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章 再一次病倒與因禍得福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不過是五六分鐘的路,晚晴扶著我卻用了將近半個小時。到院門口時,就見小順子和雲惠正焦急地等待著我和晚晴回來,一見我的樣子,頓時慌了神,忙緊了幾步上前攙扶。此時的我能強撐著僵麻的雙腿走到自己院子已經花光了所有體力,看到他倆後,心里一放松,整個身體都癱軟下去。

    小順子不愧是習武之人,雖是內侍,卻力氣極大,也顧不得避忌,一把將我橫抱入屋放到床上,然後也不用晚晴多說,急急忙忙地轉身出去尋太醫前來。

    雲惠見我好端端地出門,卻又是這幅模樣回來,腦子怕是都亂了,來不及問到底怎麼回事,只能手忙腳亂地含著眼淚邊幫我換下濕衣服,邊打來熱水侍候我沐浴,讓我身子能趕快暖和。晚晴去廚房煮好的紅糖姜水讓我趕緊喝下,又拿來烈酒一遍遍地幫我小心推拿著麻木的膝蓋。就這樣過了良久,身子覺著暖和起來,腿腳也有了知覺,小腹和雙腿的疼痛讓全身像是散了架一樣。

    小順子領來太醫看過,開了幾副驅寒活血進補的方子,交代說這膝蓋凍得久了有些損傷,加之身子未淨便著了涼,恐怕要精心調理很久才能恢復,至于會不會落下病根,只能看調理是否得當,也要看我這身子的承受力。我謝過太醫,將方子拿來看了看,覺得無異便讓小順子跟著去抓了藥。

    到了下午,整個人又發起了高燒,昏昏沉沉地好像是睡著了又好像醒著,只覺得困乏,卻又因著周身如針扎剜骨痛楚完全無法睡踏實。迷迷糊糊中仿佛又回到了那個時代,看到父母慈愛寵溺的笑容,內心的防線分崩瓦解,這些日子所受的委屈隨著忍不住淚水傾瀉而出,雙手試圖去拉住他們,一直在對他們說著“我想回家,帶我回家”,可是他們卻在這時轉身走開,四周開始刮起凌冽的冷風,就像是回到了烏拉那拉氏的院子里,我依舊跪在雪地中,忍受著入股寒風的侵襲,怎樣也無法起身,直到脫力倒下,陷入一片黑暗中。

    就在心底涌出無限淒涼與無助的時候,突然感覺有人抓住了我的手,那雙手很大,有些薄涼,可是就好像是溺水快死的人抓住了一根浮木,盡管並不可靠,卻頓覺踏實下來。雙手被緊緊包裹在那雙大手里,掌中的溫度讓情緒慢慢平復下來,終于睡去。

    次日的傍晚才從疼痛中清醒過來,幸而一直體質都還不錯,喂了幾次藥,燒也開始退了,只是膝蓋疼得厲害,小腹也一陣陣發涼,不過心知這是必然,只能日後好生注意調養。

    睜開眼時就看見胤寒著臉坐在床邊,看見我睜眼才仿佛如釋負重般松開緊皺的眉頭,可是下一刻卻又重新皺起,沉聲責備道︰“真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麼,怎麼總是能把自己弄得那麼狼狽。明知道自己的身子是什麼情況,還偏偏執拗的要命。”

    听著他的責備,明顯擔憂的成分居多,心中微甜,雖說也覺得矯情,卻仍然喜歡這種被在意的感覺,心嘆自己終究還是免不了這樣容易被觸動。

    服下晚晴端來的湯藥,整個人感覺身子稍稍輕巧些,才開口接過他的話,含笑說道︰“不礙事,我身體底子好,養兩天就沒事了。去福晉那邊賠罪是我自個的主意,你也別怪罪誰。我以前性子太硬,得罪了不少人,讓你為難了。如今既然想長久安生的過下去,這些都是該做的。你也希望府里能寧和安定,不是嗎?”

    胤斂下眸沉默了片刻,緩緩開口說道︰“罷了,她是嫡福晉,你這邊對她禮數周全也不為過,至于其他人那邊就不必了。”

    我尋思著他說的“其他人”應該是指李氏和宋氏,心說就算他不開口,自己也不會對這二人低頭。如今有他的金口玉言眼,更加可以有恃無恐。

    與胤說了體己的幾句話,他說前院還有事就先離開了。

    自己躺在床上,身上的疼痛依舊,輾轉難眠,索性讓雲惠下去歇息,留晚晴說會話。

    看著晚晴拿來藥酒幫我按摩膝蓋,想了想問道︰“他是什麼時候知道這事的?”

    晚晴笑著點了點頭,說︰“格格之前說過這事不必對主子刻意說起。所以一開始也沒人讓小順子去前院稟告。可是昨個下午格格開始發起高熱,奴才擔心出事,就讓小順子又將太醫請了來,太醫重新開了幾副退熱的方子,說是服幾次藥讓熱度退下去就沒事了。可是太醫走了沒多久,格格就開始一直哭,還說著胡話,小順子心里難受,說格格這委屈不能白受了,就該讓主子知道格格的不易,于是就去前院將這事稟了。不過小順子是個有心眼的,去了後也沒說別的,只說格格病了,有些不大好。主子問起因由才說是早上去給福晉請安時跪在雪地里給福晉賠罪求原諒才受了涼。”

    我點點頭,說道︰“那就好,這次本來就是打算與福晉修好才咬著牙受下這些,若反過來讓她覺著我是人前做樣子人後使絆子,那我的罪就白受了。總之你們記著,這事不管到哪里,都只能說是我自己執拗如此賠罪,千萬不要提及她為難咱們的那些話。”

    晚晴應了句“曉得”,過了會嘆了口氣說︰“其實主子對格格真心是好,一听小順子說格格病了就跟著小順子過來瞧看,沒想到正好看見格格發著夢魘一直哭鬧著要回家,主子的臉色就變了,奴才還以為主子會生格格的氣,沒想到主子上前攥著格格的手,一直等格格安穩下來才松開,還說等格格好全了,讓耿家太太陪著去廟里上香,走動走動散散心。”

    听到出府,我笑了,暗忖道︰這可真是因禍得福,要知道以我這樣的身份,哪有家人陪同出府的例子。這一年來當真是過的憋屈喝壓抑,能出去走走,哪怕是一日半日也是好的。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51章 再一次病倒與因禍得福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51章 再一次病倒與因禍得福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