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章 被寂寞空閨扭曲的靈魂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烏拉那拉氏的院子外毗鄰府內花園。院外小柳子埋尸的地方,如今已經重新翻過土,土里混合著朱砂用來去晦驅邪,上面種上新植物粉飾太平,以至于已經看不出這里曾經發生過什麼,就連小柳子這個名字也成了府里盡可能不去提及的忌諱。

    “你晚上睡覺都不會做惡夢嗎?”走在前面的李氏突然停下腳,突然回過身對我說了句。

    我先是一愣,隨後才反應過來她說的是什麼,瞥了眼跟著我出來的宋氏,笑著說了句︰“沒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托側福晉的福,我倒是當真睡的安生,沒覺著有什麼不妥。”

    李氏看我這話說的雲淡風輕當真是不在意,鄙夷地冷聲諷道︰“就算人不是你殺的,可是肯定也因你而死,你到底是有多冷血,站在這里不覺虧欠,竟還能笑得出來。你這個賤人到底有什麼好的,竟然讓主子對你與外頭男子私相授受都忍下了,果然手段厲害。”

    ”我有必要覺得虧欠什麼嗎?有人自己不好好盡忠本職,非要干些吃里扒外的玩命差事,死活都是自找的,與我何干?“我抬眸看著李氏,話中有話地輕笑揶揄︰“側福晉那些日子不是在自個院子里養胎嗎?怎還有人將這些血腥又犯忌諱的話與您說道?看來您身邊這些人對您還當真是知無不言呢……”

    不知道李氏能不能听出我話里的深意,原本這些是不必提醒她的,可是我卻並不樂見她就這麼被烏拉那拉氏打壓下去。假若她們不斗,我對烏拉那拉氏來說就是一顆廢棋,往後會怎樣都不好說。只有讓烏拉那拉氏始終覺得李氏仍是個對手和威脅,才能讓她留著我對付李氏。我也就能在這種夾縫中尋求到平衡點,過上幾天安穩日子。

    李氏听到這話沉默了下來,冷哼一聲,說了句︰“別以為攀上高枝就能得勢,來日方長,咱們走著瞧。”

    李氏扔下這句話扭頭離開。我和宋氏不是一路,也不想搭理她,也準備帶著晚晴離去,卻不想被宋氏喊住。

    “耿格格可是還在怨恨我?”宋氏站在我身後淡淡的說。

    在我和李氏說話的時候,她一直站在那里,似乎有意在等我落單的時候。

    對于宋氏,既然已經撕破臉,也犯不著假意言笑,我轉過身看著她,清冷相望,淺聲回了句︰“怨恨?談不上,只覺有些可笑可嘆罷了。”

    宋氏面上一僵,抿了抿唇,遲疑少時,突然問道︰“那天……你是知道了吧?”

    我不知道宋氏說的是她和素蕊的事,還是小柳子死與她有關的事,不過想來多半是前者。不管是哪件事,對我來說都不想再去探究與牽涉。

    “宋格格的話我听不明白,不知道你說的是哪天的什麼事。”我一口否認了宋氏的問話,同時也給了她一個“我什麼也不知道,什麼也不想知道”態度。

    “我就知道你什麼都知道。從你一進府,我就知道你是個比我們都活的明白的人……”宋氏似乎並不在乎我的答案是什麼,神色黯然地兀自言語。

    原本我已經打算說完那話就離開,听她這麼一說,不由接了話,說︰“是嗎?其實我倒是覺得自己是這府里最沒活明白的一個。”

    也不知道宋氏有沒有听懂我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只見她淒涼一笑︰“我沒想過害你,真的沒有,可是我害怕……你知道這些年我有多難嗎?康熙三十三年,側福晉入府後就很得寵了。那時候我正好有了身子,本想著即便不招他待見,有個孩子以後也能有個指望。可是沒想到,生了個女兒,還沒滿月就……,孩子死後,他就再沒來過我這里。十年,他寵了側福晉十年,也冷落了我十年。有多少女人可以這樣孤獨的生活十年……“

    我沒想到宋氏會跟我說起這些,她話里的那個”他“說的是胤。我知道這女人必然心里是苦的,可是活在這個時代的女人有多少是不苦的。

    腦子里有個聲音告訴我應該趕快離開,不要理會她的自說自話,可是听著充滿幽怨的話語,看著她那張並無做作黯然神傷的臉,我卻又怎麼都無法狠心離開。

    宋氏見我站在那里沉默下來,她走進幾步來到我的面前,側身看向小柳子埋尸的那個方向,繼續說道︰”這些年在我身邊的只有素蕊,只有她是真心實意地向著我,保護我。這些年里,男人做不到的,她做了,男人能做的……她也做了。因為有她,我可以什麼也不要,什麼也不在乎。所以想要毀掉我和她現在這種生活的人,都該死……“

    ”我對你的這些事沒興趣,你不必和我說這些。“宋氏最後那句說出時的狠厲和陰冷,讓我心頭一顫,感覺背脊發涼,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來,猛然脫口打斷她的話,不想再往下听下去。

    ”听我說完……“即便我拒絕,宋氏卻依然沒有結束談話的意思。她繼續說道︰”那天你走後,我怕……真的好怕。我知道你一定發現了什麼,否則也不會向我暗示小柳子有問題。那幾天我一直活在恐懼中,不知道你會不會將這件事告訴他,也不知道福晉知道這件事後打算怎麼處置。最後思來想去,只能去向福晉低頭,求她放過我們,求她幫我想一個讓你閉嘴的辦法。但我真的沒想過讓你死……”

    ”你的意思是——把小柳子的死嫁禍給我,還往我身上潑髒水的事,都只是因為你疑心生暗鬼,只是為了讓你求一份安心?呵,當真好笑……那麼今天和我說這些是為了什麼?哀兵政策嗎?“宋氏這人一直讓我有些看不透,她做的事幾乎總是在顛覆我的常識和認知,盡管我能理解她的可憐與可悲,卻無法理解她的所作所為。

    我不是聖母,做不到別人打我左臉後還伸出右臉等著二次被打,所以我會為了自保而向烏拉那拉氏妥協,也會耍手段讓李氏失寵,只為求一份安穩自在。可是這些的前提都是確定對方對我有敵意並且已經造成威脅的前提下的無可奈何。

    可宋氏不同,她為了求一份心安,根本不去考慮對方是否真的會對她構成威脅,反而是一味地盲目自保,這讓我覺得這個女人既可憐又可悲的同時,還多了一份可惡。

    ”是福晉說只有讓主子和你之間產生嫌隙,你說的話他才不會听不會信,所以……“宋氏垂眼小聲說了句︰”雖然小順子不是她殺的,可是尸首卻是她提議埋到這里。只為了讓人覺得你是唯一值得懷疑的人……“

    ”好了,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不用再多說什麼。“听宋氏說出這段話,我才終于明白她此番攔下我說這些的目的。

    說白了,宋氏就是見我和烏拉那拉氏似乎恢復和睦的關系,而且還備受信任的樣子,心里不舒服,打算故意挑唆我對烏拉那拉氏心生怨恨,順帶著賣我一個人情。可惜我早已或多或少猜測到烏拉那拉氏是整件事的推手,如今的委屈求全,也是為了瓦解她和宋氏的聯盟,以防她們再次聯手對付我。可是宋氏現在卻來挑撥我和烏拉那拉氏的關系,不僅賣不到好,反而只會讓我更加厭惡她而已。

    ”格格不信?“宋氏見我不為所動,急聲問道。

    ”信也好,不信也罷。你今天跟我說的這些,我沒听明白是什麼意思,也沒打算弄明白。總之,我們井水不犯河水,各自過自己的日子,別再折騰就好。“我總覺得這女人的精神出了點問題,不想與她再廢話下去,從她身邊繞過去,準備離開。

    ”你不怕嗎……“宋氏鬼魅般幽冷地聲音從身後傳來,帶著威脅的口吻問。

    我腳下一頓,站定下來沒有回頭,沉默片刻,回了句︰”我不是小柳子,你若聰明,就該比我更害怕。殺人分尸,不是什麼人都能想到並做到的。我不覺得小柳子死得冤枉,可手法太凶殘。能做這件事的人恐怕以後也能做出比這更狠的事來,你該問問自己怕不怕,而不是替我擔這份閑心……“

    宋氏只是大宅里的一個普通女子,尚在幼齡時就成了胤的第一個女人。即便她因為深閨寂寞和扭曲的情感給逼得心智失常,卻也最多只會想到殺人嫁禍,也絕對不會想到殺人後分尸。

    小順子找人查過宋氏身邊的素蕊。這個看起來大大咧咧性情豪爽的女子其實並不像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簡單。她在十三歲那年家逢變故後被寄養在親戚名下,卻不想被親戚家的男主人給強行奪了童貞,可是親戚家的女主人卻不問青紅皂白誣賴是她先勾引男主人,于是找人托了關系將她送到京城貝勒府里給宋氏當了使喚奴才,而她的親生父母曾為屠戶……

    我離開時,宋氏還失神地站在原地。我不知道她對我這番話會有什麼樣的想法,不過那都與我無關。

    其實同為女人的我,明白她心里的苦,並不會覺得她的那些事有什麼值得介意鄙棄。深閨大院里藏了多少寂寞,埋葬了多少青春,又怎麼能單純用倫理道德去責怪一個可憐的女人正常的需要與慰藉。即便是那個小柳子被殺,我也當真不覺得可憐,畢竟是他咎由自取。可是宋氏不該因為自己的疑心暗鬼就對我咄咄逼人,甚至想出那麼陰損的招數來構陷我。看著靈魂扭曲的宋氏,我暗自感嘆——生而為人,最可悲的不是被人遺棄,而是迷失了自我。(未完待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61章 被寂寞空閨扭曲的靈魂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61章 被寂寞空閨扭曲的靈魂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