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兩只土狗崽子

類別︰科幻靈異 作者︰南山隱士 書名︰農家仙田

    李青雲只知道爺爺練的是行意拳,當年躲避戰亂時,在深山里向一個邋遢道人學的。青龍鎮周邊的山巒間,至今仍有幾座古廟存在。有的是信奉釋迦摩尼的寺廟,有的是信奉三清的道觀,也有些小山神廟存在,是當地流傳下來的小眾信仰。

    他六七歲時,經常跟爺爺進山采藥,在模糊的印象中,當時的蓮花峰附近就有一座寺廟。廟里有四五個苦行僧,並不接受信眾的香火,听說是修行寺院。

    當時的李青雲暗自腹誹,這小廟離青龍鎮那麼遠,別說不接受香火,就算接受香火,也沒幾個善男信女能走進野獸四伏的深山。

    這麼多年過去了,山林間的野獸漸少,普通獵人進入深山的機會越來越多,似乎打擾到他們的修行,于是又往更隱秘的深山里搬去。現在連爺爺都不知道他們搬到哪座山頭了。

    此時,李青雲走到街上,听著用親切鄉音喊出的叫賣聲,把他的雜念帶回現實。青龍鎮的集市上能這麼熱鬧,主要是擺攤的農戶多。每家每戶只要有東西要賣,都可以帶到集市上擺攤。在這里擺攤,從來不用擔心城管拿棍子趕人。

    如果有派出所或者稅務所的外來工作人員亂伸手,甚至會引起整個集市擺攤者的眾怒。前六七年前就發生過一起,從城里下來的兩名公務員到稅務所混資歷,看中這塊油水,想收擺攤者的攤位費。罰單開出來,擺攤者不交,就想沒收擺攤者的東西。

    這下子算是捅了馬蜂窩,整個集市都亂起來,擺攤者呼朋喚友,十里八村認識的,都上去幫忙。不但把兩個亂伸手的家伙暴打一頓,還圍堵住稅務所的大門口,讓所長出來給個說法。

    稅務所長是當地人,一看犯了眾怒,嚇得不行,那憤怒的人群里有些老人,論輩份他該喊三嬸子、大娘、大伯、姑姥爺、二娘舅等等……所長哪敢嘴硬,又作揖又是道歉,把責任都推到了兩個剛來的公務員身上,說自己不知情,保證要嚴肅處理那二人之後,鄉親們這才罷休。

    沒等第二天,當天下午那兩人就灰溜溜的逃回城,還背了處分,在城里也被人笑話了好幾年。

    往街中心走,更多的叫聲傳來,行人漸擠,青龍鎮十一個村的村民只趕這一個小集,可想有多熱鬧。

    有賣自家菜園子里吃不完的蔬菜,有賣純實木小桌椅的,還有心思活絡的年輕人叫賣從城里批發來的便宜服飾,也有幾個獵戶叫賣野兔、山雞之類的小東西。

    李青雲想去西街賣水產品的地方,買幾條活魚,放空間里養。少養幾條,是為了做實驗。大規模的養殖需要到專門的地方買魚苗。

    突然,一個老獵人的叫賣聲引起了李青雲的注意。

    “最後兩只狗崽子便宜大處理啦!一只五塊錢,兩只要十塊。這是我們家獵狗產下的最正宗的品種,長大後進山能咬死狼。有了這兩只獵狗,你進山打獵只要不遇到熊瞎子和野豬,絕對一路平安,沒病沒災。”

    老獵人的聲音洪亮,非常賣力吆喝著。不過圍觀的人群卻發出大笑聲,有人還忍不住在後面談笑著什麼。

    “這老頭太狡猾了,這兩只狗崽子病得不輕,都縮成一團了,隨時都會死,還賣五塊一只,五毛一只我都不買。”

    “就是,這老賊頭訓狗有一手,就是太吝嗇,家里十幾只獵狗不舍得賣半只,這種不像樣的狗崽子倒賣得歡。三天兩頭見他賣生病的狗崽子,今天不知道會是誰家的娃子上當受騙?”

    李青雲听得暗笑,山野村民也不全是個個純樸,這個老獵人不愧和野獸打了一輩子交道,頭腦太好使了。騙慣了山林野獸,也習慣騙同類了。

    擠進去後,看到兩只狗崽子縮成一團,瑟瑟發抖,沒有籠子,只有一塊黑色破布鋪在地上讓它們臥。這兩只狗可能剛滿月,眼楮還睜不開,只有一條小縫隙,似乎在觀察周圍的騷亂環境。黑布上沾有狗的稀屎,非常明顯。

    在山村沒有專門的獸醫和藥,狗若生病,一般八九成都會死掉。狗崽子如果生病,死亡率幾乎百分百,特別是拉稀屎的小狗崽子。

    老獵人被眾人的譏笑聲惹煩了,大聲嚷嚷道︰“不想要的別說風涼話,你們不想要,總有識貨的人。去去去,都走開,別耽誤後面來的真正買家。”

    有人怕老獵人凶悍的氣勢,嬉笑幾聲,散去大半,也有人膽大,沒有動步。李青雲同樣沒動,老獵人臉上的獸爪疤痕還嚇不住他。

    老獵人口中所謂的獵狗,是中華田園犬的一種,有人叫它土狗,並不適合做獵狗,看家護院卻非常適合。不過山村買不起名貴獵犬,所以有經驗的獵人經過數代摸索,培育出一些不錯的品種。單只攻擊力不太強,但一群田園獵犬進山,為了保護主人,敢和群狼廝殺。

    這兩只血統純不純不好講,但金黃色的絨毛非常漂亮。在黑色破布上縮成一團,像兩枚黃燦燦的金幣,非常惹人喜歡。不過有些狗長大後會換毛,顏色也換,皮毛顏色不好講,但外貌和狼很像。

    有人說最像狼的狗是哈士奇,其實某一系的田園犬才最像狼。只不過田園犬的血統太雜太亂了,沒人關注它們,在農村一百只田園犬幾乎有一百種模樣,只只不同。

    “應該剛滿月吧?如果不拉稀,這狗的品相倒不錯。”李青雲往前湊了湊,蹲在地上摸了摸狗崽子。

    狗崽子發出可愛的“嗚嗚”聲,伸出小舌頭,直舔他的手指,看來是餓了。

    老獵戶看到李青雲對狗有興趣,眼楮頓時一亮,又仔細看了看他的衣著,當即說道︰“本來是不拉稀的,只是今天起的早,帶著這窩狗崽子吹了山風,又喝了涼水,這才拉稀。其實它們兩個是這窩最大的兩只,吃的多喝的多,所以拉的更重,並不是大毛病。如果不拉稀,一只五十塊我也不賣。你想要就趕緊買,晚了就被別人買去了。”

    “大爺,我是北邊李家寨的,又不是城里人,以前在家沒少養土狗,是什麼病我心里清楚。”李青雲雖然想買,但他也不傻,能省幾塊是幾塊,先砍砍價再說。過幾年城里人生活,但骨子里還是小農思想。

    “你……李家寨的?”老獵戶眉頭一皺,鷹隼般的目光緊緊盯住李青雲的眼楮,想看出他是不是說謊。他這一眼很有講究,一般人可受不住他這一盯。在深山里打獵,有時候遇到緊急情況,這一眼甚至能嚇跑一頭狼。

    李青雲心神微微一震,但表情未變,經過空間泉水的洗滌,靈魂和精神比普通人強太多了,這點影響對他不痛不癢。

    “這還有假?誰能為了兩只狗崽子編排自己的祖宗?”李青雲有點生氣,語氣也不太好。這老頭說話太不講究,別的話可以胡扯胡侃,但牽扯到來歷,當地人一般不說假話,不然就有亂編排祖宗的罪名。在當地,這事被人宣揚出去,會被村里人暗中戳脊梁骨,家人也沒有面子。

    算了,不講價了,給他十塊錢算了。這狗用空間泉水喂養一陣子,應該能成,那兩只金魚不就是這樣救活的?李青雲心中想著,就要掏錢。

    老獵戶卻突然阻止他掏錢的右臂,笑道︰“哈哈,年輕娃子生氣了啊?算我這老頭子不對。這會我想起來了,你是李神醫他家孫子吧?早說嘛,這兩只狗崽子送你了。如果養不活也不打緊,等個二十多天,還有一窩狗崽子滿月,到時候你直接到我家,想要幾個抱幾個。”

    “呃……為什麼啊?”李青雲有點發懵,看這狡猾老頭也不像慷慨大方的人啊。

    周圍準備看笑話的人頓時跌落一地眼球,這是什麼情況?在青龍鎮赫赫有名的吝嗇老獵戶張滿倉居然大方到讓人隨意去家里選狗崽子?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吧?

    “你爺爺救過我們全家的命啊!狗崽子你抱走吧,替我向你爺爺問聲好。”說完,張獵戶拍拍屁股上的灰塵,轉身走了。

    眾人這才明白怎麼回事,也有人開始向李青雲搭話,問他是不是青龍鎮第一個考上大學的高材生?把李青雲問的臉直紅。其實在他之前,鎮上也有人考取過外地的大專,但比起川大,名氣有天地之別,所以才有人把他稱為近年青龍鎮唯一的高材生。

    這事是青龍鎮中學(初中)的老師們宣揚出去的,李青雲就算臉紅也不敢向曾經的師長們抱怨。在他心中,清華、北大之流的,才算得上高材生。當年他有底氣報考北大,但听說北京的生活費太貴,怕家里負擔不起,所以才轉報川大。高考成績出來後,總分超過北大的錄取線9分,這讓【靈】山縣一中的校長氣得拍了桌子,沒舍得罵李青雲,卻把李青雲的高三班主任罵了一通。

    李青雲應了幾聲,抱著兩只小狗,慌忙逃出過度熱情的鄉親們的包圍圈。上了幾年學,又做了一年多的專業程序員,還不適應太復雜的場面。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農家仙田》,方便以後閱讀農家仙田第5章 兩只土狗崽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農家仙田第5章 兩只土狗崽子並對農家仙田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