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北烈山使者

類別︰ 作者︰鳳麟島主 書名︰楚秦之獅域孤瓷

    “我看,真該把那家伙改造成獸船!”

    虞樵努努嘴,死死盯著低空盤旋的說道。www.101noveL.com

    蕭鐵子顯然還沒有適應獸修的身份,南斗門對這位新加盟的金丹後期給予了足夠重視,給他安排了四五位教習。這一帶曾經的王者,智商足以碾壓周邊所有凶獸的他卻要從頭開始啟蒙,實在是件痛苦的事。野性未脫的他大多時間還保持著獸身,無論他有多麼排斥人類強加于自身的命運,可是他很清楚,他已經失去了這片天空,就連飛翔,也變成件寂寥而灰心的事。

    “噓,師弟慎言。”

    拽拽他衣角,闞澤小聲提醒道。幾年開闢戰爭打下來,楚秦弟子們心中憋了許多怨氣,自家實力不濟,什麼事都得跟著南斗門屁股後面跑,雖說兩家低階弟子磨合的還算可以,但矛盾時不時就會爆發。別看出了白條山大家是一伙人,回來之後可是摩擦不斷,每月不發生幾起爭斗都算新鮮。

    “等著瞧好了,我遲早將那老鳥給斬了。”

    虞樵滿不在乎,可闞澤卻心虛地四下看看,生怕這話被南斗門煉氣听了去。雖說那會兒蕭鐵子殺的南斗門弟子更多,可現在人家是一家人了。好在周圍都是楚秦弟子,這才笑道︰

    “好,好,你有志氣,不過還是先築基再說。”

    說起築基,虞樵臉色就有些垮。門中有個21歲築基的楚老祖,同樣單靈根單本命的虞樵今年卻已經過了21歲,修為才煉氣九層,這事對他來說甚是遺憾。少年人不知天高地厚,每當他口出狂言,同門便拿這事擠兌他。

    “唉!現在凶獸打的差不多了,我那招新悟得的天賦法術沒地方使,要麼闞師兄陪小弟練練?”

    “咳,咳,你饒了我吧,我這把老骨頭可經不起折騰!”

    驚得闞澤連連擺手,他與虞樵雖然年紀差的很遠,可兩人關系最是親近,虞樵的跟腳他知道的最清楚。虞樵那招天賦法術叫作,是木系屬性法術,中招之後能令人在短時間內骨頭壞死,酥成渣子,而且極為痛苦。最要命的是常用幾種療傷丹藥,如、之類,對這種傷的療效一般。

    木系本命天賦通常要溫和些,如虞樵這種恐怖霸道的,可以說十分稀少。

    “師兄,你看那是什麼?”虞樵指著遠處一個黑點說道。

    “飛梭唄,不是咱家就是南斗門的,有啥稀奇?”闞澤有些莫名其妙。

    “不對,這艘飛梭從沒見過呀。”

    虞樵因本命,生魂極為強大,就連許多築基初期修士也不如他,因此神識也遠超同階,看見那飛梭形制古怪,卻是從沒見過的。

    “乙木御風梭!”

    闞澤卻是見過,待飛梭臨近山門終于看清,忍不住叫了起來。

    從飛梭上下來二十多人,全都身著楚秦道袍,可一大半倒是生面孔。

    “多羅師妹,你怎麼來了?”

    楊寒從靜室跑出來,見到當先從飛梭下來的多羅梔時,不免又驚又喜,握住女子的手問道。

    “咳,咳。”

    不妨他當著眾人的面如此親近,多羅梔微微面紅,干咳兩聲,將小手掙脫,“走,進屋再說。”

    “呵呵,楊掌門,別來無恙啊!”

    多羅梔身後一人搶上一步抱拳道,楊寒一看,這位修為年紀都與自己差不多,卻根本不認識,鬼的別來無恙。定楮一瞧,同樣款式的楚秦道袍,胸前卻有個“熊”字,心中咯 一下,突然想起了什麼,打著哈哈拱手回禮。

    飛梭怎麼回事,這些穿著楚秦道袍的陌生人怎麼回事?還有多羅梔,可是領著代掌門的差,老祖怎麼會放她出來?之前楊寒一點信也沒得著,正一頭霧水,卻在人群中瞥見一人,心猛地一個揪扯,仿佛漏掉了一拍。

    “明,明師叔?她不是在南林寺落發為尼,怎麼回來這里?”

    自從得知顧嘆還活著的消息,楊寒便將自己對明真百年的肖想徹底封存,明真她不願回歸門派,楊寒悵惘之余,也輕松了許多。

    不過,輕移蓮步款款走來的明師叔卻並非明真,而是已經結丹的明鷺。明鷺今年160歲,本就比楊寒他們高著一輩,當年楊寒加入楚秦時,明鷺早已經築基了。

    “楊掌門,你家里來人了呀?”

    那邊有幾個南斗門築基高聲嚷嚷,軍陣無聊,有外人來都能令大家興奮,五刑峰除外,何況楚秦門一下來了好幾位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南斗門弟子的口水都快要流下來,眼看就要往跟前湊,楊寒趕緊命人帶煉氣弟子們去休息,親自領著明鷺和一眾築基到中軍大帳說話。

    “你說說,究竟怎麼回事?”

    用令牌啟動隔音法陣,楊寒急不可耐地問道。

    “呃,是默如,默如回來了。”多羅梔回道。

    “他回來做什麼?誰讓他回來的?”

    楊寒有些生氣,當初派祁、楚二人去白山,說好十年可輪換一人,可現在期限未滿,怎可提前離崗。

    “老祖。”

    女子輕飄飄吐出兩字,楊寒立刻沒了脾氣。

    原來齊休在白山時,曾囑咐祁默如與楚星娥,若遇緊急處,可便宜行事。

    祁默如趕回來交差,本來要將這些年賺的利潤帶回,其實也沒多少錢。楚星娥給他出了個主意,通過她在南楚門的關系,搞到兩艘二手的,雖說有些陳舊,而且用了超過50年的,可還能飛不是,只花了5000枚三階拿下。

    這些年陸續又收集到不少楚秦殘部,祁默如南下便又帶來十幾人,明鷺便是其中一位。她這些年一直做著散修,也是後來結的丹。中間也與一位散修好過,可還沒來得及談婚論嫁,那人先隕落了。好在她與明真的聯系一直未斷,楚秦門的消息自然得自明真。

    明鷺的回歸真是值得放鞭炮慶祝的事,起碼化解了楚秦門中無金丹的尷尬。

    至于同來的那位築基後期修士,乃是北烈山熊氏的熊甫亭。北烈山自思過山三戰後降了靈木,雖然形勢使然,可終究是背叛了楚秦,他家的人突然出現在這里,楊寒雖猜出幾分,可還有些拿不定態度,試探著問︰

    “熊道友可是見過我家老祖了?”

    “咳,那個,老頭子不肯見,打發我來找你。”

    熊甫亭臉一紅,輕聲答到。當初他曾得齊休指點,解決了功法問題,這才得以大道延續,因此是熊家最親楚秦者,對齊休的感情也與楚秦自家弟子一般無二。這回族中派他南下,雖說吃了老頭子的閉門羹,可也沒把他趕走不是?可見齊休對他還是有感情的。

    之所以北烈山要回頭燒楚秦這口冷灶,實在也是形勢所迫。想當初,楚秦盟成立之時,楚秦有300多煉氣,而北烈山熊有450煉氣,領民數量也在楚秦之上。之所以成為楚秦附庸,就差在高端戰力上面。

    而鼎盛之時,熊家的煉氣修士已超1500,可就像被詛咒過似的,冒尖的一直很少,除了熊十四,這麼多年一共只有兩人結丹。

    跟著靈木這些年,熊家可說是有苦難言,什麼凶險戰事,靈木都是壓著這些降過來的附庸沖陣,根本是在拿命填,做得比當初魏玄還要絕。結果幾十年下來,熊家修士數量銳減不說,連後來結丹的那兩位也相繼隕落。只剩個熊十四苦苦支撐局面,如今族中煉氣連500都不到了,百年折騰,不過是原地踏步。

    熊甫亭南下之時,蠻牛荒原開闢還沒開始,但靈木參戰是板上釘釘的事,熊家自然還是只能領啃硬骨頭的苦差,這麼一場開闢打下來,只怕他熊家渣都不剩。

    楚秦門在獅域的消息,熊家也听到些風聲。思前想後,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思,熊十四派熊甫亭前來接洽,也想看看關于楚秦的傳聞是不是真的。

    搞清楚熊甫亭來意,楊寒一下全明白了。老頭子這是對熊家還有分舊情,畢竟思過山戰敗的責任主要還在自家身上,齊休顧慮的還是如今的楚秦容不容得下熊家?只有先將皮球踢給他這個掌門試探一番。

    “這樣,熊兄先在我這里住下,這件事還需要從長計議。”

    楊寒拿定主意,對熊甫亭道。

    見對方改口以兄相稱,熊甫亭心中略寬,起身深施一禮,擠出幾滴男兒淚,說道︰“思過山之事,我熊家上下深憾之。若得老祖及楊掌門寬宥,熊家滿門誓死追隨到底!”

    “你的心意我明白了。”

    楊寒將他送出門,叫來執事弟子帶去客房安頓。轉回來時卻換了張冷臉,不悅問道︰

    “你們幾個怎麼回事,仗都快打完了,跑這里來作甚?門中無事可做?”

    明鷺見他當自己的面訓人,略有些不適,本想打個圓場,想起之前老頭子“多看少說”的叮囑,只干咳一聲,把話又咽了回去。

    “掌門師兄息怒。”

    多羅梔見楊寒頗有威儀,心中暗喜,卻抖開一張紙箋遞給楊寒。

    “我們可有老祖的手諭。”

    楊寒接過一看,果然,這批前來參戰的弟子名單後面有齊休的批復,心中不免有些郁悶。那幾個媳婦定是思念夫君,攛掇多羅梔去老祖那兒求的情。可那幾個楚秦小店的築基奉行也派了來,就有些不合理了。

    多羅梔似看透他心思,笑道︰

    “如今各家店鋪的貨物幾乎沽清,師兄師弟們在店中無事可做,我與老祖商量,換了批煉氣弟子去看店。”

    “那你呢,怎也不打聲招呼就來?門中事務誰來主持?”

    “我過來看看,接上陣亡弟子和傷員就回去了。不是將柳師兄調回去了嘛,論丹大會還沒開,就讓他替我先頂兩天。”

    多羅梔答完,楊寒想了想並無不妥,對明鷺道︰

    “師叔初來乍到,先歇息一下,晚上我給大家接風,明日升帳議事可好?”

    明鷺微微點頭︰“全憑掌門師佷安排。”(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楚秦之獅域孤瓷》,方便以後閱讀楚秦之獅域孤瓷第130章 北烈山使者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楚秦之獅域孤瓷第130章 北烈山使者並對楚秦之獅域孤瓷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