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探望年氏 2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進到內屋時,年氏的貼身嬤嬤正扶著年氏正從榻上站起身。??•年氏依舊沉靜如蘭,微微隆起的小腹絲毫沒有帶給她臃腫,反而看起來讓她多了些豐潤,顯得柔和婉約。只是在她那張柔弱嬌好的臉上藏著隱隱惆悵,這不是個倍受恩寵正滿懷期待子嗣降臨的幸福女人該有的神采。

    “給側福晉請安”我趕忙緊了兩步迎上前,微微福身一拜見了禮。

    從入府到現在,便是在胤和烏拉那拉氏面前我都鮮少自稱過奴才,在年氏面前自然也不會這樣自稱,盡管在這一點上我是有些失禮的,可是胤的默許和烏拉那拉氏的緘默讓所有人自動自覺地忽視了這個問題,年氏心里清楚,所以在以往的交集中也都是如此走個過場。

    “耿格格不必多禮”年氏的唇邊勾出淺淺的笑意客套寒暄道︰“方才福晉主子遣人來知會過,這些時日便要仰賴耿格格多費心了。”

    不期望從年氏的話中听不出她心里真正的想法,我也輕笑虛應道︰“這話當真折煞了,本就是分內之事,我只當盡力,側福晉大可放心。”

    說著從袖子里拿出那張保胎的方子遞了過去,開門見山地說道︰“這差事原本就是我向四爺和福晉求來的。??要•想著側福晉身子本身孱弱,這胎恐怕也是極其不易,太醫往來府中又有諸多不便,可巧我擅醫術,加之手上有份更加對癥穩妥的保胎方子,所以才有此提議。這份方子已經給過四爺和福晉那邊,也找太醫瞧過,側福晉若不放心也可以找人看看。”dudu1;

    年氏示意譚嬤嬤將方子接了過去,卻沒細看,只瞥了眼微微沉默後讓譚嬤嬤將方子拿著離開,留我與她二人在屋里說話。

    屋內只剩兩個人時,我反而生出一種危機感,如果按照狗血劇里的情節,年氏想要用腹中這個孩子陷害我,只需要制造出被我害得小產的假象,我便是百口莫辯,再讓年羹堯加以施壓,胤就算是有心,恐怕也是難保我無虞。

    一時間我沉默下來,在內心做著各種最壞狀況的打算,年氏也在沉默,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屋內的氛圍頓時在兩人的靜默與各懷心思中變得尷尬局促,彌漫著讓人坐立不安的緊張感。

    “其實這些年我都在注意你,卻一直都看不懂你。”最終還是年氏先開了口,她調整了一下坐姿,讓談話的狀態顯得自然隨意些。?????•

    听到年氏開口說話,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凝听,腦中快速閃過各種分析和應對,判斷著她問話的目的,也暗中觀察著她細微的舉動,防止她會故意趁我答話分心時做出什麼對我不利的舉動。dudu2;

    “能得側福晉的注意當真覺得榮幸與惶恐,只是不知側福晉想看懂些什麼?”我保持著唇邊的笑意,順著她的話謹慎應對。

    年氏莞爾一笑,卻沒回答這句反問,倒是出人意料地說了句︰“你知道嗎?其實我很羨慕你。”

    “羨慕?”年氏沒頭沒腦的這句話讓我大為不解,詫異重復後,故意讓自己看起來輕松隨意如閑談般反問︰“側福晉年輕貌美,入府便是身份尊貴的側福晉,這些年來又一直備受恩寵,日子過得平穩順意,府中眾人口中也多是溢美。曾听福晉說起過,就連皇上和德妃娘娘都曾夸贊側福晉懂事妥帖,怎會對我有‘羨慕’這麼一說?”

    年氏盯著我看了會,臉上的神色從雲淡風輕中綻放出一抹溫婉淺淡的笑容,瑤瑤頭說道︰“明人面前不說暗話,你我都不是愚鈍之人,又何必故作蠢笨。”

    那笑容很溫暖,笑容的背後有著我能讀懂的黯然,在話音落下時,笑容也隨之消散,轉而是帶著無奈繼續說道︰“汝之蜜糖,彼之砒霜,所有人都羨慕我的順風順水,可是又有多少人看到我身為棋子的可悲可嘆。其實但凡心明些的人都是知道的,便是王爺又何嘗不知,只是不論是對年家還是王爺,能夠達到彼此的目的就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存在價值。所以這些看起來繁花似錦的恩榮其實都不過是鏡花水月,一旦王爺和年家各取所需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那麼我對他們來說也就變得可有可無。你覺得這樣的一輩子便是花團錦簇,又有什麼可讓人羨慕的?”dudu3;

    我和年氏往昔的交集不過是點頭之交,還沒有融洽到談這些私房話的地步。乍然听她這樣坦誠地提及這些,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應對,猶豫了片刻才淡淡應了句“側福晉慎言”。

    “你一定在想,我為什麼會突然對你說起這些吧?”年氏見我神色凝重,竟然輕笑出聲,直言不諱地繼續說道︰“我都是要把自己的命交到你手上,難道還不能和你說說這些體己的心里話嗎?”

    年氏的話說的懇切,但我卻只能听一半留一半。這些年里經歷的事情太多了,早已不敢輕信于人,那種在一次次傷害中形成的戒備心已經成了潛意識里的自我保護的本能。我沒有答話,只是頷首默然,听著年氏繼續說下去。

    “不管府中的人私下如何議論,在我看來這府里最讓人覺得踏實的反而是你。我知道我這胎懷得怕是又不大好,也擔心會生不下來,可是今早听說是由你親自過來照料,我反而安了心。”年氏的目光清澈淡然,說著話時看不出狡黠陰暗,反而讓我的戒備顯得有些小人心思。可是有時候越是動听的話越是暗藏殺機,在不明白她到底想怎樣前,我實在無法真正放松下來。

    “側福晉不必擔心,我既然敢親自擔下這份差事,就必然有把握讓孩子順利生下。”不想增加年氏的心理負擔,我沒有告訴年氏這個孩子即便生出來也養不大的現實。這個時候她需要的是靜心休養,多思多慮與她無益。其實她說了這麼多想來也不過是用這種方式在示好,她希望以此換得我給她足以安心的承諾。

    “我相信耿格格的醫術了得,這孩子就有勞耿格格費心了。”果然,年氏在得到我那句“有把握讓孩子順利生下來”的話時,整個人明顯感覺身子一松,笑容更加柔和。

    話說到此,也沒有再繼續下去的必要,我起身告辭,年氏沒有挽留。走出內室時,只覺背脊上早已生出些許薄汗,心道這年氏果然不是省油的燈,看似柔軟的態度下散發出的是多年大戶之家燻陶出的壓迫氣場,這便是普通人家的女子如何都學不來的厲害之處。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進入下載安裝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190章 探望年氏 2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190章 探望年氏 2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