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那一年,那槍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德爾塔01 書名︰亂世之都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叮。”

    伸手按掉手機的鬧鈴,伸出半個頭瞅了眼手機上的時間。

    “五點……了呢……”

    摸摸索索的,一個嘴角還長著絨毛的男生,揉著一頭亂糟糟的頭發坐起來。

    眼楮一抬,就看見房間角落的黑白照片。

    老頭,眼楮不大,卻很明亮的看著他,嘴角若有若無的笑著。

    “我知道了啦……”男生無奈的對著照片說道。

    這一年,男生沒了老爸。天底下,姓黑的人,又少了一個。

    恩,男生他家姓黑,而他也有個好听的名字,羽,黑羽。

    懶懶散散的邊穿著衣服一邊叼著擠好了牙膏的牙刷。

    這一年,黑羽真正的過起了只有一個人的日子,雖然之前老爸住院的時候就一個人住,卻也還沒有過如此真切的感覺。

    給家里超老舊的電熱水壺加滿水之後插上電,對著老頭的照片點了點頭,“我出門了。”

    北方夏天的早晨,還很黑,但黑羽早已習慣。

    自從黑羽9歲起,老爸教他木匠的手藝時,也會帶著他老早起來跑步。

    剛開始,黑羽沒去在意,也就跟著老頭子跑。

    後來啊,黑羽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了,因為老頭子在城西定了一份牛奶,還在城南訂了一份報紙,還沒叫他們送,就說自己會順路過來拿,因為這樣會便宜點……

    但問題是,黑羽家住在城東……

    于是乎,他們會跑去城南拿報紙,然後再跑去城西拿牛奶,然後再回家……

    “不帶這樣的……”

    “怎麼,你以為每一家的牛奶都很便宜啊,想便宜又省力你就別想了,這還不都是給你喝的!”

    “那我不喝了……”

    “不行!老子錢都給了,退不回來的,這幾年你要是沒把成本給我喝回來,你就看著辦吧。”

    那一年,黑羽養成了凌晨繞城跑,早上喝牛奶的習慣。

    “早啊,小黑。”

    “早。”

    跑到城南,接過新來兩個多月的大叔遞過來的報紙,黑羽一邊將報紙卷成一卷往腰包塞,一邊想到,賣報紙的大爺,不久前也去世了。

    “你好,給您的牛奶。”

    “恩。”

    跑到城西,伸手接過笑容很甜美的小妹妹遞過來的牛奶瓶,一邊塞進腰包里黑羽也一邊看著旁邊屋,那里傳出他熟悉的的咳嗽聲。

    賣牛奶的大嬸,一個月前也病倒了呢。

    緊了緊頭上的棒球帽,黑羽不緊不慢的跑回了城東自己家的小屋里。

    電熱水壺剛好發出咕嚕嚕的聲音。

    摘下帽子,取出包里的牛奶報紙。

    對著老頭的照片點點頭,“我回來了。”

    那一年,好多好多,或人或事,都變了。

    簡單的吃完牛奶就饅頭的早餐,眼角瞄完最後一版報紙。

    手一抖,k市早報頓時飛散成十幾張。

    只見黑羽不知從哪里抄出一把木槍,眼光如同猛禽般銳利。

    手動,槍出。

    只能听到硬物戳穿紙張發出的咄咄聲不絕。

    一個呼吸過去,黑羽將木槍靠在自己的肩上。

    每一張落地的報紙,上面都有一個小指大小的孔洞。

    另外有一張報紙,卻還黏在木槍的槍頭上。

    “恩……收槍,還不夠快……”黑羽,抬頭望著肩上木槍的報紙,又轉過頭看著老頭照片上嘴角上的笑,拉了拉帽檐也搖了搖頭道︰“別笑我了,我知道……”

    在學會木匠工藝的時候,老頭跟他說,咱們黑家,是兵將之後,家里的男丁都使的一手好槍法,雖然比不上名門槍將,卻也能在戰場上浴血殺敵之際全身而退。

    那一年,小黑羽扛著小木棍跟著老頭,在別人熟睡之際,練起了刺槍之術。

    其實黑羽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跟老頭學這已經落伍的槍術,但是,抬起頭看見牆上貼滿了k市少年槍術比賽冠軍的獎章和獎狀,多少給老頭帶來了一點安慰吧。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叮。”

    手機鈴聲響起,黑羽一按手機一看,是高三的老同學打過來的。

    這時他才想起,今天好像是同學們最後一次聚會,然後大家就要各自散去大學或者就業了。

    不過現在還沒七點,打來干嘛,懷著不解,黑羽接通了電話。

    “呦!木臉男!就知道你起床了!”

    听到這個聲音,黑羽拿著手機的手背上彈出一個‘十’字。

    “干嘛。”

    “麼麼~其實捏~大家說今天聚完會之後就要散了嘛~”

    “然後呢。”

    “你就趕緊讓我瞧瞧你家那桿真家伙啊!!不然就沒機會了!”

    “……掛了。”

    “喂,等等啊~!!”

    “又怎麼了。”

    “有沒有喜歡班上的誰誰誰啊?趁今天趕緊表白吧?”

    ‘砰’,黑羽拿手機的手又彈出一個‘十’字。

    “還有什麼事,不然真的掛了。”

    “嘿嘿,其實啊,我有一個好消息跟你說,嘻嘻嘻,不過現在不能說哦,哈哈,你一定會……嘟嘟嘟……”

    用力的按掉掛機鍵,還好手機是諾x亞的,不然估計早被捏爆了吧,還好手機卡用的是神x行的,不然話費又得超標了。

    早知道就不該多嘴,跟這個家伙說自己家里有一把真家伙,年輕時候犯的錯啊,問題是t的這家伙居然從小學跟著他一直升到了高中畢業還是同學……

    最t魂淡的是,這個賤人居然還念念不忘自己家里的真家伙……

    唉……

    真家伙……

    把手機往床上一丟,黑羽眼楮就一直瞄著老頭的照片。

    想了一會,黑羽便起身,來到老頭的照片前,拉開了照片下的拉櫃。

    輕輕地撬開一個暗鎖,黑羽才從牆里拉出一個一米多長的盒子。

    想了想,黑羽將地上的報紙撿起來鋪好,才將盒子放在了地上。

    拉開上層木板,揭開包裹著的泡泡膜,一桿步槍出現在黑羽的面前。

    拿起來後習慣性的拉開了槍栓,退出槍機。

    1式步槍正式名稱︰unitedstatesrife,caiber30,1因其設計師約翰•坎特厄斯•加蘭德而得名。

    是世界上第一款半自動步槍,也是美國軍隊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裝備的制式步槍。

    據老頭子說,當年在朝鮮,用一桿木槍刺死了一個美國兵,在他手上拿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桿槍,就是1加蘭德,但那桿槍也已經隨著老頭一起去了。

    這一把,是黑羽自己鍛造出來的槍,自己雕刻的木質槍托,自己挫刀一點一點磨出來的槍機,擊針,槍栓,槍管里的膛線,則是通過單一鉤狀切刀,慢慢的、一條一條的制出膛線線,這是膛線最早的生產方式,如今只有最精密,最高級的槍管以此種方式生產。

    花了他整整一天的時間,終于造出了一把自己的槍。

    將槍完全分解之後,黑羽拿起手帕,一個一個的擦拭著零件,甚至黑羽還自嘲的想到,這不就像是給孩子擦洗一樣麼。

    擦拭完,黑羽再將零件一個一個的組裝回去。

    這時,黑羽眼角余光又瞄到了盒子里剩余的一件事物。

    自配40公分長刺刀。

    頭微微一歪,隨手便抽出了人造革刀鞘里的刺刀,咻咻——喀!

    將1耍指揮棒似地旋轉了一圈後,裝上了刺刀。

    突然間,他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情,刺刀的出現,使的冷熱雙槍合二為一,老頭教我的槍術……

    黑羽拿著瞬間變成了長槍的1,擺出架式。

    原來是這麼回事麼……

    這時,一種奇特的感覺貫穿了黑羽的全身,如同一種極其犀利的氣浪從手中的槍通過雙手傳至腳底,然後又一股腦的向上沖宛如沖破了腦蓋一般。

    當黑羽回過神來的時候將槍放下,一抹額頭,他才發覺自己的臉上全都是汗,不僅如此,連內衣也全都被汗水浸濕了。

    喘著粗氣,黑羽將槍趕緊塞回木盒後又塞進牆里,關上暗鎖後,這才坐到床上。

    “真邪門……怎麼回事……”

    轉過頭拿起手機一看,黑羽眼楮突然睜得跟牛鈴一樣大。

    手機上很明確的顯示著t4:06。

    這已經不是邪不邪門的問題了,剛才明明還是早上不到7點,怎麼摸了一會槍,半天就這麼沒了?

    這不科學!我那半天時間哪去了?難不成手機出錯了?也是,十年的老手機了就算號稱是神機也……

    黑羽還沒來得及想清楚,手上捏著的手機驟時一頓狂震,是那家伙的電話……

    “喂?”

    “喂,木臉男,你到了沒有啊。”

    “恩?等等,現在幾點了!”

    “尼瑪剛睡醒是吧?現在都快4點半了!聚會五點開始的啊!”

    “…………”

    “喂?喂?喂?!……嘟嘟嘟……”

    輕輕地掛掉電話,黑羽緩緩的轉過頭,看著老頭的照片。

    “到底怎麼回事?……”

    依舊是那若有若無的笑,黑羽突然發覺有些詭異。

    “恩……不對,趕緊洗澡,要趕不上了!”

    再次回過神來的黑羽,急急忙忙的脫掉滿是汗漬的衣服,沖到廁所 里啪啦一陣沖洗。

    沖洗完畢後,才急急忙忙的拿齊東西沖出去,臨走之時也不忘對老頭喊道︰“我出門了!”

    (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亂世之都》,方便以後閱讀亂世之都2.那一年,那槍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亂世之都2.那一年,那槍並對亂世之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