貳拾 痛下殺手顧知雅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謂知 書名︰無顏狂妃

    第二日一醒,循兒便等在床前,顧落梨洗漱後,循兒立刻將加了靈芝的藥端來。

    服下兩貼之後,顧落梨身體總算是恢復了。

    又休息半月,期間李姨娘與趙姨娘不時來看顧落梨,就連連姨娘也假模假樣來過一次,只有張氏母女不敢來看她。

    以往中了槍傷也不見她修養這麼久,這次的毒卻讓她不好受。顧落梨身體恢復後便勤加鍛煉,增強身體,日子一天天十分平靜。

    “已經這麼久了嗎?是時候該去與爹爹用膳了。”沐浴後的顧落梨盤算著時間,自言自語道。

    自從她中毒之後,她便不曾去與眾人用膳。如今病好了,也該去顧知雅面前找找存在感了。

    張氏母女看到顧落梨安然無恙,心中難免有些不甘,表面到底沒表現出來,就連懼意都不曾有半分。

    看來張氏母女知曉查不出什麼,放松了警惕。

    等顧正明用完膳,看見顧落梨等在書房,立刻慈祥地笑道“身體可恢復了?”

    “是,多謝爹爹的關心。”顧落梨乖巧道,像是想到何事,又立刻道,“對了爹爹,女兒已經對家書遺失一案有了線索,是張姨娘。這事是收買張姨娘一個丫鬟才知曉的,不過信已經被張姨娘燒了。”

    “是她?”這件事一直在顧正明心中壓著,听到顧落梨不負他所望,心中也是高興,但听到張姨娘,顧正明面色又變得難看。

    “女兒這次中毒也想明白了許多事,如今顧府這麼祥和平靜,以前的事過去就過去了,我不怪張姨娘。這件事可以當沒發生過。不知爹意下如何呀?”顧落梨裝作大義道。

    顧正明探究著顧落梨的表情,見她真心實意,竟忍不住大笑“好女兒,不愧是我的好女兒,心胸如此大度。”

    顧落梨都不計較,他計較還有什麼用。

    顧落梨看著顧正明,面上也露出開心之色“爹,雖然女兒此次中毒查不到凶手。但我听循兒說了,若非戰王的靈芝,我恐怕還在受中毒之苦,所以我想當面謝謝戰王。”

    “按理來說,你與戰王還未成親,不能相見,但你以救命的身份感謝戰王不失禮節,去吧。戰王奇珍異寶比顧府多,你一定要用心挑選一份珍禮,以此表示感謝。”顧正明特意囑咐到顧落梨。

    顧落梨失笑“爹,你不說我也知曉。”

    “知曉就好,是爹多嘴了。”顧正明哈哈一笑,笑容爽朗。

    得到顧正明的同意,顧落梨次日便上街挑選珍品,看了許多,始終覺得沒有合適的東西能讓戰王不嫌棄。

    算了,戰王想必也看不上她挑選的禮物,況且她本來就是想將罌粟送給戰王,她相信戰王肯定感興趣。她就將買珍品的銀票放進了自己的懷里。

    來到戰王府時,府前依然如平常般冷清。守衛見顧落梨坐著馬車而來,非富即貴,立刻讓顧落梨等著,進去稟告。

    第一個出來的竟是一直在戰王府修養身體的莫兒。

    莫兒與顧落梨不同,顧落梨身體本就強健又有強大的內力,自然恢復的快。可莫兒之前在人牙子那里本就身體弱,護國寺那一劍自然讓她恢復得慢。

    “小姐,你終于來了。我早就說要回府,可戰王不同意。”雖然王府的人沒為難她,甚至好吃好喝伺候她,但始終覺得不如顧府。

    “莫兒?”循兒心中一直惦記莫兒的蹤跡,可顧落梨發生那麼多事,她也不好開口問。

    沒想到莫兒竟在戰王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莫兒身後跟著趙蜚,趙蜚與莫兒保持了不遠的距離。

    “王爺有請顧小姐。”趙蜚面無表情道。

    顧落梨讓莫兒與循兒好好聊聊,自己便跟在趙蜚身後。

    趙蜚帶顧落梨穿過前廳,來到一間陌生的房間門口,敲了敲門,里面傳來楚之寒冰冷的聲音。

    顧落梨獨自進去才知曉這是戰王的書房,此時楚之寒正在書桌前翻看一疊書信。

    “給王爺請安。”書房可是許多府中最重要的地方,顧落梨雖疑惑楚之寒為何要讓她進書房,但到底不曾問出口。

    “免禮。”楚之寒折起書信,將信放在信封里,抬起頭,看了眼左旁的雕花凳,示意顧落梨坐下。

    顧落梨毫不推脫地坐下,直言道“不瞞王爺,我今日前來是有一事相求。與其說是相求,倒不如說是交換。”

    楚之寒起身,緩步走到她面前,氣勢逼人“你要和本王交換條件?”

    有何事能讓顧落梨來與他交換?他倒是想要知曉。

    “那我直說了。”顧落梨輕嘆一聲,目光有些悲傷,“我二妹顧知雅與其母自我回京後多次害我性命,護國寺是,中毒也是。我一再容忍,直到中毒的痛苦讓我徹底死心,所以我想請王爺幫我殺了顧知雅。”

    楚之寒有些探究地看著顧落梨,她那不達眼底的悲傷顯得特別假,但他也不拆穿,只道“她可是你親妹?”

    “不,我娘只有我一個女兒。”顧落梨否認道。

    “你爹可是禮部尚書,顧知雅的舅舅是駙馬,若顧知雅一死他們定會追查到底。”楚之寒提醒道。

    顧落梨冷冷一笑,方才的悲傷早已不見“王爺敢與三皇子為敵,敢撫皇上的面子,還怕這兩人?”

    “你想好了?有時候留著一個人比殺了她更有用。”楚之寒雖知顧落梨心狠手辣,但不曾想顧落梨這般大膽,敢求他幫忙殺人。

    “她們三番兩次害我我已經受夠了,若非我想留洗清嫌疑,否則我就自己動手了。思來想去,還是王爺的人出手我才放心。”

    以前不就是經常被欺負被侮辱?

    她從小失去父母,在孤兒院長到十一歲,卻因為性格被其他孩子欺負孤立。她悄悄離開孤兒院,在街上流浪,晚上就睡天橋下。

    她永遠忘不了那個深夜,七八個初中男生一身酒氣圍著她,他們抓住她,用點燃的煙頭燒她的手臂,將煙插進她鼻孔,眼看著煙快燒到她的鼻子,她的手腳被按住,她卻只能絕望。

    他們扯她的頭發,對她拳打腳踢,甚至還想將她的衣服脫光拍照,若非有人阻止他們,她的一生恐怕都不一樣。

    阻止他們的人就是組織老大。她被老大帶回組織,通過關系送進外國軍校,培養成雇佣兵。

    在被送進軍校之前,她拜托老大找到那天晚上欺負她的男生。她想問問他們,自己和他們無冤無仇,為何要這麼對她?

    他們說,只是為了好玩!也為了所謂的自大的虛榮心!因為她弱小,他們可以肆無忌憚的欺負她。

    害她的人她絕不能放過!她已經給過張氏與顧知雅機會了。

    “這件事後果雖不可預料,但也不是做不得,你先說說你拿什麼與本王交換?”楚之寒倒是可以理解顧落梨,若非顧落梨有洛錦書做靠山,也不容易三番四次的逃脫張氏母女的魔爪。

    況且張氏母女很明顯是三皇子的人,若讓三皇子少了利用的人,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顧落梨站起身,道“我手中有味藥材,具有麻痹人神經的作用。不管用于醫術還是其他,作用可就大了。王爺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你手底下能人眾多,不免常有人受傷,醫治過程中想必十分難測,而這藥材可以讓人片刻感覺不到痛苦,起鎮定麻痹的作用,對傷口有幫助。”

    “你拿藥材與本王交換?”雖然好奇顧落梨說的藥材是何物,但楚之寒心中還是有些不滿顧落梨的誠心。

    “王爺何不將府中的大夫叫來?”顧落梨听循兒提過王征,年紀輕輕醫術便高明,不知是王征醫術高一籌還是洛錦書更高一籌!

    楚之寒走向門口,打開門,讓門口的趙蜚去叫王征。

    片刻,王征前來,身上還帶著藥草香,不過與洛錦書的安神靜心的藥香不同,王征身上的藥香更加濃郁。

    顧落梨又將方才對楚之寒說的話告訴王征,王征身為大夫,眼前不免一亮“如今王府眾人用的藥丸只能鎮定止痛,效果也不是特別好。若要割肉或者取箭取刀只能強忍著,不少人痛死過去。若真有你說的這種神奇的藥材,這些再也不是問題。”

    “這藥材自然是有,只是不被世人知曉。凡事有利有弊,再好的藥材,用對了是藥,用錯了便是毒。這種藥材雖很少見,但也不例外,若用量不適當,便會讓人上癮,甚至是死亡。所以這種藥材一定不能讓外人知曉,否則危害很大。”

    她還在軍校時鏟除了一窩制毒販毒的組織,那組織在偏僻處種了不少罌粟,她才真正了解了這種植物。

    才穿越過來時,她在桃花谷邊緣無意發現了幾株罌粟,她取了種子在洛陽的顧家種下,直到回京,她還是將罌粟挖出來放在馬車帶回京城種下。

    就是等著有一天派上用場。

    “越好越珍貴的藥材往往越要小心,作為大夫都明白。”王征有些滿意地點點頭,“王爺,不妨相信顧小姐。”

    “你先回去,本王自有打算。”楚之寒微微點點頭面上無悲無喜。

    王征離開後,書房又恢復了平靜。

    “王爺,我知曉我的要求確實有些麻煩。若非到了這種地步,我也不會坦誠相待。我知曉,你之所以娶我,恐怕是因為我身上有你感興趣的東西。”

    回京在他人口中了解楚之寒的作風,又與楚之寒接觸幾次之後,她不難推斷出這個結果。而至于是什麼東西,她想她已經猜到。

    楚之寒目光中終于有了淡然之外的表情,是詫異,哪怕只是一瞬“本王倒想听听你的想法。”

    “王爺身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想要何種女人沒有?身份尊貴的,美若天仙的?甚至連皇上賜婚的千金,王爺都不屑一顧。我爹的勢力王爺恐怕更加看不上,而我爹手中也不可能有王爺費盡心思得到的東西,可為何偏偏同意我這門親事?這便是問題的關鍵。”顧落梨淡淡道,替自己倒了杯茶,喝了一口,微微點點頭,“茶不錯。”

    綠茶的微甜沖淡喝下去的苦澀,帶著淡淡的清香,在口中蔓延。好茶就是這般,回味無窮。

    顧落梨繼續道“那原因便在我身上,王爺為了我同意的親事。可我遠在洛陽,又怎會和王爺有交集?不然王爺不必讓雲驍去洛陽打探我的消息。一切都是從我去知天樓打探玉佩開始,王爺是知天樓的樓主,我們唯一的交集便是知天樓,或者說是玉佩。王爺送聘禮來的那日,你無意中提及玉佩,更願意與我合作幫我找玉佩,更加證實了我的想法。”

    哪怕有了罌粟這個好處,楚之寒心中還在思索殺顧知雅的利與弊。她本不想這麼快和楚之寒攤牌,可為了不惹嫌疑地殺顧知雅,她只有走這一步不知後路的險棋。

    畢竟她根本不知曉玉佩的線索,她也不了解楚之寒,不知曉他知曉真相後會如何對她,如今只能吊著楚之寒。

    “聰明!”楚之寒心中一凜,這女人到底是有多聰明?就連周不言或許都比不上她,她一次次改變他對她的看法。

    既然顧落梨願意告訴他這些,是不是證明顧落梨已經完全相信他?

    “多謝王爺夸獎。我告訴王爺這些,只是想讓王爺知曉,我可以給你的,比你想象中的多。所以王爺可以放心了?”顧落梨淡淡一笑。

    “好,只要你告訴本王玉佩的線索,本王可以幫你。”楚之寒見顧落梨已經把話說明,自己也不必再假裝。

    他就是為了玉佩才娶顧落梨的!本以為會費一番周折,沒想到這般輕松。

    與聰明人合作自然是輕松!

    “事成之後,我自會告訴王爺我所知曉的線索。”顧落梨見楚之寒同意,心里松了一口氣。

    “三天之內,本王必會讓顧知雅悄無聲息消失,你只管等消息。”楚之寒不像是在談論人命,倒像是在說平常話一般。

    網址(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無顏狂妃》,方便以後閱讀無顏狂妃貳拾 痛下殺手顧知雅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無顏狂妃貳拾 痛下殺手顧知雅並對無顏狂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