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章 見福晉禍水東引求自保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次日一早,我沒有去李氏的院里請安,反而帶著錢氏直接去了烏拉那拉氏的院子。

    走進院子時,錢氏對于剛進府那天烏拉那拉氏對她的做法依舊心有余悸,擔心地問︰“姐姐,福晉看到我會不會生氣,會不會又把咱們關起來了?”

    我斂眸輕淺一笑,淡然說道︰“既然我敢帶你來,自然有我的辦法。既然已經得罪了側福晉,那也不怕再得罪的徹底點。”

    錢氏懵懂地點點頭,她應該是沒明白我的意思,可是看起來卻鎮定不少。

    門口守著的是烏拉那拉氏的近身內侍,他看了眼我和錢氏,神色有些凝重,但還算客套地說了句︰“福晉主子今個身子還不是不大好,不方便見客,兩位格格請回吧……”

    早就預料到會被攔下,近了一步,對他說道︰“我們可以不進去,但是務必煩勞公公傳句話給福晉主子,就說今個側福晉召府里的格格們到她那里請安。難道福晉主子就甘心看著害死小阿哥的人如此囂張卻袖手旁觀嗎?”

    那內侍一听臉色驟變,說了句“格格請稍等”,轉身進了屋。

    過了沒多久,內侍出來說烏拉那拉氏讓我們進去。我伸手握了握錢氏的手,讓她別怕。隨後領著她跟著內侍走了進去。

    烏拉那拉氏倚在榻上,臉色蒼白,形如枯槁,氣色很糟糕,不過短短幾日已經憔悴消瘦的不成人形,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多歲。

    她看見我帶著錢氏進來,整個人就像觸電一樣坐了起來,將桌上的茶杯砰然揮落在地上,用顫抖著手指著錢氏,看著我說︰“你把她帶來做什麼,你還嫌她把我害得不夠慘嗎?出去,都給我滾出去。”

    錢氏被烏拉那拉氏的樣子和怒氣嚇得雙膝一軟跪了下去,大氣也不敢出地伏在地上,咬著唇忍住淚水。

    我跟著跪下,叩首一拜,隨後正身斂眸說道︰“福晉主子這次可怪錯人了,錢格格的八字奴才讓人拿出去算過,是個宜室宜家的富貴命格。其實克死小阿哥的另有其人,只是這克死小阿哥的人煞氣太重,連帶著也牽累了錢格格罷了。“

    說到這里,我又俯身叩拜,語氣決然,道︰”奴才今天領著錢氏來福晉主子這里,是想在被發落前最後再來給福晉主子請個安,這樣也算是全了主子以往對奴才的恩典和照拂。請主子務必好生照顧自己,莫讓人遂了心願。”

    這些話說罷,我拉著錢氏起身,頭也不回地往外走。就要走到門口時,听到了烏拉那拉氏喊了聲︰”慢著,你說克死我兒的另有其人,這話是什麼意思?“

    烏拉那拉氏的問詢正是如我所願,高懸的心也隨即放了下來,領著錢氏重新走回到跟前。頷首回話說道︰”二月十三日天降大雪,一月後饑民入京,過百天時小阿哥開始生病。福晉主子是明白人,可知道奴才說的是什麼意思了嗎?“

    我沒明說那個克死弘暉的人是誰,只是將幾個日子報了出來。接著說道︰”小阿哥沒了,福晉主子覺得誰會最高興得意?福晉主子應該曉得奴才性子直,素來有些認死理,直言說奴才與福晉主子也有過不睦,可是在奴才心里,主子就是主子,這身份規矩擺在那里是不能壞的。所以今個的事奴才和錢格格甘願違命也不願屈從,若福晉主子不願出來做主,那麼奴才們只能為福晉主子守著這規矩等著被發落就是。“

    人,有時候在絕望時想要撐下去,只有靠不甘與恨才能撐下去。在這府里,烏拉那拉氏其實也是個可憐的女人,得不到胤的寵愛,也只有弘暉作為唯一的依靠。可是如今不被丈夫疼愛,孩子又沒了,這對一個女人來說,幾乎是滅頂之災,可以說是生無可戀了。

    原本這個女人的死活無須我去在意,可是無論是出于自保,還是對這個女人本身心存憐憫,同時也是為了以後的鋪路,都讓我決定賭這一把。我必須拉攏和利用這個擁有內宅中最高權力的女人去保全自己與錢氏的安危。

    烏拉那拉氏在听完我的話後陷入了沉默,她用冰冷毫無生氣的眼神盯著我,似乎想從我身上看出什麼。良久過後,她斂下眸,說了句︰”我累了,孩子沒了,無力再和她爭什麼,她想要就拿去好了。“

    我心下一緊,想說難道這個女人都不想為自己兒子報仇嗎?或者說,她覺得即便報了仇,沒有了孩子爭也是白爭……

    猜測著她的心思,我淺聲說道︰”福晉正值盛年,孩子沒了還能再生,即便親生不易,您是當家主母,府里妾室們生養的孩子選個可靠的抱到身邊來養著,找個親信的人侍奉主子,也不必給什麼名分,以後若是生了子嗣,放在身邊養著,一樣是親近的……“

    烏拉那拉氏似乎並沒有被這話打動,但我卻從她的眼楮里看到了一線生機。

    ”難為你有這份心。其實若那天听你一言,弘暉也許就不會……“烏拉那拉氏的語氣明顯緩和下來,說到弘暉時,眼眶再一次濕潤,強忍下哽咽,繼續道︰”罷了,今個這事你們做的對,只是有些事須得容我再想想……“

    烏拉那拉氏說完這話,就讓我們先退下。我知道雖然她始終沒松口,但看她軟化的態度,我就知道目的已經達到,也不再多加勸說,領著錢氏叩首拜別,告辭離開。

    走出烏拉那拉氏的院子,看著湛藍的天空,突然覺得心性老邁許多。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了?以前只會被動防御,如今也開始主動進攻。不知道自己一直想要守住的那份初心,還能守得了多久。也許是從經歷宋氏構陷那件事後,我就看透了許多——在這個華麗的牢籠中,並非不爭便可無爭。不爭的只有死人,我所爭的不是寵愛與地位,而是一份是清寧。只是這份清寧,並非當初所想的不爭就能得到的,如今想活下去,唯有盡力一搏,或許才能得始終。

    錢氏長出一口氣說︰”姐姐當真是有辦法,竟然禍水東引,硬生生將我這克死小阿哥的罪名給引到了……“

    我抬手止住她的話,小聲提醒了句︰”隔牆有耳,有些事心里明白就好。“

    錢氏噤了聲,點頭笑著不再多話,隨我回了院子。(未完待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71章 見福晉禍水東引求自保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71章 見福晉禍水東引求自保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