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貼心,殊待,重聚,隱憂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不知何時,我竟然沉沉睡去,醒來時已是辰時之後,胤早已離開。

    雲惠伺候我起身時,用欣慰羨慕地口氣說︰“主子對格格真好,格格睡著後,主子起身問奴才說格格身上怎麼那麼涼,好像一直睡不暖和。奴才就跟主子說了格格自從大病後身子就一直虛著,睡著後便是先焐熱了被子,卻還是暖和不起來。主子一听沒說話,回了榻上就將格格攬在懷里,用自己的身體幫格格焐了整宿。一早起來時還說讓奴才別叫醒格格,又囑咐多準備些湯婆子給格格備著。”

    听她說胤抱著我睡了整晚,自己卻不自知,可見當真是睡踏實了,面上一臊,心里卻是更是覺得暖融融的。

    洗漱完畢,雲惠張羅著早膳,剛吃沒兩口,就听見外面突然熱鬧起來。正準備詢問,就見小順子走了進來。

    對于小順子的到來有些詫異,雖然已經知道他听命于胤,但他始終是從自己入府後就一直在身邊伺候的人,親眼見到雖然清瘦許多卻是平安無事的他,還是感到踏實不少。

    “你怎麼來了?可是他有什麼話要交代?”我放下碗筷,問道。

    “你來的當真不是時候,格格才剛吃了兩口,現在忙著與你說話,就又不吃了……”雲惠見來人是他,也沒了拘謹,見我為了與他說話不再用餐,不悅地出言責備道。

    “奴才該死,打擾格格用餐。”小順子快速打量了一眼正看向他的我,眼圈不覺發紅,順著雲惠的話告罪道。

    “不打緊,說正事就好,反正這早膳用的也有些晚了,過會再吃也沒關系。”我止下雲惠的責備,搖搖頭免了他的禮。

    “主子今天一早撤了這院子的把守,說是小柳子的事已經查明,格格是被冤枉的。又讓奴才重新回來伺候。甦公公說,龐嬤嬤年歲大了,已經送出府去頤養,就讓晚晴接下了龐嬤嬤的位置過來服侍。另外,主子還吩咐說,格格喜歡清靜,無事的時候,其他人沒了格格的允許不可隨意來打擾,從今以後格格這院里的飯菜也不用膳房那邊準備,讓人將小廚房重新修繕起來,府里只用按份例提供所需的食材,允許咱院里自己單獨開伙。眼下晚晴正在小廚房里張羅著,說格格大病初愈,膳房里的那些東西怕是不合口味,所以讓奴才趕緊過來,請格格稍等片刻就好。”小順子站起身,依舊如以前那樣恭敬順從地回答著我的話。

    晚晴也沒事,這是我沒想到的,畢竟她是直接被牽扯進這件事的人,即便不死,恐怕也要在訓話時吃不少苦頭。幸好都挺過來了,想到這里,眼中是劫後余生的喜悅與慶幸,慶幸自己沒有繼續執拗下去,否則又怎麼會有如今的柳暗花明。

    撤掉膳房里送來的早膳,過了不多時,晚晴端著一碗核桃粥和幾塊土豆餅進來。土豆是院子里種的,沒想到他們回來的這個時間正好也趕上了收成。土豆餅的做法還是我教晚晴的,她知道我愛吃這個。核桃粥溫補精髓,可以增加身體御寒的能力,特別適宜病後虛弱的人食用。

    吃著這些香甜可口的食物,鼻尖一酸,淚水沒忍住就落了下來。

    “格格……”晚晴、小順子和雲惠見我一掉淚,趕緊跪下來喚了聲,可是聲音里卻也都帶著哽咽。

    “格格莫再傷感,常人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格格的福澤深厚,雖然這些日子受苦了,可是往後的好日子必定長長久久,千萬要保重身子才是。”晚晴忍下情緒,勸慰道。

    我打量著晚晴,見她雖然臉色雖然有些蒼白,但氣色倒是還好。許是曾在胤身邊伺候過的人,終是有些薄面,並沒有受太多罪。

    “都起來吧,以後在我面前,不要動不動就跪。同富貴易,共甘苦難。這些日子牽累了你們,你們卻仍是如此心心念念與我,這份情誼豈再是主僕那麼生疏。往後便是為了讓你們有好日子,我也會好好過下去。”我起身將晚晴扶起,又讓小順子和雲惠起來,真切地說道。

    “好,好……”晚晴拭去眼角的淚水,笑著連聲應下。又扶著我回到桌前坐下,將碗筷重新遞于我,說道︰“不說別的,身子骨硬朗才能想以後,听雲惠說格格病後一直畏寒,昨個又初來了身上。這事可千萬馬虎不得,過會讓小順子請太醫來給格格瞧瞧,再抓些補藥調養著,免得在這時虧了血氣才是。”

    晚晴已是二十多的年歲,終究比雲惠要知事許多。听她念叨,自知有理。倒不是為了別的,只覺得身子是自己的,往後日子還長,也許再往後還需要經歷一個人去面對很多事的時候,如果身體壞了,到那時還能有誰稀罕自己,在意自己。所以,為了日後艱難的日子,現在也該居安思危,養好身體才是。

    有了這樣的念頭,早膳也難得比往日用的多了些,看得雲惠高興不已,直說還是自個院子里做的東西才合口味。

    用過膳,讓雲惠和晚晴退下,留了小順子單獨說話。她二人一離開。小順子就跪了下來。胤的“粘桿處”里不會留庸才,都是個頂個的高手和人精。聰明如他,自然心里清楚我單獨留下他的目的。

    “格格有什麼話盡管問,但凡能說的,奴才絕無隱瞞。”小順子垂著頭,說話的語氣里可以隱約感覺到沉重與壓抑。

    听出了他話里的前提,知道以他的身份自然有必須要守的規矩,也就沒去介意。順手放下茶盞,清淺一笑,說道︰“放心,我不會為難你,只想問一句,我入府後的事,你與他說了多少。”

    我的話讓小順子一直緊繃的雙肩,在我的話說出口時明顯放松下來。他沒有多想,應了句︰“奴才只說該說的,格格放心。”

    我要听的就是這句話。在知道小順子身份的那一刻,我心里是怕的。因為他不是普通的奴才。粘桿處是什麼地方,那是胤私下培養的精銳,是後世出了名的特w機關。這種地方出來的人,又怎麼會察覺不到我與胤來往的蛛絲馬跡。

    可是從頭到尾,胤似乎都並不知道我和胤的事,那就說明小順子必然也清楚我和胤的來往並沒有傷害胤利益的地方,他很清楚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主子是奴才的主子,格格也是奴才的主子,奴才知道格格和別的主子不一樣,是真心對奴才們好,所以只要不礙著主子的大事,格格不想讓主子知道的事,奴才也一樣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會說。”小順子見我沒說話,怕我沒听明白他的意思,補充了句。

    我點點頭,只說了句“知道了”,沒再將這個話題繼續下去,轉而問道︰“小柳子的事情查的如何?凶手可抓住了?”

    “沒有,不過主子怕牽扯太深沒讓繼續查下去。‘小順子沉默了片刻,才語帶猶豫地緩緩說道︰“主子原本不讓與格格說這事,怕格格擔心,可是奴才覺著這事原本就是有意針對格格,如今陷害不成怕會來硬的。這也是主子擔心的,所以才讓奴才回來保護格格,又將格格的飯食從膳房那邊單獨分出來,免得讓人有機可乘。”

    很清楚他話里那句“牽扯太深”是什麼意思,看來胤就算不知真正原因,卻也察覺到這件事與烏拉那拉氏和宋氏脫不了干系,他不查下去是在情理之中。只是小順子的話讓我也感到隱隱不安,雖然希望這件事就此了結,可是有時偏偏就是樹欲靜而風不止,只怕有人當真會不死心才是。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49章 貼心,殊待,重聚,隱憂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49章 貼心,殊待,重聚,隱憂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