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春|宮圖

類別︰ 作者︰裙袂 書名︰甜系小王妃

    五夫人說著開始思索起來。

    “及笄禮上的正賓,我去試試邀請江南織造家的江夫人,贊禮就由我親自來負責,贊者可以讓我們家這幾個姑娘擔任哦對了,禾凝,你若是還有什麼朋友,可以一並邀請過來。”

    沐禾凝愣了一愣。

    她現在在陌生的江南,便是從前相熟之人也都遠在京城,哪有什麼朋友呢。

    五夫人似乎也是想到了這一層,又笑笑道︰“無礙的,我會把金陵城有頭有臉的太太們全都邀請過來,再加上我們五房的這些姐姐妹妹們,及笄禮一定辦得熱熱鬧鬧的。”

    “只是”五夫人說著,臉上忽然起了些猶豫之色,“這及笄禮的主人,不知禾凝心中可有主意?”

    及笄禮一般都是在女子未出閣之前辦的,沐禾凝比較特殊,她是未到及笄就嫁人了的,所以及笄禮辦在婚後。

    可這樣就矛盾了及笄禮的主人一般都是府上的主人,也就是姑娘家的父母,如今沐禾凝已嫁入夫家不說,父母親也不在身邊,誰來做她的“主人”呢?

    沐禾凝也有些猶豫了,沉吟了片刻,試探道︰“那不然讓王爺來當吧?”

    女子未出閣前依靠的是自家的父母,如今出嫁從夫,讓沈敘懷來當她及笄禮的“主人”,也說得過去吧?

    五夫人目光微愣︰“這王爺會同意嗎?”

    她說著轉而安慰道︰“沒事,禾凝,若是不成,由我和五叔當你及笄禮的主人也行。”

    沐禾凝回了房之後,和沈敘懷說了這件事,沒想到他很爽快。

    “可以啊,這有什麼難的。”

    她說著摸了摸小姑娘的頭︰“若不是因為我,這會兒你在京城定有個更盛大熱鬧的及笄禮,我如今在江南補償你一個,還是能做到的。”

    一個女子一生中最重要的兩個日子,一個是及笄一個是出嫁,他能既做她昏禮上的新郎,又做她及笄禮上的主人,才更是一件幸事吧。

    蕭明燦是在及笄禮前兩天到的。

    沐禾凝沒想到她會來,這是她從小最要好的姐妹,從幼時起便是閨中密友,那時候沐禾凝被家里慣得一副跋扈孤傲的脾氣,旁的大家閨秀都不樂意和她玩兒,只有蕭明燦。

    說起來蕭明燦也是同樣被京城貴女圈孤立的女孩,因為她出身武將世家,自小不願意學什麼規矩禮節,反而喜歡跟家里人一塊舞刀弄槍,平日里行事作風便大大咧咧無拘無束的,旁人嫌棄她沒有一點女兒家的樣子,不願意和她待在一起。

    如此,兩個被貴女冷落的女孩反而惺惺相惜,成了關系要好的朋友,彼此都覺得對方簡單直接不做作,和那些扭扭捏捏的大家閨秀不一樣。

    直到去年,蕭明燦跟隨他的大將軍父親調任離京,兩人便再也沒有見過,只是私底下一直有互通書信。

    如今兩人能在江南重逢,沐禾凝很是高興。

    蕭明燦道︰“我妹的及笄禮,我自然是要親自來參加了,你之前成親我都沒有趕上,及笄禮我總不能錯過了吧!”

    沐禾凝含笑,之前因為賜婚,她的親事就比較著急,蕭明燦當時在西疆沒有趕上,也讓她一直頗為遺憾。

    這次在這異地他鄉的及笄禮,能有自己最好的朋友在身邊,沐禾凝也是開心的。

    說著,蕭明燦忽然向屋里張望了兩眼,問道︰“你家王爺呢?”

    沐禾凝抬眸︰“干嘛?”

    “自然是想看看他了。”蕭明燦神色激動︰“你都不知道當初听聞你嫁給他,我有多高興。”

    她是武將世家出生的女兒,從小便跟著父親兄長學武練功,興趣和心思也都在這上面,平日里不是看些兵法書籍,便是愛與人比武切磋,自然知曉這靖國鼎鼎有名的戰神淵政王的威名。

    她從小就對這位淵政王的事跡有所耳聞,听聞他天賦異稟,能文能武,年少時便在武功和軍事上顯露出出類拔萃的能力,又曾在邊境駐扎十年統領軍隊,更是帶兵上過戰場無數回,打贏過多場戰役,她早就想見見這位傳說中的淵政王了。

    蕭明燦眼冒期望,摩拳擦掌躍躍欲試道︰“他可是我的偶像啊,我一定要和她切磋切磋。”

    沐禾凝一頭黑臉,望著她身後的男人道︰“喏,你偶像來了。”

    蕭明燦一回頭,便看見院外月洞下進來個穿著青色直裰的男人,他身形頎長,肩背挺立,氣質如松,雖然看著有些英武硬朗的氣勢,但也難以和那戰場上殺人如麻的戰神連上關系。

    “你就是淵政王?”蕭明燦打量著他。

    沈敘懷望了望她,略一頷首。

    緊接著,對面的女子便開始摩拳擦掌,擺出了要比武的架勢,放聲道︰“吃我一招。”

    沈敘懷未曾防備,下意識反擊,但很快反應過來,這是沐禾凝的好友,他不好對她用什麼致命的招數,唯恐傷了她。

    沐禾凝坐在一邊,看著兩人一言不合便開始打起來的架勢,頗有些看好戲的感覺,只差沒叫人在面前擺一盤瓜子。

    沈敘懷並沒有使出全身的功力,只輕輕松松和她對陣了兩個來回,便對蕭明燦放了水,讓了她一局。

    收手後,蕭明燦有些不滿︰“堂堂淵政王,怎可輕易放水,是瞧不起我嘛。”

    她好不容易能和自己的偶像對陣一回,還沒過癮呢就輕輕松松地贏了對方,這哪里像話。

    沐禾凝見狀也道︰“你就和明燦好好比試一回吧。”

    她說著不禁有些疑惑,她這好友究竟是為了她及笄禮回來的,還是為了要見沈敘懷回來的。

    但很快的,為了滿足兩個女孩子的心思,沈敘懷接著繼續與蕭明燦對試起來,這回他不再放水得那麼明顯,只是也沒用多麼致命狠厲的手段。

    幾個來回後,蕭明燦敗下陣來。

    “功底不錯。”

    沈敘懷評價一聲,接著又提點她幾句,告訴了她在出招和防守上的優缺點,還有今後可改進提升的方向,惹得蕭明燦對他更是大為欽佩。

    “你家王爺好厲害啊。”沈敘懷走後,蕭明燦回到沐禾凝身邊道,方才短短幾句提點就讓她收獲頗豐,可見他的水平功力。

    “不僅如此,在武力上的功夫也極為精妙,可見身子底也是非常深厚的。”蕭明燦評價道。

    若說她方才看見沈敘懷的模樣還有幾分懷疑,這幾番對陣下來,她早已心服口服。

    蕭明燦說著,用肩膀捅了沐禾凝一下,忽然湊近了她,眼里似笑非笑道︰“你家王爺,夜里在那事上也頗為厲害吧?”

    練武之人底子厚,在床事上也天賦異稟,也不知道自己這嬌嬌柔柔的好姐妹,能不能承受得住。

    沐禾凝瞧著她一雙滿含惡趣味的眼楮,卻擰眸不解了,疑惑道︰“哪樣?”

    蕭明燦坐直了身體,有些不自然,眼神暗示道︰“就那樣啊你知道的。”

    沐禾凝繼續疑惑︰“我不知道啊。”

    蕭明燦氣結,又激動又不敢提高聲音,面容夸張道︰“就是你們晚上在床上啊不是說會有那種痛並快樂著的感覺嗎?難道你都沒有體會嗎?”

    她再直爽率真,也還是個未出閣的姑娘,這些話都是她從外人那兒听來的,眼下說出口也還是有些面紅耳赤的。

    她原以為自己這個好友已經嫁做人婦,自然懂得她在說什麼,可再一抬頭過去,卻見沐禾凝眼中依然閃著茫然無辜的目光。

    “不會吧”蕭明燦後知後覺,捂著嘴巴驚訝地看她︰“難道你們成婚都這麼久了,晚上還是蓋著棉被純睡覺嗎?”

    不是嗎?不然要怎樣睡覺?

    沐禾凝睜大眼楮迷茫地望著她,只是听到好友這樣說,心里也隱約知道似乎不是這樣。她猶豫半晌,問道︰“你說的那樣是哪樣?”

    這就不好讓蕭明燦一個未出閣的姑娘給她講解了,她想了想,拍拍沐禾凝的肩膀,問道︰“你出嫁之前,你母親有沒有給你塞過一個小冊子?”

    按理說,女兒家出嫁前一晚,母親都會親自給女兒說說這事的,還會塞給她一本春宮圖讓她自己琢磨琢磨,沐夫人不會沒教過她吧。

    看著蕭明燦手中比劃的模樣,沐禾凝思索了會兒,出嫁那兩日事多繁瑣,她都有些忘了,記憶中母親似乎是在她隨身的行李中塞了個圖冊子,只是都不知道被她扔到哪里去了。

    沐禾凝和蕭明燦趁人不注意,偷偷溜到庫房中搜尋了一番。

    幸好當日從京城來到江南,沈敘懷讓人將她的大部分行李都收拾過來了,沐夫人塞給她的那本春宮圖,也順帶著夾在某個箱籠的最底層一同運來了江南。

    只是翻看著這本小冊子上奇奇怪怪的圖樣,沐禾凝的臉越燒越紅了。

    蕭明燦在她一旁也有些不自然,驚嘆道︰“真是沒想到,淵政王與你成婚都那麼久了,你們居然還過著這麼純潔的夫妻生活他年紀也那麼大了,這事一點都不著急麼?”

    沐禾凝的目光在那些畫著赤裸又香艷的圖冊上輕輕掃過,腦中又復雜,心中又震驚。

    “夫君生活,要要這般的嗎?”

    要那樣赤身裸體,做這些奇形怪狀的造型和姿勢,多難為情啊。

    “當然了!”蕭明燦奇怪地看著她,似乎是不理解好友為什麼不明白這個,提醒她道︰“只有這樣,你們才算真正的夫妻,你才能為他誕育子嗣。”

    要這樣才能生孩子嗎?沐禾凝更驚訝了,她一直以為只要成婚後男女睡在一起就會有孕,難怪她成親到現在了也沒什麼動靜。

    沐禾凝摩挲了下那圖冊上的人物,神色有些怔怔的。

    “明燦,”沐禾凝猶豫道︰“你說他為什麼不對我這樣啊?”

    她不懂這些就算了,沈敘懷不會不知道,那為什麼他們成婚都這麼久了,沈敘懷還沒有對她行真正的夫妻之事呢?

    這下蕭明燦有些遲疑了,試探道︰“你們府上除了你以外,還有其他的妾室通房嗎?”

    沐禾凝搖搖頭︰“沒有。”

    這就奇怪了,蕭明燦不解,難不成這淵政王還真是個潔身自好之人?只是這潔身潔得也太過了些,都是有妻室的人了,也不至于這麼清心寡欲。

    “可能他也不好主動,不如你暗示他一點?”蕭明燦提議道。

    沐禾凝臉紅了,又望了眼那讓人面紅心跳的冊子,遲疑道︰“這我怎麼暗示嘛?”

    “你就說,”蕭明燦幫她想著主意︰“你想給他生孩子。”

    “”沐禾凝沉默。

    這話她還真不好意思說出口。

    蕭明燦有些急了,看樣子自家好友也是個臉皮兒薄的,兩個都不敢捅破這層窗戶紙,要怎麼才能更進一步嘛。

    難不成要她這個外人來暗示?

    “禾凝,你們在庫房做什麼?”

    兩人正悄悄說著私話,沈敘懷不知從哪里尋了過來,在門外疑惑地望著她們。

    沐禾凝嚇了一跳,連忙趁不注意將那見不得人的冊子塞到了一旁的箱子里,假裝無事發生。

    沈敘懷不曾留意,只道︰“我讓小廝在外頭買了些金陵城里有名的特色點心,你和蕭姑娘一起嘗嘗吧。”

    沐禾凝面色不自然地點點頭,笑了笑︰“好、好啊。”

    蕭明燦看了眼這二人,心道還是要她來暗示幾句才能推進一下關系。她想了想,突然笑道︰“王爺對禾凝這麼好,也不知將來有了小孩,會更偏心誰些?”

    沐禾凝心頭一動,驚詫地抬眸望著蕭明燦,自然明白她這話意有所指。

    緊接著,她側過頭,既緊張又期待地看向沈敘懷的反應。

    門外的男人似乎是詫異了番,而後淡淡一笑,望著沐禾凝。

    “我們家的小孩,只一個就夠了。”

    蕭明燦離開之前,還在沖沐禾凝心急感嘆。

    “你們家這個王爺也太木頭了,我都暗示到那個程度了,他居然還沒有反應。”

    “實在不行,你就趁晚上沒人了,在他面前脫光,我就不信他一個正常的男人還能抵抗得住。”

    晚間,沐禾凝一個人躲在淨房中洗漱,耳邊又響起了蕭明燦的這番話。

    讓她脫光了衣服去勾引他,她是做不到的。

    可老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沐禾凝自己也心急,這樣下去他們什麼時候才能成為真正的夫妻啊。

    洗漱過後,沐禾凝從淨房中出去。

    男人已經換好了一身干淨單薄的里衣,斜倚在床榻上看書,目光沉靜認真,面色柔和安靜。

    沐禾凝一愣,男人這副模樣她已經見得多了,甚至還有幾次見過他赤裸上半身的模樣,就是不曾見過他全身赤裸,他連更衣沐浴都是避著自己的。

    難道他真的不願意和自己坦誠相待嗎?

    “洗好了?”沈敘懷余光注意到她,拍了拍床的里側,道︰“上來睡吧。”

    他的聲音干淨澄澈,不帶有絲毫情緒,沐禾凝想到了那春宮圖上的畫面,她頓了頓,在腳踏上脫下鞋子,踩著床褥翻身上床。

    在從男人身體上越過去的時候,她卻不知怎的絆了一下,正好跌落在那副溫熱的男性軀體上。

    沈敘懷的身子僵了一僵,他丟開書本,目光異樣地看了過來。

    旖旎的燈火下肢體相觸,沐禾凝斂聲屏息,鼓起勇氣扯了扯男人胸前的衣領。

    “其實”她抬起一雙滿含情欲的眸子,聲音輕顫︰“我們家的小孩,也可以不止一個的。”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甜系小王妃》,方便以後閱讀甜系小王妃第41章 春|宮圖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甜系小王妃第41章 春|宮圖並對甜系小王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