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緋月身世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雲小妖TY 書名︰桃花一誤三千年

    緋月自出生起就一直與母親居住在南海邊的一灣深潭里,母女二人相依為命,與世無爭的生活了許多年,在母親的細心教導下她成長得很快,母親也將畢生所學所知毫無保留都傳授給了她。

    緋月與母親安居在這與世隔絕的一隅之地里,日子過得平靜而安穩,只是母親對她的教導十分嚴厲,絕不允許她有稍許懈怠,更不允許她私下里偷溜出去,為此母親還親手施了結果,封閉了所有進出的路口。

    她們日出而做,她什麼也不用做只需跟在母親身後不停的背書,背咒術口訣。當日落時,母親會指著天邊明月給她講故事,而講得最多的就是南海龍王的故事。

    而每當她表現良好,學得通透時,母親都會十分高興,會撫摸著她的背脊,柔聲的夸贊她︰“我兒果真天資聰敏,不曾墜了他的名聲。”

    緋月對母親口中意有所指的“他”十分好奇,曾不停的追問這個人是誰,但母親卻總是三緘其口,若她問得多了,惹得母親不耐煩了,母親就會拿出不知何處取來的水果,魚蝦讓她嘗鮮,解饞。

    如此時間久了,這個問題倒成了她偶爾嘴饞,但又背下書本時,用來向母親撒嬌耍賴的借口了。

    緋月自出生起就生活在深潭里,幼年時只要母親在身邊陪著也還好,但隨著年齡的增長,她愈發對母親口中所說的外面的世界充滿了好奇,隨著年齡增長,她一直在找機會想去外面看一看。

    看一看母親說的一望無際的大海,和光彩攝人的南海龍宮。為此她已在心底偷偷謀算著等母親再次閉關時,就偷偷從前些日子無意中找到的那條暗道里溜出去,好好玩上幾天,只要在母親出關時再悄悄回來,就不會被發現。

    緋月一切都計劃好了,然而還未等到她實施的那天,她與母親平靜的生就被打破了。那一日深夜,正逢朔月,世間一切都隱匿在了黑幕里,伸手不見五指。

    緋月吵著怕黑不肯歇息,晚杳的身體自打生下這孩子後就虛弱的很,尤其是逢朔日時,她的法力不僅會被封印住一多半,根骨還會感覺到如被生生折斷的痛苦。

    她知道,這是因為自己以靈蛟的身份強行懷育龍王之子所遭受的天譴,天道迢迢,萬事皆有定數,萬物皆有定例。若是想要強行打破這種規定,則必須要承擔相應的懲罰。

    好在這樣的天譴不會太久,只需緋月的身份被龍族所承認,被記入龍族族譜內,她也就不用再遭受這樣的苦痛。隨著夜幕降臨,晚杳越來越支撐不住,她隨手扔給女兒一顆明珠任其去戲耍,便自行打坐去了。

    而在這時,一群海妖在暗月的遮掩下突然打破路口的結界,它們個個手持武器闖入深潭,一舉打破了晚杳好不容易維護住的十數年的安穩平靜。

    緋月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數嚇得不知所錯,它咬緊嘴里的明珠,圈成一團身在母親身後。

    晚杳一眼就認出了它們的身份,當即厲聲喝問他們︰“你們可是自南海而來?是誰人命你們前來的?”

    可那些海妖卻一句不答,仿佛未曾听到晚杳的喝問,一擁而上,招招致命,仿佛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將她們母女就地打殺了,晚杳一看這架勢,就知曉他們是受何人所指派。

    若是敖欽定不會下此死手,即便他至自己于死地,也會放自己的孩子一條生路,就算,他再如何心狠,至少,也要先見過緋月一面。

    而且,晚杳相信他不是那般狠心絕情的人。

    如此想來,眼前這些海妖必定是受那王妃的指派而來的,她也明白今日自己只怕是凶多吉少,于是她抽出寶劍,將女兒護在身後,與他們一番博命撕殺。

    奈何晚杳因強行產子導致靈力不穩,如今已是幾次車輪戰下來終是敵不過數千兵將,渾身浴血,受了重傷。

    她看著那群窮凶極惡的海妖,心知此次必是難逃一死,心中恨極了王妃,卻也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她舍不得無辜的女兒陪自己一起枉死,于是在最後關頭她硬生生剜出自己已修煉成形的龍丹,反手將龍丹打入緋月體內。

    她將自己一生修為與活命的機會都給了女兒,只盼上天垂憐,能保佑女兒平安無事。

    緋月在昏迷之際被母親藏入貝殼里,扔至潭底的暗洞下,貝殼護著緋月順著暗洞里洶涌的河流往外逃生去了。

    後來,緋月被河水沖到了河灘上,又被游玩至此的丹墨璃救了回去,再後回來她被灰鷹抓走,機緣巧合下被玉清上神收做了關門弟子。

    如今回想起來,當真是福禍相依,注定緋月命不該絕。

    只是這些年來,緋月每每回想起那一夜母親慘死的景象都心痛至極,也憤恨至極。

    她一直以為是自己的生父害死了母親,幾次欲前去南海找他理論,好替母親討回一個公道。

    她想問問那個冷酷狠的南海龍王,既然不願自己生來這人世,當年又為何要誘哄了母親,害得母親千年修為功虧一簣,被天道所棄,終生不得道心圓滿,不得登天化龍。

    終有一日她尋得機會逃下招搖山,偷偷往南海去,誰曾想還未至中途就被師傅抓回了山,還狠狠的訓斥了她一番,讓她去後山靜思崖面壁反省一年。

    緋月心中頓覺無比委屈,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一邊哭著,一邊還抱怨師傅不疼她,連去南海找人理論的機會都不肯給自己。

    玉清上神自應天地劫難而生以來,萬萬年獨居在招搖山上,一向冷情寡欲,凡事不願多管,潛心守在山上修煉,雖說後來也收了幾個徒弟,但那些徒弟來拜師時都已啟蒙,被送上山來之前也都受過家人的的教導知曉事理。他收為徒後只管教導,再多就是他們歷劫時從旁護佑一二,從未過問他們生活里的瑣事,任那些徒弟自己長大成人。

    沒有哪個徒弟是如緋月這般讓他鬧心的,可誰讓這個是唯一一個自己招來的徒弟呢,她就是有再多的不是,自己也應當擔著。

    還得毫無怨言的擔著,不然她準又哭得驚天動地,吵得整個招搖山不得安生。

    每當此時玉清上神就不禁在心底問自己,當初因何要自找虐呢?

    上神實在被緋月的哭得心煩意亂,又不知要拿她如何是好,默然片刻後只得搖頭嘆息,將人從地上拎起,扔到一旁的蒲團上坐著。

    “你暫且止住哭鬧,听為師將以往之事細細告知于你,你再打算也不遲。”

    緋月一听果然不哭了,只是一臉鼻涕眼淚,打著隔的望向坐在上位的師傅,那模樣別提有多狼狽了。

    難得玉清神定力甚好,只轉過頭去不看,沒真的動手將她扔出殿外去。

    “將臉擦一擦,好好的一個姑娘家,怎得能弄這般狼狽。”說完玉清上神廣袖輕揚,扔了條帕子落在她臉上。

    于是,緋月便一邊擦著臉,一邊听師傅將往事一一道來,說與自己。

    原來,當年緋月的晚杳懷著孩子悄悄離去,未曾下只言片語,走得那般干淨利落,到叫敖欽心懷愧疚,也終于明白自己對晚杳早已情要深種,所謂的身份懸殊,不過只是他哄騙自己,怕被喜歡的女子拒絕而傷自尊所找的借口。

    敖欽終于看清了自己的心,他著人四處找尋她們母女的蹤跡,發誓只要能將晚杳尋回,他定會娶她入南海,不管三界如何非議,都絲毫不能動搖他的心。

    敖欽是個倔強的人,凡是他所認定的事情,必定是要做到的。就好比當初他誓要將自己的父親救出幽海,為此不惜得罪天帝。

    如今他想將一尾還未成功化形的靈蛟娶回龍宮如此尋在的事情,自然也是無法瞞過有心人的眼楮。(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桃花一誤三千年》,方便以後閱讀桃花一誤三千年第54章 緋月身世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第54章 緋月身世並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