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 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從那天後,胤來院里的次數多了起來,府里的那些原本態度不冷不熱地人也突然開始變得殷勤。府中眾人關注的焦點似乎一下子從李氏的院落轉移到了我的小院。

    盡管這樣的轉變對于深居簡出的我來說並無在意,但李氏那邊卻經歷著人生大起大落的煎熬期。不過這一次她似乎沒有像從前那樣鬧騰,反而異乎尋常的安靜,

    新來的那位老格格一直被胤冷落著。雖然不知道原因,但從胤的態度上可以感覺出他似乎對康熙所指的這個格格很是不喜。

    我原本也試著勸他說︰“總歸是皇上指下來的人,怎樣也該善待些。”

    胤卻道︰“這是皇阿瑪的恩典,自然應該善待,我讓甦培盛交代下去,不管我去沒去她那,格格該有的月例和供奉都不能少了半分。”

    我說的善待自然不是胤所說的這個意思。可是他故意曲解,避而不談。我也不好多問,只得暗自為這位入府就不討主子喜歡的女人有些惋惜。

    過了端午,府中放出去一批到年歲的舊人,內務府按慣例挑了批新婢送進來作為補充。

    胤說晚晴過了年就滿二十五歲,也到了該出府嫁人的年歲。想著這丫頭在身邊伺候有些年頭,如今對我也頗為盡心,所以打算為她指門好婚事,也算是全了主僕情誼。因著這般緣由,就想和我商量著讓人從新入府的婢子里挑了個懂事穩重的送過來,好熟悉一下我院里的事務,等明年晚晴離開,不至于匆忙接手出什麼差錯。

    晚晴能有好歸宿,我自然為她高興,也難得胤百忙中還能替我思慮的如此周全,便沒拒絕,只說由他安排就好。

    第二天一早,剛用完早膳,僕居那邊就將人領了過來。我一見來人,頓時心下一喜,脫口喚道︰“春兒,怎麼是你?”

    春兒垂眼一笑,按著規矩見禮,道了句︰“奴才春兒給耿格格請安。”

    送春兒過來的管事見狀忙上前接話道︰“原來格格當真識得她,那可真是趕巧了。昨個甦公公過來說主子吩咐要挑個穩重可靠的人接替晚晴姑姑服侍格格。奴才就問她們誰願意過來,沒想到這丫頭就說是格格的舊識,願意過來服侍。奴才見她確實穩重,就想著若是格格的舊識,那就自然是可靠的,也就將她帶過來了。”

    听著管事的絮叨,敷衍地點點頭,心知有外人在,許多話不好言說,便示意晚晴領著管事的去拿打賞,留下我與春兒在屋里說話。

    我打量著時隔兩年未見的春兒,十六歲的她身段容貌已見長開,比以前更加漂亮,可是卻少了這個年歲該有的稚氣,多了穩重與拘謹。回想當年她說著小女兒心事的樣子,只覺眼前的她親切而有陌生。

    “這里沒有外人,不會這麼拘禮,兩年沒見,你可還好?”我問著話,指了指身邊的位置讓她坐下。

    春兒猶豫了一下,按著我的意思坐了下來,臉上帶著淺笑回話說︰“勞格格掛念,奴才一切安好。”

    “姐姐在這院里不必拘著禮數,自在些就好。之前不是听說你被安排在九爺府里當差,怎麼又從內務府的被送到四爺這里?”故人重逢的欣喜因她客套疏遠而淡去幾分,淺聲詢道。

    “原本是托人打點進了九爺府幫差的。“春兒思索了片刻,應道︰”可沒想到所托那人並未將我從包衣秀女的名冊中劃出,只延後了二年罷了。所以在九爺府當了二年的差,無奈被告知今年還是要參加擇選,家中也無錢再去打點,只好听天由命。幸而被送進了四爺府里,又听說格格這邊出缺,想著終歸是舊識,往後也能相互照應,就毛遂自薦過來服侍了。”

    不知是否因為春兒曾在胤府中當過差的緣故,听著她說的原委雖然圓滿,可總覺得一切太過巧合,心里有些不踏實。

    “久別重逢,感覺姐姐變了不少,不知在九爺府里當的什麼差?”我狀似不經意地試探問道。

    春兒應話說︰“只是在府中做些粗使的事,並無具體差事”。

    我“哦”了一聲,如似當年般親昵地拉起她的雙手,只是片刻就放下,笑容凝在唇邊,說了句︰“九爺待姐姐應是不錯吧……”

    春兒聞言猛然抬頭,臉上閃過一抹驚詫,急忙辯解道︰“格格這話從何說起?”

    其實一切只是猜測,可是從握住她手掌的時候,就知道春兒的話里有真有假。我嘆息無處不在的人脈和眼線,竟然連兒時閨蜜玩伴都利用上了。

    “姐姐,你應該知道我素來不是好糊弄的。“既然話已說開,索性也不與她多繞彎子,直言道︰”我與你相識有年,自然知道你家中清苦,幼年時開始幫著家里操持家務,手中生了些陳年的繭子。倘若這些年在九爺府中做的當真是粗使差事,手上定會有新繭生出。可剛才我握著你的手,發現這兩年時間里你掌中不僅沒有新繭,反而連那些陳年老繭都軟了不少,可見做的並非是粗實差事,恐怕比一般奴才還要舒坦許多才是。”

    春兒沉默良久,再抬眸時放下了適才的拘謹和禮數,笑著說道︰“妹妹果然還是這般聰敏,九爺的確待我甚好,這些都是托了與妹妹相識的福。姐姐福氣好,即便已經入了四爺的府里,還是能讓九爺如此上心,當真讓人好生羨慕。”

    “是他安排你進這府里的?”這話原本不說也知道是八九不離十,可還是忍不住多問了一句。

    “九爺說你身邊都是四爺的人,處處被拘著,雲惠年歲又小了些,心性未定,你身邊連個能說說話的人都沒有,因此日子過得並不好。所以讓我過來,一來舊識好友,可以相互有個照應,二來相比雲惠更能服侍的妥當些。”話說到這個份上,春兒也不瞞著,將胤讓她來的目的說了出來。

    “其實我在府里並沒有他說的那般淒慘,胤待我很好,沒想過拘著我什麼,只是安排了人保護照顧罷了,這院里的人也都很忠心盡責,並非如他說想的那樣不堪。”我替胤和小順子他們辯解道。

    “看來格格當真是偏向四爺了。”春兒神色一黯,語氣中帶著失望與怨責說道︰“有關格格的事,九爺從未瞞過我。他說我是唯一可以听他談及這些的人。格格可知那天九爺回府後就把自己關進了書房里,只留我從旁服侍著。那一整天,他一直在畫格格的畫像,各種表情神態,一顰一笑都畫栩栩如生,當真是把你的樣子刻在了心里。後來他把自己灌得爛醉,將所有畫一把火全部焚盡,然後看著那盆灰燼落了淚。我從來沒有見過九爺這幅樣子,他一直都是那麼意氣風發,似乎很少有事能夠難住他……。第二天他就打點著送我進了內務府,又特意交代務必把我送進來,讓我想辦法來你身邊伺候。他說他不求別的,只要能看到你安好無虞就心滿意足了。”

    “春兒,對不起,既你是他送進來的,我就不能留你在身邊。”打定主意徹底放下和胤的羈絆,即便他的初衷是好。可我卻不能一直這樣和他牽扯下去。我決絕說道︰“等下我會讓人送你回去,然後交代他們替你安排個更好的差事,但惟獨不能留在我這里。”

    春兒見我語意決然,心里一急,起身跪下,說道︰“奴才嘴笨,不知道說錯了哪句話,格格只管責罰就好,千萬別將奴才送去別處。奴才就是為了成全九爺的這份心意,也顧念著來格格,才願意听九爺的安排來四爺府上來當差,難道格格連九爺的這份心意都不能接受嗎?”

    我搖搖頭,為了讓她斷了勸說的念頭,冷聲說道︰“我既然已經是四爺的人,這輩子心里眼里也就只會有四爺一人。九爺本就不該在我進了四爺府邸後還心存執念,他可想過他與四爺的手足情誼,又可曾顧及過我的名聲處境。”

    “可是九爺對你是真心的,他當真是處處在為你打點和著想,難道你一點不曾在意過嗎?”春兒不死心地問道。

    “不在意,從我入府的那一刻起,我與他就注定此生陌路,就不該再有交集,他所做的一切,原本就是他一廂情願的多事之舉。”我別過眼,昧心說道。

    春兒本想反駁,卻見我無意再听,又見我喚了小順子進來,明白我是鐵了心不要她,只得幽幽說了句︰“格格往後莫要後悔才好。”

    我沒理會春兒這句話,只是囑咐小順子送春兒回僕居那邊的說辭,就說春兒是幼年玩伴,非尋常奴才,若來伺候難免傷了往年的情分,所以讓管事的給安排別處更好的位置,多多照應些。至于我這院里,慢慢挑選著,反正還有半年時間,不必著急送人過來。(未完待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65章 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65章 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