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青樓

類別︰ 作者︰裙袂 書名︰甜系小王妃

    沈敘懷聞言一愣,眸色似乎滯了一下。

    沐禾凝定定地看著他,心中如小鹿般鼓動,攥著被褥的手心微微出汗。

    他、他應該能懂她的暗示吧?

    她可是鼓起了好大的勇氣,才將這句話說出口的。

    沐禾凝抬起一雙瀲灩如水的眸子,期待著他的反應。

    男人只是神色微微發怔,眸色里深沉看不出情緒,他望著覆在他身上的小姑娘。

    女孩子只穿著一身單薄素淨的里衣,趴在身上隱約可見嬌軀曲線,微微松開的領口露出一小片潔白細膩的肌膚,剛剛洗淨的面容如出水芙蓉般清透明亮,披散下來的鴉青色長發柔順地垂在身下。

    沈敘懷的呼吸微屏,神思有一瞬間亂了。

    但很快的,他刻意將目光移開,一雙長臂隨意一撈,將身上的女孩子瞬間移到了身側的床榻上。

    “別鬧,你自己都還是個孩子呢。”

    他平淡如水的語氣讓沐禾凝心中一急,馬上從床上不服氣地坐起來,紅著雙頰氣呼呼地看著他。

    “我不小了!”

    沈敘懷不再瞥她,將書撿起來,專注的目光又落回那上面的文字,漫不經心道︰“那就等你長大了再說。”

    “”

    沐禾凝氣結,瞪著他一副清心寡欲,道貌岸然的的模樣,心中來氣,憋悶地躺回床上。

    他難不成真實身份是個和尚?

    自己都已經暗示到這個程度了,他還沒有反應!

    回回都說等她長大了,自己在他眼里怕不就是個長不大的小屁孩吧。

    小屁孩用力地翻了個身,背對著他,將床晃得嘎吱嘎吱響,表達自己的不滿。

    翌日一早起來,沐禾凝心中還憋著氣,想到自己昨夜求歡不成反遭拒,對沈敘懷就沒有好臉色。

    五夫人過來找她挑選及笄禮那天要穿的吉服,沐禾凝也心不在焉的。

    她不明白,為什麼別的夫妻做這事都水到渠成,輪到自己反而就怎麼也不行呢?

    可曾有哪對夫妻的夜生活如他們這般艱難的?

    她想著,便小心翼翼掀眸望了眼五夫人,印象中五夫人和五老爺夫妻之間也相敬如賓,琴瑟和鳴,不知道他們在這事上是怎樣的。

    沐禾凝反應過來,瞬間晃了晃腦袋,臉頰燒紅起來。

    她腦子里都在想些什麼污七八糟的東西啊

    送走五夫人後,沐禾凝心急如焚盼了一早上,終于把蕭明燦盼過來了。

    她馬上迫不及待地給蕭明燦講了昨夜的經過,心中還頗為不忿,激動道︰“為什麼?你說這是為什麼啊!”

    蕭明燦听了,則上下仔細打量她一眼,“哦”了一聲語氣了然︰“我懂了。”

    沐禾凝定神︰“什麼?”

    蕭明燦神秘道︰“他肯定是嫌你沒有吸引力。”

    沐禾凝疑惑︰“什麼吸引力?”

    “就是”蕭明燦說著,在胸前筆劃了兩下,暗示她道︰“就是那種對于男人的吸引力啊!”

    沐禾凝看著她在胸前做出的動作,忽然頓悟,立即證明自己似的挺起了胸膛,妄圖給她展示一個傲人的曲線。

    “我有啊!”

    蕭明燦涼涼地白了她一眼︰“你這別說淵政王了,就連我也沒什麼興趣。”

    沐禾凝瞬間泄氣下來。

    蕭明燦分析道︰“淵政王怎麼說也是個成熟的男人了,這麼些年什麼樣的環肥燕瘦鶯鶯燕燕沒見過,你這”

    她說著瞥了眼自家好友,嘖嘖兩聲︰“確實寡淡了些,沒什麼情調。”

    沐禾凝喪著臉︰“那怎麼辦啊?”

    她從來都只是听說夫妻間舉案齊眉,恩愛不疑的,也沒有人告訴過她什麼夫妻情調啊。

    “什麼是情調?”沐禾凝湊近蕭明燦問,一副虛心求教的模樣。

    “這”蕭明燦一杯水差點從口中噴出,她自己都還是個未出閣的姑娘呢,她能懂什麼。

    “這方面的知識我是不曾涉獵,不過”她忽然靠近沐禾凝的耳邊,輕聲道︰“我可以帶你去個地方,讓你好生學學。”

    “什麼什麼?”沐禾凝頓時來了興致。

    蕭明燦不語,神神秘秘地帶著她出了府。

    金陵城里的白天熱鬧非凡,街市上人聲喧鬧鼎沸,蕭明燦卻像是極其熟悉路線似的,七拐八拐帶她繞過了幾個街巷,停在了一幢艷粉的樓亭前。

    沐禾凝望著那裝飾得曖昧露骨,滿門飄著脂粉香,回蕩著女子輕浮笑聲的樓宇,有些遲疑了。

    “這是青樓?”

    蕭明燦咳咳兩聲,說起來她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家,可因為總在男人堆里混,竟也跟著他們出入過幾次煙花之地,自然也知曉這里頭的奧妙。

    “你瞧瞧,這外頭的男人,上至高官權臣,下至平頭百姓,都愛往這脂粉樓子里鑽,是為什麼?”她湊近沐禾凝,小聲道︰“自然是因為這里頭的女人,個個都是能勾人的妖精。”

    勾人的妖精。

    沐禾凝有些害怕了,她猶豫地看了眼那香艷放縱的青樓,回頭小聲道︰“還是算了吧。”

    她再怎麼說也是高門貴族調教出來的嫡女,自小學的也是大家閨秀的明禮知節,讓她去這窯子里頭參觀取經,她是厚不下這個臉皮的。

    “別呀。”蕭明燦拉住了她,壞笑道︰“這里頭沒你想象的那麼可怕,進去看看嘛。”

    沐禾凝就這樣,一半被蕭明燦拉拽著,一半由著自己的好奇心,進了這間青樓。

    江南地靠口岸,各地來往人多,民風也十分開放,這里的青樓不僅有男人的樂子,也同樣做女人的生意。

    金陵城里就有不少富商之女或者有錢的闊太太,私下里來青樓找些俊秀听話的小倌,寂寞之中聊以慰藉。

    因此沐禾凝和蕭明燦這兩個女兒家一進來,在賓客中倒也不算太矚目,倒是鴇媽媽看見二人的來頭,眼前一亮。

    這兩女子容色氣質皆是不凡,身上穿戴也都是上好的材料,必然是家底豐厚、出手闊綽的。

    見來了大主顧,鴇媽媽自然熱情,連忙上前道︰“兩位姑娘可有什麼需要?我們怡紅院里什麼都有,必定能滿足二位的需求。”

    蕭明燦隨即道︰“要樓上最好的包廂。”

    沐禾凝頓時偏頭看她一眼,怎麼,自己這好姐妹好像還挺懂的?

    鴇媽媽則明白了,樓上最好的包廂,必定要配最好的小倌作陪,這兩位女客果然是大有來頭。

    她笑著點頭,招呼兩人上樓︰“馬上為二位安排。”

    二樓雅致的廂房中,沐禾凝和蕭明燦相對而立,房門緊閉之下,耳邊也依然充斥著周圍男女各色的調笑嬉戲之聲。

    這就是所謂的情調麼

    沐禾凝有些緊張地握了握茶杯,抬起眼眸打量著四周。

    櫻粉色的珠簾之下,牆壁四處都掛著令人面紅耳赤的香艷春圖,只是這些比起家中那本要更加露骨,更加大膽。

    那些奇形怪狀的姿勢和造型,她只看上一眼便羞得低下頭。

    房中還擺著些奇奇怪怪的道具,有通透碧綠的玉質粗壯物體,還有狀如蠶豆的小銅珠,她不曉得那些是什麼。

    眼神四顧間,房門被輕輕叩開。

    一位面容清秀俊斂的男子端著酒盤進來,他的衣著薄如蟬翼,隱約可見精瘦的身形,行走間飄蕩著香氣。

    “兩位姐姐,請慢用。”

    男子唇紅齒白,說這話的聲音也細細柔柔的,沐禾凝怪異地瞥了他一眼。

    她的目光落在男子眼中,卻惹得對方身體傾靠,熱情道︰“姐姐可需要服侍?”

    “啊不必了。”沐禾凝斷然拒絕。

    這小少年管自己叫姐姐,也不見得真比自己小吧。

    男子卻面不改色地低下了頭,為沐禾凝斟一杯酒,舉杯道︰“姐姐是頭回來吧?別客氣呀。”

    她也不是在跟他客氣啊。

    沐禾凝動作僵硬地看著那杯酒端起在了自己嘴邊,她不自然道︰“謝謝啊,我、我不喝酒。”

    “這個酒沒有後勁兒的,只是甜甜的飲品,姐姐不妨嘗嘗?”少年依然堅持舉杯在她嘴邊,目光期待地望著她。

    被那炙熱濃烈的目光注視,沐禾凝臉頰微紅,她本就是容易被美色沉迷的人,這會兒看到少年一張秀淨的小臉橫在自己面前,也有些遲疑了。

    她稍稍傾頭,順著少年托舉杯盞的動作,嘗試著用唇微微沾了口那酒。

    恰在此時,房門被“啪”的一聲用力踹開。

    緊接著是外頭鴇媽媽著急的聲音︰“哎!這位爺,您不能進去,這里頭有客人的”

    沐禾凝品酒的動作一滯,抬眸望去,就見那個本應在自家府上的人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廂房門口,正怒氣沖沖看著自己。

    “沐禾凝,你膽子大了?”

    沈敘懷威嚴的眸光一掃,沐禾凝嚇得立刻推開少年,“唰”的一下從椅上站起來,雙手背在身後,忐忑道︰“不是、你听我說”

    男人卻不管三七二十一,大步流星走進來拽住了她的手,不由分說將她往外拖,緊扣著她的手腕十分用力,絲毫不容許她掙扎。

    “哎?你們”

    身後是愣住的鴇媽媽、少年和蕭明燦。

    沈敘懷的步子邁得很大,沐禾凝幾乎是要一路小跑著才能跟上他的步伐,她忍著發紅發痛的手腕,在後面急道︰“你听我解釋啊”

    這一路卻是不由她解釋,直到拽她回了府上,沈敘懷才狠狠放下她。

    男人周身壓著一股冷冽,二話不說將沐禾凝甩回了臥房,房門砰的一聲被粗暴關上,他的吻頃刻間落下來。

    沐禾凝被擠壓在門後,男人雙臂扣著她,幾乎不容她動彈,那落下來的吻毫無章法,只帶著他的壓制不住的怒意。

    “誰給你的膽子?居然敢去青樓!”

    短暫的呼吸間隙,沐禾凝听到他在自己耳邊咬牙切齒,聲音隱隱不虞。

    “我”

    小姑娘手背在身後,無力地攥著裙角,幾乎快要哭出來了。

    男人溫熱的呼吸灑在她的耳後,唇畔輕抵著她的耳垂,惹得她戰栗連連。

    藏于身後的手腕忽被交叉扣在頭頂,沐禾凝驚呼一聲,緊接著察覺到下擺的一片冰涼,她心跳如鼓,雙目閉緊,羞得別過了腦袋。

    就在指尖即將勾上前襟之時,沈敘懷抬眸看見了她難耐的神色,手上的動作頓時一滯。

    須臾間,眸光漸漸恢復清明。

    周身被勾起的那團烈火不知何時熄滅下去,男人若無其事放下了她的雙臂,斂眸將她的衣角整頓如初。

    沐禾凝後知後覺反應過來,目光茫然地看著他。

    沈敘懷眼眸一抬,定定地看著她,啟唇道︰“再有下次,不放過你。”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甜系小王妃》,方便以後閱讀甜系小王妃第42章 青樓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甜系小王妃第42章 青樓並對甜系小王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