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商議熊家事

類別︰ 作者︰鳳麟島主 書名︰楚秦之獅域孤瓷

    白條山一間石室,平時楚秦商議軍策之地,今日卻要商量一件大事。www.101noveL.com

    除掌門楊寒、代掌門多羅梔、金丹師叔明鷺外,還有宋思聯與秦昌鎬夫婦,狐月商和從調來的白乙木。

    “北烈山熊想要重歸楚秦,這件事干系非小,今日初步議一下。”

    在場的有幾人並不清楚北烈山熊家的情況,甚至掌門楊寒,對熊家也是陌生的,听他說完議題,眾人先私下議論起來。

    “掌門師兄,這等門中大事,為何要召我等商議?又或者說,門中議事怎麼個章程,難道每次都是掌門師兄隨意指定?”

    花葵從不曾參與如此重大事務商議,驚訝之余,反先質疑起楚秦的議事程序。

    這事是明擺著的,只不過沒人捅破這層窗戶紙。

    “只是首議,將來還是要請老祖拍板。”

    看她一眼,楊寒淡淡答道。他這個掌門在門中並沒有絕對的權威,大事向來群策群議。楚秦並非無法可依,實在是長老會缺位,才造成如今尷尬局面。原先有條“金丹自動晉級長老”的門規,這條並沒被廢除,所以大家默認明鷺為長老。可這事總不能楊寒和明鷺兩人商量,所以楊寒選的議事人是平衡各方面的結果。

    “你說的事不在今日議程內,嗯,不過,你可以擬一個條呈,待日後回鹿柴谷,專門議一次。”

    有人質疑,楊寒也不好裝糊涂,算是給了花葵一個說法。

    “可是……”

    還想說些什麼,被自家夫君扯了扯衣角,花葵只得閉嘴。

    “我反對!”

    這一日接觸下來,明鷺給楊寒的印象都是那種修真呆子,木訥到有些呆板,根本就是個冰山美人。只是初次表露態度,才知是內心極有主張之人。

    “師叔可否說說理由?”楊寒問。

    “此等三心二意,賣主求榮的家門,一旦重新召回,除了帶壞門風,毀我楚秦之精神,有用何用?”

    沒想到明鷺措辭十分激烈,她明家乃儒門一脈,破家滅門的仇恨記得比誰都清。

    “誒,許是漂泊流浪的太苦,才積下這許多怨氣吧?”

    心中嘆口氣,楊寒對這位有三分肖似明真的師叔,其實有些個同情。

    “我倒是想起來了,听我爹說明師叔的明家,也曾短暫脫離門派,好像遷去外海是吧?”

    多羅梔一臉無辜,反問明鷺道。這就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了,楊寒這才想起這回事,明家也有過這麼不光彩的一段。

    “你……”

    明鷺頓時變色,想不到一直溫和可親的多羅梔居然也藏著犀利的小刀,被她一句話拿住,竟想不起如何反駁。

    多羅梔突然對明鷺發難,大多是出于護食的心理。她沒有親身經歷思過山大戰,是以仇恨心理並不強烈,此其一;她這支代表的是白沙幫及原楚秦附庸,沒有根正苗紅的楚秦人那麼排外,此其二;受乃父沙諾影響,她對北烈山熊沒太大惡感,此其三;若能收編熊家,楚秦實力可在短期內暴漲,對楊寒這個掌門而言,無疑大功一件,此其四,也是最重要的一點。

    還有一點,就是出于女人的敏感。明鷺的到來,各方面都將自己比了下去,多羅梔隱隱有了種危機感。老祖將明鷺支使來蠻荒前線,必然與楊寒往來頻繁,她對楊寒的信心好像突然消失了似的,非得來看看不可。

    “多羅師妹,你怎麼個意見?”

    楊寒隱約嗅到點火藥味,卻哪里猜得到女人的心思,皺眉問道。

    “這事得從兩方面說。”女子答。

    “哦,哪兩方面?”楊寒與多羅梔在一起時,很少談論門派事,卻也起了好奇。

    “一則曰利,一則曰弊。”

    不等楊寒再問,女子便開始長篇大論。不得不說,多羅梔這幾年在代掌門的位子坐著,眼界不同以往。而且她是最先知道這事的,有沒有與老祖討論過?她的觀點是否也有齊休的意思?就連楊寒也吃不準。

    多羅梔表達了幾層意思︰一是楚秦血統問題。楚秦從齊雲山走出來,從最早的黑河十子,初始六家,初始九家,直到思過山覆滅,楚秦並沒有門盟合並,可齊雲道統早已經稀釋的所剩無幾。南遷獅域後,楚秦與其母體,遙遠的齊雲派之間的那條紐帶已脆弱無比,再往前一步,就會徹底淪為北域勢力眼中的外道。那麼,楚秦是要選擇脫離母體後的野蠻生長,或是藕斷絲連,保留一份回歸的希望?

    這個觀點太過深奧,就連楊寒也沒想過那麼深遠,他不相信連白山都沒去過的多羅梔能有如此大局,多半是听老祖、沙諾、多羅森這幾個說的。

    二是楚秦的消化能力。來南部蠻荒開闢之前,楚秦修士不過百余口子,加上這些年新登仙與祁默如帶回來的,還不到150人。北烈山熊有多少人?將近500之多!這就是蛇吞象了,搞得不好,會把自己肚皮撐破。

    三是熊家有多少財貨?門中修士數量突然翻倍地增長,對于尚未徹底解決溫飽問題的楚秦門來說,肯定難以供養。熊家帶資加盟還好說,若是一幫跟大家搶洞府、搶資源的窮漢,那與現有弟子的矛盾肯定難以調和。

    四是操作問題。靈木放不放人?明著走還是暗度陳倉?安全和花費,還有領民問題等等。

    在場之人沒有想那麼全面的,都頻頻點頭,就連剛被她懟過的明鷺,也不禁對這小妮子刮目相看。

    楊寒問了幾人,都說還沒想好,可都傾向吞並熊家,畢竟送上門的肥肉,若是不吃,心里實在癢癢。

    只有秦昌鎬始終沉默,楊寒問他時,他也沒表態。楚秦門乃是老秦家創立,這一點,任何一個秦家子弟都繞不過去。離開老楚秦山後,楚秦門一直就在往里頭摻沙子,有些是齊休有意為之,大多卻是形勢使然,無論如何,老秦家在門中話語權不斷下降是不爭的事實。

    在白山時還好些,雖說秦氏分為了四支,可總數從最早南遷的數千增長到十幾萬人,秦家一直還是門中的中流砥柱。如今門中領民,才有多少秦姓?秦家想要奪回掌門大位,希望是越來越渺茫了。

    沒有態度也是態度,楊寒大概能猜到他的心思,畢竟門中還有秦唯喻和齊妝兩口子,老秦家的意見還需要慎重對待。

    “這事也不是一下就能定下來的,大家先保密,我先與熊甫亭談談再說。”

    既然議不下去,楊寒便散了會。又與明鷺商量去拜會羋肥臣的事,便是南斗門和澹月宗開闢的那處礦了。明鷺與楚秦援軍的到來,起碼令南斗門修士對楚秦的態度有了些微妙轉變,昨晚的接風宴上,屈獒還向楊寒私下打听明鷺的婚配。

    楊寒作為晚輩自然不好說什麼,支支吾吾搪塞過去,不過從自家師叔的高冷態度,楊寒判斷她不大可能接受獸修。而且,楚秦門的金丹女修還沒外嫁的先例,怎麼可能便宜外人?只是門中沒有適合明鷺的。

    “實在不行,把她撮合給老祖算了。其實,她和無影老祖挺般配的……”

    近在咫尺的美人身上好聞的味道陣陣襲來,楊寒竟有些走神。

    “掌門師佷,掌門師佷?”

    被他空洞的眼神盯住自己身上的某處,明鷺立時察覺,心中不悅,連喚兩聲,楊寒才回過神來。

    好在他臉皮夠厚,干咳兩聲遮掩過去。將南斗門的情況,兩家的合約,楚秦利益所在,凡此種種,能交代的盡量交代給她。計議已定,叫宋思聯去找宋量侃勾兌雙方晤談之事。

    一趟忙完,想著該去陪陪多羅師妹,狐月商卻又找了過來,稟道︰

    “打問到些劉家事,他家只有一位元嬰,可卻不是獸修,來歷跟腳有些神秘。各個據點的造夢師都是他家招來的,差不多得有五、六十人。”

    “喔,那是不少。”手捋短須,楊寒自語道。

    “按您的吩咐,我與他家接洽了筆買賣,約在交接,您要不要一起去?”

    狐月商說的買賣,還是當初被劉家收去的那批貨,楊寒叫狐月商再添了點兒別的,趁眼下物資緊俏,再賣給劉家,主要是找個由頭,好摸摸這家虛實。

    “好,我與你一起去。”

    這事如一團黑雲,始終懸在楊寒心頭。為了熊家之事,他已打算回鹿柴谷一趟,必須與老祖齊休面談。可到底放心不下這邊的弟子,走之前還想將這樁迷案理出些眉目。(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楚秦之獅域孤瓷》,方便以後閱讀楚秦之獅域孤瓷第131章 商議熊家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楚秦之獅域孤瓷第131章 商議熊家事並對楚秦之獅域孤瓷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