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我是你的小王妃呀

類別︰ 作者︰裙袂 書名︰甜系小王妃

    沐禾凝搬了張小杌子坐在他身邊,好整以暇地看著他。

    沈敘懷在攤開的賬本上一一做批注︰“這一面都是豎式查閱,這一列是入,這一列是繳禾凝,你在听嗎?”

    他忽然發現小丫頭的注意力並沒有放在賬本上,而是一動不動地盯著自己。

    “看賬本,看我做什麼?”沈敘懷敲了敲桌子。

    沐禾凝被他的話叫醒,不好意思地吐吐舌,收回視線低下頭去,卻嘀咕一句︰“賬本哪有你好看嘛。”

    “”

    沈敘懷沉默一瞬,而後才道︰“認真些,既然決定要執掌中饋,就拿出些態度來,做個稱職的小王妃。”

    沐禾凝見他一臉正色的模樣,才理了理神色,端正道︰“好啦,我試著學就是了。”

    沈敘懷繼續,目光隨著紙張往下,眉頭卻越蹙越深,聲音也不由得停下。

    “怎麼了?”沐禾凝又抬頭。

    沈敘懷皺眉,又往後翻了幾頁,再次核對了些數目,才察覺出不對勁來。

    “這部分賬目不對。”

    白氏將那賬做的精細,每一筆收繳出入都記錄的清清楚楚,可在二房的開支明細上,卻顯得有些混亂,甚至有好幾筆都對不上。

    沈敘懷撥弄一番算盤,理清了賬目的出入,面色卻下沉,“二房每個月幾乎都有將近一百兩的銀子對不上,不知用在了何處”

    沐禾凝詫異抬眸︰“難道是二夫人借著掌家之權,私自挪用了公款?”

    沈敘懷不語。

    沐禾凝心中不悅,難怪她去要對牌時,白氏死活都不肯給呢,這麼多年下來,他們二房的腰包怕是早就鼓得不像樣了吧。

    “我得找二夫人問問清楚。”

    沈敘懷卻攔住她︰“禾凝,算了。”

    “為什麼啊?”沐禾凝不解,一個月將近一百兩,一年就是千兩銀子,二房這些年不知拿走了多少。

    她不是心疼這些錢,只是為他不平。他在邊境冒著生命危險辛苦值守,換得朝廷每年些許俸祿,二房竟這般神不知鬼不覺地偷走了。

    沈敘懷神色淡淡︰“這些年沈家落寞,我亦不在京城,府上日子必然十分艱難,他們用些銀子救濟也是正常的。”

    “可是你並不知道他們拿了這些錢用在何處?也許是夜夜笙歌,喝著瓊漿玉露,玩著奇珍異寶你用血汗賺來的這些錢,不應該被他們揮霍。”沐禾凝較真。

    沈敘懷聞言,卻忽然抬眸看向她,臉上起了玩味的神色,眸色晦暗不明,“我竟不知,你何時為我心疼起來?”

    沐禾凝的臉色瞬間變紅,她低下頭去,用手絞著帕子,小聲道︰“我是你的王妃呀”

    沈敘懷看著她這般小女兒嬌羞的模樣,忽然笑了,他雙手扶了扶沐禾凝的肩膀,語重心長道︰“好,我的小王妃,那往後我掙的錢,可都要拜托你來把關了。”

    沐禾凝立刻抬起頭,豎起三根手指,信誓旦旦道︰“我保證以後不會讓別人亂花你的錢一分。”

    沈敘懷低頭,漫不經心地翻閱著書目,低笑道︰“好,要亂花也只能你亂花。”

    他想起那丫頭的二十多箱衣物,十多排的首飾匣子,還有初見時她隨意拋出的百兩銀票,心中不由搖頭。

    還真不一定誰亂花錢呢。

    沐禾凝學了整整三天,又在魏嬤嬤的幫助下,將那賬目都理清楚了。

    她也算明白了,這些年府上一共虧空了八千多兩銀子,全部出口都在二房。

    她對白氏厭得更深。

    這日午後,壽安院里來了人邀請她過去。

    沐禾凝去的時候,沈老夫人正喝著茶,神色不明地看著她,面容冷淡。

    “這些天拿回了對牌,可過足了管家的癮?”

    沐禾凝就知道沈老夫人會因為這個尋她麻煩,她撇了撇嘴,道︰“母親這是說的什麼話,我是沈家的王妃,這對牌難道不該屬于我嗎?”

    老夫人沒料到這丫頭還挺會頂嘴,冷哼一聲︰“對牌的確應該歸你,可你越過我私自去找二房要,是不把我這個母親放在眼里麼?”

    沐禾凝對上老夫人的質問卻絲毫不懼,又反問道︰“那母親明知道我才是沈家的王妃,卻越過我將管家權交到了二房手上,難道就把我放在眼里了麼?”

    “你!”

    沈老夫人沒想到這丫頭這樣牙尖嘴利,竟敢當著她的面就這樣嗆她。

    嚴嬤嬤見事態發展不好,連忙站出來打圓場︰“老夫人息怒,王妃也切莫心急,我們老夫人的確有把對牌交還給王妃的想法,只是王妃這樣擅自去要回了對牌,顯然是不相信老夫人,讓老夫人傷心了”

    沐禾凝冷哼一聲︰“母親對我傷心,不如去對二夫人傷心吧。”

    沈老夫人眯起眼楮︰“你這是什麼意思?”

    沐禾凝輕哼一聲,抱胸坦言道︰“母親倒是信任二夫人,只可惜二夫人這些年卻背著母親,利用管家之權在賬本上做手腳,偷偷挪用了府上八千多兩銀子,母親怕是都不知道吧?”

    “什麼?”沈老夫人的眼楮驟然緊縮,不可置信地看著她。

    自從七年前白氏進門,她將府上的對牌交付出去,便再也沒有過問管家之事,偶爾在府中听聞的,也是下人夸二夫人持家有道,賢明淑德,她自然認為白氏是個好的。

    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白氏這些年會背著她偷偷貪了公帳。

    八千多兩,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沈老夫人想想就有些心痛,若是這些錢花在她的彥安身上

    沐禾凝滿意地看著老夫人清白交錯的面容,道︰“母親可得感謝我,若不是我拿回了賬目,二房恐怕還會繼續貪下去,這王府遲早有一天會被二房掏空。”

    沈老夫人漸漸回過神來,變得不發一言。二房不是她親生的,背著她偷偷有動作也是正常之事,可這沐禾凝也未必是什麼好的。

    她轉了轉眼珠,給嚴嬤嬤遞一個眼神。

    “禾凝,我今日叫你來也不是為了同你說這些事的。”她放緩了神色,從嚴嬤嬤手上取了個鎏金的紅蓮雪玉鐲,“上次要送你的那個纏絲的鐲子,母親估摸著你不喜歡,這就讓他們在外頭給你打了一個,這個可是金玉樓做的,是京城如今最時興的樣式,成色也是頂好的。”

    沈老夫人一邊說著,一邊打量著沐禾凝的神色,上次那赤金纏絲的鐲子被沐禾凝嫌棄太破舊,她咬牙花重金在外頭又給她打了個新的,可花了她不少銀子。

    若不是為了在那鐲子里做些手腳讓她戴在身上,她又怎會為她花這筆錢。

    沈老夫人說著將新的鐲子遞到了沐禾凝手里,熱切道︰“你戴上看喜不喜歡?”

    沐禾凝不明所以地望著老夫人,雖然不明白老夫人態度的轉變,可她還是下意識摸了摸這玉鐲的手感,略微打量了番。

    到底是比上次那鐲子好些了,她也放緩了神色,點頭道︰“那就多謝母親了。”

    她說著將那玉鐲套在了皓白的手腕上。

    沈老夫人見了,這才笑起來,拉著她的手,連叫了幾聲“好孩子”。

    晚上用過晚膳,沐禾凝又消了食,才讓丫鬟伺候她更衣就寢。

    小丫鬟給沐禾凝換上了寢衣,又用篦子散了她的發髻,將那頭上身上的珠釵首飾一並都取下來。

    沐禾凝隨手摘下手上那只鎏金的紅蓮雪玉鐲,小丫鬟正要擺在梳妝台上,沐禾凝卻道︰“收起來吧。”

    小丫鬟一愣︰“王妃明日不戴了?”

    這是個新來的小丫鬟,對沐禾凝平日的穿戴習慣並不熟悉。甘棠見狀掃她一眼︰“王妃那麼多鐲子,一日換一只都戴不完,這只何至于留到明日?”

    小丫鬟似懂非懂地摸著那鐲子,心里卻嘀咕著,這麼漂亮金貴的鐲子,只戴一日也太可惜了些,她頗為遺憾地將那鐲子收回妝匣。

    等到打開妝匣,小丫鬟瞬間就明白了,妝匣里滿滿都是名貴精致的珠釵玉環,個個都是閃閃發亮的,晃花了她的眼楮,跟匣子里的那些比起來,手上這只玉鐲也算不得什麼了。

    難怪王妃不甚在乎這只鐲子,小丫鬟崇拜地抬頭看沐禾凝。

    王妃可真是個金貴人兒呀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甜系小王妃》,方便以後閱讀甜系小王妃第15章 我是你的小王妃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甜系小王妃第15章 我是你的小王妃呀並對甜系小王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