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我教你

類別︰ 作者︰裙袂 書名︰甜系小王妃

    回府的路上,沈敘懷變得沉默許多。

    外頭是喧嚷熱鬧的街巷,車內卻格外寂靜,沐禾凝耐不住寂寞,嘰嘰喳喳同他講了許多話,卻見他無半點反應。

    沐禾凝遲疑道︰“王爺,你怎麼了?”

    沈敘懷從沉思中回過神來,捏捏眉心,搖頭微笑︰“無事。”

    沐禾凝狐疑地看著他,心中忽然有了不好的神色,小心翼翼道︰“是我爹方才和你說了什麼嗎?”

    沈敘懷眉心一動,望著小姑娘擔憂的眼神,卻搖頭︰“沒有,你爹很好,讓我多疼你幾分。”

    沐禾凝放松了心神,繼而淺笑︰“自然,父親是對我最好的。”

    沈敘懷心神一動,端詳著小女孩自信又充滿底氣的笑容,他知道這個被沐家疼愛著長大的女孩,也同樣愛護著沐家,這一點毋庸置疑。

    沈敘懷沉吟一會兒,忽然開了口︰“禾凝,如果你的父親要求你做什麼事,你都會去做嗎?”

    馬車搖晃顛簸,沈敘懷臉上的微笑變得有些迷離,沐禾凝听見他的疑問,不由愣了愣。

    她的父親沐國公從來都是無條件地愛著她,卻從不曾要求她做過什麼事,唯一的一件,便是希望她同意賜婚嫁給沈家。

    她自然也同意了。

    沐禾凝隨即點點頭,誠懇道︰“只要不是什麼為難的事,我自然會听父親的。”

    沈敘懷這下不說話了。

    他也知道,沐禾凝當初能听了沐家的話同意嫁給他,將來也自然能听沐家的話和離回家她雖然驕縱,可從來都是听話的女兒。

    心漸漸沉下去,男人的眸色在昏沉的馬車中變得愈發難以捉摸。

    回到山月居用了晚膳,沐禾凝給下人們分發從沐府帶回來的小禮沐家廚子做的玫瑰酥餅,她一一分給了山月居的丫鬟們嘗鮮。

    主子和丫鬟們其樂融融間,門外進來個婦人,跪在沐禾凝跟前行禮。

    “奴婢魏氏給王妃見禮,奉夫人之命前來伺候王妃。”

    沐禾凝說笑的神色慢慢收了起來,她打量著魏嬤嬤。

    這個嬤嬤是母親身邊最得力的人,母親卻把她派給了她,說是要來協助她的。

    沐禾凝笑了笑,讓丫鬟扶起魏嬤嬤,“嬤嬤來了,住處可收拾好了?我讓甘棠她們帶你到府里認認?”

    魏嬤嬤卻搖了搖頭︰“奴婢謝過王妃,只是奴婢跟隨者王爺王妃的馬車一回來,便已經在後罩房安頓下來了,又趁著晚上這會兒時間,摸了摸府上的狀況。”

    沐禾凝有些意外,“哦?那嬤嬤可得好好跟我說說,母親說我在王府過得糊里糊涂,我倒要請教嬤嬤了。”

    魏嬤嬤點頭,直言道︰“奴婢一到王府,便是管家幫著安排了住處,奴婢向這管家打听,才得知如今管著這王府的,是二房的二夫人。”

    她緊接著道︰“奴婢覺著,眼下王妃最要緊之事,便是將這管家權拿回來。”

    “管家權?”沐禾凝雖然沒有管過家,可她也是在沐夫人身邊長大的,看著沐夫人平日里忙于處理沐府一應庶務,又管著前院後院一大家子人,沐禾凝想到便頭疼︰“我要那管家權做什麼?受累不說,還得不上什麼好,現今有那二房操持著,我也不想煩這個心。”

    她就像從前在沐家那樣,每日早上睡睡懶覺,賞賞花喂喂魚,听听戲文看看話本子,這悠閑生活不好嗎?為什麼要給自己找累受。

    魏嬤嬤卻搖頭,語重心長道︰“這管家權本就是屬于王妃的,那二房夫人把持著乃是越權,王妃可不能這般容著他們。”

    沐禾凝把玩著指甲,漫不經心問道︰“那我要了這管家權,有什麼好處嗎?”

    “自然。”魏嬤嬤毫不猶豫道︰“王妃有了這管家權,府上的賬目都在王妃的管理之下,府上的下人也都只听王妃的話,王妃在這府中便不必再看任何人臉色”

    她說著發現眼前的女子並不為之所動,知道這些不能吸引住她,只好又絞盡腦汁想了想,湊近沐禾凝小聲道︰“奴婢可听說,王妃目前每月的月銀是五兩,每季的新衣料子是五匹,每年的珠釵首飾是八件”

    沐禾凝散漫的神色一下子就定住了。

    她只有五兩銀子的月錢,一個季度只能做五件新衣裳,一年只有八件新首飾?

    這她就忍不了了。

    雖然她帶來的嫁妝豐厚到堆滿了沈府的整個庫房,衣裳首飾也多到用不完,可誰會嫌錢少的?

    沐禾凝想了想,問道︰“是不是我有了這管家權,想花多少銀子就花多少,想換多少衣裳便換多少,喜歡哪件首飾便買哪件?”

    魏嬤嬤遲鈍︰“可以這麼理解。”

    那她還是要爭一爭的。沐禾凝打定了主意,立刻便從美人榻上站起了身。

    魏嬤嬤連忙攔住她,勸誡道︰“王妃切莫沖動,這管家的對牌握在二房手里有些年頭了,又是沈老夫人示意的,王妃這麼貿然過去討不了什麼好,不如听听奴婢的法子”

    她說著湊近了沐禾凝的耳朵,仔仔細細說了一遍自己的計劃,沐禾凝卻听得連連皺眉。

    “要那麼復雜做什麼?直接去要不就好了,一個對牌而已,還需要這麼費心的算計來算計去?”沐禾凝顯然不是不太贊同。

    魏嬤嬤卻煞有其事道︰“王妃這麼做才齊全,既讓沈老夫人和二房說不出話,又不會落了旁人的把柄”

    沐禾凝卻不這麼想,她可不稀罕那些所謂的招數,旋即擺擺手不耐煩道︰“我便去了,嬤嬤還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二房里,白氏剛剛合上賬本,放下手中的筆墨,揉一揉酸痛的手腕。

    每月到了月底,她便要細細核對本月府上進出的所有開支,每一筆賬都要明確來龍去脈,花費她不少的心神。

    雖然勞累,可看著一本本明晰的賬目,白氏心中也有滿足感。

    門外,沐禾凝大步流星闖進來,行至白氏的跟前才讓白氏發現。

    她愣了愣,不動聲色地將賬本收了起來,起身給沐禾凝虛行一禮,“大嫂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可用過膳了?我讓丫鬟去小廚房要些點心”

    “不必麻煩了。”沐禾凝徑直表明來意︰“我來是想向二夫人討回管家的對牌的。”

    她這樣直接,倒讓白氏愣了愣,下意識道︰“大嫂怎麼忽然想起這事了?對牌確實是一直在我手里收著,只是母親看大嫂還年輕,尚無管家的經驗,便一直由我代管著”

    她邊說著邊打量沐禾凝的神色,這大嫂進門幾日了突然想起來要沈府的對牌,莫不是听說了什麼?只是她這樣風風火火就來了,也不知母親知不知道

    沐禾凝也不和白氏繞彎子,客氣道︰“那便謝過二夫人這些年代為管家的辛勞了,如今我來了,二夫人也不必這麼辛苦了。”

    白氏臉色微僵,這大嫂直言直語,倒讓她不好直接拒絕,她想了想,擺出一副輕松姿態,敞開了笑道︰“大嫂想要對牌,和母親說一聲不就成了?我自然不會搶了大嫂的只是這管家之事瑣碎復雜,又牽連眾多,一時半會也不好易主,待我晚點回稟了母親,再將這些文書賬目一一都理清了,再全部交還回大嫂如何?”

    沐禾凝卻嫌麻煩,皺眉道︰“我不過是要一個對牌,何至于這麼復雜,二夫人直接將對牌給我不就得了?”

    白氏見她軟硬不吃,不由攥緊了手心,堅持到最後,“這對牌是母親親自交于我的,母親沒有同意,我不好輕易交給別人”

    這是拿沈老夫人來壓她了?沐禾凝再次皺眉,一針見血道︰“這里是淵政王府,我是淵政王妃,到底誰才是別人?”

    白氏這下囁嚅著唇說不出話來了,面色陣陣發白。是了,這是淵政王府,面前的是淵政王妃,她才是這府上唯一的女主人,也只有她才能擁有這名正言順的管家權。于自己于老夫人,又有什麼關系?

    白氏第一次痛恨自己嫁的是庶子,不能擁有府上的任何權利。

    她無法辯駁,只能慢慢移到桌前,翻出匣子,取出那塊她珍視已久的令牌。

    “這些文書賬目”

    沐禾凝從她手上取回屬于自己的對牌,又望著一桌子的賬本文書,隨意道︰“這些讓丫鬟們幫我拿回來吧。”

    白氏目送著沐禾凝滿意而歸,獨自立在窗前遠望著她的背影,咬著嘴唇,眸間泛紅。

    壽安院里,沈老夫人“啪”一聲拍了桌子。

    白氏站在跟前哭哭啼啼︰“老夫人,兒媳操勞府中事務多年,便是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她這樣不講道理,當著底下人的面要走了對牌,還說我們都只是王府的外人,我看我在這府上也待不下去了,不如收拾了東西,回蜀地娘家去”

    沈老夫人面色不虞︰“她好大的膽子,才嫁進來幾日,便這樣放肆,看來我是要給她立立規矩了,讓她看看誰才是府里的外人。”

    她說著看一眼白氏,安撫道︰“你莫急,此事我會替你做主的,只是你何必同她爭辯?她要對牌,你給她不就是了。”

    白氏愣住,呆呆地看著沈老夫人。

    沈老夫人繼續道︰“她這樣沖動要回對牌,必定是昨日回門沐家提點了她什麼,看這樣子也知,沐家人從未教過她什麼管家之事,她即便是要回了對牌,對管家一事也是一竅不通,過不了多久便會捅出簍子,你只要安安心心等著,對牌不就又回到手上了嗎?”

    白氏怔住,她顯然沒有想到這麼多,老夫人說的有道理,便是那沐禾凝沒有出什麼岔子,她管家了這麼多年,只需從中動些手腳,也夠她受得了。

    白氏立刻換上笑臉,奉承道︰“還是母親考慮的是。”

    與此同時,沐禾凝正對著賬本咬著筆桿頭疼。

    一摞賬本堆得老高,將小姑娘的頭都埋住了,她煩躁地胡亂翻著一頁頁數目,卻如同讀天書。

    魏嬤嬤已經詳細地給她講過了賬本怎麼看,如何對賬、核算,可她還是不懂,看著這些枯燥的數字便開始頭痛了。

    她不禁有些後悔拿回了這所謂的管家權。

    沐禾凝從天書里抬起了頭,偷偷瞥著對面斜倚燈下的男人。

    沈敘懷半倚靠在塌上,借著燈火讀一本書卷,雙唇微抿,神色認真,目光半點不曾移動,一絲不苟的模樣。

    真養眼哪。

    沐禾凝在心里感嘆,男人果然還是認真的時候最好看。

    下一刻,注意到對面瞥過來的視線後,小姑娘連忙低下頭去,將頭埋在賬本里。

    “怎麼了?”沈敘懷放下書冊踱步過去,一手撐著桌角,一手撐在椅背上,將她環住半圈,目光落在賬本上,“看不懂?”

    他注意到她已經偷看他半天了,還在一旁悄悄唉聲嘆氣。

    想來是這些賬目難住了她。

    沈敘懷翻著堆起來的那些賬本,一筆筆掃過去,這些賬目做的精細全面,看來二房的確是付出了不少心血的。

    這也是沈敘懷沒有幫她要回管家權的原因,小姑娘年幼無知不問世事,在府上做個無憂無慮的小王妃也好,不必為這些俗事瑣事操勞,反正這府上有他在,也沒人欺負得了她。

    可他沒想到小姑娘還是一個人去要回了對牌,信誓旦旦說要學會獨自管家。

    她有這樣的想法,沈敘懷自然不會阻止她,她是府上的王妃,執掌中饋是合理之事。既然她想,他便支持她。

    只是這些賬目眾多且復雜,一時難倒了她。

    沈敘懷在她身旁坐下,用狼毫筆沾了墨,在紙頁上寫下注釋,道︰“來,我教你。”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甜系小王妃》,方便以後閱讀甜系小王妃第14章 我教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甜系小王妃第14章 我教你並對甜系小王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