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流言蜚語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雲小妖TY 書名︰桃花一誤三千年

    天帝本就因那次貶歷凡間的事被有所敖欽察覺,心中對他多有忌憚,才派了小仙時刻盯著南海境內大小事務,若是敖欽有一丁點的錯,就會被天帝召上天界,狠狠訓斥一頓。www.101Novel.com自打敖欽接任成為新的南海龍王後,這已經都成為他的家常便飯了,若是哪一日天帝放過了他,他倒是覺著心中惶惶不安了。

    敖欽心下也疑惑過,多次詢問父親,為何天帝要盯著南海不放,他瞧天帝這架勢,竟有與南海不死不休的意味在內,這其中究竟有何不為人知的事情?

    老龍王如今雖是神魂虛弱,法力大不如前,但心中卻如明鏡般透亮。他從來都是個能觀大局的明白人,又豈會不知天帝心如今是懷著怎樣目的在與南海為難。只是其中上不得台面的陰私之事太多,他並不欲讓敖欽也卷入其中,這事唯有等哪天自己壽元終結,讓所有秘密與自己的形神一同消散于天地里,才能打消天帝心中的顧慮,放南海回歸平靜安穩的日子,故而不論敖欽再如何追問,老龍王也只字不提。

    而此凡敖欽興師動眾的在三界里大肆搜尋晚杳的下落,如此大的陣仗自是不可能避過天帝的眼線,眾人不知所以,但天帝卻心中有算。于是為了能讓敖欽父子的名聲敗壞,他便命人將關于晚杳之事添油加醋一番,在三界六道內盛傳開了。

    而後果如天帝所料那般,一時下三界里幾乎人人都以為南海龍王為了外面一個來歷不明的妖女而黯然神傷,為了尋那妖女的蹤跡竟不再管理龍宮一切大小事務,日日躲在寢殿內借酒消愁。

    又有言傳,那妖女本是已有意中人,怎料被外出尋游的敖欽一眼相中,竟是不顧那女子已許婚配而強搶入南海,以至于那女子為守名節,憤而撞死于宮門口。

    更有傳聞竟是將那女子描畫成了青樓歌女,設計引誘敖欽投靠南海只為了那南海的震宮之寶,如今寶物已被那女子竊走,這才導致南境內日日狂風驟雨,死傷無數生靈。若再不尋求解決之道,只怕將會有天罰降于南海。為贖其罪,老位龍王等人皆應自毀元神,以示懺悔。

    而說來也巧,這傳聞未盛兩日,南海境內竟真是每日都風狂浪疾,漁民不得下海捕魚,眼看著要被餓死,便紛紛在海邊設了不少香案。無路可走的漁民們皆跪求兩位龍王莫要讓南海境內生靈涂炭,以蒼生大義為道。雖未明說,但其中深意不乏是讓敖欽父子自毀元神以示敬意。

    為次,敖欽怒急攻心,吐了好大一口心頭血,臥床了足兩日。

    敖欽冷靜了兩日,心中細細一回味,對這段時日里所發生的事情心底有了個大概,明白約莫是上界那位出的注意。

    雜七雜八的流言甚囂塵上沒過幾日,在街頭巷尾里的茶余飯後,又多出一則新的傳言。

    據傳此言出自南海龍宮一位長者,經他所講,原來那女子並非來路不明之人,實為敖欽自小喜愛的青梅竹馬,已置換庚貼正預備著大婚之事,怎奈何卻遇上老龍王被罰至幽海思過,這親事也只得暫且作罷。

    原是想待老龍王回宮之時好喜上加喜,哪成想天帝會突然降旨賜婚,硬是指了瑤池內的一尾不錦鯉與敖欽婚配,生生是拆散了一對知心相許的有情人,而更心人憐惜的是,那女子在離去時,竟是還懷著敖欽的孩子。

    于是,眾人又將目光聚集在了現任的南海王妃身上,話里話外皆是誹議這位現任南海王妃本就是鳩佔鵲巢,如今又這般容不下人,只怕也是用了些見不得人的手段才將人母子逼出了南海。

    這些妄議之論恰如眼下風高浪急的海水,胡亂拍在了南海王妃的臉上,讓她躲閃不及,一時間氣得險些將整個寢宮都砸了,萬寧原本為著各自的臉面硬是假裝不知那女人的存在,況且如今那女人也已抽身離去,毫無蹤跡可尋。她犯不著為一個已成過去之人而與自己的夫君翻臉,可現如今人人都在背後嘲笑她,指責她,若自己便是再要假裝不知此人此事,也是萬不可能了。

    再說,敖欽將那女人藏得好生嚴實,自己便是想去尋她晦氣,也無從下手,如今那女人是自行離去,從頭至尾,所發生的一切皆與自己確實毫無干系,她有什麼可慌亂的。

    萬寧深思熟慮一番,便覺得自己不能如此被動挨罵,既是他們冤枉了自己,那定然是要去找丈夫講個清楚,說個明白,免得讓他被謠言所惑,也懷疑那女人的失蹤是因自己。

    萬寧半倚半伏于由整塊青玉石雕刻成的貴妃塌上,聲嘶力竭,哭得淒楚哀傷,字字句句皆是據理力爭,為自己喊冤叫屈,終是讓敖欽放下了原本對她懷有的些許質疑。

    朝夕相處的那些年月,讓敖欽比誰都了解晚杳清冷孤傲的性子,她此時離去一是想為自己保留一些尊嚴,二是也為了孩子與他,更是為了南海的安寧。

    萬寧是天帝下旨賜婚的,身份比旁人更尊貴些,如今剛成親不久,敖欽若是讓懷著孩子的晚杳入住龍宮待產,那無疑是對天帝賜婚的不滿,如此一來更會讓南海處于水深火熱里。

    越是了解,心中越是無法對她生出怨恨,可仍是怪她如何好這般自說自話,完全不與他商量,她怎能如此不考慮孩子的身份與自己的心情。

    她就怎知自己得知她懷有身孕後,不能給她名分,給孩子一個名分呢?

    敖欽再看一眼依舊哭個不停的王妃,一陣頭痛,他按下撫額的沖動,只得耐住性子好生安慰了王妃一段時日。

    對于近幾日的傳言真假如何,身在幕後親自主導這一切的敖欽自是心知肚明,萬寧確實被冤枉了。可她再如何賢良溫婉,他也無法對這王妃生出半點好感來,只因她出生天界,是天帝派往自己身邊的眼線。

    如今自己與龍宮的一舉一動,天帝皆知曉的一清二楚,可不就是眼前這位王妃的功勞嗎。

    而萬寧在打消了敖欽的疑慮後,心中放下了一塊大石,可另一塊大石卻依舊壓在她的心底,讓她日夜不能安寧,恨不得早日除之而後快。

    那便是晚杳與她腹中的孩子。

    于是,自此以後,萬寧面上依舊是賢良大度,溫婉和善的南海王妃,她寬容得接受了自己夫君心中另有他人的事實,也不曾如妒婦那般追問夫君關于外面那女人的事情。

    看似萬寧是原諒了,並接受了這一些,可心底卻是怨恨難消,如數個獨守空閨的夜晚里,她心底蔓延的怒火更是將自己燒得失了理智。狠心道,既然外面人人都說是自己逼走了那不要臉的外室女,讓自己平白無故的背了黑鍋,即如此,便不能怪自己將這事做實了,以後,那女人與她便是不共戴天的死敵。

    自己與她,不死不休。

    如此這般沒日沒夜的怨恨著,萬寧了開始私下里著人去查找晚杳母子的下落,她定是要先敖欽一步找到那女人的蹤跡,一旦找到後絕不能將這女人與她的孩子留于世間為禍,再讓自己淪為三界六道的笑柄。

    與此同時,敖欽也在四下暗訪尋人,但說到底,總歸是女人最了解女人。

    敖欽將眼線放到了三界六道里找尋,而萬寧在找三界里找了一圈後見未發現任何晚杳的蹤跡,便重新分析了一番,她覺著竟然晚杳深愛敖欽又懷著他們的孩子,為了孩子著想,定然是不會走得太遠,以防日後若是有難也能回南、、海求助。

    再者,俗語有言,燈下黑,與其在外面漫無目的的瞎找,不如先將這南海周邊翻個底朝天再說。自己家門口,怎麼著都方便。

    果不其然,一番暗地里查找後,讓萬寧尋著了晚杳的蹤跡,更得知她竟然生了一女。

    萬寧自與敖欽成親以來,千盼萬盼著能有個一子半女好傍身,可除去開始的幾天夫君宿在了她的房里外,此後這幾年,他是一步也未曾踏入過,任憑自已日夜獨守空閨,形單影只。

    自己不討夫君喜愛,憑什麼那女人就能為夫君生子,讓自己的夫君為她牽腸掛肚這些年。

    萬寧心中殺意四起,掩也掩不住的怒火與怨恨讓她紅一眼,誓要將這對母女打入畜生道,永世不得輪回。

    萬寧一面派人暗中監視著晚杳,一面尋著一擊必殺的機會。

    終于,她等到了敖欽上天述職的機會。

    此一次,敖欽必定是要在天界待上兩三日,乘著這幾日,足夠她將晚杳除之而後快了。

    于是,那一夜朔日,陰雲彌漫,天地間一邊黑暗,不見半點光亮,是殺人跡再好不過的日子了。(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桃花一誤三千年》,方便以後閱讀桃花一誤三千年第55章 流言蜚語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第55章 流言蜚語並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