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蒙古格格得寵,預知死亡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又過了幾天,康熙指下的德格格也進了府。德格格原本是是蒙古族寶日努德氏一族打算送進宮給康熙做妃子的。但是因著德妃玩笑說了句︰”這丫頭姓德,本宮又是德妃,倒是有幾分緣分,模樣討喜,性情也活潑,老四府里如今那幾個身邊人都太溫順,雖說與胤的性子倒是合適,府里卻終是沉悶了些,不如就將這丫頭指了去,讓老四府里也添點喜氣。“

    雖不知德妃到底真正因為什麼原因讓康熙將德格格指給了胤,但德格格的長相著實漂亮。正值二八年華,一雙烏黑的明眸乍看下如同黑色的寶石般炯炯有神,笑起來時會有甜美的酒窩,性情格外活潑,有著蒙古人的直率,只是或許為權貴之家出生的女子,性格有些張揚傲氣。入府第一天在烏拉那拉氏院里奉茶請安時,對嫡福晉倒是恭敬,可是面對李氏與同樣是身份的三個格格,卻明顯在行禮時有些傲慢和隨意。

    我對這些不在意,宋氏和老氏在府中地位比較低自然也無話可說,可是李氏畢竟是側福晉,在府中大小也是個有名分的主子。見德格格這樣的態度當下臉色就變了。

    只是感覺李氏在胤的冷落後,整個人好像變得深沉隱忍不少,以往的驕縱也收斂不少,並沒有像以前那樣當眾讓德格格下不了台,讓正位上做等看好戲的烏拉那拉氏顯得失望不已。

    當晚,胤留宿在了德格格那邊,听府里傳出的消息說,德格格的院子里一整晚笑聲歌聲不斷哄得胤心情格外好。就這樣一連兩周,胤要麼是忙著處置公務晚了歇在前院,要麼就是往德格格那院留宿,府里漸漸傳出我和李氏失寵,新來的德格格得了主子歡心的風聲。

    剛听到這消息時心里隱隱泛了酸,心說原來他的那些深情原來如此經不起考驗,但轉而細細想來又覺出了點別的思量。

    先不說胤是男人,眼下對府里除了我以外的幾人皆是不待見,也鮮少往那幾個院里走動,而我這邊又一直只能望梅止渴,肯定會覺得憋屈。如今有了能看上眼又能討得歡心的女人,自然就去的多了。不過,胤這人並非對這種特別上心,否則也不會當真守住與我的三年之約,到了那種時候還能鳴槍收兵遂了我的心思。所以他除了男人的這點小心思外,恐怕還是看中了德格格蒙古權貴的身份。

    眼下雖然太子還未被一廢,但胤心里未必就沒有什麼打算。從他已經開始著手建立的粘桿處來看,他應該是那種喜歡未雨綢繆厚積薄發的人。

    清朝一直奉行與蒙古通婚的政策,清朝後宮有很多嬪妃都是蒙古人,而清朝的格格公主也不斷下嫁蒙古王公。此外,清政府也鼓勵民間的滿蒙通婚,一些地方甚至達到每一個滿洲人家里都有蒙古人,每一個蒙古人家里都有滿洲人的地步。

    尤其是從努爾哈赤開始,接下來的皇太極、順治的幾任皇後幾乎都是蒙古族博爾濟吉特氏家的女兒。直到康熙這一朝才因為孝莊皇太後覺得滿人入關後天下既定,已經不需要再依靠蒙古的力量,所以才選擇了當時的四大輔臣之首索尼的孫女赫舍里氏為康熙的皇後。

    對于胤所有的政治野心和籌謀,我都是無條件的支持。想到這里,心里那點小情緒也自然平復下來。

    端午節過後的天氣日漸炎熱,只是胤府里素來節儉,只有進入六月才會分發下用來解暑的冰塊。這日入夜,屋里悶燥的待不住人,索性只著了中衣搬了竹榻到瓜果架下納涼解暑。

    院子里此時種滿了各類藥草和瓜果蔬菜,在徐來的風中偶爾可以聞到陣陣果香,有些藥草自帶的特殊香味能驅散毒蟲蚊蠅,也少了蚊蟲的襲擾。

    小順子從前院回來時說過胤今個事情不多,甦公公有派人通知德格格那院候著,想必是不會過來了。

    得了這個消息,院子里幾個僕婢們也自在許多。我躺在竹榻上吃著自己種的新鮮瓜果,小順子、晚晴、雲惠和府里新送來接替晚晴的紫菀在我的授意下圍在石桌前打著馬吊,時不時還嬉笑怒罵幾句。這樣的氛圍讓心情格外的好,心道這才是自己想要的舒坦小日子,至于有沒名分得不得寵還當真不是我所追求的。

    夜闌深沉,月色如水,我合眸小憩,思索著腦海中記憶不多的康熙四十三年的大事,猛然弘暉那孩子稚氣的面容躍入腦海,只覺心下一驚,出聲輕詢了句︰”今個是五月十八了吧?“

    四人听我開口,齊齊停下動作。晚晴坐的離我最近,方便伺候,起身接話道︰”是五月十八了,格格怎突然問起這個?“

    ”沒事,只是這些日子安穩無視,日子過得太慢,有時候常記不起過到了什麼日子,所以突然想起來問問。“我漫不經心地應著晚晴的話,轉而對小順子說︰”這些日子福晉那邊可有什麼動靜?“

    小順子起身想了想,回話說︰”倒沒什麼大事,只是听說福晉主子那邊的小阿哥身子有些不大好,正找太醫瞧著,據說用了幾次藥,在福晉親自照顧下已經好多了。“

    弘暉果然病了,難怪烏拉那拉氏又免了每天的請安。本以為是她不想見到正得寵的德格格才有意如此,沒想到竟是這樣。這消息讓腦子里原本模糊的時間變得清晰了些。康熙四十三年六月,對胤的嫡福晉烏拉那拉氏來說恐怕是人生中最為悲痛黑暗的一年。

    “明天去福晉那院去探望一下小阿哥,那孩子與我還算親近,他病了,我也該去看看才是。”想到那個只有八歲的孩子,仿佛又回到了初次見他的那一幕,小小的身影,專注執著地記著生澀難懂的句子。不得不說,雖然不喜烏拉那拉氏的為人,但不可否認她把這個孩子教導的還是很好的。許是因著自己懂中醫,終究無法眼睜睜看著他就這麼死去,所以想親眼看看他到底得的是什麼病,雖不知道能不能救下,但還是想求個心安。(未完待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67章 蒙古格格得寵,預知死亡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67章 蒙古格格得寵,預知死亡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