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見色起意

類別︰ 作者︰裙袂 書名︰甜系小王妃

    沈意羨的親事辦在十月的第一天。

    沐禾凝擬了庫房的單子給沈敘懷看,詢問他︰“意羨出嫁,我們準備什麼嫁禮合適?”

    沈敘懷只是淡淡掃了眼,而後道︰“你不必操心,我已經準備好了,一百三十八抬嫁妝不會少的。”

    沐禾凝睜大眼︰“你已經準備好了?”

    什麼時候準備的,她竟一無所知。

    沈敘懷笑睨她︰“不然你以為我這個兄長是白做的嗎?”

    沐禾凝撇撇嘴,虧她先前還思索了好久呢,她又低頭掃了眼單子,自言自語道︰“那我也得準備自己的那部分,給意羨添添妝吧。”

    沈敘懷垂眸喝茶,補充道︰“你的那份我也一並備好了。”

    沐禾凝聞言再次驚詫,他何時考慮得那麼周到,在不知不覺間連同她的都一起準備了?

    她這嫂嫂做的,合著這門親事,根本不需要出什麼力啊!

    沈敘懷看見她的樣子失笑,攬過她︰“你自己的那些嫁妝就先留著吧,那也都是沐國公沐夫人給你的,沈家不需要你出這份力。”

    沐禾凝依偎在他的懷中嘟嘴喃喃︰“虧我還操心了那麼久,原來什麼力都使不上”

    沈敘懷察覺自己似乎是有些越俎代庖了,他笑笑,囑咐道︰“你若有心,替我在成親前多陪陪意羨就好。”

    作為一個從小到大都算不上稱職的哥哥,他也只能做到這麼多了。

    有沈敘懷這個做兄長的出了嫁妝,再加上沈家五老爺和五夫人兩位長輩的份兒,沈意羨的這場親事在江南辦得也是風風光光。

    沈意羨從沈家祖宅出嫁,親事自然也是沈五夫人親力操辦,沐禾凝也在一旁給沈五夫人打下手。

    從前她在沐家時,沐夫人不曾教過她掌家治宅,操辦宴席,如今跟在五夫人身邊,倒是也耳濡目染學會了不少。

    從一大早起來,她便忙著開席迎賓,待到前院宴席井然有序的開始了後,她又去新房陪沈意羨梳妝換嫁衣。

    銅鏡前的女子穿著大紅色燙金刺繡的鳳凰錦袍,烏黑長發高高挽在頭頂,冠上細密紅色寶石的赤金鳳凰頭冠,精致完美的妝容裝點著絕色的五官,挑著眼尾的瞳眸熠熠明亮,朱唇點降而紅。

    第一次看沈意羨穿這麼明艷似火的顏色,以及這樣奪目絢爛的妝容,沐禾凝的眼中閃過驚艷,果然女孩子在成親當日是最漂亮的。

    沐禾凝目光一掃,看見沈意羨的面前放了只巨大無比的黑漆木箱,她不禁疑惑道︰“這是什麼?”

    沈意羨的神色也有些發怔,半晌才道︰“是京城里的人送來的。”

    京城里的人?

    沐禾凝有所警惕,不會是梁景堯吧,她不曾告訴梁景堯今日沈意羨成婚的事情,可他是皇子,這種事也瞞不過他。

    “听說是他送來的成婚賀禮。”

    沈意羨說著,也彎下身子,同她一起打開箱子查看,好奇里頭的是什麼。

    上了鎖的木箱用鑰匙打開,映入眼簾的卻不是沐禾凝所猜想的什麼金銀珠寶,反而只是一些文書字畫之類的東西。

    沈意羨卻很驚喜,從箱子中一樣一樣撿來看,幾乎有些愛不釋手。

    “這是前朝大師陸氏所作的風雪山居圖,真跡似乎已經流失很久了,沒想到竟然在這里”

    “這是七墨閣打造的頂級文房四寶,听說全天下不超過三套,重金難求的”

    “這是幾位名家大師的字帖,我求了好久不曾求到”

    沐禾凝了然,沈意羨不是那等喜歡金銀俗物之人,她更愛才惜墨,梁景堯的這份賀禮也算是投其所好。

    “表哥有心了。”沐禾凝嘆了聲。

    沈意羨看完所有的東西後,小心地將那箱子鎖起來收好。

    吉時將至,沐禾凝取出一旁早已準備好的喜帕,蓋在沈意羨那張明媚的面龐上。

    一貫從容的沈意羨突然變得有些緊張,雙手下意識攥上胸前的衣襟。

    “禾凝,”沈意羨突然在蓋頭下拉住她的衣袖,問道︰“你當初嫁給我哥時,可有緊張?”

    沐禾凝一愣,腦海中自然也想起那日同她一般出嫁時的場景。

    好像是沒什麼緊張之情的。

    她那時一直認為沈敘懷是什麼洪水猛獸,在答應賜婚之時,便已抱著英勇就義的心情,已經完全考慮不到緊張了。

    只是沒想到後來會是這樣也算歪打正著了。

    “沒關系的。”沐禾凝不知道怎樣安慰她,“就船到橋頭自然直嘛。”

    “”

    顧庭帶著迎親的隊伍趕到沈家,紅朱錦袍的男人小心翼翼地牽著沈意羨的手,視若珍寶般的將她送上了花轎。

    看著一對正紅色裝扮的新人漸漸遠去,沐禾凝的眼眸也微微發紅,有情人終成眷屬,永遠是天底下最美好的字眼。

    一直到晚間,新郎新娘拜完天地送入洞房,所有的禮節流程全部完成後,沐禾凝才輕松下來。

    回到臥房,她才驚覺自己已經忙了一天忘記進食,這會兒肚子里空空如也,已經開始咕咕叫起來。

    甘棠適時給她送進來一碗陽春面,沐禾凝也吃得很香。

    沈敘懷剛從外面回來,他在婚宴上也幫忙招待了賓客,喝了不少酒。

    看見沐禾凝一副狼吞虎咽的模樣,他不禁失笑︰“怎麼意羨成婚,你弄得比自己成親都忙?”

    沐禾凝一邊吃面,一邊含糊不清道︰“自己成親確實不忙,就是累。”

    想起當時嫁他那日,雖然一大早就被叫起來,但其實並沒有忙什麼,只是一直由著別人操弄自己罷了。

    她放下了筷子,忽然想起自己洞房那晚餓得不行,只顧著吃床上的果子。

    沐禾凝連忙拍拍腦袋︰“估計意羨這會兒也是一個人在洞房餓著,我去讓人給她送點吃的。”

    沈敘懷連忙拉住她,提醒道︰“這事顧家知道做的,你就別忙活了。”

    听著外頭還未散去的鑼鼓聲,還有隱隱約約宴席上賓客的聲音,沈敘懷也不禁憶起了自己成婚那日。

    他望著小姑娘的眼楮,好奇道︰“你倒是和我說說,成婚那日就只記得累和餓了,就沒有旁的心情了嗎?”

    沐禾凝聞言一愣,而後毫無形象地打了個飽嗝。

    什麼心情?新娘子出嫁時羞澀緊張的心情嗎?她真的沒有啊。

    內心毫無波瀾,甚至還有些無聊,只想趕緊走完流程睡覺。

    可看著眼前男人期待她回應的眼神,她只能咽下實話,眼神飄忽道︰“我、我當時挺開心的。”

    “開心?”沈敘懷詫異。

    “對啊。”沐禾凝干脆坐下來在他身邊︰“當時就覺得,你好好看哦,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男人。”

    這倒是實話,若不是新婚當夜被這男人的面容迷住了雙眼,也不會發生現在這些。

    “哦?”沈敘懷挑眉了,忽然傾身過來,語氣上揚︰“原來你是見色起意?”

    沐禾凝連忙躲過去,咯咯笑起來,大聲問道︰“難道你對我就沒有見色起意嗎?”

    好歹成婚那日她也是披著明艷的嫁衣,畫著最精致的妝容,難道就沒有一刻晃花他的雙眼嗎?

    沈敘懷搖搖頭,幽深的瞳眸里藏著似笑非笑。

    “在那晚之前,我便已經見色起意。”

    安國寺後山上的小姑娘,一身淡然的紫菀花百褶月裙,展顏一雙干淨澄澈的水眸,遙遙向他張開了手掌,遞過來一張百兩銀票。

    在那之時,他便已經見色起意。

    沐禾凝站起身來叉腰,一針見血道︰“你那不是見色起意,你是見錢起意吧?”

    誰知道他是不是因為她出手大方的一百兩銀子而注意上她的!

    沈敘懷聞言失笑,傾身過來想按住她的身子,堵住這張叭叭的小嘴,沐禾凝卻眼疾手快地躲了過去,嬉笑著要往外跑。

    “我要去鬧洞房,我要去鬧意羨和顧公子的洞房!”

    沈敘懷眼眸一沉,伸出長臂攬過去,將小姑娘跳脫的身影一把帶回了塌上,俯身上去解她的羅衫。

    “乖,我們先把自己的洞房補上。”

    京城皇宮,蟠龍殿。

    皇帝面色不虞地看完從邊關發來的戰報,心中又焦又懼,而後“啪”的一聲將戰報扔落在地,發出響亮而刺耳的聲音。

    底下的滿朝文武面面相覷,皆不敢說話。

    寧國皇室內部從月前開始發生變動,靖國上下本還抱著看好戲的態度,誰知沒過多久寧國竟撕毀友好同盟,開始對靖國邊境發動戰亂。

    如今邊境戰亂已有些時日,從戰場上傳回來的卻都是不利的消息,城門步步失守,兵力漸漸減退,局勢不容樂觀。

    眼看著如今南方百姓流離失所,戰火紛飛在即,皇帝和朝臣都有如熱鍋上的螞蟻,焦躁不安。

    “啟稟陛下,依微臣看,局勢已到了最險要的關頭。”有大臣奏言道︰“為今之計只有派出我朝最驍勇善戰的武將,領兵出征了。”

    朝堂中發出竊竊私語的聲音,亦有不少的附和之聲。邊境局勢不利,京城鞭長莫及,若要再這般放任下去,寧國攻破城池是遲早之事。

    派將出征,是唯一的辦法。

    皇帝倚在龍椅之上,不耐地捏了捏眉心,問道︰“那依你看,派哪位武將出征,最有把握?”

    朝臣左顧右盼,皆懦懦不敢言,可答案自在心中,朝堂之中對邊境局勢最為了解,作戰經驗最為豐富的將領,除了那位淵政王還有誰?

    可他們誰也不敢開口,都知道淵政王是皇帝心中最不看好之人,且那淵政王在此前早已辭去官職,返回了江南祖宅。

    若要讓他歸來,重披盔甲,只有皇帝親自請動。

    皇帝坐在龍椅上,看眾人不說話,心中自嘲一笑。

    他自然知道朝臣們心目中的最佳人選,可他不願意,他好不容易奪回了屬于自己的虎符,又眼看著沈敘懷辭了官職離京,再也威脅不到他一分半點。

    這心頭才放松了多久,就要再次請他回來給他兵權,他可不願。

    皇帝沉思了會兒,忽然道︰“蕭將軍,可合適?”

    蕭將軍便是蕭明燦的父親,也是朝廷中的老牌將領了,可他此前一直駐守在西疆,對南岸邊境的局勢不曾了解,帶兵出征的經驗也不如淵政王豐富。

    朝臣們面面相覷,皇上這是寧願派不合適的蕭將軍,也不願意請回淵政王啊。

    空曠的大殿上沉寂了片刻。

    不知過了多久,有英勇直率的臣子站出來,拱手跪下去︰“請皇上邀淵政王歸京,帶兵出征。”

    他這話一出,四下都震驚,這倒是把朝臣不敢說的話都直白地說出來了。

    也許是他這副英勇無畏的樣子刺激了朝臣,也許是眼前的局勢實在不容樂觀,片刻後,其他臣子也陸續跪下去,依聲附和。

    “請皇上邀淵政王歸京,帶兵出征。”

    “請皇上邀淵政王歸京,帶兵出征。”

    “請皇上邀淵政王歸京,帶兵出征。”

    請命的朝臣越來越多,大殿上跪下了一片,堅定而有力的聲音回響在上空,橫亙在皇帝面前。

    他的眼眸在昏暗之中明明滅滅,看不出任何情緒。

    沈敘懷收到京城里下來的聖旨時,已經是幾日之後的事情。

    望著那明黃色批帛,沐禾凝撇了撇嘴︰“不要人家的時候把人家打發走,需要人家的時候又把人叫回去,這是把我們當成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狗嗎?”

    沈敘懷面色平靜地卷起聖旨,望了眼外頭的天色,神情有些凝重。

    “若不是到了最危險的時刻,皇上也不會出此下策。”

    沐禾凝不服氣了︰“怎麼,派你出征還委屈了他不成?”

    沈敘懷卻握起沐禾凝的雙手,認真道︰“禾凝,恐怕現在邊境的局勢已經混亂之至,靖國到了最緊要的關頭。”

    被他這副模樣感染,沐禾凝的神情也染上了幾分認真,她明白沈敘懷的意思。

    他從來不會屈服囿于皇權,他心中有的只是先帝臨終的所托,和這一片太平盛世。

    “無論你做什麼,我都支持你。”沐禾凝道。

    盡管她也不忍心,也不想看見沈敘懷有危險,可她更不希望沈敘懷失去自己的抱負。

    “謝謝你,禾凝。”沈敘懷摸了摸小姑娘的發梢。

    “只是可惜了這麼好的世外桃源。”沐禾凝張望了眼四周,不舍地掃著他們這座宅子。

    這處新家他們住上多久呢,她好喜歡這里,只有他們兩個人的地方,沒有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來打擾。

    “會回來的,禾凝。”沈敘懷吻著她的手背,誠懇道︰“我答應你,我們會回來的。”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甜系小王妃》,方便以後閱讀甜系小王妃第45章 見色起意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甜系小王妃第45章 見色起意並對甜系小王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