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回京

類別︰ 作者︰裙袂 書名︰甜系小王妃

    馬車停留在金陵宅院的門口。

    小廝和丫鬟一趟一趟從院中往車上搬著行李箱籠,從京中帶來的東西又全部都要裝回去。

    不知道這一次返京,下次再來是什麼時候了,沐禾凝和沈敘懷不無留戀地望著身後的庭院。

    沈五老爺和沈五夫人特意趕來送他們,雖然心中不舍,可也知道如今外頭戰亂,淵政王身上的擔子也讓他無法在這江南安居下去。

    “待到事情都解決了,一定要再回來啊。”五夫人握著沐禾凝的手,感慨希冀道。

    “嗯,五嬸,我們會的。”沐禾凝回應道,她也十分舍不得在金陵的生活啊。

    沐禾凝說著看向了一旁的沈意羨,有些遺憾︰“可惜意羨這回不能跟我們一起走了”

    沈意羨剛嫁進顧家不久,自然也不會再和他們一塊兒回京了。

    “意羨,照顧好自己。”臨別前,沈敘懷也忍不住輕擁了下自己的妹妹,叮囑道。

    沈意羨咬著唇,輕聲道︰“哥,你也保重。”

    上一回這樣臨別,也是戰亂中沈敘懷離開,誰知一分別就是十年。這一回卻是不知要多久了。

    行李全部歸攏完畢,院落空置上鎖,沐禾凝和沈敘懷上了馬車,最後一次掀開窗簾和幾人告別。

    馬鞭一揚,灰塵漸起,馬車就開始噠噠噠行駛起來了。

    直到身後的人影漸漸遠去,再也看不到一點,沐禾凝才戀戀不舍地放下揮動的手臂,關上窗簾回到車內。

    外頭禾風盡起,天寒風涼,沐禾凝的臉上露出幾分惆悵。

    回京,意味著回到從前的那個家。

    也意味著,那些曾經暫時擱置在腦後的,未曾解決的問題,如今又要重新面對了。

    馬車顛簸了好幾日,終于快抵達了京城。

    遙遙望著那熟悉的城門,沐禾凝回過頭去,跟沈敘懷道︰“王爺,經過城外那座山時,能不能停一下?”

    沈敘懷問︰“怎麼了?”

    “我”沐禾凝垂眸,咬了咬唇︰“我想去看看我親娘。”

    自從那次在沐府的宴席上,和沐夫人因為皇後的事情吵了一架,她便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親生母親。

    沈敘懷說,他也偶爾會懷念親生母親,每當他思念的時候,就會去墳頭祭拜。

    沐禾凝從記事以來就沒有親生母親的記憶,從小到大也一直是沐夫人在照顧她疼寵她,她從不曾想起過自己還有一個親娘。

    也是在那會兒,她突然開始好奇起自己的親生母親了。

    若她親娘還在,大概不會逼迫她去向皇後臣服,也不會在她被打入天牢時無動于衷,那才是真正會疼她入骨的親生母親吧。

    從那時開始,沐禾凝便有心打探自己親娘的消息,得知她的牌位雖然供奉在沐府的祠堂中,但墳墓設在京城外的那座山上。

    “我想我娘了,我想去看看她。”沐禾凝道。

    沈敘懷看了眼沐禾凝的神色,大概是同樣自小失親的同病相憐,讓沈敘懷理解了她。他點點頭︰“好。”

    馬車依言在山下停下。

    山高且陡,沈敘懷一路扶著她上去,沐禾凝爬得氣喘吁吁,臉頰上一層虛汗。

    沈敘懷問她︰“能行嗎?”

    沐禾凝抹了把汗點點頭,若是她連去見親娘的路都走不動了,那她這個女兒也不必做了。

    半晌爬到山腰,沐禾凝一眼就找到了自己母親的墓碑。

    那只是一塊小小的墳包,墓碑上刻著“沐國公之妻許氏”的字跡,許是很久不曾有人來過了,墓碑上落滿灰塵,四處雜草與落葉叢生。

    咋一眼望過去,盡是荒涼孤寂,誰能想到這竟是堂堂國公夫人的墓呢。

    沐禾凝的鼻頭有些發酸,她娘親已經去世十多年了啊,世人怕是早就遺忘了她,連她這個做女兒的都不曾想起過,又會有誰來看她呢?

    帶著千萬分的後悔與歉意,沐禾凝蹲下身子,用衣角小心翼翼地將那墓碑擦拭干淨,露出上頭篆刻的痕跡來。

    “娘,對不起,女兒這麼晚才來看你”沐禾凝說著,語氣變得有些哽咽起來。

    她靠在墓碑前,小臉貼上去,好像就能感覺到母親的愛意懷繞在身邊似的,她喃喃道︰“娘,我好想你”

    沈敘懷在她身旁,幫她清理掉了墳墓四周的雜亂。

    他听到小姑娘低低的哽咽聲,心中也頗為酸澀。他知道,從那次她與沐夫人起了爭執,到後來她被關進天牢沐家卻袖手旁觀,她大概就已經對沐家、沐夫人失望了。

    “禾凝,不要哭。”沈敘懷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第一次來見母親,你哭了她也會傷心的。”

    可他越是這樣說,沐禾凝的情緒就越洶涌,眼淚止不住的啪嗒啪嗒往下掉。

    沈敘懷嘆了口氣,彎下身子蹲在墓碑前,認認真真地叮囑墓碑上的字跡,誠懇道︰“母親,您放心,禾凝在我身邊好好的,就算有一天沐家不要她了,我也一定將她護得好好的,不讓她受委屈。”

    他的語氣異常堅定認真,沐禾凝一時間忘記了哭,愣愣的轉過頭來看他。

    沈敘懷看著她微笑︰“我在向你娘保證啊,不然她看到你哭,在天上擔心你了可怎麼辦?”

    沐禾凝听到他的話,才下意識擦了擦臉上淚珠,抽噎道︰“娘親會看到嗎?”

    “會看到的。”沈敘懷用他的指腹抹了抹她臉上未擦干的淚痕,柔聲道︰“她一直在你身邊守護著你,從來不曾離開。”

    待到天色漸晚,兩人才慢慢下山。

    沐禾凝道︰“我以後,一定要經常來看母親,不讓她一個人孤孤單單的。”

    天邊已經漸漸昏沉,下山的路也變得格外模糊,沐禾凝幾乎是扶著沈敘懷的胳膊,一步一個腳印下山。

    沈敘懷實在看不下去,走到她跟前彎下了身子,拍了拍自己的背示意。

    “干嘛?”沐禾凝不解。

    “我背你啊。”沈敘懷道。

    沐禾凝一愣,隨即搖了搖頭,“我一個人慢慢走可以的。”

    “快上來。”沈敘懷不容她反駁︰“我才在你娘墓前保證過,這麼快就然她失望嗎?”

    沐禾凝猶豫了會兒,這才抬起雙臂,攀著他的脖子附上去。

    他的後背堅實寬厚,又滿身都是好聞的松香氣息,沐禾凝依偎在他背上,枕著他的脖頸覺得好安心。

    下山的路本就陡峭險峻,如今身上又背了個人,沈敘懷也走得格外艱難,不多時沐禾凝就察覺到他的後背有些濡濕。

    “要不你還是放我下來吧?”沐禾凝道。

    “你好生待著。”沈敘懷沉聲道︰“天色暗了,這山上什麼蛇蟲鼠蟻都出來了。”

    听他這麼一說,沐禾凝果然身子一縮,乖乖閉上了嘴巴。

    兩人沉默地在山路上前行著,周遭只有樹枝晃動的風聲,和依稀的鳥叫。

    不知過了多久,就在沐禾凝在沈敘懷的背上有些昏昏欲睡的時候,耳朵忽然敏銳地捕捉到了些異樣的聲音。

    低低的,隱隱約約似乎在附近,像是難耐的呻吟之聲。

    “什麼聲音?”沐禾凝有些緊張了,四下張望了眼這荒蕪的山,四周都黑漆漆的,透著一股可怖的怪異。

    沈敘懷身子一頓,自然也是听到了,他眯起眼楮順著聲音的來源之處張望,依稀看到那樹下有個人影。

    “好像有人。”

    沈敘懷腳下的步伐快了幾度,向那樹下走去。

    粗壯的樹下野草叢生,從樹枝間隱約透下來的月色中,依稀看見一個男人躺在地上,雙目緊閉痛苦難耐,嘴里發出些呻吟。

    “他、他怎麼了?”沐禾凝有些害怕。

    沈敘懷目光一掃,就看到了那人手上一道細小發黑的傷口,正汩汩往外流著血。

    “他是被蛇咬了。”沈敘懷彎下身,抓起那人的傷口查看了番。

    “啊!有蛇?”沐禾凝聞言一陣驚恐,連忙抱緊了沈敘懷,她最怕這些蛇蟲鼠蟻了。

    “別怕。”沈敘懷望了眼四周的雜草,道︰“那蛇咬了這人後,大概已經順著草叢爬走了。”

    “那、那怎麼辦?”沐禾凝躲在沈敘懷身上,看了眼地上躺著的男人。

    中了蛇毒,會死的吧?

    沈敘懷卻道︰“禾凝,我腰間的布袋中有一個小藥瓶,你幫我拿出來。”

    沐禾凝依然在他的身上一陣摸索,果然找了他說的那個小瓶子。

    “這是什麼?”

    沈敘懷拿在手上,回答道︰“是蛇藥。”

    他說著打開藥瓶,先是往那男人嘴里灌了些,而後又展開他流著血的傷口,將藥粉灑在了上面。

    沐禾凝看著他一同內服外敷,驚訝道︰“你知道會遇上蛇?”

    沈敘懷淡淡的“嗯”了聲,山里蛇蟲鼠蟻最多了,上山之前他就怕遇上毒蛇,所以特意備了蛇藥。

    沒想到倒是派上用場了。

    沈敘懷說完,探了探那男人的呼吸,見他的呻吟之聲果然逐漸減弱,沒過多久便緩緩睜開眼楮。

    “你們”

    他睜開的瞳眸比夜色還黑,眸光中幽幽閃著暗光,卻冰冷戒備。

    “你中了蛇毒,我已幫你用過藥,暫時沒有大礙。”沈敘懷道。

    男人低下頭,看了眼自己那傷口,上頭果然有藥粉的痕跡。

    “多謝,若有所需,日後相報。”

    男人說完後,竟是徑直站起了身子,冷冷地轉身離去。

    “他”

    沐禾凝目瞪口呆,喃喃道︰“哪有這麼沒良心的,我們救了他,他只說句謝就走了”

    “而且他又不曾留下姓名,誰知道他是誰,還說什麼日後相報,真是可笑。”沐禾凝不滿。

    沈敘懷看著那人離去的身影,心中漸漸有所思量。

    那人雖然面色冷峻,可氣質富貴,又穿一身上好的錦袍,絕非一般之人。

    最重要的是,他方才說話的口音,以及他腰間那一塊刻著字的令牌,都昭示了他不是本國人。

    “會再見的”沈敘懷無聲低語。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甜系小王妃》,方便以後閱讀甜系小王妃第46章 回京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甜系小王妃第46章 回京並對甜系小王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