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 柳暗花明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康熙四十二年的中秋,李氏有孕,胤難得空閑,入夜後府中辦了賞月的家宴,甚是熱鬧。但這些都是小順子說的,對于我這個依舊在禁足中的人來說,家宴與我沒有半點關系,只有膳房里送來的桂酒、螃蟹和幾樣精致的小菜,算是中秋加餐。

    月色正好,天空中有層層清雲,如煙似霧,彌蒙在月光下,風中彌漫著桂花的香味,讓我想起了第二次與胤同坐對飲的情景。

    那時剛好時五公主亡故,他顯得那樣的清冷孤寂,明明希望有人陪伴安慰,卻一直將心緊緊地鎖起來,不願讓任何人觸踫安慰。他是那麼讓人心痛,卻又讓人無可奈何。

    因為我讀懂了這份深鎖的孤獨與寂寞,所以即便我抵觸這樣的命運,卻從未怨懟過他的作法,也沒有過多的拒絕和排斥以這樣的身份進入他的府中。

    只是曾經天真的想過要用我的方式去關心他,走進他的心里,安慰他,溫暖他,讓他明白我是懂他的人,而不只是那種當做暖床、取悅和繁衍子嗣的工具。

    可是從第一天他的反復無常,和後來我為了平復他的怒氣而故意受傷後他對我毫不關心的漠然,漸漸的,我開始放棄這樣的想法,因為他與我之間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種互不認輸的對峙。

    胤期望我會在各種壓力下向他低頭,告訴他說我入府那晚做了多麼愚蠢的決定。而我卻一直執拗堅持著我的驕傲,不願為之俯首帖耳,那怕是在走投無路時,我甚至寧死,也沒有向他搖尾乞憐。我與他就這樣一直膠著,彼此勝負難分,也彼此難以釋懷。

    難道他不需要朋友嗎?我時常在想。也許對他來說,這個世界上只有胤祥是最懂他的人。而他的女人,他不需要她們懂的太多,只要安分守己,能夠在他需要的時候取悅他,遷就他,為他生兒育女就好。

    可我不是這樣的女人,也不願做這樣的女人,我不會為任何男人失去自我,哪怕我深愛著他。何況此時對于他,我知道並不是愛,誰會愛上一個只存在于歷史與書本上遙不可及的人呢?

    正因為如此,我更不會委屈自己去做他的附屬物。也許真正的耿氏會,而我——不會。

    可以即便這樣想,心里還是會有些落寞,畢竟對于女人來說,婚姻是一輩子的歸宿,沒有哪個女人會不想要一段美好圓滿的感情,而我的婚姻從一開始就沒有愛情,以後……想到未來的年氏,想到其他那些女人,我只能苦笑——恐怕沒有以後。

    罷了,茫茫人海,求一份相知,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既然明知得不到,我也不會傻傻的做那只撲火的飛蛾,終究不值得。一輩子就這樣做個看客,看著別人執著那根線,高高地放飛那只永遠也不會屬于任何一個人的風箏。

    想到這里,我笑著擦去臉上不知何時滑落的淚水,仰首飲下滿盞的桂酒。

    幾杯酒下肚,暈沉沉地起了酒勁,眼淚再也無法控制地放肆落下,即便如此,依舊潛意識里記著此時是中秋佳節又在皇子府第,不敢大哭,只能埋首啜泣。晚晴沒有上前,不知退到哪里,過了不知多久,我抬起頭,迷蒙著雙眼見胤站在不遠處,依舊板著那張熟悉卻又陌生的清冷面龐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看著我。

    中秋佳節,按規矩胤照理應該是在陪烏拉那拉氏,我只道是酒醉眼花出現的幻覺,順手拿起酒杯朝著那張臉扔過去,沙啞哽咽地低聲嚷道︰“陰魂不散,怎麼哪里都能看到你,你害我害得還嫌不夠嗎?滾開,滾得越遠越好,我根本不稀罕你們那些恩典,也不在乎一輩子老死在這里,想讓我求你們放過,做夢……”

    酒杯在他的腳邊落下摔碎,晚晴慌忙從一邊的樹影中跑出來上前向跪下說了句︰“奴才該死,讓格格喝醉了,主子千萬別動氣,我這就叫醒格格。”

    說完,她上前扶著我緊張焦急地搖晃著說︰“格格,是主子來了,你快醒醒……”

    其實我醉的並不深,只是剛開始以為是眼花,可是那些話喊出口後,才驚覺他的確就在那里,可是已經晚了。

    酒壯人膽,索性不該說的話都說了,之前不能做的事也做了,現在更加把心一橫,借酒裝瘋般地一把推開晚晴,站直身走到胤面前,手撫上他身上柔軟透著體溫的衣衫,嘴角勾出一抹笑意,笑意中有著苦澀、嘲諷和豁出去的無所畏懼,語聲清淺且柔地緩緩說道︰“我一直以為你的清冷是為了掩飾你的孤獨,我一直以為你希望有個人能懂你,我一直以為你是個不拘兒女私情心懷天下的好男人。可是沒想到,我看錯了……對不起,我做不了你想要的那種女人,你可以殺了我或者關我一輩子,我現在只求能有一份清靜,能給我身邊的這些人謀一條活路,行嗎?”

    胤看了眼晚晴,晚晴識相地退下,甦培盛早已避開,院子里只剩下我和他二人。他拉開我的手,走到桌前拿起酒壺掂了掂,放下時說了句︰“你就如此鄙棄做我的女人……”

    胤的話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也不知他是否看出我只是在借酒裝瘋,索性裝到底的踉蹌走到他的面前,瞪大雙眼,露出一副天真的表情伸出四個手指在他面前搖了搖,嘲諷笑道︰“我才十四歲……你二十五歲……做你的女人……你納我難道就是為了多個年輕稚氣的小女人暖床?呵呵呵,你說我會不會鄙棄?”

    胤沉默下來,皺著眉看著我說道最後夸張不顧形象的捧腹大笑。他眸在月光的映襯下清冷如水,讓我不覺停下大笑,下意識低頭撫了撫感到深秋寒涼的臂膀。

    一時間四下皆靜,誰也沒有再說話,兩人就這樣相對而立。我不喜歡這樣的僵持,這樣氛圍和他犀利的目光讓我覺得很不自在,就像是被鷹盯住的兔子,有種想逃卻又無力逃開的惶恐。

    “放我出家吧……”我知道他看出了我的故意失態,避開他的目光,恢復尋常的神態,清冷地嘆了口氣請求道。

    “陪我喝兩杯”胤沒有應話,卻突然說道︰“像以前一樣。”

    還能像以前一樣嗎?看著胤坐下,我站在原地沉默片刻,最終還是沒拒絕他的提議,在他的目光注視下走到另一側坐下。

    他將酒壺遞給我,示意為他斟上。我接過酒壺,讓晶瑩的瓊漿緩緩傾瀉至杯中,一句話也沒說。

    桂酒的醇香飄蕩在二人之間,在明亮的月光和斑駁的樹影下生出難得的靜謐之美,頓時將適才的劍拔弩張化解殆盡,氣氛隨之柔和下來。

    胤將酒飲盡,在指間把玩著的酒盅,喃喃道︰“為人處世當審時度勢,何必因一時負氣為難自己。放下身段有時不是認輸,是為了韜光養晦。玉石俱焚未必是唯一的出路,你明白嗎?”

    胤的語氣恢復往常的淡然清淺,我摸不透他的心思,卻也不再壓抑,思索片刻,輕淺一笑,沒有看他,只是拿起酒壺為他再斟滿杯,然後反問了句︰“這是在說我,還是在說你自己?”

    胤的神色驟然一凝,眉心皺了起來,不多時卻又舒展開,哼笑反詢道︰“你覺得呢?

    “我不是你,怎麼會知道你的心思。”他的反應已經說明很多事,只是很多事不用說明,因為並不是所有人都希望被人看透,他更是如此,彼此心知肚明就好。

    胤斂眸輕笑,飲下一杯酒,說道︰“今夜我留下。”

    這話來得突然,讓我的心為之一震,執壺的手懸在半空頓了頓,緩緩放下酒壺,沉容說道︰“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那就給個足以說服的理由,不要敷衍,我要听的是真話。”胤語氣依舊是淡然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低眸望著酒盅,握著酒盅的拇指和食指在杯邊摩挲。

    看不到他的情緒,此時的氛圍讓我也早已平靜了情緒。我思索片刻反問他︰“那我問你,你到底是因為什麼同意納我入府?”

    雖然他之前說過是想給我一份安穩才同意烏拉那拉氏的提議,可是我卻一直覺得並非只是這樣的原因,否則他也不會縱容李氏對我的所作所為。

    “好奇,心靜,還有喜歡……”他抿了抿唇,目光凝視在我的臉上。

    這個答案讓我錯愕,來不及開口詢問,就听胤繼續說道︰“你是個讓我看不透的女子,十三四歲的外表下有著這個年齡不該有的沉靜、聰慧和果敢……,可是有時又會魯莽率直卻無法讓人討厭,和你在一起,我時常會覺得是和一個年歲相當的人在相處。每一次見到的你都讓人覺得與眾不同,所以好奇,會想探究。”

    “和你在一起,會覺得心很靜,很踏實,因為你雖然拘謹,卻能夠讓人感覺到真心,你不虛偽,也不做作,和我一樣是個活得很小心的人。我喜歡這樣的你,所以……”說到這里胤低頭一笑,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極少見的柔和。

    胤不是胤,他不是個會在兒女情長上花過多心思的人,所以他的這番話雖然語氣平常,卻讓我覺得格外震撼,只覺心里浮上一股暖意,仿佛消融冰雪的一夜春風,拂去了這些日子來所有的怨憤與委屈。

    我突然為自己這麼容易輕易被感動而汗顏。看來終究還是女子,內心始終避不開被這樣不易得的溫情所打動。

    胤收回停留在我臉上的目光,不再說話,似乎等著我來回答他的問題。

    “我只是個普通女子,與普通女子所求的一樣,你問我為什麼拒絕,其實答案很簡單。因為從知道你打算納我入府時,我就一直在想,你到底是因為什麼輕易做出這樣的決定。我知道你並不貪圖女色,也知道你身邊不缺暖床的人,以我的年齡,更不會是想要多個傳宗接代的工具,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前幾次的相處,讓你覺得我是個能夠讓你覺得舒心的人。你需要這樣一個能夠陪你喝酒,听你說話,讓你安心踏實的人在身邊陪伴,因為……你很孤獨。”最後四個字,我猶豫了一下,但還是說出了口。

    胤低著頭,目光落在酒盅里,手指依舊摩挲把玩著空掉的杯盞,沉默沒有任何表示。

    我拿起酒壺重新為他斟滿,忍下羞澀,低頭尷尬地繼續說道︰“其實入府那晚我說的話也並不是托辭,如今我還要等三個月才真正滿了十四歲,葵水也還未至,若愚昧無知,任憑你處置也就算了,可是我既然知道這樣那般會對身子不好,還放任著,總歸是做不到的。“

    我見胤听到這里眉頭再次皺起,不由話語微頓,見他沒有打斷才繼續說道︰“你納我入府,是因為你想要一個能夠陪你說話解悶的人,不虛言的說我也喜歡這樣不計身份的和你說話喝酒。假若我成了你的女人,身份與心態不同,你覺得我們之間的相處方式當真不會有任何改變嗎?當然,你是皇子,堂堂大清國的四阿哥,你可以輕而易舉得到你想要的任何女人。可是你得到了這個身子卻失去了一顆真心。這樣的得失,會是你想要的嗎?”

    話說到這個地步,我起身屈膝一拜,低著頭說道︰“該說不該說的,我都說了,那麼再容我斗膽求個約定——給我五年時間,這五年里,除了……,我會做好我該做的和你想讓我做的。五年後,如果你依舊有心與我,我也不會再拒絕。”

    “從來沒有人敢和我談條件,你是第一個。”胤展眉勾出一抹淺笑。接著飲下我斟滿的酒,長出一口氣,說了句︰“起來吧,我答應你。”

    我以為他會被我的話觸怒,或者是拂袖而去,可是沒想到他卻是如此輕巧的就答應了。

    “早些睡,明天依舊去書房伺候。我會讓人和嫡福晉那邊說一聲,以後你在她那邊的晨昏定省就先免了,早膳和入夜後的小點還是你來張羅,膳房做的太膩,我吃不慣。”胤將我扶起,眉眼中少了凌厲,留下是柔和與欣慰。

    我看著他走出園子,帶著桂香的風暖了身心,臉上不覺舒展笑顏,暗自呢喃︰“這一次,算是我贏了嗎?”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38章 柳暗花明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38章 柳暗花明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