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一言不合掐起來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一大早,去了烏拉那拉氏院里,烏拉那拉氏沒拒絕我的探望,由徐嬤嬤領著去了弘暉住的屋子。

    烏拉那拉氏正在里面衣不解帶地照顧著臥床養病的弘暉。見我來了,只小聲說了句︰“不必多禮了,剛睡下,動靜輕些就好。”

    烏拉那拉氏臉色顯得比平日蒼白憔悴,說話的語氣中帶著疲憊,看樣子是幾天沒好好休息過。可憐天下父母心,其實現在想來,烏拉那拉氏並沒爭過胤的恩寵,她其實只是不願被李氏壓上一頭,或許也擔心李氏太過得寵會讓弘暉往後在府中的位置受到威脅。

    面對一個為孩子擔憂的母親,這一刻我決定為了弘暉這個孩子暫時放下成見,真心做點什麼。

    我點點頭,近到床前看了看,壓低聲音問道︰“太醫過來怎麼說?”

    烏拉那拉氏嘆了口氣,說︰“說只是受了風寒,身子弱了些,吃幾服藥就好了,之前吃過藥是好些,可是這幾天好像咳的厲害,整宿都睡不好。真是操碎了心。”

    听她說了太醫診斷的結果,總覺得有些犯嘀咕。一般來說,能給皇族診病的太醫,的確都是有真才實學的高手。但是在這個醫療條件落後的時代,有些病假如有潛伏期,很容易被誤診。剛才匆忙看了眼弘暉,確實像是簡單的受涼感冒。可是如果只是簡單的受涼感冒,怎麼可能會嚴重到讓他不久之後會病死。只是沒有仔細診斷,雖覺哪里不對,卻也無法做出結論。

    “奴才習過一些醫理,能不能斗膽懇請近前仔細看看。”我對烏拉那拉氏放低身段柔聲說道。

    烏拉那拉氏聞言抬眼,眼神中透出警覺與戒備,打量我良久,似乎在想該不該讓我看看。最終她還是拒絕道︰“不必了,給弘暉診治的是宮里專司小兒之癥的王太醫,便是宮里的阿哥們也是經他的手在診治,想來應該是可靠的。難為你有這份心意,這府里只有你來探望過。就連爺也一直忙著沒空……”

    說到這里,她黯然看了眼又開始咳嗽的弘暉,輕輕撫了撫他的胸口。

    “主子前院事多,許是想著小孩子受涼也不是大病,便沒過來。”我寬慰道,卻也嘆息胤這個父親的確做的不夠稱職,做父母的,哪怕是孩子咳嗽幾聲都會緊張,弘暉病了這麼幾天,即便是忙,也該來看看,何況他不是還有去德格格那院的閑工夫,抽出一會半會的有什麼關系。

    我這話只能在心里數落,就算不說出來,烏拉那拉氏其實也是明白的。看著床上那個病著的孩子,心里有種說不出來的難受。

    探望過弘暉,被烏拉那拉氏拒絕了幫他診治的好意,再看她滿臉的倦怠,也不好再作久留。

    告辭出屋時,對送出來的徐嬤嬤說了句︰”我是真心喜歡弘暉這個孩子,希望他能好好的。雖然太醫診治過,但是說句犯忌諱的話,這病時好時壞的,恐怕還是有哪里診治的不夠仔細,福晉不讓我看,許是不放心我的用心和醫術,我也不強求,只望能讓王太醫再多瞧瞧,千萬別耽誤了孩子的病情。“

    徐嬤嬤听了我的話,只是頷首應了句︰”有勞格格掛心,奴才會將這話說給福晉的。“

    看不出徐嬤嬤的心思,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會將這話轉告給烏拉那拉氏,只能在心里嘆息一聲,轉身離開。

    出了院子,心里只覺堵得慌,索性往園子里的池子旁走去,想借著吹風散心舒緩情緒。

    沿著池子走了沒多久,就遠遠看見德格格帶著院里的三個僕婢迎面走來。

    ”格格,這個德格格好像不是個好相與的,咱們要不要避開?“晚晴在身後小聲提醒道。

    雖然隔得還有些距離,可是既然自己看到了對面的人,想必那邊也已經看到了自己。我輕笑一聲,回了晚清的話,說︰”我先她入府,身份又都是格格,為何要避?“

    若按照以往,面對著德格格這種自視過高又正得盛寵的人,我自然是能避就避開。可是經過了這一年的磋磨,我突然明白一件事——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有時候刻意避開,反而是讓人覺得自己懦弱無能好拿捏,反而容易生事。所以這次偏就不避,若相安無事,就都皆大歡喜。若她有意挑釁,我倒也不懼,正好看看胤的心是不是已經變了。若是變了,三年之約就不再作數,我也好有別的打算。

    存著這樣的思量,我帶著晚晴不急不緩地按照原本的步調繼續散步,直到與德格格這幾個相聚數步時才都停下。

    我站定腳步,依著平級的禮數,微微垂眸頷首見禮,卻沒有先開口問好。

    就听德格格身後的人小心提醒了句︰”這是去年進府的耿格格……“

    德格格沒見禮,只是上下打量著說了句︰”你就是耿格格?我看也不過如此,也不知四爺為何總讓我與你多走動。“

    听對面的人語出不善,也不在意,只是笑著回了句︰”我也不大喜歡與人走動,能不來還是別來的好。“說完這話,我徑自移步,仿若未見般從她身邊擦肩而過。

    ”你給我站住!“德格格一跺腳怒氣沖沖地喊道。

    ”你還有事?“我停下腳步回身問了句。

    ”你不過是個卑賤的漢女,別覺著進了所謂的漢軍旗就能變成滿人,骨子里還不是低賤的’胡扎‘。“德格格指著我叫囂著。

    ”胡扎“一詞是蒙古人對漢人的蔑稱,歷史以來在蒙古地區極其流行。“胡扎“是由山西話“伙計“演變而來的,是“伙計”的諧音。從清政權建立之初到現在,山西、河北等地旅蒙商用內地米面茶布等商品與蒙古人交易畜產品時,經常以坑蒙拐騙等手段,敲詐勒索草原牧民。逐漸在蒙古草原地區將漢人稱謂“胡扎”,由合作伙伴貶義為無惡不作的不可靠人。滿人執政後,漢人臣服于滿清政權,加之康熙的生母佟佳氏也是漢軍旗,所以這個稱呼也漸漸少了起來。但不少看不起漢人的蒙古貴族依舊會用這一頗具貶義的詞來稱呼貶低漢人。

    我對這個詞並沒有特別的感覺,但是不喜她這種態度,還是忍不住冷冷回了句︰”別忘了,你雖然是御賜的格格,可依舊和我一樣都是格格,若我卑賤,你恐怕也高貴不到哪里去,趕快回自己院里去,少出來丟人現眼,免得別人說你父母沒教好。“

    說完,懶得理她,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晚晴第一次見我如此直接地應對無理挑釁,不免擔憂地提醒道︰”德格格眼下正得寵,格格這樣與她對上,恐怕……“

    ”怕她會在主子面前吹枕邊風,怕主子會來找我麻煩嗎?你在你家主子面前伺候了這麼多年,難道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他怎麼可能輕易為女人間的小爭斗出頭。倘若他當真如此為她,那就算我瞎了眼,看錯了人,隨他怎樣責罰就是。“

    晚晴听我這麼一說,知道我別扭的脾氣又上來了,也不好再多說什麼,低著頭跟著我回了院子。(未完待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67章 一言不合掐起來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67章 一言不合掐起來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