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低頭賠罪受磋磨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一切恢復平靜,當晚胤沒來,卻讓人捎了話,說是忙著。其實他大可不必這樣,畢竟他是主子,我只是他的侍妾和奴才。可是他能這樣做,至少說明,他在意我,尊重我,這樣就夠了。

    入夜時,屋外下了開年後最大的一場春雪。看著窗外夜色中紛紛飄落的雪花和院子里尚未化淨卻又被白雪重新覆蓋上景致,思索著小順子說過的那些隱憂,自覺不能這樣坐以待斃。

    殺小柳子的人,我不知道是誰,但是會撿到我的耳環的必然是宋氏或她的那個婢子素蕊。而耳環最終到了小柳子的尸體手上,這就肯定與宋氏院子里的人脫不了干系。

    烏拉那拉氏必然知道小柳子是誰殺的,可是這件事她應該只是參與了對我的構陷,沒有直接出手殺小柳子的必要。

    那麼照這樣的分析,烏拉那拉氏與宋氏私下里肯定達成了某種協議,宋氏也借此事攀上嫡福晉這個靠山。

    其實從烏拉那拉氏之前對我的處處交好與殷勤看來,她是希望我站到她陣營的,或許從一開始就察覺了胤對我的心思,于是她提議讓我進府也是有把握胤會同意。因為她需要有個人能夠分掉胤對李氏的專寵,才能無人可在氣勢上壓她一頭。可是我卻一直對她保持著敬而遠之甚至有些敵意的態度。

    正因如此,烏拉那拉氏害怕我成為第二個李氏,尤其是胤從一開始就對我多有殊待的態度,讓她更是擔心。何況李氏有孕,開年不久即將臨盆,如果我不能為她所用,那就只能將我除去,讓我不會成為她和李氏爭斗的那個漁翁,她才能安心騰出手來對付李氏。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她選擇了與無心爭寵的宋氏來聯手,這樣一來也拿捏住了宋氏的命脈,讓宋氏這個原本完全不起眼的廢子,變成了她手中過江的卒子,隨時可以為她所用。

    這招連環計中計,當真是煞費苦心地一招好棋,只可惜她終究沒有胤厲害,錯算了小順子這個變數,恐怕她根本沒想到,小順子是胤手上粘桿處的人,否則怎樣也不會將這種漏洞百出的髒水往我身上潑。

    可是現在我平安無事地度過這麼凶險的一劫,李氏也臨盆在即,烏拉那拉氏從胤的態度上肯定知道如今我在胤心里的位置並非可以輕易撼動。那麼她恐怕更要擔心我因為這件事記恨她,從而與李氏聯手,又或是用其他方式報復。所以她愈發有意對我除之而後快。若說單單一個宋氏,其實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她背後這個擁有內院生殺大權的女主人,到時候只能是防不勝防。

    想到這里,我的背脊一陣發涼,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來。一旁侍候的晚晴看出了我的異樣,問了句︰“夜涼了,格格可是覺著有些冷,要不歇了吧。”

    我搖搖頭,將手里的湯婆子遞給她,讓她重新拿了個熱點的過來,想了想說道︰“明個一早,你陪我去嫡福晉那院,我們去請罪。”

    晚晴聞言神色一凝,不解地問︰“天正涼著,格格身上又還不方便。再說那日的事原本就是格格委屈,連主子也都查明清楚,格格何錯之有,又何必這麼作踐自個去給她賠罪。”

    晚晴素來是個懂規矩,卻說出這種話,心里可見是積了怨。我明白晚晴也是在替我抱屈,示意她稍安勿躁,說道︰“她終究是嫡福晉,是主子,我只是個格格,是侍妾,也是奴才。說起來,那天你也在,應該知道她雖沒為我說話,卻也沒有幫著宋氏說什麼,只是宋氏一人在自導自演罷了。仔細想想有人在她院子外埋了具那樣一具尸首,換做誰都會覺得晦氣,自然心里對下手者心中怨恨,加上有宋氏先入為主的觀念,她對我出言質問也在情理。所以不管怎樣,那天我有失禮之處,如今主子查明我是冤枉的,我怎麼也該去嫡福晉那邊賠罪謝恩。”

    沒有對晚晴直說心里的那些分析和想法,並非不信任,只是覺著一來那些只是自己的揣測,雖然十之八九如此,可是終究是無憑無據,不好外說。二來晚晴因為這件事已經對烏拉那拉氏心有記恨,若是再讓她曉得我那些想法,她若城府不深,日後怕是會露了心思,壞了我的打算。所以與她說的,反而是處處為烏拉那拉氏開脫的話,好讓她收斂戾氣,與我配合。

    晚晴听我這麼一說,思索著那日的情景,也覺著我的話有幾分道理,臉上不甘的神色緩和幾分,猶豫道︰“今個雪如此大,明天一早必然寒氣極重,格格身上初來,若是染了寒氣,以後怕是不好了,要不等放了晴,雪化了再說?”

    我搖搖頭,說道︰“既然是賠罪謝恩,那自然講究的是個心誠。先不說今個院子既然已經解了禁,我做妾室的就該明日去請安謝恩,這是規矩禮數。只說府里女子身子的方不方便都是有記載的,嫡福晉自然也能查得到。我若這個時候冒著大雪前去,她才能知道我是當真是誠心低頭,心里的疙瘩也能平消些,往後咱們才能過自己安生日子,否則她又讓宋氏挑唆出什麼對咱們的嫌隙,誰能保證咱們這好不容易得來的消停日子又能長久幾時。”

    晚晴是個懂禮數的,一听這話,也明白我的心思,便不再多說什麼,只道今晚連夜做個護腰,將我小腹護住,免得明日當真吸了寒氣可就不好了。

    對她的好意,我沒推辭,只是囑咐早些歇息,別熬壞了身子,就歇下了。

    次日一早寅時未到,天色未明,就起了身,讓晚晴伺候著洗漱穿戴妥當出了屋。

    屋外已是白茫茫一片,寒風卷著雪屑迎面吹來,只覺入骨生寒,即便是穿得比平常都要厚實,還披了一件連帽的大氅,依舊覺得有涼風透入袍服內,引得身子不由繃緊汲取熱氣。

    深一腳淺一腳地踏雪來到烏拉那拉氏的院子,屋外守著的是那個一直看我不順眼的丫頭嬌杏。她一見我過來,就冷著臉福身行了個禮,說道︰“耿格格來得不巧,福晉主子昨個身子不舒坦,折騰半宿未曾安寢,眼下剛睡去,恐怕一時半刻見不了格格。”

    我沒再像以前那樣與她橫眉怒目地爭辯揶揄,反而讓晚晴上前塞了銀裸子給她,清淺一笑說道︰“不打緊,昨個晌午主子才解了我那院的禁,所以今個就想著來給福晉主子請安賠罪。福晉主子既然正歇著,我就在外候著便是。”

    嬌杏見我態度不似以往那般傲氣,又打賞了銀子,臉色中升出一抹自鳴得意,但語氣卻稍稍緩和下來,說了句︰“那我進去通稟一聲。”

    我微微含眸說了句“有勞”,斂下心底的鄙夷不屑,與晚晴在外靜候。

    沒過多久,徐嬤嬤跟著嬌杏出來,臉色不善地睨著眼冷冷看著我說道︰“福晉主子說了,若格格是來請安的,就請回吧,可若是來賠罪的,就該有個賠罪的樣子。格格可要自個拿捏清楚了再說。”

    徐嬤嬤的話說的含蓄,估摸著也是烏拉那拉氏的原話。話里的意思我和晚晴都听了個明白。我不動聲色地低下頭,對徐嬤嬤說道︰“自然是來賠罪的,請嫡福晉只管歇著,奴才在外候著。”說完,硬生生屈膝在雪地里跪了下去。

    晚晴見我跪下,眼眶頓時紅了,可在這地界上也不敢多說什麼,眼見著就要隨我一起跪下,卻被我輕聲攔住,說了句︰“待會怕是還要靠你扶我回去,一旁站著就是。”

    徐嬤嬤見我一跪,臉上露出嘲諷得意的笑容,說了句“候著吧”,就領著嬌杏進了屋。

    北方正月里的早晚溫差大,烏拉那拉氏的院子因是內府主院,通風性極好,跪下去後不久,膝蓋周遭的雪開始融化浸濕了袍服,隨著清晨的涼風一吹,透骨入心。

    膝蓋從最開始的酸冷到疼痛,最後到了麻木無知。小腹雖然帶著晚晴做的護腰,可是袍服已經被雪水浸透,內里早已失了溫度,反而因著濕漉而更加寒冷,一陣陣疼痛發緊。

    我知道繼續這樣跪下去,不僅腿要廢了,恐怕身子還要落下病去。可是依舊咬著牙紋絲不動。因為我心里很清楚,如果我能堅持到烏拉那拉氏松口,讓她覺得我現在是真心想與她化解矛盾,有意交好投靠,那麼才能算是真正瓦解了她和宋氏的聯手,讓她將我列入她的棋子之一,這樣對我來說,她的威脅也就解除了大半,至少能求得一時的安穩。

    晚晴站在我身後咬著唇強忍著淚水,憂心地看著伏在雪地里的我,時間一點點過去,東方泛起了魚肚白。天快亮了,意味著已經入了辰時,自己就這樣整整跪了一個時辰。

    就在我覺得自己快要堅持不下去的時候,門開了。徐嬤嬤走了出來,笑著說道︰“福晉主子說了,今個身子不適就不見了,你能有這份心思就已經很好。這些日子你也算受了不少委屈,那件事往後不必再提,都是自家姐妹,說賠罪顯得生分,以後還是要相互幫襯照應著。今個就請格格先回吧,等福晉主子身子好些,再過來坐坐。”

    我听徐嬤嬤的話,明白我的堅持達到了目的。雖然烏拉那拉氏沒見我,但是她讓徐嬤嬤帶出來的話里已經暗示這件事大家都就此揭過,以後只要我乖乖听話,她自然會照拂著。

    我叩首謝恩,眼看著徐嬤嬤進去,才喚晚晴過來服我起身。只是雙膝太僵了,一個踉蹌反而險些將晚晴拉倒。

    “格格……”晚晴的淚水終于忍不住落了下來,她喚了聲,卻哽咽的說不出後面的話。

    我的臉色已然煞白不帶一點血色,卻依舊努力對她露出一抹寬慰的笑容,扶著她的肩頭語氣虛弱無力催促道︰“什麼也別多說,趕快帶我回去,叫太醫來。”

    晚晴明白我此時狀況很不好,不容再多耽誤下去,忙扶著我步履艱難地回到自己的院子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50章 低頭賠罪受磋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50章 低頭賠罪受磋磨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