貳拾壹 前世今生漸迷離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謂知 書名︰無顏狂妃

    還未等顧落梨有反應,楚之寒繼續道“你方才不是說本王從未見過你?可能你猜不到,其實本王早就見過你了。”

    就連楚之寒也想不到,兜兜轉轉之間,他竟再與顧落梨聯系在一起。

    顧落梨回憶過原主的所有記憶,根本沒有見過戰王,可戰王不至于騙她。

    “不知在何時?我竟一點印象也沒有。”如果原主真的見過戰王,那麼印象應該很深刻。

    “你五歲那年,本王路過亂葬崗見你中毒。”楚之寒淡淡道,話故意只說了一半,但足以讓顧落梨恍然大悟。

    顧落梨心中不免有些驚訝,救原主的人竟是楚之寒“原來是王爺,王爺當時為何會救我?”

    “本王說過我們是同類人,渾身包裹著刺,讓自己變得越來越強大。必是經歷過常人無法經歷的,才能有這般決心。”楚之寒走出書房,站在台階前,目光悠長。

    “想來也是,王爺身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想必經歷了更痛苦的事。”每個人經歷不同,性格也不同,但至少她與楚之寒那顆冰冷而千瘡百孔的心是相同的。

    “那時你虛弱的躺在亂葬崗,本王只是剛巧路過。本不打算救你,但你看了本王一眼,眼中只剩絕望。本王便想起本王也有過那樣的絕望,所以救了你,將你送回顧府。”

    兩歲時經歷的事楚之寒已經可以坦然的面對,因為他已經強大到可以習慣那些痛苦。可是,他的時間不多了!

    “王爺?”門口的趙蜚听到楚之寒又在回憶往事,輕聲喚道。

    楚之寒的事趙蜚大多都知曉,也知曉楚之寒一路走來的艱難,所以他十分佩服楚之寒,心甘情願跟著楚之寒,哪怕犧牲性命。

    “無妨。”楚之寒知曉趙蜚擔心他,淡然道。

    “沒想到王爺還救過我一命,看來我欠王爺的恐怕更多了。”顧落梨話語間有些無奈。她不得不承認,楚之寒比她略勝一籌,畢竟自己已經欠他很多次了。

    楚之寒突覺自己的話今日有點多,閉上眼楮。再睜開的瞬間,目光深邃冰冷,好似方才多愁善感的他只是一場錯覺。

    顧落梨察覺到楚之寒的變化,反正要說的事都已經說了,她便告別楚之寒離開戰王府。

    只是剛走出後院,周不言已經等在不遠處,手持折扇。

    見顧落梨出來,周不言眉色間立刻有了絲色彩,道“顧小姐,上次的《滄海一聲笑》無論在下如何練,始終找不到與顧小姐合曲時的暢快。今日听聞顧小姐前來,還有個不情之請。”

    “莫非是希望我與你再合這曲?”見周不言十分鐘愛《滄海一聲笑》,顧落梨心中有難得的觸動。

    周不言難掩笑容“沒錯,不知顧小姐可否同意?”

    “當然,能遇周公子這般知己,自然要再合一曲。”周不言給顧落梨感覺不錯,顧落梨自然不會拒絕。

    一曲《滄海一聲笑》酣暢淋灕之後,顧落梨的古箏並未停,繼而用古箏彈了《回夢游仙》。

    半曲未到,周不言的笛子聲再次合進,兩音看似不同,又相相融合,毫無違和感。不同與《滄海一聲笑》的豪氣與暢快,《回夢游仙》倒多了些柔情與悲傷,悲傷之後卻又隱藏著涅重生的希望。

    一曲作罷,顧落梨的思緒久不能平復。她想到現代的生活,現代的一切,悲從心生。

    “好曲好曲。”掌聲從不遠處傳來,顧落梨起身偏頭一看,只見一紅衣男子,相貌頗為柔美,一雙桃花眼風波流轉,雙眸流光。

    “這位是雲驍的師兄,雲輕渺。”周不言主動介紹道。

    “顧小姐,不知這首曲子又是何名字?”雲輕渺一生瀟灑,哪怕對愛情也是如此,不少女人對他糾纏不清,明知他是飛蛾也甘願撲火,明知他是浪子也甘願沉迷。

    听到這首曲子,雲輕渺恍惚記起所有喜歡他的女孩,而這些女子之中卻無一人走進他心里,心中竟有了未久未有的悲傷。

    待一曲作罷,他才迫不及待鼓掌。

    “《回夢游仙》,不知可否符合雲公子的心境?”在現代,她輕音樂听得最多,在她看來,無詞只有曲,才是最真實最觸動人心的。

    雲輕渺邪魅一笑,一把折扇,肆意瀟灑“這曲豈止是符合我的心境。看來,不能讓顧小姐彈古箏,否則悲如泉涌呀!”

    周不言在一旁出言道“不然,不然!在我看來,把顧小姐說成知音也不為過。知音難得,理應多彈。”

    “才彈兩曲就成知音了?”雲輕渺有些不信地看著周不言。周不言不是與楚之寒一般不近女色嗎?別說知音,就是紅顏知己都沒有。顧落梨當真是能人,不僅讓雲驍欠她人情,還讓楚之寒與周不言對她與其她女子不一般。

    “你懂什麼?”周不言反問道。

    “你以為我沒知音?我的知音多了去。”雲輕渺不甘地說道。

    “是玲瓏坊的秋葵,還是軟香樓的柳絮?”周不言毫不留情拆了雲輕渺的台,道。

    他說的玲瓏坊與軟香樓都是青樓,是知天樓的據點。

    雲輕渺真不知為何平日里話不多的周不言,今日話為何這般多。真想堵住周不言的嘴“能否別在未來王妃面前丟我臉?”

    周不言看雲輕渺難得吃癟的樣子,竟忍不住笑意。

    “這次出來太久,我便告辭。”顧落梨與周不言,雲輕渺告別後來到前院,莫兒與循兒正在等顧落梨一同回府。

    顧府用晚膳時,顧正明特意問李姨娘顧落梨中毒之事查的如何,李姨娘一無所獲因也在顧正明意料之中。

    顧落梨深深看了眼事不關已的顧落梨,心中冷意不斷。

    躺在床上,顧落梨突然想起今日與楚之寒談話時,楚之寒救了五歲的原主。

    顧落梨心生茫然。

    若不是楚之寒救了原主,原主恐怕早就死了,那樣她還會穿越嗎?但是玉佩出現時她才穿越,所以穿越的條件是原主的死還是玉佩?或者說兩者缺一不可?原主一死玉佩才會出現,還是說玉佩出現原主必死?

    既然穿越的條件可能是原主的死與玉佩,那是不是只有現在的她死了玉佩才會出現,她的靈魂才能穿越回現代。還是說以後某天她找到玉佩,必死無疑?

    地球甚至是宇宙有太多無法解釋的奧秘,哪怕有合理的解釋,卻終究找不到合理的證據。就像穿越,太多未知,太多變故,穿越後的她永遠猜不到明日是什麼先來。

    哪怕她感覺自己想明白了不少事,可終究在這些事的背後有更不為人知的事讓她迷茫。

    顧落梨真的很想問,為何穿越的偏偏是她?

    她不屬于這個朝代,內心總覺得自己格格不入。就像巨人誤入矮人國,被時光拋棄一般,內心雖自信強大,但前途迷茫。

    許多人在听別人傾訴時,若非經歷過同樣的事,自然無法感同身受,這些事又有誰能信?無法感同身受,他們才能輕描淡寫地安慰你。

    自己何時變得這般多愁善感?顧落梨心里暗自咒罵自己。

    伴著淡淡月色,顧落梨拋開思緒,淺淺睡去。

    第二日,顧落梨用完午膳後,一下午都在李姨娘院內。與李姨娘,趙姨娘聊天。

    顧落梨昨日與楚之寒商量好,今日下午將顧知雅擄走殺害,所以顧落梨必須要制造不在場證明。最好的人證就是當家的李姨娘,當然,趙姨娘在肯定更好。

    果然,哪怕是白日,楚之寒的人也未讓她失望。

    晚膳時整個府里人到處都找不到顧知雅,張氏都快急瘋了。

    守大門的人說不曾看到顧知雅出去過。而後門的鎖落滿灰塵,不曾被打開。就這般,顧知雅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甚至連她何時消失的都不知曉。

    顧正明將顧知雅失蹤之事交給京兆尹,張氏哭著求顧正明讓她去長公主府,顧正明只好陪張氏一起去公主府找駙馬。

    驚動了長公主與駙馬,自然也驚動了皇上。皇上看在長公主的面子上對這件事很上心。第二日,皇上知曉後便讓京兆尹派官兵全力尋找。

    隨後,顧知雅失蹤之事驚動京城。

    一開始,顧落梨還落了眼淚,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樣。回到清心院,顧落梨立刻好似無事般,依然閑情逸致,品茶書法。

    只是一直找不到顧知雅的張氏不顧莫兒與小言的阻攔,哭著闖進清心院來找她。

    “大小姐,是你綁走了小雅對不對?以前是我不對,一心置你余死地。你要害就害我,求求你放過小雅好不好?大小姐,我給你磕頭了,給你磕頭了。”張氏一把鼻涕一把淚,真的跪下給顧落梨磕頭。

    此時的張氏憔悴而卑微,若非曾經她們一心置顧落梨于死地,或許顧落梨還會同情張氏。

    “張姨娘怕是在說笑,知雅失蹤之時我在李姨娘院內,李姨娘趙姨娘還有她們的丫鬟都可作證。張姨娘為何一口咬定是我做的?二妹失蹤我也擔心,但我上哪里給你找?既然我找不到又如何放過她?”顧落梨見這麼多丫鬟在場,立刻扶起張氏,解釋道。

    張氏一心以為顧知雅失蹤之事與顧落梨有關,依然乞求道“大小姐,以前都是我的錯,是我該死,小雅她是無辜的。放過她,放過她。”

    “把她送回去。”顧落梨不想再與張氏說話,直接讓莫兒與小言將張氏拉回張氏如今居住的墨菊院。

    可張氏像瘋了般掙脫莫兒與小言,沖向顧落梨,一邊語氣猙獰道“我要殺了你,給小雅報仇,我要殺了你。”

    說著,已經到顧落梨面前,雙手用力掐著顧落梨的脖子。

    顧落梨不曾反抗,任由張氏掐著她。她白皙的臉變得通紅,喘不過氣一般。

    還好周圍的丫鬟立刻將張氏押起來,顧落梨才癱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

    “去叫我爹與李姨娘過來。”顧落梨便喘著粗氣便道。

    小言立刻向前院跑去。片刻,顧正明與李姨娘便聞訊而來,看到的是被丫鬟押著自言自語的張氏,還有驚魂未定的顧落梨。循兒將所有事給兩人敘述了一遍。

    “老爺,二小姐失蹤時大小姐與我們在一起,絕對沒有時間。張姨娘過于擔心二小姐怕是已經得了瘋病。”李姨娘扶起顧落梨,還貼心地幫她拍了拍衣裳上的灰塵。

    顧正明自然看得出張氏精神不正常,便吩咐丫鬟將張氏關押起來,不準出門,還暗中請了大夫來看。

    三日瞬間過去,顧知雅仍無消息,張氏的精神一日比一日脆弱。

    顧落梨心中卻有隱隱的不安。

    當初與楚之寒商量的是,一定要讓顧知雅的尸體在三日內被發現,這樣才能打擊到張氏,讓張氏徹底崩潰。

    雖然達到其中一個目的,但已經搜尋這麼多天,按理來說顧知雅的尸體應該被找到,可如今生不見人死不見尸,如何讓她相信顧知雅真的死了?

    莫非有何變故?

    是夜,今夜無月色,京中的光亮靠著每家每戶門口掛的燈籠,倒不至于太黑。

    顧落梨游走了屋檐之上,很快便到了戰王府。

    戰王府夜晚戒備森嚴,觀察許久,配合著前幾次來的記憶,心中對戰王府的布局有了大致的了解。

    躲過一批批巡邏的人,顧落梨來到楚之寒的房間,只見房間內亮著燭火,一身影映在窗前,好似在讀書。

    顧落梨隨手撿起一小石子,注入內力往窗上一扔,房間內的人瞬間不見。

    再次出現時,楚之寒已經在屋檐之上,目光深邃地看著她。

    其實顧落梨觀察戰王府時,他就已經知曉,還特意等著顧落梨。

    顧落梨飛身上屋檐,楚之寒坐在屋檐上,示意顧落梨也坐下。兩人並肩坐著,今夜無月,兩人臉龐在搖曳的燈籠燭火映襯下,顯得有些朦朧。

    “王爺,按照我們的計劃,顧知雅的尸體應該被人發現。”顧落梨提醒著楚之寒。

    楚之寒面色有些嚴肅“派去殺顧知雅的人失蹤了。”

    曲剛本該按計劃回來,但雲驍如何也聯系不上。

    “王爺的人也失蹤了?”顧落梨有些驚訝。

    難道顧知雅被救了?

    “他的武功在京城也算頂尖,被殺的幾率很小,哪怕遇險也定有辦法回來或者報信。除非……”楚之寒不再說下去。

    顧落梨已經知曉楚之寒話中的意思“除非是你的人不願殺顧知雅?所以一起失蹤。”

    網址(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無顏狂妃》,方便以後閱讀無顏狂妃貳拾壹 前世今生漸迷離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無顏狂妃貳拾壹 前世今生漸迷離並對無顏狂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