若是他將來就在寢居里看書,她就可以時時欣賞到他的神顏了。

    听說認真的男人最好看,沐禾凝很是期待看他讀書的模樣。

    “不過這張床,我倒是想換一個新的了。”男人突然開口,目光看向她︰“你可有喜歡的樣式?”

    沐禾凝一愣,大概猜想到他要換床的理由了。她臉紅了紅,不敢多說︰“看王爺的安排。”

    男人瞥她一眼,目光觸及窗邊那張梳妝台,神色滯了片刻,而後道︰“那便換張櫻粉色梨木的吧。”

    這廂沐禾凝和沈敘懷離開後,沈老夫人和白氏還坐著。

    沈老夫人喝了口杯中的茶,蹙了蹙眉︰“這茶涼了,嬤嬤,換杯熱茶來。”

    嬤嬤應了聲,連忙上來換了茶盅。

    白氏揣摩了會兒老夫人的神色,不經意笑了句︰“哎,這大嫂什麼都挺好,就是說話不太忌口,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

    沈老夫人終于喝上口熱茶,通身舒暢了些,她沉吟半晌,道︰“這丫頭我瞧著還太嫩,府上的事務許是處理不來。老二家的,掌家的對牌還是你收著吧。”

    白氏又驚又喜,激動得不知說什麼好,連忙站起身,應了一句︰“哎,多謝母親。”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甜系小王妃》,方便以後閱讀甜系小王妃第10章 壓得我喘不過氣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甜系小王妃第10章 壓得我喘不過氣並對甜系小王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